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42章 即将结束

第42章 即将结束

        金甲卫士心神一晃,然后很快察觉到腰间一疼,流出了鲜血,因为肋下一寸被伤,他的不坏神功被破,他被海浪打到在地。

        钱绛满头大汗的撤去阵法,在场众人看着倒在地上的金甲卫士,心中都十分吃惊,尤其是东安王面如酱紫,他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金甲卫士半炷香的时间就被破了。

        见钱绛打到了金甲卫士,来仪门的两位弟子同时点点头,手中的长剑冒出了火光,剑上飞出一只朱雀。

        这剑招是钱绛没有见过的,钱绛不由觉得十分有趣,火焰形成的朱雀将金甲卫士打到,而那个使用符咒的沂山弟子也拿出一道灵符,看到这个灵符,重楼真人脸色都变了。

        沂山弟子口中念念有词,只是钱绛第一次看到沂山弟子使用符咒的时候念咒,知道这符咒的威力不小。

        咒语越念越快,四周的刮起了狂风,原本天晴的天色也瞬间乌云密布,然后听着一身雷鸣,一个半透明的铠甲卫士出现,他的长枪一枪刺中那人,只见那人一身金甲碎裂,倒地身亡了。

        沂山弟子对着东安王说道:“王爷,十分抱歉的,小道一时没有收住手。”东安王勉强的笑着说道:“比赛无情,难免不会出意外。”东安王望着一炷香烧完,看着场地上还剩着的两人,无精打采的说道;“多谢两位给本王面子,待下一次来到本王府中,本王一定进地主之谊,招待二位。”

        周密听到这话,对着东安王说道:“王爷,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这场比赛是否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一定要用破阵石,这样对我们这些阵法师实在太公平了。”

        东安王笑着说道;“破阵石只是减小的阵法的威力,钱公子也可以用阵法获胜,周公子为什么不行呢?我听闻周公子乃是黎山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个到达七品阵法师的,这点本事应该有的吧。”

        周密听到这话,脸上全是怒气,他对着东安王说道:“自然可以,我不想让王爷丢面子而已,要不别人听到东安王用破阵石还没有打败黎山弟子,岂不是丢了王爷的脸。”

        东安王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多谢周公子了,周公子的好意本王铭记在心,来人呀,这是本王的小小心意,还请周公子笑纳。”

        周密看着一升的晶石粉末,也转怒为喜,笑着对着东安王说道:“多谢王爷好意,我就却之不恭了。”

        钱绛看着东安王这个动作,心想这个老狐狸肯定早有准备,为了不得罪黎山,用这个来安抚人,这一升的晶石粉末周密就算有再大的火气也会消了。

        比赛结束之后,东安王叹气的说道:“这比赛进行了这么久了,本王年事已高,经不起折腾了,真希望明天是最后一场了。若真是,那就太好了。”

        剩下的四个人又是脸色变了,这东安王明天就要出杀手锏了,他们都担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重楼对着他们说道:“御气和假神的比赛已经结束,都是来仪和黎山的弟子。”

        钱绛对着重楼长老,对着重楼长老说道:“是赵师兄吗?”重楼长老摇头说道:“是穆紫英。”钱绛和周密连忙说道:“这怎么可能,穆紫英才御气二等。”

        重楼长老对着他们说道:“你们知道这次的军营是谁的军营吗?”钱绛摇摇头,重楼长老说道:“是天胜将军的军营,而他的好友地勇将军姓穆,你们能够明白了吧。”

        钱绛这下才恍然大悟起来,对着重楼长老说道:“怪不得他要那么快就进入到御气期,这样无论如何他都可以的顺利进入到上选。”

        重楼长老点点头,然后送怀中拿出一个乾坤袋,对着钱绛说道:“这是掌门让我交给你的,明天最后一战,东安王一定会阻扰,掌门还是那句话。”

        钱绛点点头,回到房间之中想着明天是否会遇到那传说中的药人,在前世铲除颐教的时候,他正在敬天山和当时道家剑道第一的天罗真人比剑,错过了那次见识药人的机会,但是也凭借那次机缘,他学的昆仑的四象剑。

        他将心中的胡思乱想压了下去,然后静静的等待最后比赛的到来。

        天很快就亮了,钱绛走出的房间,对面的周密已经离开回黎山了,不管钱绛是否胜利,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必要了。

        钱绛一个人站在院子里面,再次使出天河剑法,在最后一招的时候,彤云剑剑尖抖动,如同万点寒星。

        “好剑法,好剑法。”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外说道,钱绛看着来仪门的那个女弟子,对着她说道:“这位师姐,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那个女子微笑的说道:“我叫江月吟,是你未婚妻的师姐。我在山中时常听到她提起你。”听到这话,钱绛面色阴沉的说道:“她可是说嫁给我是多么凄惨。”

        江月吟一下愣住了,宁蕙芷找他的确就是这么说,但是宁蕙芷还告诉自己钱绛是多么愚蠢的爱着自己,江月吟原本以为钱绛听到这个消息会高兴很久。

        江月吟看着钱绛,对着钱绛说道:“你知道她讨厌你?”钱绛点点头,然后满口跑火车的说道:“自然知道,他父亲一直想要我这家传剑法,我若不是假意迷恋他女儿,就没有今天的成就了。”

        江月吟听到这话,对着他说道:“你既然已经不惧怕他父亲,何不解除和师妹的婚约呢?”

        钱绛神情冰冷的说道:“婚约肯定要接触的,但是现在不是时候,我要让宁家人知道,我钱绛的婚约不是那么容易被他们践踏的。”

        看着钱绛眉间的戾气,江月吟有些害怕了,她最后对着钱绛说道:“好吧,希望到时候你不要伤害师妹,师妹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对于这些都不知情。”

        钱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着江月吟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应该前去比赛场地了。”说着,大步走向了校武场那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