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大军启程

第八百六十一章 大军启程

        待副官离开,公爵才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手中得到了一件启明者的秘宝,通过一定的条件,便可以锁定一个目标的大体位置。每二十四小时可以定位一次,当然会有时间和位置上的一定偏差,但对我们这种人来说,    也足够了。”

        索拜克“哦”了一声,恰如其分地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心里想的却是:秘宝就秘宝呗!想象力什么鬼啊?

        果然,能不能成为大人物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能不能面不改色地忽悠人了是吧?

        索拜克如此一想,顿时觉得自己似乎又从老师这里学到了许多。

        “上次,我和兰九峰在新旅顺星系做过了一场,    我确实吃了一点亏,    便用此宝定位了他。”萨督兰公爵招了招手,    打开了一个新大陆的星图,用藤条在新大陆公路通往边缘地164的“支线航道”上的某个人迹罕至的星系上点了一下。

        “一个小时之前,兰九峰在这里出现过。”萨督兰公爵盯着索拜克,沉声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为什么呢?你问我作甚?索拜克心想,兰九峰是你的宿敌又不是我的。

        “那么,如此一来,他的弟子余连,又会在哪里?耶格尔,你怎么看?”

        索拜克眨巴了眼睛,硬着头皮道:“老师,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在下所知道的兰九峰,应该是个不理俗务的方外之人……”

        “不理俗务?哼,真若是不理俗务?那还会去参加女团的握手会?混在一群庶民之中,对着几个搔首弄姿的小丫头片子欢呼?却也不嫌失了体统?”

        您一个给漫画出版社寄刀片的还有资格说人家呢。大家都是死宅,    就因为一个喜欢女团小姐姐,一个喜欢少年漫画,这也能整出鄙视链来?明明都是同类人,就不能好好相处吗?像我和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煞星,    不就配合得很好吗?

        索拜克尴尬地一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萨督兰公爵却点头道:“维多利亚·李死后,兰九峰对之后的地球政坛非常不满,已经有将近三十年没有回过地球了。与其说是个方外之人,倒不如说是心灰意冷只顾自己逍遥了。你说得对,除非是维多利亚·李建立的这个国家有亡国的风险,他才可能出手吧。”

        ……不过,我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了。萨督兰公爵想。

        索拜克小心地观察了一下便宜老师的表情,小声道:“是的,按理说,就不应该会来此地管这等俗事!我以为,这其中一定有很大的阴谋!说不定,这段时日发生的一切,甚至包括掠夺者对新玉门发起的攻击,都极有可能是他们的阴谋!”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在自己这便宜老师面前,只要是说他的“真宿敌”兰九峰的坏话,总是不会有问题的。

        果然,萨督兰公爵沉声道:“兰九峰非是耍弄见不得人阴谋的策士之流,    但他新收的弟子可说不定了。耶格尔,你不觉得,自从兰九峰多了这么个弟子之后,最近也愈发活跃了起来吗?倒是颇有些极静思动的味道啊!”

        都说了那姓兰的是你的宿敌,却不是我的!老是要问我到底要作甚呢?

        “耶格尔,你的宿敌如果成长起来,恐怕会比姓兰的更加危险。不管他们在酝酿些什么阴谋,我们都不能袖手旁观。”萨督兰公爵沉吟了一下:“传令下去,让所有在此地兴英待命的星界骑士,都做好出发准备!”

        索拜克微微一怔,心里顿时腾起了由衷的抗拒感。他毕竟才迷航了将近一个月,可是差点死在某个未知的星系里了。现在,只要听到要去没去过的星域探索,便觉得脑仁疼。更被说还很有可能和兰九峰,以及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煞星放单了。

        想到这里,他便硬着头皮道:“昨日我们才收到了大元帅府的信息。荣耀之门那边已经集结了大军,只要华胥那边的文明议会一有消息,就会开拔了,建议您在这里等候,和赶过来的大军会和。”

        萨督兰公爵毕竟是星界骑士团大团长,八环的灵能者,银河帝国的镇国武神之一。不说是大元帅府了,就算是枢密院对他也只能用“建议”。这个宇宙中,能够直接对他下达命令的,便也只有那个虚空皇冠的主人了。

        ……当然,这位全宇宙权力最大的人,现在又躲到龙临宫不在露头了,据说又在开始参悟天人大道了。

        可即便如此,帝国的两院一府的三驾马车政治结构依然在平稳而高效地运转着,并且早早就在荣耀之门集结兵力了。

        说白了,就连这么拉的共同体都已经把看家机动力量的太阳系舰队调到了南天门,更何况是帝国呢?

        “我虽然也是帝国元帅,但其实不过一勇之夫。到目前为止,最多的时候也就指挥过一个营。”说到这里,公爵嘎嘎嘎大笑了起来,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可那是一个营的星界骑士啊!索拜克想。

        “而要论起舰队作战的话,跳帮的经验倒是很丰富,可除此之外,就连突击舰都没有指挥过。帝国本土的大军便是过来了,我这样的老朽又有什么作用呢?”

        “您实在是过谦了。只要您在军中,帝国将士们便像是有了主心骨似的,一定会三军用命,视死如归!您就是帝国军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在你的老师面前,就收起这张讨人喜欢的小嘴吧。耶格尔,等你当上了将军,倒是可以凭这小伎俩,和宰相府的官僚们拉扯一番。”萨督兰公爵道:“不过,你这小子确实不擅单打独斗,但却长于用兵作战。你应该留在这里待命,等和大军会和,还是能有再建功的机会的。”

        其实我也不怎么会打仗。我这个人最讲究和平了,最擅长的其实管后勤或者人事啦!可达到了现在为止,居然没有大领导发现我这方面的长处!

        当然,现在这状况,带兵就带兵吧,总比跟着便宜老师去趟迷雾的好。先不说那里的未知星空里到底藏着啥,便宜老师一看现在精神机构就不太稳定,真要和兰九峰打起来了……两个八环生死决斗,我们这些三环的小菜鸟被拳风擦着捧着,怕都是要粉身碎骨了。

        所以,还不如跟着大军去打掠夺者呢。

        掠夺者好啊!我打掠夺者都打出经验了!

        索拜克便这样打定了主意,刚准备这么说,却见便宜老师又道:“……不过,此次用兵,本土也是精锐进出,却也不差你一个中层军官。军功是争不完的,但可以促进你成长的高质量决战,却可遇而不可求。耶格尔,你也是成年人了,难道不觉得,自己应该跳出舒适区,去经历一番风雨了吗?”

        “……老,老师,我也参加过战神祭的。”难道那还不算风雨吗?

        “如果你没有这番经历,我还不想带你去呢。”公爵道:“当然,你的路只能由你自己决定。我也只是提出一点小小的建议罢了。”

        他虽然用的虽然是非常商量的口气,索拜克却绝对不敢认为对方真会让自己选择,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悲愤,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点热血激荡的使命感出来,然后挂着肃穆的表情恶狠狠地点了点头。

        “就开我的座舰吧。那比较快。”大团长道。

        “老师,学生以为,还是最后再带上几艘巡洋舰和别的护卫舰支……学生的晴空级就很好。”

        为了不让老师看出自己是怂了,又补充道:“晴空级的机库也是可以保养纹章机的。到时候真要发生战斗,多有几艘船,大家的出动效率也会提高的。”

        这一次,萨督兰公爵总算是同意了。

        “批准!就让你的暴风雪也随同出发吧。”萨督兰公爵道:“至于别的护卫舰船,就由你来挑选和编组了。”

        索拜克上校一时间只觉得心特别累。他完全无法指望此行能一帆风顺,只要是本土过来的大军抵达之后,能顺便拉兄弟一把,便足够了。

        与此同时,帝国本土的荣耀星门中,包括了六艘泰坦舰和十四艘无畏舰在内,总兵力超过三千艘的庞大灭国舰队,已经聚集在了和这个星系中,形成了遮天蔽日的钢铁洪流。

        这样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去年用于震慑另外半个银河的“荣耀使命”军演的规模,可这也只是应和帝国可以随时动用的机动兵力的一半。

        此外,来自诸侯、藩王和“盟国”的二线部队,也正在向这里聚集。

        不过,这种庞大远征军的司令长官,索雷恩王,并不准备等候这些后续兵力全部到来。

        这位帝国最具“勇名”的大选帝王,正在全军总旗舰“火神艾冉”号泰坦舰上的会议室中,正在和天域的枢密院大臣们进行一场通过源质波进行的远程最高军情会议。

        在会上,这位前敌统帅对枢密院的大佬们如此表态:“全军已经做好了开拔准备,只要华胥那边有一个明确结果,马上就可以穿过南天门。”

        在斯列因王遇刺之后,索雷恩王也是目前帝国所有大选帝王中的唯一的现役元帅。

        考虑到大元帅府的持剑大臣埃斯泰元帅毕竟也已经是年过八旬的老人,而且最近的十几年做的都是军政方面的工作。于是,才五十多岁的索雷恩王,正是正常人的智慧、经验、体能形成平衡统一的巅峰阶段。另外,他也是枢密院大臣,可以直接同帝国最高权力结构进行沟通,自然便成了全军统帅的不二人选了。

        “不用等待各大诸侯和藩国的舰队抵达?”身为枢密院大臣的亚罗纳公爵问道。他在从战神祭的主委会主席上卸任之后,便担任了行厩院掌玺大臣,负责的正是诸侯和藩国军队的军政组织。此外,帝国设立在本土的一百多个折冲府也在其管理之下,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不必了。现有战力,在正面战场上已经远在掠夺者之上了。”索雷恩王道:

        “我当然知道,巨龙捕羊也要全力以赴的道理,但我们现在最宝贵的是时间,而不是兵力。如果明天就得到结果,那我在5月15日就可以赶到鸢尾十字星系,月底就有可能和掠夺者照面。可是,诸侯和各藩国的兵力最快也要在5月下旬才能集结完毕,那很有可能会被地球人抢到先机。”

        他的话里话外,似乎从没有把掠夺者当做最大的敌人,反倒是对地球舰队保持着更大的警惕。

        纹章院大臣霞森侯爵有些疑惑。这位管理贵族家计事务的老贵族是个刻板的老学究,在帝国贵族阶层中有一种训导主任般的威慑力。但他同样也是个达观知命的人,没什么政治野心,对自己本职工作以外的事务也没有多少兴趣。

        于是,内务大臣便对他解释道,蓝星共同体的地球人已经把自己看家机动力量的第一舰队集中在南天门了。

        “原来如此。”已经上了年纪的霞森侯爵依然有些疑惑:“那么,在此时的场景,他们不是我们的盟友吗?他们行动如此果断,难道不是好事吗?”

        会议现场发出了一阵笑声,却是在场最年轻的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

        “霞森阁下,因为大家都一致认为,掠夺者躲藏的那片星空之中,十有八九是一片资源丰富的繁荣星域,甚至很有可能藏有大量启明者留下的遗产。总之,那是足可以支持埃罗人复兴的星区!否则,便是无法解释埃罗人的行动逻辑了。”

        “不是大家一致认为,而是你做出来的推论,说服了我们。”枢密院首席大臣伊诺塔公爵微笑道。这位在场最年长的老人,从没有掩饰过对那位最年轻成员的欣赏。

        如果余连在这里,也一定会感慨天才果然在哪里都是无所不能的。布伦希尔特并没有来过新大陆,不清楚新玉门的那处遗迹,更没有接触过小灰,便已经把大可汗的战略目的估算出来了。

        “如果将掠夺者彻底歼灭,那里便是无主之地了。可是,我们和共同体都很近!根据现有的《新大陆开发条约》,我们的机会其实是均等的。”布伦希尔特笑道。

        “哦,原来是为了抢地盘啊!”霞森侯爵微微颔首:“那么,我方的战力难道不如地球那边吗?”

        “战力不是关键。就像您说的,至少在这个时候,我们其实是盟友。”索雷恩王嗤笑了一声:“那么,这里的关键便在于,其实就在于时间,以及对方的兵力了。”

        “还有对方的统帅。”布伦希尔特补充道。

        “对,还有对方的统帅。”索雷恩王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一副我是聪明人我听到懂了谜语的样子,顿时便把在场没听懂的几位大佬的血压整得高了起来。

        可就在他们准备说到两句的时候,却传来了参会秘书的提示:“诸位大人,理藩院持杖大臣,菲叙公爵从华胥上线。”

        大佬们面面相觑。他们其实都是聪明人,当然能猜到,这是华胥那边的银河文明议会,终于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