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写作痉挛症(三更)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写作痉挛症(三更)

        “方医生,我给您买了一件外套,您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出了医院,赵曼妮就急忙迎了上来,手中提着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外套。

        西京比较冷,方寒这次来没怎么准备,穿的都是单衣。

        “谢谢!”

        方寒试了试,嗯,很合身。

        “赵医药,就只有方医生的,我的呢?”

        江枫这次来穿的也是单衣,瑟瑟发抖。

        对于没有来过北方省份的人,特别是这个季节,真的是很容易忽视这方面。

        赵曼妮白了江枫一眼,又黑又丑,还想要自己买外套,想的真美。

        “人啊,要有点自知之明的。”

        陈远伸手拍了拍江枫的肩膀。

        “我也就是找机会和赵医药说说话而已。”江枫撇嘴。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待遇,这不是找话题吗?

        “泡妞更要有自知之明!”陈远语重心长的道。

        江枫:“”

        扎心了老铁。

        程云海这次确实是费了心思了,找了一家很地道的地方饭馆。

        饭店不大,装修的倒是很别致,古风古色的。

        喝酒喝茶用的竟然是那种电视上才能见到的白瓷缸。

        “方医生,我们秦州这边没什么菜系,这一家饭馆呢是当地特色,我经常来,味道还不错!”

        说着程云海把菜单递给方寒,介绍道:“像这个,拔丝红苕,别的地方就不怎么常见,还有这个,锅盔臊子,这个一口香,面条不多,汤很好喝的。”

        “我们都不懂,程主任您看着安排吧,各种特色都上一些,量不要太大,主要是尝一尝!”

        有些话方寒不好说,陈远却知道自己的责任,笑着对程云海道。

        像这种吃饭,客人一般不好太随意的,你不能上了饭桌,我打算吃什么,这个来,那个要,显得吃像难堪。

        方寒虽然年轻,却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自然要注意形象。

        陈远的话就无所谓了,他们这些人跟着方寒出门,本就是干一些方寒不适合干的,说一些方寒不适合说的。

        就像上次在丰州,雷军锋的事情上,江枫就干的很漂亮。

        有的话方寒不合适说,江枫说出来那就很合适。

        “行,那就地道的特色都上一些,先尝尝,不够再要!”程云海点了点头。

        “老板!”

        程云海招了招手,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急忙迎了上来:“程主任!”

        程云海是地道的西京人,经常来这家饭店,和老板也是熟人了。

        “这几个,咱们饭店的本地特色都上一些,你亲自做,我这次可是招待贵客的。”

        “程主任放心,我肯定亲自下厨。”

        老板笑呵呵的点头,刚才他就在边上,程云海对方寒几人的态度他都看到了,自然不敢大意。

        程云海这种西京医院的主任,那真的是很多人都想巴结的。

        同样是大医院,人流量不同,区域不同,医生的地位也不同。

        类似于西京这种顶尖的三甲医院,别说科主任,就是主治医那也是非常吃香的。

        西京人口多,患者多,这也导致西京医院这边挂号更难,床位更紧张,很多人哪怕是提前预约,没关系都很难预约的到的。

        如果说在丰州,稍微有钱的患者就能住特需病房,见到科主任的话,那么在西京,有点小钱的还真住不进特需病房,不是钱不够,而是病房不够用。

        方寒不怎么喜欢喝酒,所以程云海也没点酒,点了一壶好茶,几个人边喝边聊,老板这边送了一些花生米,自家腌制的咸菜,还有一盘炒面豆。

        炒面豆也是关中这边才有的一种零食,把面块切成小儿指甲盖大小的方块,然后炒制,吃起来非常松脆。

        “程主任,几位贵客,拔丝红苕!”

        几个人聊了不多会儿,老板就开始上菜了。

        “方医生,您尝尝!”程云海笑着招呼。

        “嗯,不错!”

        方寒吃了一块,点了点头,确实相当不错,他以前还真没吃过这样子的。

        赵曼妮看到方寒喜欢吃,就笑着问老板:“老板,你这个怎么做的。”

        “这个简单,把红薯切成这种菱形形状的,然后用油炸一下,外面炸酥了,然后放上白糖蜂蜜,蒸熟即可,吃起来非常不错。”

        赵曼妮细心的记下,回去之后自己也试着做一下,或许偶尔还能给方医生解解馋。

        “对了老板,今天怎么没见到你女儿?”程云海笑着问。

        说着,程云海还笑着给方寒道:“方医生,您别看孙老板长的五大三粗的,可是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而且还是才女,我们秦州省的青年女作家。”

        “嗨,什么作家不作家的。”

        老板笑了笑道:“丫头生病了,这几天正愁着呢。”

        “我说孙老板,这事可就是你不地道了,生病了,我是干什么的?”程云海笑着道,看的出他和这家老板很熟。

        刚才问什么老板的女儿之类的,倒也不是打算给方寒介绍什么女朋友,而是找个话题,老板的女儿是女作家什么的,说说闲话,没别的什么意思。

        “说是什么写作痉挛症,我都没听说过,写作还有什么专用的病?”

        老板苦笑道:“不过丫头这一阵确实很烦,也去过医院了,都说这个病属于什么职业性功济神经功能性疾病,是知识分子们容易得的,目前病因还不明确,开了药,效果并不好。”

        “写作痉挛症?”

        方寒问了一句。

        这个病方寒之前只是偶尔听说过,不过却没见过,还真有点好奇。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老板点了点头。

        “我说老板,你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了我们方医生,您女儿人呢,让过来我们方医生给看看。”江枫笑呵呵的插嘴道。

        江枫这么一说,程云海也急忙道:“你瞧我这记性,方医生还是中医,是郭老的高徒呢,孙老板,你今天运气确实不错。”

        老板看了看方寒,惊喜的不行,急忙道:“丫头这会儿不在饭店,我给打个电话,谢谢几位了,今天这顿算我请。”

        虽然方寒看上去年轻,可程云海这么客气,这么奉承,老板还是不敢大意的。

        “见外了不是,叫丫头过来吧,正好方医生在。”程云海笑着道。

        大概四十多分钟,方寒等人已经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板的女儿来了。

        说是丫头,年龄其实不小了,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长的确实不错,虽然没有赵曼妮漂亮,却也算是个美女了,带着眼镜,确实像是才女,边上的江枫眼珠子都瞪圆了。

        “陈医生,您相信一见钟情吗,我觉得我恋爱了。”江枫低声对边上的陈远道。

        “借用方医生的话,一见钟情其实就是馋人家的身子。”陈远道。

        江枫:“”

        没办法好好玩耍了。

        “程叔叔!”

        女作家走上前来,客气的向程云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注意到了方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方寒。

        “看到没,这也叫一见钟情。”陈远低声对江枫道。

        江枫:“”

        “苏苏,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江中院急诊科的方寒方医生。”程云海给女作家介绍道。

        “方医生我知道的,我看过方医生的节目,也看过方医生的视频,没想到能见到真人。”

        “你好!”

        方寒客气的向对方打了声招呼,然后问:“你现在什么症状?”

        “就是两手的中指,在写东西或者拿东西或者敲键盘的时候,不停的颤抖”

        说着女作家伸出自己的双手,双手白皙,玉指袖长,很漂亮的一双手。

        “来,拿着试一试!”

        方寒把一只筷子递给对方,女作家拿着,保持持笔的姿势,然后方寒就看到对方的手指开始震颤,震颤的频率大概是6~8hz。

        “出现这个症状多长时间了?”方寒问。

        “差不多两三个月了,看过不少医生,吃了一些药物调理,感觉效果不大,医生说这种情况如果长时间休息,也是有概率自己痊愈的,只是我还要赶稿子的。”

        “还有医生说我这是心理疾病,建议我去看看心理医生。”

        “你是用笔写的?”江枫好奇的问。

        他也知道现在的一些作家,大都是用键盘的,现在很少遇到用笔直接写作的作家了,特别是年轻人。

        “我一直就喜欢写作的,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写了,那个时候电脑还不普及,这么多年也养成习惯了,总是喜欢用笔写,现在也用键盘的。”女作家道。

        “来,我诊个脉”

        方寒说着,看了一眼边上的江枫:“让开地方啊!”

        “哦!”

        江枫急忙起身,很是殷勤的对女作家道:“您坐,您坐!”

        “谢谢。”

        女作家道了声谢,在江枫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把胳膊放在饭桌上,方寒手指搭上去听了一下脉象。

        江枫羡慕的不行,自己怎么就那么菜呢,要不然自己岂不是能摸一摸女作家的手腕?

        方寒诊了右手,又换了左手,听罢,这才收了架势。

        “方医生,我家丫头这个能治好吧?”老板眼巴巴的站在边上问。

        “嗯,可以的。”

        方寒点了点头,微微沉吟,然后问女作家:“除了写作,你还有别的什么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