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难题

第六百六十七章 难题

        站在景辰身旁的月然,自然看到了景辰那紧锁的双眉,不但看到了,月然对景辰此刻发愁的事情心中也是有数,只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虽然月家有些私军,但也不过一千多人,其实力还比不上这些圣灵帝国的精锐,即便拿出来,也起不到多少用处。

        冬日里的寒风拂过街头,冬季原本就很少有人在大街之上停留,而几日前的那一场大战,迦玛城的街头更是少见人影,景辰不是没想过征兵,但现征来的大头兵,就算是不懂多少军事与政治的景辰,也是知道,那种兵实在派不上用场,而且现在征兵,事必会造成原迦玛这些居民更大的不满,景辰心中十分清楚,此刻的这些平民需要的是休养生息。

        世事就是这样,很多事不是说你知道,就有解决的办法,就好比现在的景辰,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一切困难,包括人马、包括人才,当然也包括钱,景辰虽然有钱,但想要支撑自己这片封地上如此之多的人口,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好在,圣灵帝国的大军并没有洗劫迦玛皇宫之内的国库。

        当然,这并非是圣灵帝**士没有发现迦玛的国库,而是凌迦大帝授意给各个军团长,告诉这些人,绝对不允许动迦玛国库之中的任何东西,否则以渎职罪论处。渎职,这可是一项大罪,就算是普通的师团长,如果犯了渎职罪,不但这些年来积攒的军功一笔勾销,就连他们本身也是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

        根据历年来各**事法庭上的判罚,犯了渎职罪的人,可以说没有几个真正被判无罪,其中大部分都是死刑,而且是立刻执行的那种,所以,即使是发现了迦玛的国库,也是没有人打开过。

        “小辰,要不我家里还有一千多私军,如果你不介意我家里那些私军倒是可以供你调遣。”迟疑了半晌,月然还是说道。

        “私军?”景辰出生于那偏远的西北小镇,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家族,所以对于这些家族景辰也是异常陌生的,因此对月然提到的私军,自然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什么。

        “嗯,私军就是各个家族,为了保护自己的商队和家族的利益,组建的一种私人性质的军队,这种军队一般归家族的家主直接领导,也有一些是家主与一众长老一起领导的,一般规模不会太大,几百人到一千多人的样子,这种规模的私军官方一般也不会过问,但如果规模超限,弄不好却是被以意图谋反的罪名论处的。”月然解释道。

        听了月然的解释,景辰点了点头,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一亮,扭头对月然道,“月叔叔,你对于我这片封地境内的家族还熟悉吗?”

        被景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得一愣,但月然还是如实的回答道,“虽然大多没有什么交情,但知道还是都知道的,小辰,你找他们有事?”月然实在不明白,景辰找那些家族的人有什么事,虽然在家族的利益面前,那些人不一定会真正反对景辰,但要让他们为景辰建设封地出力,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月叔叔,麻烦你一会将这些家族的名字,以及确切的地址写下来,我有用处。”说完景辰微笑着看向月然,目光之中透着一股自信而淡然。

        即便是久经商战的月然,此刻也是不清楚,景辰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连他也有些看不透,面前这个比自己女儿还要小一岁的少年,他总觉得,这少年,不简单。

        旋即月然心中自嘲的笑了笑,以景辰此刻所拥有的实力,怎么可能与简单二字有关,不要说景辰不简单,就算是月然见识过的那些年轻有为才华横溢的商场天才,恐怕都很少有景辰这般自信,这般泰然自若。

        念及此处,月然点了点头,道,“行,一会回去,我就帮你列一份出来。”

        听到月然答应了,景辰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扭头看向下面那杀气凛凛的一千名圣灵帝国精锐战士,道,“各位连日来为帝国征战,也着实辛苦。”

        “为帝国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站在下面的士兵声音洪亮且坚决的吼道。

        景辰双手虚压,平息了下面这些军士的吼声,继续说道,“目前我这片封地虽然处于重建之际,但各位连日征战,这种重建的事情,暂时就不需要各位了。”旋即扭头看向马克鲁三人,道,“你们三人,就负责把这些军士安排好,并且保持这些人的战斗力,不得有误。”

        “是!”三人一齐向景辰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马克鲁声音铿锵的道,“三殿下放心,我等保证完成任务!”

        见已经吩咐完毕,景辰微一点头,道,“好了,这边没你们什么事了,下去吧。”说完一挥手,那一千名军士在马克鲁等人的带领下,整齐划一的离开了这片广场。

        看着景辰竟然没给这些圣灵帝国的精锐什么任务,月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现在景辰的这片封地之上,虽然没有什么大乱子出现,但这一共十八座城市,目前依旧处于战时状态,虽然各个城市也有一些圣灵大军占领后留下的当地官员,用来稳定治安,但那些官员毕竟没有景辰的任命状,时间长了难免出现一些问题。

        见那千名军士缓缓离去,景辰扭过头,朝月然微微一笑,道,“月叔叔,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不把这些军队拆分开来,派到各个城市去,稳定当地的治安?”

        听景辰这么一问,月然有些迟疑的看了景辰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确实,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时间久了,那些临时提拔上来的官员恐怕难以压制当地的家族势力,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其实月然说的还算隐晦,他并没有直接了当的说,那些家族势力恐怕会无法无天起来,但月然敢肯定,景辰是能明白他的意思的。

        微微点了点头,景辰道,“月叔叔,你说的我也明白,但你也看到了,目前我手中只有这些人马,就算加上你们家那一千多的私军,也不过两千多人,想以这两千多人来控制十八座城市,这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用一个比较特殊的统治模式了。”

        “特殊的统治模式?”月然有些发愣的看着面前这少年,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此一个可以说没经历过太多事的少年,对于如何更好的管理自己的封地,竟然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零零看书00kxs】虽然此刻,月然依旧不知道景辰想做什么,但他敢肯定,能让这少年人如此自信的“办法”,应该不是景辰虚张声势。

        见月然一副发愣的模样,景辰笑道,“说来也很简单,我想,那些在各个城市之中盘踞的家族并不会真正的反对我,他们与那些普通居民不同,作为一个家族,作为一个能存在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是几百年的家族,他们应该更懂得如何顺应天意。”说完景辰一脸自信的看着月然。

        颇有深意的看了景辰一眼,月然点了点头,道,“这点是肯定的,能在这片大陆之上生存下来的家族,大多都明白如何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而这生存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明白一句话,‘民不与官斗’,不管官方多么颓败,多么无能,作为一个家族势力,都不能与官方发生争斗,否则除非是那种横跨大陆的强大势力,不然断不可能逍遥多久。”

        对于家族经营方面的事情,月然知道的自然比景辰多,不管怎么说,月然成为精灵月家的家主也有几十年了,而在这几十年之中,月家从一个迦玛城中等偏上的家族,一跃成为迦玛王国四大家族之一,如此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也正是因为此,这位月家的现任家主对于各方面势力的平衡,以及手中资源的应用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不过,饶是现在的月然,也是一头的雾水,他实在不明白,景辰到底想做什么,虽然说每个家族都有一些私军,家族的资源也算是不少,但想让这些家族贡献出自己的私军,贡献出自己手中的资源,即使景辰是这片封地的拥有者,也是不能够的,那样做,只能加速这片封地陷入无序的混乱之中。

        “小辰,虽然每个家族都有一些私军,而且各个家族手中也有一些你现在迫切需要的资源,但如果让他们把这些东西都交出来,却也并不现实,毕竟,那些东西都是各个家族的根本,失去了这些东西,他们就什么都不是了,依我看还是……”月然并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毕竟,现在的景辰已经是这片封地的领主,说土皇帝也不为过,即便有月嫣然的那层关系,月然也不想太过得罪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

        摇了摇头,景辰道,“我并没有想让他们把手中的东西贡献出来,但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想来,他们是很愿意与我合作共赢的。”说完景辰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个信心十足的微笑。

        “家主,你说这位圣灵三皇子到底想做什么?不但给我们送来请帖,还给我们的死对头,伊伦家族送去了请帖,难道是想让我们两家大规模冲突,好转移城内居民的视线,达到平息隐患的目的?”一名巴休家族的长老疑惑道。

        此刻的巴休家族议事厅内坐着的都是巴休家族的核心成员,只见那坐在正中的中年人手上正拿着一张制作精美的请帖,这请帖便是景辰差人送来的。提到送这张请帖的人,在场这些人无不是心惊胆颤。

        在场这些人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淡金色的附魔傀儡,虽然那傀儡没有施放出自身的气势,但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明白,这傀儡恐怕就是那传说之中的七级傀儡了,谁都没想到,送信来的竟然是如此强大的附魔傀儡,这个足以在几息之间毁灭他们整个家族的战争机器。

        “不管这位新任领主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都得去,否则下次那傀儡再来的时候,就不是送请帖了……”坐在右手第一位的那名一直没有开口的长老道,显然,他在这巴休家族之中的地位很高,当他说话的时候,原本那的议论声也是瞬间消失。

        而听到这位长老的话,所有在场之人的眼神都是一凝,这一刻,他们才清楚的认识到,他们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去,是必须的,否则就真如那位大长老所说,下次,当那傀儡再临之时,带来的就不是请帖,而是杀戮!

        当然,不只巴休家族收到了这份请帖,景辰领地之内十八座城市之中,稍微大一点,有些实力的家族,都在那一天先后收到了这份请帖,而送请帖的,无一例外,都是景辰制作的那种实力恐怖的淡金色傀儡。

        “是!”

        跟在凌迦大帝身后的军方高层齐声应道,他们都知道,这位大帝是一位实实在在的马上皇帝,当年凌迦刚登上大位之时,恰逢千年不遇的凶兽潮,那是一场持续了将近十年的兽潮,可以说,经历过那场兽潮的战士十不存一,这是当时大陆上平均的生存率。

        但是,在圣灵帝国,每十个上战场的士兵,在那场兽潮结束之后,便有三人能活着回到家乡,这还不是圣灵帝国的精锐,就是圣灵帝国最普通的士兵,虽然这其中离不开神圣教廷那些牧师的帮助,但这位凌迦大帝的英明决策也是不可忽视的,也正是那场大战,这位凌迦大帝即便是刚刚登基的新帝,其在圣灵帝国人民之中的威望连老皇dìdū无法与之相比。

        而那些圣灵帝国的平民所不知道的是,在那血腥混乱的十年之中,凌迦大帝每次大战都冲在第一线,用他的实际行动感染着所有参战的将士,试问,看着这位大dìdū与自己并肩作战,那些将士又怎么能不爆发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

        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但在场的这些人中,就有不少当年跟在凌迦大帝身旁,与其一起对抗那场兽潮的将领,尽管当年的他们最多不过是个中层军官,但他们却是亲眼目睹了凌迦大帝的所作所为。这些年来,他们从不敢忘记,而此刻,看着面前这位大帝那有些孤寂的背影,他们突然觉得,自己是那般的无能,是那般的没用,竟然会犯轻敌,这种根本不应该出现的错误。

        “噗通!噗通!噗通……”

        从开始有人跪下,到所有站在凌迦大帝身后的军方高层一起跪下,此刻,这些本应呲诧沙场的将军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懊恼,他们就那么跪在那里,一头触地的朝着凌迦大帝拜了下去。

        “臣等无能,有负大帝信任,请大帝责罚。”领头的那位身穿大红戎装的将领道,这一刻,所有跪下的将领的头更低了,此时此刻,他们无不在心中骂着自己,谁都不曾想到,自己竟然能犯下轻敌这种连新兵都很少犯的错误。

        凌迦大帝缓缓转过身,目光平静的扫过身后的众多将领,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道,“你们辜负的并不是我……”说着凌迦大帝转过头,目光再次看向那些依旧在清理着战场的士兵,继续说道,“你们辜负的是他们,你们手下的军士,他们把自己的性命都交给了你们,但你们给了他们什么?你们带给他们的只有失去战友与亲人的痛苦,只有失去生命的无助,你们让这些,我圣灵帝国最精锐的战士,如果看待你们?”

        说完这一切,凌迦大帝扭头看向大长老,平静了一下情绪,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对大长老道,“让您看笑话了,不知道大长老现在想……”不管从景辰那方面来说,还是以大长老此刻的身份,凌迦都不能怠慢了大长老,尽管是在此刻,心中异常愤怒的时候。

        大长老毕竟也是久经世故之辈,又怎么会听不出凌迦大帝的意思,微微一笑,道,“我也是时候去看看小辰了,陛下,我们就此别过,以后有机会再见吧。”说着朝凌迦大帝抱了抱拳,转身朝着城下走去,以大长老此刻的实力,感知不说能覆盖整个迦玛城,也是差不多的,此刻,他自然早已感应到景辰所在的位置。

        而城头上,看着大长老如闲庭信步一般离去的凌迦,微一摇头,也不再看身后跪着的那些将领,身形一闪,瞬间腾身而起,而凌迦那威严的声音也自天空之中降下,“处理好善后,我不希望听到任何我圣灵军士对你们的不满,否则,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顿了顿,凌迦大帝继续说道,“这迦玛的中央行省我已经赐给了三皇子,作为他的封地,留下一千人辅助三皇子,其他部队休整完毕之后,撤回原驻守地待命,不得有误!”说完一道亮芒如闪电一般划破黎明,朝着圣灵帝国的方向射去,这位圣灵帝国的大帝,这位叱诧风云的帝王,已经安排好一切,在无数人的仰望之中,消失在了天际。

        “呼……”感受到凌迦大帝已经真的远去,所有跪在城头的军方高层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们的身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没有人不怕死,哪怕是他们这些久经战场的帝国将军,同样怕死。对于这次,凌迦大帝竟然没有处罚他们,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暗自庆幸,以他们所犯的错误,以他们给帝国造成的损失,足够这些人死几个来回的了。

        但凌迦并没有杀了他们,甚至都没有处罚他们,这不得不说,是凌迦的明智之处,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将领并非真的轻敌,只是选错了战斗策略而已。

        其实凌迦也看出来了,这场战斗,刚开始的时候看着虽然伤亡不小,实际那段时间,四面加起来,损失也不过一万多人,这种损失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如此四五十万人的会战,一万人虽说不少,但是,也在凌迦的承受范围之内,甚至可以说,要比凌迦当初预期的伤亡数字,还要低上一些。

        而这场战斗之中,伤亡最大的就是接下来的巷战,圣灵帝国的大军根本没演练过巷战,归根到底,这些将士并非为了与其他国家战争而出现的,他们的出现,主要是为了抵御兽潮,而抵御兽潮现在不可能与魔兽发生这种大规模高强度的巷战,所以圣灵帝国的主要损失来源,就是在于所有人都没想到巷战。

        这些自然都逃不过凌迦大帝的眼睛,如果不是看清了这些原因,此刻这些将领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当然,看清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既然这些将领已经吃到了教训。他相信,以这些人的才智、才华,以后自然会加强对巷战的训练,想来,当圣灵帝**士再与他国开战的时候,巷战必将不会成为如今晚一般的噩梦。

        一千名圣灵帝国精锐之中的精锐战士,此刻正站在景辰的面前,这些都是根据凌迦大帝安排,拨给景辰帮助他维护封地安全的士兵,要说,这一千人虽然不多,但真正拉上战场的话,不说以一当十,也是相差不远。

        在这些士兵之中大多已经有了一级巅峰,甚至二级初阶的实力,如此实力,在普通军队之中,足以当个掌握几十人性命的小队长了,而此刻,他们不过是这个队伍之中,最普通的士兵。在这支队伍之中的十名小队长,全是达到了二级巅峰的军中强者,这些人并没有经过学院的教育,也没有名师教导,一切的实力全凭着在沙场的积累,和自己的摸索。

        此刻,在景辰面前向景辰汇报这支队伍情况的,是这支队伍的大队长马克鲁,一名拥有三级高阶实力的骑士,而在他身旁的,则是这支队伍的两名中队长,一名是拥有三级初阶实力的剑士巴鲁克,一名是拥有三级中阶实力的武师李斩,现在三人正站在景辰面前,听候景辰,这位帝国的三皇子差遣。

        看着面前这千余军容整齐非常的圣灵帝国精锐,景辰倒是有些挠头,几日前,战火平息之后,迦玛城便进入了战后重建,有了月然以及那奥巴家族的辅助,迦玛城内并没有产生太大的骚乱,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当然,这也是因为有圣灵大军维护治安的功劳在内。

        不过,按照凌迦大帝的安全,这些圣灵军士待这边稳定之后,就必须回到原驻地驻守,并不会留在原迦玛境内,而迦玛境内的守军,帝国会另行安排,所以早上,那些此次带兵攻打迦玛的帝**方高层,便来跟景辰辞行,并把眼前这整整一千名精锐,交到了景辰手中。

        但光是这一千人,根本不足以维护整个中部行省的治安,要知道,中部行省占了当初迦玛王国三分之一的领土,而且原迦玛王国的规划中,中部行省便拥有十五个城市。

        而今天,当那些军方高层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们给景辰的地图显示,这原规划之中的十五个城市不但都被划给景辰做了封地,包括巴马城、巴卡西城在内的三座原本归属于迦玛北方行省,西方行省,南方行省的城市,也一齐划给了景辰作为封地。

        之所以划给景辰如此之多的封地,凌迦大帝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如果这三座城市不给景辰,难免让景辰怀疑,凌迦大帝是否在扼制自己发展,这对于他与景辰的关系十分不利,索性,凌迦就把这三座原本不属于中部行省的城市,也一并送给了景辰,来表达自己的诚意。

        但是,不知道是凌迦大帝忘记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以他留给景辰的这一千人来说,就算是维持迦玛城治安都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又哪来的余力维护其他十七座城市的治安,大战之后,整个迦玛王国原来的官方体系已经彻底崩溃,如果短时间内,不建立起一个临时的机构维护各地的治安,用月然的话说,恐怕叛乱是无可避免的。

        所以此刻的景辰很着急,可惜,就算他再着急,依旧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控制这种局面,毕竟,他虽然出生在迦玛,但也算是个外来者,想要得民心,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一刻,景辰的目光缓缓扫过这气势沉凝的精锐大军,大脑却是在飞速的运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