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319章 黑大棒

第319章 黑大棒

        牛忠马义终于赶了回来,同时手里面还多了一面旗子。旗子红底黑花,上门绣着一个巨大的黑铁大棒。

        不同于魏千的狼牙棒,这根黑大棒,就是一根球棒放大后的样子,是一根彻头彻尾的黑大棒,完全没有其他武器的精致,处处透着一股粗犷的氛围。

        “少爷,没有问题,胡寨主让我们直接去见他。”有了牛忠马义手里面的锦旗,顿时拦路的巡逻队放松了去路,一行人压着镖,进入了大龙山的大本营。

        安若曦原本不打算再理会吴天,可是此时再也忍耐不住,跟吴天并肩而骑。大龙山虽然她也听说过,但是真正见了,才明白大龙山的可怕,也明白了自己爹为什么一直不动大龙山。

        暂且不提大龙山一直号称仁义第一的口号,单单凭借这种井然有序的状况,恐怕不动用大股军队完全无法浇灭。至于安南城的军队,绝大多数还是安城主的私兵,至于大楚的军饷,这东西只是在史志中才有过。

        “喂,小子,你把我们家的镖车带到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觉得一旦出了事情,我们还能出的去么?”安若曦脸色铁青,质问吴天。吴天懒洋洋的,有些事情也不方便跟安若曦说,自然也不能让她明白吴天的自信来源。

        吴天嘿嘿冷笑,道:“姓安的,现在才现,已经晚了。告诉你,其实我就是大龙山的间谍,我这次来,就是要谋夺你们家的镖车安若曦一惊,脸色一白,随即明白了吴天是在吓唬自己,碧绿的短剑都忍不住拔了出来。

        原本安静站岗的山贼们,一瞬间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尽管他们只是经过训练的普通人,但是这种宛如沙场军人一般的气势,还是镇住了安若曦,让她手脚冰凉。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温热的气息瞬间传遍了她的身体,让她的精神放松了下来。吴天抓住安若曦的手,让她把短剑放了回去,道:“跟你开个玩笑,紧张什么。我不能跟你细说,但是在大龙山我们绝对安全。”安若曦这才明白生了什么,那温暖的温度让安若曦心肝狂跳,她本能的想要挣扎,立刻吴天温暖的手,结果吴天却抓的更紧了。

        “还闹!人家不把我们缴械,是给我面子!”吴天有些恼了,手中更加用力,抓紧了安若曦的手不再放开,省的这妮子再拔剑闹事。安若曦只觉得吴天的手,仿佛就是引子,让自己越来越燥热,越来越无力,手就这样任凭吴天抓住,再也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她低下头,脸色粉红一片,大脑一片迷茫,连怎么进的寨门都忘记了。直到吴天松开了他的手,离开了她,她才反应了过来。看着周围忙碌的镖师,还有领着车马的山贼,安若曦一瞬间觉得好冷。刚才的温暖消失了,她忘记的担子又一次压上了这个女孩的肩头,一瞬间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把那只被吴天抓住的手放到嘴边,竟然狠狠的咬了上去,顿时鲜艳的血留了出来,疼痛让她精神一震。“安若曦,你不能沉迷于这种东西。你必须忘了这种感觉!”

        剧烈的疼痛让她隐隐流出泪水,但是她依旧不敢松口。她要用剧烈的疼痛,代替刚才那种让她着迷的感觉,让自己清醒过来。吴天完全没在意安若曦的表现,尽管他觉得这妮子有点儿奇怪,但是现在他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如何应付黑大棒身上。被一个手拿鸡毛扇子的狗头军师,领着进入了最大一座阁楼的正厅,吴天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黑大棒。吴天差天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黑大棒,竟然他喵是个女人!“哈哈!”被所有人称之为黑大棒的女人,见了吴天惊讶的样子,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这是一个高大的女人,尽管没有吴天老爹两米的身高,但也相差无几。她脸色黝黑,头上已经多了不少皱纹,但是依然挡不住她丰满壮硕的身材。

        最令人惊心的,是她身后竖立的兵器,真的是一根硕大无比的黑棒子。吴天仔细一看,现这根棒子上面坑坑洼洼,竟然浑然一体。

        “这是我小时候捡到的,跟了我一辈子。见到我的人,都忘了我的名字,只记得我用这根黑大棒,就都叫我黑大棒了。”黑大棒笑吟吟的看着吴天,吴天只觉得一阵寒意涌上心头,他似乎明白了一群人为什么总是隐隐忽视黑大棒是个女人的事实,恐怕就是想让没见过黑大棒的人吐一次血。

        这是赤裸裸的恶意啊!“吴天小兄弟,你来到这里,总不是为了看我们寨主吧,我们寨主可是我的女人,你可别想插足!”说话的是哪个狗头军师,吴天看着他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还有瘦弱的小身板,恶意的想到:“到底谁是老公,谁是老婆,你俩翻过来了吧!还有,你给我一千万两银子,老子也绝对不插足!”

        “嘿嘿!”吴天笑了笑,道:“尤用军师是大龙山智囊,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来意?刚才是我失态了,见过胡大将军!”吴天对着黑大棒弯腰鞠躬,黑大棒也满意的点头。

        这正是吴天完全放心来大龙山的最关键原因,那就是这个黑大棒,也是大楚将军出身,而且地位比自己老爹还要高。甚至相当一段时间内,自己老爹都是她手下的偏将先锋。只是吴天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黑大棒,竟然是个女人。

        就在这时候,吴天脑海中灵光一闪,他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明白了自己老爹为什么口口声声敬佩黑大棒胡将军,却对这个黑大棒讳莫如深,从不肯对吴天多说;他明白了这个胡将军为什么会跟上司闹不和,最后带领手下哗变,上山做了山贼;他明白了燕双刀为什么明明实力不如黑大棒,最后却还是因为受不了女人的打压,从而叛出大龙山。

        “何等的我擦!”吴天咧着嘴,接下来只能靠自己应付了。一句大龙山智囊,明显让尤用军师很高兴,他捋着次岑不齐的几根胡子,说道:“燕双刀的确叛出了大龙山,不过我们大龙山一向仁义当先,这个不好办啊。”

        黑大棒接口,说道:“那个王八蛋虽然混蛋,但是当日他是正大光明跟我提出要下山的。我们的规矩就是不强求,至于那些跟着他的兄弟,也是自愿。我们不会秋后算账。”吴天听了一愣,说道:“他分明就是叛出大龙山,你们也毫不在意

        只要他们继续用心经营下去,说不定再过几年,大龙山就会成为了除了安南以为的新的城池,到时候他们两人也算洗白了。现在也算关键的时候,这个时候人心绝对不能散!可是偏偏吴天的话,让他们无法回答。

        如果阻止吴天行动,那么他们二人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是口中说着仁义的假仁假义之辈。如果让吴天行动,倘若这个愣头小子真的脑子热,领着人灭了二龙山……虽然他们相信,吴天这个小鬼是在诈他们,可是他们真的不敢赌。黑大棒朝着尤用眨眼睛,这种用脑子的事情,最后还是尤用决定。尤用捏着为数不多的胡子,额头上流出了冷汗。

        “哈哈,这个,吴天少爷,事关重大。反正今天天色不早了,我们明日再谈如何?”“来人啊,送客,送客!”

        吴天看着黑大棒和尤用变黑了的脸色,心道:“果然赌对了。”讲仁义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真正的将仁义当成了自己的信仰,另一种则完全是把讲仁义当成了笼络人心的手段。

        至于黑大棒,他是哪一种呢?如果黑大棒是假仁假义,那么这些叛逃出大龙山的山贼,死活都跟黑大棒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于情于理,黑大棒不管不问,也没有人会指责黑大棒。如果黑大棒是真的信奉仁义,那么哪怕这些山贼受了燕双刀蛊惑,叛逃除了大龙山,黑大棒恐怕只会怒其不争,暗地里还是替这些兄弟们惋惜。

        现在,吴天跟燕双刀的二龙山动了刀子,几十口人死在了吴天手下,那么黑大棒还能够坐视不理?因此,吴天在赌博,他相信自己老爹的眼光,相信眼前这个女巨人的一般的黑大棒,是真的信奉仁义。当然,吴天的龙瞳也挥了不小的功效,龙瞳没有再这个人女人身上感受到淫邪狡诈的气息,这样的人,虽然多半只是老实人,但也不乏果敢正义的人。

        这一次,吴天赌对了。黑大棒和尤用也都是经历的事端的人,他们确实是被吴天的信息震惊了,却没有急于表态。吴天知道,这些料还不“可怜,可叹,那帮山贼完全是乌合之众,在我们吴家镖师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完全是一帮废物。”吴天冷笑,接着说道:“燕双刀也就是那么一点儿货色,想来也对,他燕双刀一个武师,能从胡将军大龙山笼络走的人,相比多半也都是一帮瞎眼没心的蠢货,胡将军自然也算看不上眼的。”

        黑大棒没有说话,只是握着杯子的手,逐渐加上了力道。尤用眼尖,来到了黑大棒身边,轻抚着黑大棒的手以作安慰,说道:“吴天少爷,虽然那帮离开大龙山的家伙实力确实不济,不过看来吴家的确是人才济济。这样一来,吴天少爷不就更不用担心了?”尤用笑道:“既然吴家不害怕二龙山,不害怕燕双刀,不知道来到我们大龙山搬救兵,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吴天眼睛眯起来,心道这个尤用不愧是有狗头军师的称呼,果然有些计谋。如果吴天按照尤用的话接下去,那么摆明了吴家就是来到大龙山搬救兵,请求大龙山庇护,这样一来,无论大龙山之后是否帮助吴天,吴家起码欠了大龙山一个人情。毕竟大龙山让吴天一行人进入了山寨,中间没让二龙山的人劫了吴家镖车,这就形成了一个保护吴家的事实。“小爷可没有那么傻,你们啥也不做,还让小爷欠你一个人情,休想。”黑大棒也是精明的人,听出了吴天和尤用两人的对话,放下了心来。尤用捋着胡子,心道:“虽然的确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哈哈,这下看吴英那个蠢大个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吹嘘。”

        黑大棒和尤用自以为稳操胜券,可是接下来吴天的话,让二人傻了眼。吴天眨眨眼,脸色露出惊讶的样子,道:“军师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怎么可能是来大龙山搬救兵的呢?”

        尤用一愣,道:“怎么,还不想承认,否则你们一行人到我们大龙山又不顺路,跑来我们这里来闲逛么?”“嘿嘿,我们大龙山虽然不拒绝客人,可也不是人随便就能进来的。”黑大棒也出言帮自己丈夫,说道最后言辞犀利,已经是狠狠的盯着吴天。吴天好像忽然间被黑大棒吓到了,缩起身子,可怜兮兮的道:“我来大龙山,自然是因为父亲跟我说胡将军的事迹,我特意来拜访胡将军的。”“这种理由鬼才信!”尤用瞥了一眼吴天,似乎感觉吴天理屈词穷了。吴天吐了吐舌头,道:“嘿嘿,被你们看出来了,的确没有办法了。”尤用跟黑大棒对视一眼,心道:“小鬼终于服气了。”吴天眼神一闪,语言突然变得犀利起来,道:“我们吴家虽然人数不多,但好歹训练有素,也不是任谁都能欺负的。”“二龙山燕双刀一个小小的武师,竟然敢挑拨到我们吴家头上来,是可忍孰不可忍!昨夜我们而是镖师齐心协力,斩杀了数十个山贼,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