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十绝山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江湖乱局-5:挑衅天玑

第三十七章 江湖乱局-5:挑衅天玑

        冷清了好久的龙目山由于孙庸一家三口的到来忽然间变得热闹非凡,对孙珏来说,从天玑老人那里算,太祖辈、祖辈、舅舅阿姨、表兄表弟等等以及山上的头头脑脑都来了,场面还是有点壮观的。

        从孙珏被星枢子劫走之后,多少人都在为他担心,现在终于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开心之余,以这个孩子为中心所发生的一些列的事情,种种凶险,道道危机,还有不少枉死的性命,每一样都在展示着江湖的残酷,让大家唏嘘不已。

        龙玉这回带着儿子回到娘家,她还顾不上这些,见围上来这么多人,就赶紧指挥孙珏分发他的礼物,从小孩子开始,一件件的亲自送上。

        由于来的人太多了,买的礼物根本不够,弄得孙珏很是尴尬的看着大家,龙玉干脆叫儿子跪下给大家磕个头,算是感谢大家的关心。

        “好了,别难为孩子了,呵呵,”天机老人笑道,“珏儿,快到太爷爷这里来,让我好好看看。”

        孩子们拿着礼物欢欣鼓舞,大人们一个个也都笑逐颜开,唯有龙母祝氏一个劲的抹眼泪,龙玉赶紧过去半搀半搂的安抚她:“娘,您看这不都好好的吗。”

        “我知道,”祝氏继续抹着抹泪道,“我就是心疼我的小外孙,这么小就吃了这么多苦。”

        “这不都过来了吗?”龙玉道,“您该高兴才是。”

        “我高兴,我高兴,”祝氏笑着擦着脸上的泪痕,“这回你们可得给我把两个孩子看好了,再出事可就要了我的命了。”

        “娘,不会的,”龙玉道,“这回我绝不让他们再离开我。”

        就这样,孙庸他们在龙目山就住了下来,天玑老人那里自然是少不了要去汇报的,但孙庸更多的时间却是和季瑜待在一起,总算可以静下心来两人讨论讨论近日的所悟和武功心得了。

        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持续多长时间,几天之后就被突然打破,山上就来了位不速之客,连名头都没有报,就连续败了天玑门数位高手,直接打到了凌霄殿前。

        此人身体修长,峨眉凤目,五官精致,看起来像个极其美貌的女子,不光是面容长得像,就连一身的衣饰打扮也有几分娘气,淡绿色的锦服也就算了,上面还加了不少的纹饰花边,连头发都散散的飘在身后。

        “哈哈哈,我倒是谁呢,原来是羽仪剑士晏师弟到了,失敬!”

        龙沔笑着迎了出来,季瑜、孙庸等人紧随其后,天玑老人并没有理会这些事情,他还在逗着外重孙孙珏玩呢。

        还真让孙庸给说着了,玉衡门的现门主燕辉退去没几天,他的这位师弟就找上门来,一定是为了天玑门打败了玉衡门而来的,看来这人确实是有点难缠。

        龙沔一口道出对方身份,不是说他们有旧,而是这位列为十大剑士之一羽仪剑士的这身打扮实在是过于特殊,只要听说过他的人见了面都能猜到几分。

        “听这话,您应该是那位神龙不露首尾的龙沔龙师兄了?”晏朗一开口,不光有点娘声女气,身子还一扭一扭的,弄得孙庸等人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正是,”龙沔不动声色道,“这天枢门和玉衡门多年没有来往,这晏师弟可是稀客呀。”

        “哎,”晏朗这一声拉得很长,脸上依旧带着那女人般的媚笑,“龙师兄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说没有来往呢,前几天我那不成器的掌门师兄不就败在你们门主手下了吗?”

        “呵呵,这事我倒也听说了,”龙眠道,“依你羽仪剑士的修为,你还在乎这个?”

        “我还真不在乎这个,”晏朗道,“我们小门小派的,不过是勉强出来撑撑门面,帮我师兄挽会点颜面而已。”

        “天玑门季瑜见过晏师兄。”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季瑜就不能再躲在后面了,你不是要挽回颜面吗,我就在这里,你看怎么办吧!

        “哟,果然天玑门果然是人才辈出啊,”晏朗有点夸张的看着季瑜,“这么年轻就做了天机门门主,这功夫一定是非常了得了。”

        “晏师兄此番前来,不是只为了评点一下天玑门吧。”季瑜知道来着不善,并且要找的正主是他,也犯不着和他套近乎拉关系,你想干嘛就直说吧,门主还要有门主的威严。

        “门主果然是门主,这个我喜欢,”晏朗伸手指了一下季瑜,随后又往怀里一收,这个动作看得季瑜又是一哆嗦,而晏朗却笑得十分妩媚,“我那位燕师兄败了都不知怎么败的,我今天来就是想找季门主弄个明白,不然这玉衡门的人可就丢大了。”

        别看这晏朗娘里娘气,但他说话可是滴水不漏,来是为了找面子,绝不是来砸场子,省得一会闹大了自己下不了台,孙庸心里竟慢慢多了几分佩服。

        “晏师兄此番前来不是为了承天教?”孙庸这句话问得很突然,这是明摆的事,但他还是要问问,看看这个晏朗是不是已经真的被承天教所收买,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已经陷入与承天教的纠缠之中。

        “这位壮士是……?”晏朗看着孙庸就在他身上上下打量。

        “天枢门孙庸。”孙庸道,晏郎的这种眼光让孙庸有点不舒服。

        “孙门主,哦,你已经不是门主了,”晏朗的语气有点让孙庸心潮起伏,“你的门主之位已经被星枢子抢走了。”

        “让晏师兄见笑了,”孙庸道,“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说过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玉衡门挣点面子。”晏朗道。

        “但燕辉师兄是因为要给承天教挣面子才和季门主动的手。”孙庸道。

        “那我管不着,”晏朗道,“我就知道玉衡门输了,我想再比一场,其他的与我无关。”

        “真的无关?”孙庸道。

        “莫非你一定要认定有关?”晏朗已经很生气了,但他却笑看着孙庸,而且这种笑能让你浑身感到不自在。

        “晏师兄,”季瑜赶紧打断他们,天玑门的事情自然得他自己管,不能把孙庸扯进去,“羽仪剑士的名头如雷贯耳,既然肯赐教,我当然不会让您失望,您看就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

        “就在这里好了,我这人不挑的。”晏朗说完,一个纵身而起,锦衣秀剑随风飘动,身形轻柔飘逸,仪态万千,像万千羽毛飞动,款款落在殿前广场中央,出剑亮相一气呵成,完全是一位妖孽级的存在,在场的定力稍低的人不由心中一荡。

        龙沔看了微微摇了摇头,他只听说过这个人的种种不堪,没想到比传说中的更盛,看来这羽仪剑士的名头一点不假,不过他在心里已经有一点担忧,往往这种变态的人,武功自然会有很多意想不到之处,以季瑜的修为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孙庸也很是感慨,他觉得的这个晏郎做个女人更合适,甚至在某些方面他比女人更女人,身上不但散发着一种媚气,更有一股子邪气,这实在是让他对这个人没法产生好感。

        这时候的季瑜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天玑门位列道门三圣之一,被人这么轻而易举的欺上门来还是第一次,要在这个地方再跟他废话,显得象是怕了他似的,见对方拉开架势,手中长剑划出一道飞虹,带着颤音直刺晏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