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25章 过关

第825章 过关

        世间总是有如此多的巧合与无奈,就好比我们的景辰,沉稳如他,脑海中也是一片混乱,这一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就好比说,你买了张彩票,看公告时,发现自己中了头奖,兴奋异常的去兑奖的路上,彩票在你眼前掉进了火中,一切都成了泡影。

        “哗……哗哗……”

        土石翻动的声音响起,景辰与琼儿的目光一起落在远处,巨大的坑洞之中,那里,正有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从里面爬了出来,这道身影的模样甚是狰狞,原本血红的身体之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灰尘。

        景辰眉毛一挑,这一刻,他的眼神凝固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扭头对身后的琼儿道,“一会不管发生什么,答应我,照顾好自己……”说着又瞥了眼身后晕倒在地的素娜等人,继续说道,“和他们。”话音落下,只见五点嫩绿色的光芒疾射而出,瞬间没入素娜五人体内,而原本昏迷着的五人,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露出了些许痛苦的神色。

        “这……”琼儿惊讶的看着景辰,她实在不明白,景辰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把这中毒已久的几人瞬间救了回来。

        景辰显然没有为她解答的意思,此刻,在他那刚毅的脸庞上带起一抹温和的微笑,略一沉吟,缓缓说道,“琼儿,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帮我转告老师一声,请他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说着景辰转过身去,脸上的笑容也骤然消失,那双冰冷的眸子之中,散发出一股摄人的寒芒。

        “小辰,你要做什么?!”琼儿心中突然咯噔一下,她仿佛预感到要有什么不祥的事将要发生一般,下一刻,她从后面紧紧的拉住了景辰的胳膊。

        并没有回头,景辰淡然的开口说道,“我没事!”说完身子一震,旋即挣脱了琼儿拉着他胳膊的手,下一刻景辰的整个人都被一股庞大的灵力所包裹,景辰就犹如这灵力的一部分一般。

        “景辰,你的七级傀儡呢?怎么不用了?哈……哈哈……咳……”那血色的身影显然也是看到了那七级傀儡变成附魔球的一幕,对于一个附魔师来说,这种场面他太熟悉了,所以此刻的话语中,也是有些有恃无恐起来。

        “对付你,用不着那七级傀儡。”景辰讥讽的看着面前这道略显佝偻的血色身影,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不但如此,他身上的气息也在急速的暴涨着,不多时,他的整个人都是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萤光,这萤光之中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波动,显然,此刻在景辰的身上已经聚集了十分磅礴且恐怖的灵力。

        “小辰!”看到景辰的这般举动,琼儿怎么会不明白景辰的想法,一般来说,就算是以修炼灵力为主的辅助职业者,也是不能利用灵力直接战斗的,而景辰此刻的这种反常举动,明显有违这条原则,俗话说得好,任何违反规则的疯狂,注定将被规则碾碎。

        这一刻,琼儿清楚的看到,景辰扭过头对自己淡淡的一笑,道,“照顾好自己。”说完景辰脑袋一转,旋即朝着那血色的身影冲了过去,此时此刻,景辰的身影就仿若一道闪电,划过了几十米的距离,瞬间来到那血色身影之前。

        “天眼·开!”

        厉喝之声落下,只见以景辰的额头为中心,一道道璀璨的五彩光芒陡然射出,瞬间把那些笼罩在景辰身体周围的灵力都整合了起来,这一刻,在琼儿的感知之中,景辰的气势疯狂的提升着,眨眼间便突破了七级的壁垒。但景辰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并没有因突破七级壁垒而有丝毫减弱,那股奇异的能量依旧使景辰的气势疯狂的增长着。

        七级初阶七级中阶七级高阶……

        直到接近七级巅峰的时候,那股能量似乎到了极限一般,不再帮助景辰的气势飙升,这一刻,景辰就仿若这片空间的神,他以一种无可违逆的姿态,俯视着一切。

        “噗……”一声轻响传来,那原本束缚着整个空间的薄膜,也在这一刻被景辰的气势撕碎,而这个对他来说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刻做起来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灵之空间内的一处小丘之上。

        此刻一名浑身都裹在灰袍之中的人影缓缓站起,他的目光瞥向了景辰所在的方向,这一刻,这灰袍人那闪烁着淡淡灰芒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略一迟疑,只见他身子略微一动,下一刻,这穿着灰袍看不清容貌的人影已经消失在原地,连个残影都没有留下。

        这一刻,景辰所在的区域引来了无数参赛者的目光,特别是那些五级附魔师们,他们的目光中都是透着浓浓的忌惮,没人知道,那边为什么会有如此磅礴的能量波动,更没有人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当然,没人愿意为自己的好奇心而去那片区域冒险,如果那里是一头领主级,甚至公侯级魔兽,他们必将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他们不约而同的做了另一个决定,就是尽快清理自己附近的非友方参赛者,原本那些想要在着灵之空间多停留几日的参赛者,也尽数疯狂了起来,因为相比于这些并不算太过珍惜的附魔材料,他们更希望自己快点拥有参加下一轮比赛的资格,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然,也有不少实力强横的参赛者,发现了一些真正珍贵的材料,但就算是他们,最多也不过是五级巅峰的实力,想要杀掉那些守卫的高阶兽王,甚至是领主级的魔兽,实在太过天方夜谭,就算是那些传承分支的参赛者,也几乎没可能做到,毕竟,两者相差实在太远了。

        这一刻,那些原本等在附魔堂总部前广场上的众人,震惊的发现,那片失败者传送区域之内,亮起的银芒愈发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接连有几十道银芒闪过,这与前几日,一个小时只能看到几道传送之光相比,也足以让这些等待之人震惊的了。

        “难道里面出了什么事?”欧雷有些疑惑的看向阿尔法,这两人从景辰与琼儿进入灵之空间以后,就一直呆在这里,观察着大赛的进展,而看到如此异常的情况,两人也都是皱起了眉头。特别是阿尔法,相比于欧雷担心琼儿,阿尔法要更加担心景辰,毕竟,以这一次占星一脉的阵势来看,他们可没有要放过景辰的意思。

        “轰!”

        空中,景辰与那血色身影再次撞到一处,巨大的爆炸声,震得连远处站着的琼儿都感到一阵晕眩,这一刻,她看向景辰的目光更加复杂了,对于景辰的实力,琼儿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见过当初景辰在多雷斯城外十里坡下的表现。此刻,她不会不知道景辰有独立离开的实力,可景辰竟然留了下来,不但如此,而且还进化了傀儡与那血色身影缠斗,现在更是激发了某种秘法。

        说实话,虽然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景辰夺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但在她心中,并不如何恨景辰,琼儿甚至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夜到底是自己主动的,还是景辰主动的。而后来再遇到景辰之后,景辰的一系列举动,更是让她感受到了景辰心中的愧疚,只不过琼儿也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她不知道如何和景辰解释,自己并不恨他,而且,她还有点享受景辰因为愧疚对她的照顾。

        此刻,琼儿虽然感受到了那空间屏障的破碎,但她却没有离开,在她的心中突然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让任何人听了,都会大骂她胡闹的决定。

        这片区域内,原本郁郁葱葱的灌木和古树,现在早已被那激荡而出的冲击波尽数绞得粉碎,单是看着远处那浓密的森林,景辰突然有种错觉,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沃夫平原,又回到了那场让他抱憾终身的大战。

        彼时,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是那道柔弱的身影挺身而出,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召唤来了水之女神的守护,让他和月嫣然等人得以保住性命。

        这一刻,从废墟中站起的景辰扭头,看向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琼儿,这一刻,景辰清楚的看到琼儿的眼中那一抹关切之色,以及……那一丝隐晦的决绝,决绝?!看到琼儿眼中的那一抹藏在眼底的决绝,景辰的心不明所以的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凌雪……

        “砰!”

        走神了的景辰瞬间被那道血色身影击飞,他的身体翻滚着砸向琼儿所在的方向,这一刻,景辰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他暗暗的对自己说,绝对不会让当年的事重演,尽管他不知道琼儿是否有当初凌雪使用的那种秘法,尽管他也不敢肯定,琼儿是否会为自己那么做,但,他,景辰,绝对不会让那种杯具重演,绝对不会!

        “啊!”

        随着景辰的厉吼声骤然响起,从其手掌之上陡然涌出两条黑白交织的光带,那两道光带瞬间纠结在一处,朝着疾射而来的血色身影掠去。那纠结在一处黑白交织的能量划过空间之时,空间都是产生了剧烈的震荡,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随着那黑白双色能量的余波激荡开来,犹如黑色的蚯蚓一般爬满了天际,那种恐怖的景象,就如同整个天空都被撕裂了一般。

        这一刻,整个空间的灵力都被那黑白交织的能量球抽空,这个能量球就仿若一个黑洞,疯狂的吸收着沿途所有可以吸收的能量。狂风骤然刮起,带起了茫茫尘土,大地也在颤抖着,就如同一双看不见的巨脚在践踏着它一般。

        迎面飞来的那道血色身影望着那团黑白交织的能量,即便与血傀儡融合之后的星俊,那看不清容貌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惊恐的神色。面对着如此恐怖的攻击,面对着那仿若能吞噬一切的吞噬之力,星俊才明白,不管是自己家族的人,还是自己,都小觑了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

        在没遇到景辰之前,他与他背后家族中的众人,一直都是认为景辰能击杀星行长老,不过是靠着外力,靠着别的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助力,然而今时今日,当他亲自面对景辰那层出不穷的手段之时,即便心中如何不愿,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景辰的实力之恐怖,除非是家族里那些七级强者甚至星湛族长出面,否则其他人绝对不可能对付得了他。

        此时此刻,星俊已经感受到,景辰的感知牢牢锁定住了自己,不但如此,那磅礴而诡异的吞噬之力已经压得他根本连一根小手指都动不了,现在就算他想撕碎自己的编号离开,也是他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冷汗清晰可见的出现在了那道血色身影的额头,不管他如何挣扎,如何奋力聚集周围的灵力,也都会被那诡异的黑白双色能量吸走。不但如此,它清晰的感知到,不光是身体周围的能量正被那东西掠夺着,就连他体内的能量,也是在疯狂的流逝,星俊甚至感到,连自己的精神力与生命力都在急速的流逝着。

        这一刻,星俊慌了,是真的慌了,他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死亡靠近他的脚步,此刻,他那一双闪耀着黯淡银芒的眸子,惊恐的盯着那越来越大的黑白双色能量团,盯着那已经不得不落到地面上的景辰。

        突然,着血色身影头顶青筋根根暴起,旋即身子猛地一震,这一刻,他仿佛挣脱了那团能量附带的吞噬之力对他的束缚,也挣脱了对死亡的恐惧,只见那血色身影表情狰狞的瞪视着景辰,嘶吼道,“景辰!这是你逼我的!这是你逼我的!”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自那血色身影体内骤然爆发,景辰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异常难看,他知道,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星俊,自爆了!

        只见,天空中那道血红色的身影陡然一缩,旋即以一种极其恐怖的方式瞬间膨胀,那张原本还能看出些许模糊五官的脸,以及它的四肢,都因为膨胀而被撑平,不但如此,他的整个身体也从内部射出耀眼的红芒。

        突然,注视着那血红色身影的景辰只觉得眼前一暗,当他抬头看时,只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头异常漂亮的飞行魔兽,这头魔兽长越十五米,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黑芒,一股精纯的黑暗能量扑面而来。此刻,这纤细的身影正背对着景辰,它就仿佛想用自己的身体为景辰挡下那即将到来的攻击一般。

        “不!”

        景辰奋力冲向那头挡在他面前的魔兽,此刻,景辰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头魔兽就是琼儿的本体,这一刻,景辰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丝恐惧,这种已经很多年不曾出现在他心中的感觉,再次浮现,但景辰已经顾不得这些,他跌跌撞撞的跑向那头漂亮的魔兽,他要阻止它,他不能让凌雪的杯具重演,可惜,一切显然都太迟了……

        “轰!”

        一声巨响,只见那团黑白交织的能量球,瞬间撞上了那膨胀了十几倍的血色身影,这一刻,天地之间唯留下一抹黑白红三色交织的光芒,这抹光芒就如同灭世之光一般,不曾被破坏过的黑白双色交织的能量球破碎了,与它一起破碎的,还有那血色身影。

        光,被吞噬了,空间,被撕裂了,一切的一切都犹如灭世一般。

        这一刻,那头挡在景辰身前,有着一身漂亮的黑色羽毛的飞行魔兽,缓缓的扭过了它那“小巧”的脑袋,它的目光盯视着跌跌撞撞扑向自己的景辰,在它的一双兽瞳之中,没有一丝凄凉,以及即将直面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一抹淡淡的笑意,以及些许……爱恋。

        是的,爱恋,不管怎么说,琼儿只是一头魔兽,魔兽对于感情的理解,远不如人类那般复杂,它们敢爱敢恨,它们知恩图报,它们重情重义,它们……。

        在这一刻,生与死的抉择之中,琼儿站了出来,因为她觉得,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这么做,值得。虽然她也不知道,景辰是不是她心中爱着的那个男人,但一想到景辰会死在自己的面前,琼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那抹夹杂着三种颜色的毁灭之光,以一种看似缓慢,却异常迅猛的速度扩散着,眼看就要轰击到了琼儿那纤细的身体之上。

        “不!”

        景辰一下没控制住平衡,整个人摔在了地上,这一刻,他正挣扎的想要再次站起来,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体内的能力已经被尽数掏空,就连他那凄厉的嘶吼,也显得那般无力……

        “唉。”

        突然一声叹息声响彻整个空间,这声音并不大,却仿佛就在景辰与琼儿的耳边响起的一般,两人的目光扫向四周,可惜,却没看到任何身影,但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三色混合在一处的能量,竟然就那么凭空的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一刻,天光缓缓放亮,景辰只能惊诧的看向四周,可惜,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那龟裂的大地,如果不是那殷红的血迹,如果不是那满眼的废墟,景辰甚至会以为,刚才不过是自己做了个噩梦而已。

        “哗……哗啦……”

        一阵土石滑落的声音惊醒了对视中的景辰与琼儿,一阵耀眼的黑芒闪过,琼儿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琼儿,你……你竟然……”此刻景辰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突然,景辰的心中生出一丝感慨,这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

        琼儿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你看,我本体那么大,肯定比你遮挡的面积更大。”说完俏皮的看了景辰一眼,这一刻,不管是几尽精疲力竭的景辰,还是微笑中的琼儿,他们都没看到,一道淡淡的灰色身影在不远处的空中缓缓消散。

        “嗡……”

        还不待再说些什么,整个灵之空间仿佛都是一颤,这一刻,数十道传送之光一齐升起,包括景辰与琼儿,也包括素娜五人在内,都是被一道道传送之光包裹,下一刻,所有人的眼前一花,都被传送出了灵之空间。

        就在这些人还有些迷茫间,一声声礼花的轰鸣声传入他们的耳朵,只听得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缓缓说道,“恭喜你们,通过了这生存试练。”这一刻,场中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百人的身上,尽管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是被同伴搀扶着,但他们依旧是通过了这试练。

        这一刻,无数人想起了那句流传在这片大陆之上的古谚,“不怕神邸般强大的对手,就怕刺猪般愚蠢的队友。”这古谚的出处已经不可考,但它却在此刻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只要你还有队友,那你就完全有可能笑道最后。

        站在人群之中的星湛,自然看到了景辰的身影,尽管他能感受到现在的景辰异常虚弱,但他也不敢贸然动手,在这里动手伤害任何参赛者,那无异于挑战附魔堂的威严,必将迎来附魔堂的怒火,这不光是他星湛,就算是整个占星一脉,也是无法承受的。他的目光继续在这些成功者之中寻找着,他在寻找本族的参赛者,可惜,一次次的寻找让他愈发的失望,不光是那些低级的族人没有出来,就连那个在族内号称天才的星俊,也是没有出来。

        这一刻,星湛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景辰身上,他实在无法想象,是什么样强大的对手,竟然能把星俊等这十八个带着六级附魔球的人,都留在了灵之空间,不要说这些仅仅只是五级附魔师的少年,就算是七级强者,想要做到都不那么容易,毕竟,星俊还有那张底牌。

        可惜,事实胜于一切,当所有传送之光散去的时候,星湛依旧没有搜索到星俊等人的身影,此时此刻,星湛突然觉得有一道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星湛抬头一看,正看见景辰面无表情的看向自己这边,而他的双眸之中,却闪动着异常冰冷的光芒,见星湛看向自己,景辰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用口型对星湛道,“你……死……定……了。”

        看到景辰那口型,星湛眉头微微一皱,也并没有多加理会,毕竟,以天眼一脉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想要对付他们占星一脉,还是有些困难的,先不说后备力量,单是七级强者,他占星一脉就有将近十人,远不是天眼一脉可以比拟的。

        “星湛大师,今日贵族成员欺辱本宫的仇,本宫记下了,来日必将回报。”就在星湛思索着景辰那口型之时,一个略显冰冷的声音响起,星湛扭头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这一刻,他的心“咯噔”一声,这声音的来源不是旁人,正是素娜公主,说完,这位法兰帝国皇家的公主殿下头也不回的登上皇室专用的马车。

        “殿下……公主殿下,这一定是误会……误会……”星湛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就朝着素娜公主的马车追去。

        “哼!”那名实力达到五级附魔师的少年冷哼了一声,双眸中闪动着厉芒的看向星湛,冷声道,“误会?如果不是景辰大人来得及时,恐怕素娜就被你们家那帮孙子糟蹋了,你说是误会?”说完少年也不多言,飞身上了一旁仆人牵过来的战马,一抖缰绳,也离开了场中。

        这一刻,星湛已经顾不得去恨景辰,他现在的心中尽是恐惧,如果说占星一脉对上天眼一脉毫无压力的话,那法兰帝国皇室如果想要收拾他们占星一脉,更是手到擒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星俊竟然大胆到想要糟蹋法兰帝国公主的地步。

        但他也丝毫不怀疑素娜公主的话,毕竟,那星俊的风评素来不好,如果不是这次要杀掉景辰,星湛绝对不会让他来参赛,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让那星俊参赛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尽管星湛此刻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可以挤出水来,拳头也是缓缓的握紧,如此一幕是他从不曾想到的,这次不但损失了十八个六级附魔球却没有杀掉景辰,更是招惹了法兰帝国皇家这么个大麻烦。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星湛赛前不曾想到的情况,但不管怎么说,如今这一切已经摆在了他这个占星一脉族长的面前。

        与星湛那一脸阴沉相比,阿尔法的脸庞上倒是涌上了浓浓的笑意,景辰此刻的表现不但让他极为满意,更让他满意的是,他能清楚的感知到,景辰身上的灵力层次竟然也有突破,这明显是附魔术有了突破时的表现。以景辰的年纪,达到五级附魔师已经异常难得,想达到六级又谈何容易,如果当初,不是阿尔法心中知道景辰肯定达不到六级,又怎么会不带景辰去参加更高级的认证。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以他对灵力的敏感,能清晰的感知到景辰身上的变化,当然,感知到这点的不只阿尔法一个。

        “老鬼,恭喜你,你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我都有点嫉妒你了。”站在阿尔法身旁的欧雷笑道,一边说着脸上还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看得阿尔法也是一愣。

        观战的人中,发现景辰不同的并非阿尔法与欧雷两人,那一身普通附魔长袍的老者,同样看出了景辰的不同,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景辰,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他的那双眸子之中,也是闪过一抹出乎意料的光芒。

        此刻的星湛,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嚣张跋扈的气势,不知对身旁那两名仆从说了些什么,便急急匆匆的消失在涌动的人流之中,感知到星湛的匆忙,阿尔法与欧雷不禁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就算占星一脉这次输的彻底,但那星湛毕竟也是一八级强者,怎么会如此匆忙,实在让人有些看不透。

        当然,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这些都是小事,见景辰与琼儿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二人也是缓步迎了上去。见到景辰那虚弱的模样,阿尔法眉头不禁一皱,关切道,“小辰,你怎么弄得如此虚弱,没事吧?”

        被琼儿搀扶着的景辰抬头朝着自己老师微微一笑,道,“没事,就是有些脱力而已,休息几天就好了。”说着身子一晃,差点没站稳。

        看到如此虚弱的景辰,阿尔法的目光不禁瞥向一旁搀扶着他的琼儿,不知为什么,迎上阿尔法的目光之时,琼儿脸色突然一红,表情上也是有些扭捏。

        不管是阿尔法,还是欧雷,都是历尽沧桑之辈,景辰与琼儿那有些反常的举动,以及那欲盖弥彰的表情,都是被他们二人看在了眼底,二人对视一笑,也不多说,就任由着琼儿搀扶着景辰,朝欧雷的那处院落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