永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线索中断,恩怨难清

第七百一十九章 线索中断,恩怨难清

        月连忙撬开秦宏义的嘴巴,也不嫌脏,凑近闻了一下。

        又是牙槽藏毒的方式……但秦宏义嘴里有一阵淡淡的泥草香,和之前冥尘一党、五毒教余孽等的毒药味道又不一样。

        无论江湖还是朝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各势力暗地里培养个把死士,负责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很正常。这些人无有姓名差异,只有成王败寇之分……无论用了什么方式获得效忠,他们在事情败露时刻,宁可自杀也不会落入他人手中,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后牙槽藏着自杀用的毒便是最俗套又确实最实用的做法。

        不同势力用的毒自然也不一样,甚至给内功深厚的人自杀的毒还要特殊调配,不是什么毒都合适。以此也算能找到一丝线索。

        冥尘一党嗑的毒无色无味……五毒教嗑的毒腥臭难闻……秦宏义嗑的毒则含淡淡草香。

        月不是药理行家,以他的判断,只能猜测冥尘一党用的毒可能是金石丹粉制成所以无色无味,五毒教用的毒是剧毒五虫制成所以腥臭异常,秦宏义服下的毒则用奇草毒花所配所以含有淡淡草香……

        以此推断,这秦宏义应该不是冥尘一党。

        也不排除冥尘一党故意换一种毒药掩人耳目,但这种可能性很小……他们已经是朝廷和江湖名门公开通缉的恶党,没必要在这上面花心思。

        若秦宏义是冥尘一党还好办,冥尘一党怼了仅有的两个皇子还想抢传国玉玺,显然意欲谋反……以此类推,如果秦宏义是冥尘的人,那么设计搅乱上清观和丐帮的阴谋应和谋反有关。

        问题这货貌似不是冥尘一党,又死无对证,那这搅和上清观和丐帮所为何事如同堕入云雾,更无法得知。

        “既然找到下毒手的贼人,你们两派也不用争个头破血流了。这秦宏义给你们拿回去当个交代。乾阳道长为人正义我一直很仰慕他,替我给乾阳道长多敬几杯以慰在天之灵,好走不送!”

        月单手一抛,秦宏义的尸首扔向清坤道长。但清坤道长不做理会,乾巛道长闪身接过,免得弄脏清坤道长的双手。

        月详细解释过后大家基本都知道了内情,清坤道长沉目凝视一周,静谧的眼中隐隐杀气流动。

        “不管你怎么说,这捣乱的人是丐帮的,杀老道徒孙的人也是丐帮的!你随便丢给个死人就让我们好走不送?真当我们上清观如乞丐那么好打发……”清坤道长冷哼一声,气沉丹田所发,在总坛内回荡回响,震得所有人必须提功抵挡才舒服些。

        “乾阳道长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跟你们回去,请各位别再为难丐帮。”

        毕有为站起了身子,扭着他手忘记放开的郝渊被他轻轻推开,跳下高台。

        “且慢!”洪一公示意生把他放下,洪七连忙上前扶着,他虚弱地走到中间,“毕有为也是因为秦宏义设计才杀了乾阳道长,错都在秦宏义身上。请上清观网开一面,咱们冤家宜解不宜结,放过毕有为和其他被你们抓去的弟子,洪某定记下这个恩情!”

        洪一公刚才误会毕有为已觉得有亏于自家兄弟,不可能还要眼睁睁看着毕有为替丐帮揽罪!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们丐帮一句小人作祟,我们的人死了就该白死吗!”清坤道长没要给洪一公面子的意思。

        以他的身份,也确实不必把洪一公放在眼中。

        “你们一路来也杀了丐帮不少弟兄,我们的人也不是白死的,我们真要计较下去?”洪一公火气也上来,气息不匀地道。

        “一切都是你们丐帮造的祸,你要计较老道不介意奉陪到底。”清坤道长自有他的底气,睥睨天下道。

        “这事你们想怎么解决?”洪一公自知理亏,只能忍一口气问道。

        “先把杀人凶手交出,其他事情等我们调查清楚之后再秋后算账!”

        “人坚决不交,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由不得你不交人!”清坤道长怒道。

        乾巛道长闻言立马踏步而起,纵云梯如轻羽飞空,打算跃过洪一公将毕有为拿下。

        谁想他刚动身,洪一公身后哗啦啦一大群乞丐涌了过来,把毕有为扯到了后方,人影难辨。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毕长老为丐帮出生入死,怎能拿他填命!”“你们有种就放马过来,要抢人就踏过老子的尸体!”

        一种乞丐乱哄哄地吵嚷着,高举竹棍龇牙咧嘴。乾巛道长已明白一切都是有心人作祟,再和丐帮起冲突需三思后行,在空中仿佛踏云翱翔,凌空反身回到原地。

        这江湖排的上号的轻功《纵云梯》在空中如鱼得水,果然名不虚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清坤道长在上清观清修多年,对这乱哄哄的场面相当厌恶,加上乾阳道长的死让他不止对秦宏义,还对丐帮恨之入骨,顿时杀心骤起!

        “你看看你看看,正所谓‘慈不掌兵,义不经商,仁不当政’……不够残酷残忍、无法昧着良心、不能舍弃仁义,最终便是碌碌无为之辈……这些乞丐正是其中典范,勤勤勉勉过自己的日子。如今,他们无论聚沙成塔亦或舍身救人,都只是‘义’字当头。防人之心当然要有,但害人之心……他们从未有过。老前辈你早脱俗入灵,这都还看不清吗?”

        月不知何时来到清坤道长身前,以内力入音,逼入清坤道长耳中。

        清坤道长刚才杀心大起,被月一言惊醒……再看眼前这群吵杂污秽之辈,虽然他们骂着最俗的话,但秉承着的是最义的心……心境重归于静,如月所说他早脱俗入灵,不该轻易受凡音影响心智,再看这些臭乞丐已不生厌恶。

        “但也是这种一根筋的人,最容易受人挑拨。清坤道长和他们不该同一而论,应该辨得清对,还是错。”

        尽管他们所作所为皆为一个“义”,但上清观蒙受的损失不等于清零。

        “老道当然辨得清……他们受人挑拨,我们上清观无辜受累,当然是他们错。”清坤道长静下心来,他们如今只要丐帮交出毕有为就算了,要求当真不过分,他想看看这月还有什么好说。

        “表象是如此,不过实质如何?”月反问道。

        “有何实质?”

        “秦宏义虽然是丐帮的人,但他作乱可是为了夺丐帮帮主之位?”月轻笑一声,“他从丐帮下手,挑拨离间,分明针对的是上清观……为了对付上清观才导致丐帮帮主昏迷,死伤惨重,这才是实质!”

        “你的意思是这反倒是上清观的错?!”清坤道长冷冷道。

        “也不完全。不过你们责任好歹也要分一半去,对吧?”月打着商量的口吻,但那双手环胸脑袋歪抬的态度,完全就没有要打商量的意思。

        清坤道长很难理解,大家都是灵通之境的人了,怎么这人看着就那么接地气得欠扁?江湖传言这魔教教主不是邪魅狂狷霸道总裁风吗?

        还别说,挺有他师兄厚颜无耻的调调,难怪他师兄总惦记这年轻人,当真是苍蝇闻着屎——臭气相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