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废婿神医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失踪的大发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失踪的大发

        玉如凤当然不相信这样的鬼话,不过她在背后说叶不凡坏话而被他听到这很尴尬。

        小红从叶不凡手上接过木桶,然后回屋。

        两个人回屋没多大会儿,便听到走廊的尽头有人大声喊叫:“谁他妈偷了我的水……”正在洗脚的玉如凤郁闷不已,“我就知道这家伙没这么快,他竟然把别人的水给偷来了,还真是无耻。”

        小红倒无所谓,“管他呢,反正是这家伙偷的又不是小姐,我给你泡泡脚,然后你上床休息。”

        照顾自家小姐是一个丫鬟的职责所在,没出门就能用上热腾腾的热水,这已经让小红很满意。

        回屋的叶不凡却发现屋子里有个不速之客,这是一位长发女子,皮肤白皙,眼睛如黑珍珠般闪亮。

        不过左侧脸颊似乎被什么东西烧伤,虽然她戴着面纱,但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面纱背后的伤疤。

        “小姐,我在想你一定走错了房间,而且,我并没有跟别人同住的习惯。”

        女子摇头,“不,我没有走错房间,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自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打听我韩家的事情?”

        你韩家?

        叶不凡花了不少时间也没有打听到有关韩家的任何消息,没想到这个时间竟然还有人送上门。

        他却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从泰州来,我有找韩家吗?”

        见他不承认,脸上有伤疤的女子便说:“你还记得街口的那个铁匠铺吗?

        我就是铁匠铺里面的打杂,你和我师傅说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你说我会听错吗?”

        “你说你来韩家找朋友,我想知道你找的究竟是谁?”

        没有见到韩菲儿之前,叶不凡不会透露任何有关她的消息,毕竟她当初是被迫离开韩家而前往下界。

        “好吧,我只是对当年韩氏被灭一事充满疑惑,我们家祖上和韩氏家族有些交情,我来到赢州也就顺便打听一下这事,没想到所有人都不肯说实话,看来当初这事并不简单。”

        “当然不简单,那夜韩家宅子几乎血流成河,死伤一片,上到家主,下到弱小妻儿全都被赶尽杀绝,最后更是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韩家就这么没了。”

        这时叶不凡玩味的看着对面的小姐,“你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是韩家的杂役,当年那场大火烧伤了我的脸却没有要我的命。”

        一个杂役都能活到现在,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她脸上的伤确实应该是火烧所致,但叶不凡不信,“我再冒昧的问一下,你到这儿来找我究竟为了什么?

        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韩家人已经死光了吗?”

        “既然你什么都不想知道,那就算了。”

        说完,这个女人起身离开,就在她出门的时候又说:“我叫韩燕,如果想找我的话就来铁匠铺。”

        韩燕离开,叶不凡锁门。

        客栈的夜很安静,叶不凡盘腿而坐继续修炼灵神诀。

        小红脑子里装的全都是客栈死人的消息,她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一刻也不肯放松。

        唐长老直接守在自家小姐门前,确保不会发生任何意外,毕竟他们明天早晨就准备离开赢州。

        刚才被被叶不凡抢走一桶水那位大哥,只能提着叶不凡换给他的空桶,来到后院的柴火间打水。

        一杂役正在往灶里添柴,把火烧的更旺一些。

        木桶装满水之后,这位大哥往回走。

        到前堂需要穿过一个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口井,井里的水供应着整个客栈的日常消耗,经过水井的时男子突然感觉木桶沉重许多。

        刚才明明不费吹灰之力,这个时候却是累得满头大汗。

        “奶奶个熊,什么鬼东西?”

        他把木桶放在地上然后用力的踹一脚,一大桶水洒了一地。

        无奈,他只好重新回去打水。

        如此反复三次,只要经过那口井的时候,这水桶就像瞬间被加重一样。

        他发现问题所在,索性将这一桶水直接顺着井口掉下去。

        看似毫无变化。

        那男人伸头往水井里一看,然后就下去了……烧水的杂役上厕所回来后只发现地上的木桶,打水的人却不见了。

        这事情没人在意,直到第二天早晨,屋子里的女人开始找自己的男人。

        “大发,大发,大发……”小红说:“大姐,大清早的你叫什么呢?”

        “我们家大发昨晚上出门打水到现在都没回来。”

        “昨晚上出门打水到现在没回来,你不知道?

        这人都已经丢了这么久,为什么你昨晚上不找。”

        女人难过的说:“我这个人身体有毛病,昨晚上着急上火准备出门找他,可是被桌子给绊倒了现在才醒过来,可我发现大发还没回来,肯定出了事。”

        打水的大哥没了。

        小红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匆匆忙忙的回到小姐的房间,将此事告诉她。

        “我就说这个客栈肯定有古怪,昨晚上打水的那个大哥已失踪,极有可能是死了,我们还是收拾一下赶紧走吧。”

        客栈里传的沸沸扬扬,叶不凡自然也听到,当他得知是自己昨天晚上借水大哥时,有些郁闷。

        这位大发哥原本做布匹批发生意,由于回家路途遥远,所以才在这客栈住了一宿,没想到如今夫妻二人已经是天人永隔。

        叶不凡向客栈里的小二和杂役打听一番,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此人。

        一个好端端的人根本没理由无缘无故的失踪,怎么说都有些不太合理。

        最后他再向杂役询问时,他吱吱呜呜三缄其口,并且前言不搭后语,叶不凡断定这家伙绝对在对自己撒谎。

        “老哥,跟我说句实话,要不然别怪我手中的刀。”

        “我是真不知道,昨晚上确实有个人很晚来打水,连续打了好几次,还把这个木桶给踢倒,可我上完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桶在还在,人没了。”

        院子里只有这口井,如果不出意外在井里的可能性很高。

        “井有多深?”

        ,叶不凡问。

        杂役回答:“大约有好几丈深。”

        叶不凡掐指一算,这深度大约能够达到十几米。

        他又问:“可有人能下去?”

        “有,水鬼可以,他是行家,水里捞尸都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