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30章 猛攻能打

第830章 猛攻能打

        卡毕一脸惊诧的看着场中的景辰,喃喃道,“神器?那小子怎么可能有神器?!”此时此刻卡毕心中突然涌起一丝疯狂,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面前这个看似不足二十岁的少年,手中竟然拥有神器。而对于拜伦的话,卡毕是没有一丝怀疑的,毕竟拜伦是六级附魔师,判断一件武器装备是否是神器,自然不会有什么失误。

        拜伦冷冷的瞥了一眼身旁一脸惊诧的卡毕,声音冰冷的道,“那神器是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冷漠无情的味道,此时的卡毕听到拜伦的话,也不由得身子一颤。

        “是,是,是,那神器肯定是归拜伦大师的。”顿了顿,卡毕忽然说道,“只是不知道罗兰家族和多雷斯城守军那边……”说着卡毕的目光移向不远处,罗兰家族与多雷斯城守军站着的地方。他话语中的意思很明确,虽然我愿意让那神器归你,但是那边那些人是否愿意,就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还要靠你自己争取,这无疑是挑起了拜伦与那两方面人马的矛盾。

        听了卡毕的话,拜伦的目光淡然的扫了一眼,那两方面人马所在的地方,缓缓说道,“谁若敢阻挡我的脚步,我就杀了谁。”这话说的异常冰冷,但此刻听在卡毕耳中,却让他有些兴奋,这就是他希望的结果,也是最适合他接下来行动的结果。

        当然,看到景辰手臂上这双臂铠,感受到其中澎湃力量的人不只拜伦一个,不管是昆德,还是罗兰家主,亦或是多雷斯城守将,这几人也都是略有所觉。只是这几人心中都没有什么贪念,至于他们几个没有贪念的原因,就有些不一样了,这里不一一细表,单说场中对战的景辰与那六级武师。

        “再来!”感受着体内激增的力量,景辰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目光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六级武师。话音落下,景辰脚掌重重的一蹬地面,“砰”的一声巨响,景辰整个身形都是化为一抹暗红色的光带,朝着那名六级武师猛冲而去。每一次景辰的脚掌落下,踩在地面上之时,整片草原似乎都会随着这重重的一踏跟着一颤,此刻的景辰就犹如一头强大无比的远古凶兽,带给那六级武师以及场外观战者巨大的视觉冲击。

        在施放了狂野形态之后,景辰的实力无疑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就算还达不到六级高阶的程度,恐怕也是相去不远,这一刻,站在景辰对面的六级武师突然感到一股异常恐怖的压力,这压力就仿佛来自天地各处。

        此时此刻,原本一脸讥笑的六级武师脸上,那一抹讥笑也已经彻底收了回去,对于景辰这种实力突然暴增的变化,这六级武师只当是景辰利用了某种秘法,强行提升了自己的实力才会如此。这类秘法大多有个通病,就是持续时间不长,而且时间一旦过去,便会进入一种虚弱状态,到时实力大降。当然,与他抱同样想法的不只他一个,场外几乎所有六级以上的强者差不多都是抱着这种想法的。

        “老师,那家伙怎么那么傻?明明不用这种秘法也能胜过那武师,竟然还要用这种秘法,难道他就不怕有什么变数?”那身形裹在黑色长袍中的女子疑惑道。

        “呵呵。”苍老的声音微微一笑,道,“琼儿,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小辰来了?难道你们认识?”说着头微微一抬,目光看向那整个人都被黑袍罩住的女子。

        “啊?!没!怎么会?我怎么会认识他。”虽然口中是这么说,但她那隐藏在兜帽之下俏脸,却是在这一刻变得通红。

        见这名叫琼儿的女子微微低下了头,那苍老声音的主人就是一愣,旋即目光颇有深意的看了身旁女子一眼,老者那双沧桑却仿佛能透视世事的眸子,也是在这一刻闪过一抹异彩,看向场中景辰的目光,也变得有些许的不同了。

        心中认准景辰是在施放某种强行增加实力秘法,中年武师面对那如奔雷一般冲过来的景辰,当然不会选择硬拼,见景辰已经来到身前,中年武师身形电闪,就想靠速度躲过景辰这迎面而来的攻击。可惜,中年武师忘记了一点,就算没有进入狂野形态的景辰,其速度也要远快于他,何况此时此刻,景辰的速度早已变得异常恐怖。

        这一刻,中年武师心中方才明白,自己当初还是小看了面前的少年,猛地一咬牙,双手一紧手中的长枪,中年武师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追击而来的景辰,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摄人心魄的寒芒。他清楚这一战对他代表着什么,若是不幸输掉,这景辰显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而重伤之后的自己实力必定会有退步,如此一来,原本对自己青睐有加的拜伦,恐怕也会把自己抛弃,那时,帮拜伦做的那些猥琐之事的苦主,恐怕会第一时间找上自己,到时……

        中年武师甚至不敢再想下去,所以,不管此刻的景辰多么难以对付,他今天必须不择手段的将之击败,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再没有任何的选择。

        “难道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不成?狂妄的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强者的实力!”中年武师的脸庞上闪过一抹厉色,原本土黄的斗气也在这一刻变得愈加浓郁,那深黄色的斗气如奔流的黄河之水一般,瞬间从中年武师的体内奔涌而出。渐渐的,那深黄色的斗气把中年武师整个包裹在其中,在那团斗气的表面,如浪涛一般翻滚着的尽是那恐怖的大地斗气。

        突然,那团深黄色的大地斗气一阵颤动,旋即所有在场外观战的人只听到那其中传来一声断喝,那被深黄色大地斗气包裹着的长枪陡然刺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那如海浪一般磅礴的斗气巨浪,一齐砸向追击而来的景辰,这一刻,场外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他们看到的并非两个人类在战斗,而是两头来自远古的凶兽在互相厮打。

        “喝!”

        那浓郁到无法描述的大地斗气汇聚成的攻击,在半空中忽然一顿,一抹耀眼的寒芒借着阳光反射而出,整片草原似乎都打了一道利闪,下一刻,一道残影带着这绝世的一枪陡然发动,那枪尖划破空气带起的刺耳音爆声,让不少人都痛苦的堵上了耳朵,尽管如此,一些实力低微者依旧是被震得鼻子和耳洞都流出了鲜血。

        突然,那空中的巨大枪尖瞬间幻化成数点寒芒,似乎每一点寒芒就是一个枪尖,而每一个枪尖,仿佛都是真的一般,这一刻,连站在罗兰家主与多雷斯城守将身后的那人,也是微微抬起了头,目光闪动着看向场中。

        如果换做普通的六级中阶强者,在这中年武师的凌厉攻势之下,怕事得一阵手忙脚乱,但景辰却不会,几年来几乎不停歇的战斗,让他积累了极其恐怖的战斗经验,几次濒死的挣扎,更是让他的神经变得极为坚韧。再加上此刻的狂野形态,已经让他拥有了旁人无法企及的反应速度,因此,眼看着面前那闪动着的寒芒,景辰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就那么挥舞着一双臂铠,悍然冲了上去,旋即景辰以一种极为简单的方式,狠狠的砸了下去。

        “破!”景辰怒吼一声。

        那双闪耀着淡金色寒芒的臂铠,以一种极其简单却粗犷的方式砸下,其中没有任何花哨,但却给人一种重愈万钧之感,这一刻,连那臂铠所过之处的空间,也都是被挤压得微微有些扭曲动荡。

        “轰!”

        一声石破天惊般的巨响在场中划过,这一刻场外观战的人群中,实力低微者顷刻间都倒了大片,此时此刻,就看出了三大家族实力底蕴来了。站在远处的罗兰家族队伍中摔倒的人最少,实力算是三大家族中最强的存在,而诺丁家族与朗格家族摔倒者的比例差不多,但由于朗格家族来的人几乎是诺丁家族的一倍,所以实力自然是比诺丁家族强上不少。

        这次巨大的碰撞带起的冲击波也是异常恐怖的,这股冲击波如涟漪一般缓缓向外扩散,虽然这冲击波看起来并不如何强大,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小看这冲击波。场外,不管是诺丁家族的一众强者,还是朗格家族队伍中的强者,亦或者罗兰与军方的强者,众人都纷纷施放起了防护层,来保护己方这边实力低微者。

        这一刻,那漫天的枪影骤然消失,但那雄浑的枪势却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只见那无数点寒芒陡然化为一根暗黄色的长枪,这根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长枪闪电般刺向景辰,劲风也在那闪烁着摄人寒芒的枪尖上急速凝聚,场外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实在没想到,如此剧烈的碰撞之后,这中年武师竟然还有后手。

        双眸微眯,景辰双臂之上的臂铠骤然前伸,一抹淡金色的光芒陡然施放,这一刻,那金黄色的阳光似乎都变得有些黯淡。

        “砰!”

        两者刚毅接触,那暗黄色的枪身之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无可匹敌的斗气,在这股斗气作用下,景辰后退了三四米方才止住退势。

        “哼!”震退景辰,那中年武师并没有立刻追击而来,显然,刚才那一下也是耗费了他不少斗气,此时此刻,却是无以为继。只见他握着枪柄的手微微一颤,那原本有些黯淡的长枪之上陡然射出万道土黄色的光芒,这刺眼的光芒犹如那天空之上的太阳一般。但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中年武师长枪上的能量已经大不如前,看来方才的攻击即使是对他这个六级中阶强者来说,也是异常恐怖的消耗。

        “砰!”

        挥舞着一双臂铠的景辰,与中年武师再次撞到一处,两者对撞间,巨大的轰鸣声再次爆发出来,在着巨大的对撞中,两人脚下的地面都在崩陷着,那散射而出的能量,在地面之上留下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坑洞。感受着双臂之上传来的麻木,景辰眉头微微一皱,不得不说,这中年武师的枪法着实十分厉害,不但异常凌厉与狠毒,而且他也是把大地斗气的精髓完全掌握,不管怎么说,这中年武师都是这些年来,景辰真正交手过的对手中,最强的存在。

        抬头颇有深意的看了那中年武师一眼,景辰做了一个所有人都看不懂的举动,只见他缓缓解除了狂野形态,双臂之上闪耀着淡金色光芒的臂铠,也再次幻化成那根恍若枯木一般的魔杖。

        看到景辰的这些诡异举动,那中年武师的眉头微微一皱,道,“小子,如果你现在给大爷磕头赔罪,再贡献出你那把武器,大爷念你年纪尚小,你老师培养出你来也是多为不易,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待会儿我手中这杆长枪无眼,小心伤了你性命。”其实这中年武师远没有他说的那般大度,但见景辰如此年纪就能拥有这般实力,想来其老师也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或许是那隐居了无数年的强者也说不定,一旦伤了少年的性命,说不得以后面对他老师之时,自己也是万万没有幸免的道理。

        景辰并没有理会对面的中年武师,随意的瞥了一眼四周围观的众人,这一刻,只见一股黑白交替的能量陡然在景辰体内爆发出来,那能量带着一股异常恐怖的气息,就算场外观战的那些六级强者,身子也是不由得一颤,每个人的双眸之中都闪过一丝震惊的神色。

        “这是……星辰之力?”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目光疑惑的看向场中的景辰,开口问身旁那名同样被黑袍包裹住的人,道,“老家伙,你什么时候会这种秘法了?我怎么不知道,而且也没见你用过呢?”声音中透着浓浓的疑惑,对于能修炼出星辰之力的恐怖秘法,就算是这苍老声音的主人,恐怕也是没见过的。

        “我什么时候修炼过这种秘法?这孩子虽然是我学生,但我从没传授过他一点和修炼有关的东西,至于他如何获得的这种秘法,我又怎么知道?”站在罗兰家主与多雷斯城守将身后的那位黑袍人沉声道,显然,他对于景辰现在使用的这种秘法也是毫不知情。

        “也是,以你的实力虽然足够教导这孩子,但你那战斗经验和战斗技巧,真是……”老者啧啧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哼。”那人冷哼一声,同样没有与那苍老声音的主人继续争辩。此刻,那名站在两人身后,名叫琼儿的女子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景辰,虽然旁人听不到这两人的对话,但她是全都听到了的,一双被隐藏在长袍之下的白皙玉手,微微握紧,看向场中景辰时的目光,也是有了些许异样。

        除了这两人之外,场中自然没有其他人,能感受到景辰身上的星辰之力波动,尽管如此,但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惧,就仿佛此刻景辰施展的是什么灭世秘法一般,连这些场外的人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惊讶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景辰,中年武师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阴沉与冰冷,他实在想不到,斗到如此时候,这面前的少年竟然还有没使用过的秘法,而且看这秘法的威力,似乎比刚才那种秘法更加可怕。这一刻中年武师的心中早已翻起了惊天巨浪,他实在不明白,平日里只闻其声不见其面的秘法,在这少年手中怎么像不要钱一般,一种接着一种的使出,而且一种比一种强大。

        目光冷冷的扫向那中年武师,景辰的嘴角挂起一抹令那中年武师浑身发冷的笑容,微一张口,只听景辰缓缓说道,“还是收起你的好意吧,放心,我老师是不会来为我报仇的。”说完景辰双手一挥,只见那黑白交替闪耀的能量陡然疾射而出,瞬间便把中年武师裹在其中,此刻的中年武师早已没了刚才的那股从容,他疯狂的攻击着那股诡异的力量,就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他的敌人一般,当然这种情景那些围观之人是看不到的,能看到的只有景辰而已。

        在旁人看来,那中年武师被卷入了景辰所施放的能量,旋即景辰也跃入其中,场外所有人此刻只能看着,场地中间的那个的巨大由黑白两色交织而成的东西,除此之外,他们既看不到任何内部的情况,也感受不到任何能量的波动,仿佛那里面的一切已经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一般。

        场外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这其中最担心的,无疑是朗格家族的那些人,毕竟,这东西是景辰施放的,其作用肯定是对景辰有利,再加上刚才景辰身上涌动的那抹恐怖能量,所有朗格家族成员的心,都沉到了谷底,他们实在不明白,自己家族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弱势了。

        景辰并没有让这些围观的人们等太久,几分钟后,场中那恐怖的东西骤然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场中两道身影之上。只见,景辰的脸色依旧平静,目光之中透着一股淡然,而反观他对面的中年武师,此刻已经是无比的凄惨,一身魔力装备早已破烂,手中还握着一杆没有了前半部分的枪柄。

        场外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他们实在无法想象,在那片黑白双色交织的空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一名六级中阶的强者弄成这副模样,这实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嘭!”

        一声崩裂之声陡然响起,只见中年武师身上那身不错的魔力甲胄陡然破碎,一块块闪耀着淡淡灵力的甲胄碎片,瞬间消散在空气之中。

        一丝血迹从中年武师的嘴角处溢出,尽管有着那套不错的魔力甲胄抵御了大部分的攻击,但在那片空间之内,仿若无穷无尽的攻势还是让他受了一些伤。咬着牙,突然眼色阴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景辰,中年武师拼命催动着体内残余的斗气,将其尽数灌入手中那断裂得只剩枪柄的长枪中。

        “嘭!”又是一声崩裂声传来,那原本便已被轰得破碎了的枪柄,骤然碎成无数碎块,瞬间炸开,不少打在中年武师的身上,划出一道道血槽。这一刻,中年武师的双眸中也是闪过一抹绝望,他知道,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在与景辰对战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自己会败在这么一名不足二十岁的少年手中,他绝对会以为那人疯了,但此刻,当这一切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面前之时,他能做的只是绝望。

        这一刻,中年武师已经能看到自己那黯淡的未来,那被无数苦主追杀的生活,那只能东躲西藏如丧家之犬活着的生活,突然,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景辰,在他的那闪动着绝望的双眸中爆发出一股摄人的光芒。

        “是你!都是你!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拖着你一起死!”中年武师状若疯狂的朝着景辰扑来,那原本异常虚弱的身体之中,再次爆发出恐怖的能量波动。

        场外,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就连昆德都忘记了对景辰施救,这一刻,只能靠景辰自己。

        冰冷的看了一眼冲来的中年武师,景辰冷哼一声,尽管此刻的他也是有些疲惫,但这中年武师更是强弩之末,并不足以威胁到他,双手连挥,一抹抹暗红色的狂野魔力击出,那中年武师朝着景辰直飞过来的身体,也在这一下下狂野魔力的轰击中,快速的降低着自身的速度。

        “没用的……”景辰平静的说道。他的手挥动的频率是那般的一致,所有观战的人甚至都有一种错觉,景辰在进行着一种表演一般,这是单方面的表演,而对面的中年武师不过是给景辰的这场表演助兴而已。

        当然,场中的两人感觉又是另一番景象。

        “嘿,小子,看来老天并不站在你那边啊。”感受着面前的阻力越来越弱,中年武师那苍白的脸上忍不住挂起一抹疯狂的笑容,虽然他的话说得异常轻巧,但从他那沙哑的声音中不难听出,他受到的痛苦并不比景辰少。

        “那可未必!”景辰微微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着那中年武师,在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冰冷的笑容,瞧见景辰这抹诡异的笑容,中年武师的心头骤然浮现出一抹不安。突然,那来自前方的阻力瞬间消逝,中年武师来不及多想,刹那间朝着景辰扑了过去,那一双闪动着暗黄色光芒的手掌,更是直奔景辰的脖子,显然,这中年武师是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从这也可以看出,他对景辰的恨。

        “破!”景辰一声怒吼,那声音就如来自远古的绝世凶兽一般,震得所有人耳朵都是一阵嗡鸣,原本就满身是伤的中年武师,被景辰的这道声波攻击弄得也是身子一怔,当他再度反应过来之时,只见一个巨大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再想躲已经是来不及了。

        “嘭!”场外之人猛地听见一道沉闷的爆炸声,众人的目光急忙聚拢向场中,不多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有些错愕的落在了那中年武师身上。此时此刻,这名中年武师身上已经不满了细细的伤口,那些犹如小嘴一般的血红色伤痕狰狞的张开着,里面渗出鲜红的血迹,看中年武师的这副模样,似乎并不是被景辰打出来的,更像是一股巨大的能量在他体内爆炸导致的。

        “噗!”一口鲜血陡然喷出,中年武师用手指着微笑着的景辰,“你……你……”还不待中年武师说些什么,一股殷红鲜血狂喷而出,将他与景辰之间的地面也是尽数染红,旋即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

        望着那彻底晕死过去的中年武师,整片空间都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很多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如此强大的六级中阶强者,便是败在了这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年人手中?尽管从开始之时,就有人如此猜测,但是,这一切成了事实,真正发生在他们面前之时,众人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景辰身形微微一转,就想回归诺丁家族队伍,这场战斗对于景辰来说消耗也是异常巨大,毕竟对方同样六级中阶强者,而且是成名已久的强者,在战斗经验方面远不是十几岁的景辰可以比拟的。更何况这名六级武师也有自己独到之处,不管是那雄浑的大地斗气,还是那凌厉凶狠的攻势,还有那一身魔力装备,以及手中拿着的魔力武器,都给景辰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就在景辰转身,抬脚准备离开之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在景辰背后响起,“小子,把你那根魔杖留下!”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只见拜伦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景辰身后,目光紧紧盯着景辰,双眸之中闪动着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拜伦!希望你不要破坏这场赌斗,否则……”多雷斯城守将缓缓说道,这一刻,罗兰家主与多雷斯城守将也是出现在了场中,两人目光阴冷的盯着拜伦,虽然拜伦的实力比之二人要高上一些,但二人却没有一丝畏惧的意思,就那么紧紧的盯着拜伦。

        “哼!”拜伦冷哼一声,道,“我要那小子的武器,谁若挡我,死!”声音中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

        “拜伦,虽然你实力不错,但如果想在我们二人手中讨得好去,也是千难万难,还是退回去吧,免得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罗兰家主也开口劝道,只不过那声音之中,却没有一丝劝说的意味,听着反倒像是在威胁拜伦。

        “我要那小子的武器,谁若挡我,死!”拜伦那冰冷的声音再次说道,此时此刻,昆德也是来到了景辰身边,场中四名六级强者的目光也是一齐落在了拜伦身上。

        目光平静的扫过面前的几人,拜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沉声道,“既然你们如此执迷不悟,就别怪我无情了。”说着双手一挥,只见五枚闪动着各色光芒的附魔球陡然疾射而出,旋即五道银芒闪耀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拜伦身旁,感受着那五道身影之上传来的恐怖气息,场中几人都是一愣。

        凝视着那五道被银芒笼罩的身影,罗兰家主沉声道,“六级附魔傀儡?!”此刻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惮,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拜伦这个实力很是一般的六级附魔师,竟然能拥有如此多的六级附魔球。

        “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滚!或者死!”拜伦并没有回答罗兰家主的话,他的目光冰冷的盯着景辰,而那几个附魔傀儡却瞬间锁定住罗兰家主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