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王冠在线阅读 - 第1455章 在商言政

第1455章 在商言政

        从老人手中接过画糖,沈亦文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忽然有些发愁,“我闺女,你孙女出落得闭月羞花,孩儿倒是有些个担心了。”

        沈熙礼也无语的笑了笑,“是啊,我也担心。”

        孙女沈璧君,今年十一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过兴许是从小耳濡目染,还是更喜欢往账房里扎根,甚至之前还说过这么一句话:天下男人,多有饮者,爷爷你看不见么,这么好的行业,为何不努力去发展经营一下?

        很有商业眼光。

        但随之而来的也有烦恼——这丫头崇拜东家。

        近乎疯狂的那种崇拜。

        尽管沈家父子也觉得东家是个人才,可毕竟岁数在那里,而且家眷实在太多,所以他们从不敢把沈璧君带去见东家。

        就怕来点让人受不了的事情。

        沈熙礼旋即又道:“也不急,璧君还小,等她大一点,就不会被这懵懂的虚假崇拜带偏了,这些年我们多关注着些便是。”

        忽然嘿嘿一乐,“我倒是看好豆角。”

        要是沈璧君能和豆角成为天生一对,那真是极好的了。

        沈亦文:“……”

        父亲还是走不出门当户对的思想,就父亲这言辞之间,大概整个大明,有资格能够娶自己闺女的公子哥儿是少之又少。

        沈熙礼忽然道:“我觉得璧君说的对,天下男人多有饮者,我记得之前东家说过一个方案,可以用制作沐浴露的那种蒸馏方式,来提升酒的纯度,如果我们用这种方法来生产出好酒来,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利润极其可观,这个计划其实很早之前就压在我公事房里了,一直没落实下去而已,经过多年考察,有酿酒文化的四川遵义府仁怀县是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可以建立酿酒厂,还有四川叙州的宜宾县,传统酿酒文化浓厚,而且一直有名酒在那边酝酿。”

        沈亦文哈哈一笑,“儿子其实也看过东家关于酿酒厂的计划书,其实觉得可行,毕竟东家连酿酒厂的名字都想好了,好像是一个叫茅台一个叫五粮液来着?”

        沈熙礼点头,“是的。”

        沈亦文跟在父亲身后,“那就投资过去建厂罢,钱是够的,但今后钱是不够的,如果这两个酒厂能带来巨大的利润,也能缓解东家的压力。”

        沈熙礼嗯了声,“好。”

        忽然驻足,回首看着儿子,“你以往都是负责财务方面事宜,这一次,两个酒厂的事情我交给你,你可要仔细了,建厂,选址,招工,已经运输、全国销售方面的事情,多方多面,你都要考虑完善。”

        这才是最考验人能力。

        如果沈亦文能把这个事情做好,沈熙礼甚至可以放心的让沈亦文去掌控整个时代集团的大局了。

        沈亦文大喜过望。

        沈熙礼压低声音,“东家既然已经有了去海外的想法,想必这次出海必能寻找道那片陆地,尽管我不知道东家哪来的自信,但多年在时代集团,我已经认识到一个不争的事实:在某些事情上,东家绝对不会出错。亦文,我有种感觉,这一次东家还是不会出错,也就是说,时代集团去往海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时代集团太过于复杂,主要是官员各种投资较多,我们要去海外的话,就需要将官员的资金抽离出来,从去黄化转变成归黄化。”

        去黄化,是去除黄昏在时代集团的影响力。

        然而……

        这是忽悠永乐大帝的。

        时代集团根本就无法脱离黄昏的影响——时代集团最盈利也最重要的部门,都和黄昏脱离不了干系,比如自行车厂,就是黄昏的设计。

        沈亦文也压低了声音,“好在东家几次被陛下猜忌,不少官员担心引火上身,为了自保,都抽走了资金,现在官员在时代集团的投资比例,不超过三成。”

        又道:“大部分都是东家的那些派系人员。”

        比如许吟夫妻、杜金明、刘明风、房胜、张辅、徐辉祖、狗儿、康宁、马鎏、薛禄……等一种人员,从始至终就没从时代集团撤资过。

        当然,回报也丰厚。

        沈熙礼嗯了声,“不够,为了让时代集团顺利从大明搬离到海外,就算东家派系的人员,也得让他们撤资,这样才能真正的将时代集团变成东家的财产。”

        沈亦文沉默了一阵,“有点难操作。”

        沈熙礼也沉默了,许久才道:“确实很难,这些人实在是太相信东家了,这样罢,回去罗列一分清单交给东家,让东家去想办法争取说服这些人跟随东家一起去海外,这样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沈亦文略有不解,“一定要这样?”

        沈熙礼点头,“一定要这样,如果时代集团里的钱,还有其他官员的,而这些官员又不会离开海外的话,陛下就会认为东家要卷走大明的钱财,到时候怕要徒增曲折。”

        沈亦文却不这么想,“这个事情可以先做着,不过父亲,儿子以为咱们有点过于谨慎了,儿子没猜错的话,陛下封了东家国公,然后又同意了时代集团继续从兵部和工部购买宝船用以出海,陛下这个举动,几乎就是默许了东家离开大明去海外。”

        想了想,“其实从政治局势上看,这恐怕也是最好的局面,陛下已经六十了,虽然还龙精虎壮,不过徐皇后的宾天让他饱受打击,精神其实大不如前,陛下肯定也要考虑,万一他……”

        驾崩两个字不敢说。

        毕竟现在的东厂和锦衣卫确实有点无孔不入。

        沈亦文跳过那两个字,“陛下肯定不认为,以太子的性情,很大概率是压不住东家的,而太孙和东家关系也极其亲近,如果东家不离开大明,那么要不了多少年,东家就有可能在大明成为只手遮天的人物,影响到天家皇室的统治力,所以从政治上看,陛下求之不得东家赶紧滚到海外去,这样的话……我认为东家只要去找陛下,只要言辞得当,不仅可以将官员入资的钱带到海外去,甚至还能从国库里要到数量不菲的补贴。”

        国库有钱。

        时代集团已经很有钱了,但和国库一比,还是九牛一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