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311章 考验

第311章 考验

        “好了,一个老头子,一个年轻人,你们都不是小孩子,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

        老七笑眯眯的走了出来,虽然阻止吴天父子的争论,但是显然他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或许对于他而言,这样的吵闹,才是家人的象征。

        “七爷爷,你给我做主,这个老头子居然耍诈!”吴天立刻向老七求助,吴英一听儿子的话,直接笑了,道:“小混蛋,老子才不老,你居然连你爹都不认了。”

        吴天白了吴英一眼,道:“我才没有言而无信,耍赖皮的爹。”“你小子……”

        老七拦下了要发火的吴英,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你们两人口中说的考验各不相同,这样一来,争执不下,是不会有结果的。”

        “依我看,这一次就算打平如何,少爷跟老爷各赢一次。下面老爷再出一个题目,你们三局两胜定输赢。当然,老爷也不能故意刁难少爷。”

        吴天一听,咧起嘴,看来也只能像老七说的这么办了,尽管明显是自己老爹故意刁难,可是他总不能跟爹翻脸吧。

        吴英有着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让吴天借机会长长见识。现在见目的达到,他自然高兴的借坡下驴。“既然如此,我这里正好也有一个任务。小子,你知道我上次押的镖,是给谁押的么?”

        吴天道:“还能有谁,安城主呗!”安南城的城主也姓安,不过他的姓跟安南城却没有啥关系,单纯的巧合而已。

        吴天也见过这个城主几次,不过都是远远瞥了一眼。对于吴天而言,练气第一,吴家第二,安南城是哪个阿猫阿狗当城主,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知道就好。”吴英点头,道:“上一次安城主让我们家押送的镖,只是其中的一大部分,另一部分,还需要押送到平南城。”

        镇南府在安南城西北,平南城在安南城东北,正好对立,也怪不得吴英分开押运。

        “没有我在,我不放心,因此要求分开押运,城主也答应了。现在,大部分东西运往了镇南府,还有剩下的一点儿,需要送往平南城。”

        吴天闻言,道:“难道让我跟你去押镖,这算什么考验?咱家的镖不是没人抢么。”吴英敲了儿子一个爆栗,道:“没人抢是好事,你这是什么语气,好像巴不得多发生一些事一样!”

        “不过,可不是我跟你一起去押镖,”吴英眼中精光一闪,道:“而是你去押镖!”

        “我擦!”

        吴天大惊,道:“你让我一个十三岁的小鬼去押镖,是你疯了还是我聋了!”

        吴天的话再次换来一个爆栗。“你十三岁?”吴英白了儿子一眼,道:“我怎么觉得你比三十岁的人还要精明?放宽心,你自己也说了,咱们家的镖没人抢,你着什么急!”

        “只要你成功的完成了这一次押镖,我就算你考验合格,之后你要练气还是习武,我都不再管你!”吴天眼皮抽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怎么感觉有一股阴谋的味道?”

        “什么阴谋?”

        “你不会是想让我接你的班,一辈子当镖师吧,小爷我不要,我要练气啊!”

        吴英一脚把儿子踢出了后院,道:“没有镖局,你的吃喝哪里来的,败家子,给老子滚!”

        见吴天苦着脸走了出去,老七才向吴英问道:“老爷,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毕竟少爷才十三岁,万一真的碰到不开眼的毛贼,少爷在刀光剑影里面迷了心智,有个闪失……”

        吴英阻止了老七的话,道:“我就是怕儿子没有见过世面。他拜了岩先生为师,我有预感,以后他遭遇的事情不会少。越早让他接触实战,反而越有好处。”

        老七听出了吴英的话,瞪大眼睛,道:“难道真的有不开眼的家伙?”

        吴英面色一沉,道:“这次回来的时候,被新出的二龙山给找茬了。二龙山的当家,就是原来大龙山的二当家,燕双刀。”

        “早就听闻大龙山不合,没想到真的分裂了。那个大棒槌就这么放了燕双刀?”老七惊讶的问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是分家了。燕双刀早就想对我们吴家下手,不过一直有黑大棒压制,才没有发难。现在,估计他会对我们吴家下手。”

        老七脸色一冷,道:“区区一个武师巅峰,竟然也敢打我们的注意。老爷,需不需要我去了决这个二龙山?”吴家之所以能够平安喜乐,除了暗中疏通,最关键的还是吴天和老七的实力,足够震慑一班小毛贼。

        同时,吴英心中清明,绝不接力所能及以外的镖,这才让吴家的镖,成为了平安镖。

        “老七,你不觉得,燕双刀正适合给小天练手么?”吴英忽然神秘一笑,老七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原来自家老爷打的是这个主意。

        “当然,为了防止意外,你暗中跟着小天。凭借你的实力,不暴露还是没有问题。尽量不要让咱们镖局死人。”

        老七领命,看来自家少爷这一趟镖,注定不会是平安镖了。与此同时,所谓的二龙山中,燕双刀还没有真正体会到作为大当家的瘾,便被一个神秘人打倒在地,像死狗一样。原本燕双刀不满黑大棒满口的仁义无双,才领着手下一帮亡命徒叛出山门,自立门户。

        可惜还没有正式开展,便被另外一个亡命徒给盯上了。相比这个人,相比他浑身的煞气,还有那一双血红的眸子,自己这些手下都算良民了!燕双刀心中无语,为什么他的运气就这么差,刚刚出道,就被人打上了家门。现在坐在正中位置上的,是一个矮小的家伙,可是他虽然身材矮小,别人只要看他一眼,便会感觉到他身上的煞气。

        这是杀的人多了,自然形成的一股气势,也是白枭最乐意享受的感觉。看着脚下的这些肮脏的小贼,看着他们恐惧的眼神,白枭笑的很开心。自从接了师尊的命令,他和黑狐便分开行他们知道,这一次的敌人,是师尊的大敌,因此擅长易容的黑狐,借助身为女人的优势,已经进入了安南城,暗中打听着老烟枪的消息。至于白枭,则找上二龙山,打算将这里的一群人收编。

        毕竟很多时候,还是需要这样一些鸡鸣狗盗的家伙,去处理一些事情。必要的时候,让他们当做炮灰,不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么?想到这里,白枭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扔到了燕双刀的手中。燕双刀脸色一白,立刻大吼:“老子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给老子吃毒药!你要杀便杀,一刀砍了老子的头多么痛快,还要浪费毒药,你傻么?”

        白枭脸色的笑容僵住了,手化成残影,只见刀光一闪,燕双刀的眼神已经呆住了。燕双刀吞了一口唾沫,惊讶的发现自己还没有死。然后更令他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原本他以为是毒药的瓶子里面,竟然有一个浑然如同白玉的药丸,药丸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让人沉醉。“这是……”燕双刀的双手颤抖了,他本能的感觉,手里面的这个东西异常珍贵,似乎是能够改变他命运的东西。

        “这是二品凝雪丸,正是滋补养人的好东西,你不是卡在武师巅峰很久了么,这东西正巧适合你。”燕双刀强行忍住心中的贪婪,问道:“小子不才,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到大人的重视,您到底要干什么。”

        见燕双刀没有被蒙蔽心智,白枭满意的点头,这才吴天自然不知道他老爹打的如意算盘,只不过心里恼怒老爹的耍赖皮。事实上,吴天也知道这只是老爹的一种手段,他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

        现在吴天练气三年,哪怕吴英真的想要儿子练气,一切都已经晚了。只是吴天很看重这一世的父子亲情,尽管心里年龄比自己老爹还要大,但是吴天很享受这种温馨热闹的感情。既然老爹让儿子行动,儿子还有什么话说,乖乖照办呗!

        “牛头,马面,跟小爷来搬东西!”吴天来到门口,踢了门口放哨的两个镖师一脚,两个镖师一看是吴天,咧嘴大笑,齐声说道:“少爷,今天一又是哪一出啊?”

        “滚你们的软蛋,跟我去买东西!”吴天看着他们两人挤眉弄眼,知道他们想着什么。这两人也算吴天在镖师中关系很好的人了,他们自小看着吴天长大,吴天的糗事他们一清二楚,每次吴天出糗,他们总是送上这一句问候。显然,他们脸上的奸笑说明了,他们又会把今天老爷教训少爷的情形牢牢的记在心中。

        “少爷,我们还要守门呐,万一招了小贼,老爷岂不要扣我们工钱?”牛忠马义一听吴天让他们跟着买东西,立刻脸上发苦,想要找借口推脱。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被吴天叫去做苦力,每一次吴天总是能够拿出很多钱,谜一样的买很多东西,当然,东西自然由他们来搬。

        “少废话,”吴天心里不爽,还在生老爹的闷气,说道:“就咱们家这点儿东西,有那个贼会惦记,有哪个贼敢惦记?你们一帮人练武显得蛋疼,恐怕巴不得小贼上门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有人摸上了家门,你们二十号人手拿大刀追了那个毛贼一整夜,把人家裤子都吓尿了,还不是闲的蛋疼?”

        吴天翻着白眼,说着这帮镖师有闲空的事实。镖师自然不是什么安稳的工作,但是胜在收入也算不错,特别是跟着吴英这种有威望的镖师,走着平安镖,是每一个镖师的奢望。不过这样一来,正如吴天所说的,这帮镖师确实有力气没处使。牛忠马义连连摇头,面色严肃,道:“少爷,看你说的。我们两个在这里守门,是老爷的信任,怎么敢擅离职守?”

        两人可不傻,宁愿闲着也不跟吴天去干体力活。吴天无语,只能搬出杀手锏,搓着手指,道:“可能你们还不知道,下次出镖,就由小爷我带队了,这个……”吴天哈哈一笑,看着牛忠马义脸上震惊的神色,心中感到一丝满足。既然出手在镖局家,吴天小时候也做好了接老爹班的准备,也幻想过带着一队镖师,游走大楚的景象。不过这种愿望,自然要排在练气之后。忽然,吴天被牛忠马义两个人,一人抬着一条胳膊,整个人被抬了起来,迅速的朝外走去。“哈哈,原来是少爷要我们帮忙啊,您不早说,来来来,我们兄弟二人抬着您走,您别累着啦!”牛忠马义竟然真的抬着吴天大步流星,让吴天连翻白眼。“这大门你们不管了?”“咱们两人兄弟几十号,还看不住这个大门,哈哈,少爷咱们快走!”吴天自然也不会让两人一直抬着,否则就会成为整个街道上笑柄。三人也算轻车熟路,朝着安南城的安通商行走去。原本吴天还以为这个安通商行是城主家的店面,结果后来老烟枪给吴天讲解,才让吴天明白了安通商行这个庞然大物。连云大陆上的大组织,除了大楚这个名存实亡的大国之外,就是各个占据一域之地的大门大派。这些大门大派凭借自身的实力,在各自的一方为王为霸,完全视大楚为无物。大楚虽然地域广大,兵员众多,但是毕竟高手能够以一敌百,以一敌千,更可怕的是,那些传说中的人物,完全可以轻易抹杀皇族成员。如此一来,大楚干脆不管门派事端,完全把自己跟各个门派割裂出来。可怜的大楚除了能在中都掌控之外,它的政令还要经过各个大门派的同意,才能实施。不过,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也正因为各个大门派割据一方,同时大门派对于俗物没有兴趣,大楚得意延续千年而从未发生过分裂,这道也算好事。除了这些大门派之外,在明面上的大组织,就是安通商行这个庞然大物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