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327章 老七

第327章 老七

        出现吴天怜悯的目光,仿佛是对于燕双刀最大的耻辱,燕双刀这一次的速度更快,他也有着巨大的信心。

        只要这一次能够到了吴天的面前,他要毫不吝啬的运用罡气,让罡气形成的锋利刀锋,把吴天斩杀。明明离着吴天只有十几步的距离,燕双刀原本以为只要一眨眼的功法,自己就会冲到了吴天身边,可是燕双刀奇怪了,明明过了好几息,自己为什么还没到?难道是自己速度太快,周边的这一切都成了慢动作?燕双刀脑海中忽然有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他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在颤抖着,颤颤巍巍的一步步的向前挪动。一步,两步,每一步的间隔只有一丁点儿,比着八九十岁的老太太还不如。

        这是怎么回事,燕双刀大脑短路了,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双腿不受控制?“动啊,给我动啊!”燕双刀想要大叫,想要命令自己的双腿行动,可是燕双刀发现自己的全身仿佛也僵硬了一般,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张开嘴,只能发出如同僵硬一般的嘶感觉胸口有什么活着的东西憋着难受,燕双刀本能的锤了一下胸膛,但是这一拳却好像大开了什么开关。

        胸口积存的东西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无数鲜红的血液从口腔中喷涌惹出,腥热的感觉让燕双刀口干舌燥。“这下舒服多了……”这是燕双刀最后一个念头,随即他趴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看着燕双刀的倒下,吴天叹了一口气,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吴天的一次攻击,狠狠的在燕双刀体内肆虐。尽管炼体士没有练气,经脉中不会存在真气,但是经脉却也是和练气士一般存在的。吴天的冰火真气,便在燕双刀体内的经脉内肆虐了一番。原本这对于炼体士,并非什么致命的伤势,只要经脉不至于完全破碎,炼体士就可以继续战斗,毕竟经脉对于炼体士而言,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这当然也有一个前提,就是炼体士不能运用罡气。罡气不同于真气,是肌肉内脏产生的一股力量,不同于真气的柔和多变,罡气更加的暴躁和难以掌控,但是也更具有破坏力。

        对外而言,罡气有着破坏力,让武将力大无穷,武宗刀枪不入,甚至传说中的武圣,宛如不败战破坏力,对于炼体士的内脏骨骼也有着巨大的压力。吴天对于燕双刀的攻击,毫无疑问伤害到了燕双刀的内脏。可原本燕双刀,不借助罡气,还能跟吴天一战,甚至现在吴天真气用尽的情况下,根本接不住燕双刀接下来的攻击。可是燕双刀,偏偏用上了罡气,用上了他刚刚掌握,甚至没办法自由操控的罡气!

        肆虐的罡气,立刻脱出了燕双刀疲软的控制,在燕双刀的体内肆虐,破坏着他的内脏经脉。这一切,吴天的龙瞳看在眼中,所以才流露出了怜悯的目光。“自作孽,不可活。”吴天叹了一口气,燕双刀结果竟然死在了他自己的手里。燕双刀死了,不可一世的燕双刀,一刀斩飞资深武师猴棍的燕双刀,竟然被吴天这样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打死了!众人看看燕双刀的尸体,又看看吴天悲天悯人的表情,一时间难以消化这种现实。

        “尤军师,幸不辱命!”吴天来到了尤用面前,嘻嘻一笑。尤用拍着吴天的脑门,捏捏吴天的脸,摸摸吴天的下巴。吴天咧起了嘴,道:“尤军师,你这是干嘛呢尤用翻了一个白眼,道:“老头子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十三岁,还是一个假扮成十三岁的侏儒?”吴天无语,在心里狂骂,道:“就你这个头,说是侏儒怎么也轮不到我吧?”“不过想想你爹那样的个头,你的确不应该是侏儒。嘿嘿,小子,要不是我能感觉出你和我一样的境界,我差点要被你吓死了!”吴天哈哈一笑,面对尤用这样的疑问,他还是不说什么的好。见吴天没有透露自己秘密的意思,尤用自然也不会再问,毕竟这是人家的手段,他也没有什么谋夺的心思。“弟兄们,拉下去剁碎了喂狗。”尤用声音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很平淡的事情,却让吴天心里一惊。“啊,对了,脑袋留下,到时候看看寨主怎么处置。”几个大汉立刻叫好,拖着燕双刀的尸体就出去了,吴天看着这种景象,默然无语。

        “怎么,看不惯了?”尤用见状,不以为意,道:“看不惯也没什么,我们是山贼,你是良民,当年你爹也看不惯,你看不惯也是应该。”“我们大龙山虽然讲道义,但是面对这种畜生,还是用对付畜生的方法来办吴天心知肚明,现在尤用的办法,一方面是给自己死去的兄弟还有黑大棒复仇,另一方面,则是给吴天一个小小的下马威。

        吴天能够击败燕双刀的战力,毫无疑问对于大龙山也是一个威胁,按照吴天的年纪来看,恐怕以后超越黑大棒也不是难事,尤用感到了一丝丝的紧张。“哼,老鱿鱼,拿这点血腥的东西吓唬我们家少爷,你还真是越活越败退了!”忽然间,一个声音自人群中传来,吴天一听,立刻咧嘴大笑。来人一身黑衣,脸上都是刀疤,看起来佝偻矮小,身体风一吹就倒。可是这个人,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过来,却给了在场所有人以压力。感觉这个人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闪烁着银光的刃尖对着每一个人,只要等那个人露出破绽,就让那个人一击毙命。“嘿嘿,瘦狼,你不不也是越活越猥琐了,打了一辈子老光棍,现在就差入土了吧?”

        面对那人的冷笑嘲讽,尤用竟然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跟对方打趣。这样一帮举着兵刃,严阵以待的武师们傻了眼。不过他们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人不是敌人,赶紧忙着去帮燕双刀处理后事了。“七爷爷吴天上前施礼,虽然老七一直自称下人,但是吴天还是一直把他当做真正的长辈对待。

        老七点点头,回报以吴天微笑,接着一转头看尤用,道:“老鱿鱼,你还真是没出息,竟然让我家少爷帮你对付敌人,你们大龙山都是废物么?”众人脸色一变。尤用却哈哈大笑,道:“你这条野性十足的狼,不也看着你们吴家的狼崽子遇险,没有出手么?”“那是七爷爷相信我的实力,让我放手去做罢了。”

        “哼,等你这个小狼崽子断了狼牙,看你还笑得出来!”尤用笑骂着,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来了,现在人都死了,你却不藏了,你要干什么?“老七冷笑,道:“死了一个刚入武将的雏儿,你们就觉得大胜了?明明真正棘手的人,还在下面虎视眈眈,你们放心的可真早啊。”

        说完,老七盯着白一五个人,道:“我说的可有没有错,原本在十年前就应该死在平南城的平南五凶!”白一看着老七,眼中也露出了凶光,道:“孤狼,十年了,你都成了老不死了。”“嘿嘿,”老七身子微动,竟然诡异的直接来到了台上的另一端,白一五个人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我不仅没死,而且活的很壮硕。十年前我能追杀你们五个,十年后我依旧可以。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你们能不能跑的了“平南五凶!”尤用一听见老七的话,惊讶的大叫起来,显然他也是知道这个平南五凶的名声。

        不仅仅是尤用,但凡上了年纪的武师,也都瞪大了眼睛,显然这个消息出乎了众人的意料。见吴天还是不明所以,尤用好心的给吴天解释。“当年平南城也不安分,平南五凶就是五个凶人,在平南城作乱,当时名声极臭。”“老大凶威,名声最大,实力最强,当时就是武将的等级,擅长使得是也是双鞭!”尤用盯着白一,显然白一点特征跟传说渐渐的吻合。“老二凶毒,擅长下毒,老三凶命,动手最狠,手下从不留活口。老四凶兽,培育毒蛇猛兽,老五凶童,身法诡异,天生矮小。”尤用如数家珍,显然当时对这所谓的平南五凶认识颇深。“就是没想到,原本他们已经消失灭迹,传说是惹怒了某个大能,被一夜之间灭了干净。”

        “没想到啊,传说中的大能,竟然是这头老狼,还有传说中已经死了的五凶,没想到竟然还活着是这样几个人。武将的确厉害,但是武师也数不胜数,凭啥这五个人就能创出这么大的名声?仿佛看出了吴天的疑惑,尤用道:“小子,我整个大龙山,一千多号人,手下不过二十武师,这还很多是从军队中带出来的精英。武师的实力,现在你当然已经看不上眼。”

        尤用叹了一口气,道:“你要记住,天下并没有多少人,像你一样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的实力,我不知道你的实力是如何来的,但是我告诉你一点,你这种情况,已经是万中无一。”吴天心里一震,在感到有些成就感的同时,也有些清醒了过来。原本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是多么的难得,可是仔细一想,确实有些了不得。小小年纪,起步的功法就是传说中的天阶功法,三年就已经达到了练气师的巅峰,而许多人练气十数年,恐怕才有吴天现在这样的成果。

        吴天扭头看去,大龙山的一帮武师,年纪最小的也有二十多岁,在成年之后还没有突破武将,恐怕已经是没有了太大的进步空间。可是吴天,恐怕再过不久,就会进阶大气师,等同于武将的实力。想到这里,吴天更加感激那个待自己如同己出的老烟枪,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遇上了什么时段。“孤狼,明明我们逃的一死,难道你还要抓住我们不放白一手臂青筋暴起,显然老七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让他没有丝毫的胜利预感。也难怪,以前老七就能够以一敌五,几乎灭杀他们五个,现在白一手臂折断,更是没有了反抗的力道。老七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俯视着这五个人,给予五人以巨大的压力。“我很好奇!”老七忽然说话了,既没有突然动手,也没有发出要杀死五人的宣言,反而说自己很好奇。这一下,甚至连白一也出乎了意料。感觉看到了一丝的希望,白一低声道:“有什么话快说!”白一尽管心中发狠,可是那一句“要杀快杀”,还是没有说出来。十年前,他们为了求生,侥幸逃得性命之后便把自己卖给了白枭,十年后的今天,面对曾经的杀神,他们自然也不会想死。

        十年的苟且偷生,他们生不如死,但是生不如死却让他们更加渴望活着,好好的活着。“十年前,我明明重伤了你们,给你们种下了必死的气劲,原本我想然你们在悬崖上晒干,晒成干尸,让你们明白生不如死的滋味。”老七语气平淡,可是在场的众人背后都升起了一丝寒气,尽管所有人没有亲眼所见的,但是也能够猜测到老七当时吓人的手估计这五个人几乎成了废人,更是被老七用手法止住了行动,然后掉晒在悬崖上。在老七看来,他们五个一定会被太阳烤焦,然后成为野兽飞鸟的粮食。

        一想到那种悬挂干尸的情景,众人都感觉有些牙疼。老七的话,也点醒了五个人痛苦的记忆,五个人浑身发抖,双目血红,如果不是顾及老七的实力,有着最后的求生的欲望,恐怕他们五个人早就找老七拼命了。老七对于五个人的一切反抗视而不见,这才是高手应该有的态度。在老七看来,这五个人的一切行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老七自然不用多担心什么。

        “你们本来应该是死人的,可惜却活了下来。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救得你们。”白一听了老七的话,悚然一惊,他看着老七的阴沉的目光,立刻明白了老七的想法。老七绝对已经察觉到了他们五个人背后有人指使,要查出是谁指使的他们。尽管白一隐约知道自己主人的实力,恐怕当年追杀自己五个人的孤狼,眼前的老七也远远不是白枭的对手,但是白一不敢说!

        白一可是知道自己主人的脾气,哪怕真的把老七引了去,借助主人的手除去了这个大敌,但是等待自己五个人的肯定是生不如死的惩戒,甚至说不定会直接送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