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废婿神医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第一铸剑大师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第一铸剑大师

        若非昨天晚上那桶水,叶不凡绝对不愿意掺和这件事儿。

        人家不过是一对普通夫妻,却因为自己借走一桶水而引发了如此严重后果。

        叶不凡给杂役一起好处,他去外面把水鬼给请来。

        水鬼身形瘦弱,虽然这家伙声称自己已经二十多岁,但看上去就像是个十一二岁的孩童。

        确定他没有谎报年纪后叶不凡交代道:“水下环境肯定很复杂,而且这口井比较深,所以水底下的温度也比较低,如果不行就赶紧上来,我会在上面用绳子拉住你,确保你的安全。”

        水鬼则蛮不在乎的回答:“放心,这对我来说根本如探囊取物,只要有人给钱,再深的水我都能轻而易举的下去,在水里半个时辰不出来我也不会有事儿。”

        这个下潜的深度跟时间已经比得上水里的鱼。

        在完全闭气的情况下,叶不凡也能在水里待上一些时间,但绝不轻松。

        听水鬼描述的如此轻松,叶不凡给了他一锭银子,然后让他下去找人。

        水鬼腰上系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麻绳,这东西能在关键时刻救他的命,水鬼的身手非常敏捷,根本不需要借助绳索就可以顺着这口井的内壁迅速下滑。

        再然后就直接潜入水中,没有手电筒就没办法窥探水井内部的景象。

        玉如凤知道叶不凡如此执着为了什么,要说这件事自己也有错,若不是因为自己要水,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原先准备离开的她,不得不等待着捞人的结果。

        仅仅片刻之后,叶不凡便感觉到手中的绳索被拽了一下,他立即就把人给拽上来。

        水鬼不负众望,终于把大发从水井里给捞出来,不过他已经满脸是泥,死了。

        大发的夫人见到这一幕后当即昏厥。

        客栈的水井里有死人,这对客栈而言简直就是噩梦,这口水井供应着客栈里的所有吃喝生活用水,现在倒好,出了这档子事情。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结束时,水鬼则诡异的问:“叶公子,据我估计下面至少还有两具尸体,要不要一并打捞上来,你只需要再给我十两银子。”

        叶不凡不是慈善机构,“不必,我都不知道下面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替别人家打捞尸体?”

        旁边有这么多人看着,叶不凡不愿意但客栈老板必须表个态,如果这井里还有尸体,那么这客栈就算真凉了。

        “水鬼,你小子别给我危言耸听,我这井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尸体,难道是你放进去的吗?”

        水鬼啧啧嘴说,“涂老板可别在我面前胡说八道,整个赢州城谁不知道我水鬼的能力,杀人放火的事情我绝对搞不出来,但捞尸我可是专业户。”

        客栈涂老板只能硬着头皮给他二十两银子,让他下去把尸体捞上来。

        水鬼反反复复的在这一口古井里上上下下六趟,一共捞出六具尸体,其中一个还有可能是个孩童。

        玉如凤突然感觉胃里头翻江倒海,然后便哇啦吐出来。

        小红想到自己喝了这里的水,昨天还夸这里的水有甜味,没想到竟然浸泡着好几具尸体。

        涂老板已经快要疯了,这件事情对客栈将产生致命性的影响。

        玉如凤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她和小红、唐长老等人与叶不凡告别后离开赢州。

        而叶不凡则陪同大发的夫人把他送回村子安葬,请了几个人,把大发的尸体装进棺材里,这一路上愣是耽搁了两三天才回了村。

        大发入土为安,群给其夫人留了些银两这才离开。

        这桩事情对叶不凡的触动很大,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失,竟然引发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至于人怎么死的已经不重要,叶不凡也懒得去想。

        他离开客栈在韩家老宅附近租了间屋子,打算长期住在这儿等韩菲儿的消息。

        半个月过去,在找人这件事情上他是一无所获。

        唯一的收获就是在铁匠铺找了份工作,在韩燕的介绍下,叶不凡成为铁匠铺老孙头的帮徒。

        叶不凡之所以答应做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因为他觉得老孙头一定知道关于韩家的事情,不过他没有如实相告而已。

        为了让老孙头觉得自己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便留在这里做帮徒,每日的工作也比较简单,就是抡起大锤打铁。

        起初的时候他根本没办法举起这大锤,他自认自己属于比较强壮的那种人又有修为加持,可抡起这上千斤的大锤时,依然力不从心,每次都大汗淋漓。

        这一点他一直被韩燕嘲讽。

        这一日傍晚,铁匠铺内来了个客人,叶不凡正在收拾器具准备关门,老孙头是个比较佛系的人,有生意找上门他就做,没生意的时候他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磨刀,性格少言寡语。

        叶不凡在此已经待了小十天,平常无事时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这位前辈要铸剑吗?”

        “我听说天下第一铸剑大师竟然沦落至此,路过这里来看看而已。”

        叶不凡脑海中浮现老孙头那邋遢的模样,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天下第一铸剑大师。

        “前辈只怕弄错了吧,这地方没有什么铸剑大师,只有一个打铁的老孙头,你要不信自己进来看看。”

        这位背着长剑的侠客,跟随叶不凡进入铁匠铺的后院,一身邋遢的老孙头依然在地上磨刀,叶不凡可以断定这是一把杀猪刀。

        但老孙头并不是屠夫,他为什么反复的磨这一把杀猪刀。

        “江湖传闻果然不假,天下第一的铸剑大师,竟然真的沦落为一个废物,你以为关起门来当个打铁的小老头,就没人认出你?”

        “你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即便死一千次都没有人会原谅你,想想你那漂亮的老婆,可爱的女儿,她们都惨遭凌辱而死,身为一个男人,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天下第一铸剑大师又如何?

        还不是一个软蛋废物?

        对面就是允儿的家,你这是算赎罪吗?

        可笑之极,啊,哈哈哈……”“韩允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废物?

        若不是你,韩家人也不会死那么干净,枉你一身修为,却看着韩家被赶尽杀绝,现在忏悔还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