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31章 法兰城

第831章 法兰城

        “这……唉……”看着琼儿离去,里奥斯本想阻止一下,却又发现,自己还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只能长叹一声,任由琼儿离去。

        “老师,我……”景辰似是想解释什么,却被里奥斯挥手打断,只听里奥斯道,“小辰,有些事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而且那黑暗凤凰一族,恐怕也不会……”

        “黑暗凤凰?这也是一个族群?”景辰努力回忆着关于这个族群的信息,却颓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印象,按照刚才里奥斯与那女子的对话,景辰也能听出,这黑暗凤凰一脉恐怕是一群实力特别恐怖的存在。

        “嗯。”里奥斯点了点头,眼神中也透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沉吟半晌,才缓缓说道,“这黑暗凤凰一族应该算是神兽后裔吧,尽管成年黑暗凤凰异常强大,但因为数量太过稀少,所以很少被世人知晓,如果不是上古的那场神话战争,恐怕黑暗凤凰在很多人看来,还只是个传说吧。”

        “是因为那位掩天圣者?”景辰突然想起里奥斯刚才话语中提到的那个名字。

        “嗯……”里奥斯缓缓点了点头,似乎又回忆起了某段往事,旋即苦涩的一笑,道,“小辰,你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与这女子……”

        “老师,我还是……不想对不起嫣然。”景辰少有的打断了里奥斯的话,他的目光坚定的看着里奥斯,迎着里奥斯的目光,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里奥斯点了点头,沉声道,“唉……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你。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完白芒一闪消失不见。

        景辰长叹一声,身形腾空而起,朝着露营之处奔去。

        当景辰回来的时候,琼儿早已躺在了那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而阿尔法大师与欧雷大师也依旧沉睡着,似乎对这一对小儿人的异常举动没有一丝察觉。仿佛听到了景辰的脚步声,琼儿紧了紧盖在身上的毛毡,身子有些别扭的动了动,头也别向了景辰看不见的方向,这一刻,她把自己的脸隐藏在了黑夜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上路了,一路上,景辰一直在向阿尔法请教附魔术方面的知识,有时候欧雷也会插上几句,指点一下景辰,而一旁的琼儿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几次欧雷大师叫她,她都有些走神,后来索性欧雷大师也就由得琼儿去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这城市的规模不但远胜于科隆城与多雷斯城,就连月蕾城与之相比都要血色不少。来到这法兰城,景辰终于是见识到了附魔师大赛那恐怖的吸引力,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附魔师身影无处不在,景辰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附魔师的国度。

        如此数量的附魔师,景辰当真第一次见到,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这法兰城竟然会聚集了如此之多的附魔师,当然,这种惊讶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景辰突然发现,这些附魔师并非都是来参加附魔师大赛的年轻人,有很多甚至不是陪着自己学生,或者学弟来参加附魔师大赛的人。

        看到此处,景辰不禁问身旁的阿尔法大师,道,“老师,这些人看着不像是来参加附魔师大赛的啊?”

        阿尔法大师微微一愣,旋即笑道,“这些人中的大部分确实都不是来参加附魔师大赛的,他们是来参加交易大会的,这交易大会从现在开始一直会持续道附魔师大赛之后,说起来这交易会也算是这片大陆上附魔师中最高端的交易会了吧。”

        听了阿尔法大师所说,景辰点了点头,望着不远处那巨大的城市,景辰的心中突然升起万丈豪情,看着满眼的附魔师,他体内的血液也是在这一刻彻底沸腾了,法兰城,附魔师大赛,我,景辰,来了!

        法兰城的城门同样宽敞异常,而且这里几乎不设什么关卡,虽然两旁也有一队法兰帝国军队把守,但显然只是站在这里,彰显法兰帝国实力的工具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景辰等人也是随着人流来到了法兰城内,与其他景辰到过的城市不同的是,在那巨大宽敞的城门之后,竟然是一片完全由花岗岩铺建而成的庞大广场,这片广场直径足有上千米,站在广场的这边,他甚至看不清对面人的脸庞,而景辰四人走在这巨大的广场之上,犹如小蚂蚁一般,那恐怖的人潮也在这一刻向四处散去。

        尽管景辰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了,但看到这座巨大而华丽的都市,景辰的心神还是不由得一荡,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法兰城竟然如此庞大,看来,虽说月蕾城也算是这片大陆上比较大的城市,但跟各个国家的主城相比,恐怕还有一些差距。

        想到此处,景辰不禁开口问道,“老师,我们现在先去哪?”此刻景辰的心情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尽管第一次来到这法兰城,法兰城的很多东西都让他感到惊讶,但景辰毕竟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好奇的孩子,自然明白正事要紧。

        “再有几天时间,那附魔师大赛便要开始了,今天也赶了一天的路,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附魔堂那边测试一下,你需要获得一枚由附魔堂总会颁发的等级认证徽章,才能参加那附魔师大赛。”阿尔法大师略一沉吟缓缓说道。

        等级认证这玩意,景辰也只经历过两次,一次是当年还在月蕾城的时候,阿尔法大师主持的二级附魔师考试,另一次就是后来在科隆城买材料时进行的四级认证,对于这等级认证,景辰依旧没有什么概念,虽然知道等级认证之后,会有一些好处,但对于此,景辰倒也没太过在意。

        “老师,别的地方附魔堂的认证在这里不好用吗?”毕竟都是附魔堂,虽然有分会与总会之间的区别,但在景辰看来,真没有太大的不同。

        “呵呵,附魔堂分会的等级认证,并不算权威,毕竟附魔术中分很多个分支,只要你一个分支达到相应的级别,就有可能获得高级别的认证。而附魔堂总会的认证可不是其他地方可比,这里的认证出了名的严格,它考验的是你整体实力,也就是说,不能有任何短板,否则绝对会影响你的附魔师等级。而且想要参加附魔师大赛,就必须通过附魔堂总会的认证,并且要达到二级以上,否则你根本无法参加。”阿尔法大师笑道。

        景辰点点头,对于这种认证他并没有什么抗拒心理,毕竟这片大陆之上讲究的就是强者为尊,而听阿尔法大师讲完以后,景辰反倒是对这附魔堂总会的测试有了些许期待。

        突然,在众人头顶掠过一道黑影,景辰抬头一看,只见一头他不认识的魔兽,正背着一少年急速飞入法兰城深处,那巨大的魔兽每每挥动翅膀,都会带起一片疯狂的能量乱流,在空中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不光是景辰,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是被那渐渐消失在法兰城深处的身影所吸引,一时之间惊呼声议论声弄得整个广场一片嘈杂。

        “走吧。”阿尔法大师提醒了景辰一句。

        “老师,那是……?”景辰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那巨大魔兽消失的方向。

        阿尔法大师随意的说道,“应该是法兰帝国皇族,那巨大的魔兽叫做灵兽,是灵力凝聚而成,大多是一些附魔师强者通过常年不懈的努力才能制作成功。”

        阿尔法微微一笑,道,“老家伙,还是你这长老的名号比我好用多了。”说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微微一愣,欧雷瞥了阿尔法一眼,道,“老鬼,你要是想做,恐怕早就是附魔堂长老了,要不这样,你来做长老,我去月蕾城替你做副会长怎么样?我们换换?”欧雷的目光中透着一抹戏谑,但眼神中的那一丝认真,不禁让周围之人都是一愣,难道这附魔堂的长老之位,也是可以随便赠送之物了?

        尽管他们心中有疑问,但这个场合当然没有他们开口问的机会,见事情已经处理完,阿尔法大师淡然的看了一眼在场的罗兰家主昆德,以及多雷斯城守将,先是对罗兰家主与多雷斯城守将拱了拱手,道,“这次还要多谢二位鼎立相助,阿尔法在这谢过二位了。”二人急忙回礼,口中连说客气。旋即阿尔法扭头对昆德道,“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这学生的照顾,多有叨扰,现在我就带他走了。”

        昆德微微一愣,急忙说道,“阿尔法大师,不在多雷斯城休息几日?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

        还不待昆德说完,阿尔法微一摆手,道,“我与这老家伙还要带他们两参加这届的附魔师大赛,时间方面有些紧,就不在这边停留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到府上做客。”说完与欧雷对视一眼,两人带着景辰和琼儿飘然而去。

        看着四人离开时的背影,诺丁家族之中,一道靓影幽幽叹息一声,如果有人在旁,不难发现,这女子正是那多蒙唯一的女儿舒雅。

        看着四道身影渐行渐远,场中各人都是一阵唏嘘,谁都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发展到这般结局,那盘踞在多雷斯城上千年的朗格家族,就这么烟消云散,而且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一名不到二十岁的少年。

        不过,不管心中是如何难以置信,当他们亲眼见到那少年以一己之力战胜六级中阶武师的时候,当他们亲眼见到那上百个银芒闪耀的附魔傀儡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用理智强行压下心中的惊骇,然后以一种仰望的目光看着这名少年,这缔造了奇迹的少年。

        突然,众人发现一道黑色的身影朝着这边疾射而来,仔细看去,正是那去而复返的景辰,不多时,景辰便来到诺丁家族的队伍中,抬头向周围一看,旋即来到铁南父子二人身旁,此刻,铁南正帮多蒙治疗手上的伤势,眼见着那两只断指已经长出来了。

        来到铁南与多蒙身旁,景辰歉然的对铁南道,“铁大师,不好意思,关于那晶镯的事,只能延后了,这次时间紧迫,如果有机会的话,改日等你带小柔去法兰城之时,我再帮你们修复那晶镯。到时,如果我实力不够的话,也可以请我老师帮忙,现在恐怕是不得不失约了。”

        看着景辰那歉然的模样,铁南微微一愣,急忙开口道,“小辰,你答应帮我们看看,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忙,我们又怎么能拖累你呢,快去吧,过几天我带小柔与山儿去法兰城之时,一定去找你,在这里叔叔先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说着一拍景辰的肩膀,此刻在铁南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嗯。”景辰点头应道,旋即扭过头看向多蒙,道,“多蒙叔叔,柯尔的事我没有事先……”

        还不待景辰说完,多蒙轻轻的挥了挥手,道,“小辰,你没有错,柯尔他是我的骄傲,也是我们诺丁家族的骄傲,如果不是他,恐怕今天我们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诺丁家族的战士,是他,救了大家,作为父亲,我为他的选择感到自豪。”多蒙的话说得完全发自内心,虽然作为一名父亲,他现在很痛苦,但作为一位族长,他为自己家族内有如此族人而由衷的自豪。

        这一刻,整个诺丁家族的队伍中,都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在回忆着那位诺丁家族大少爷的模样,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就像多蒙所说的,如果不是柯尔,今天这里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是柯尔牺牲了自己,才保住了他们的性命。不管曾经,他们是多么瞧不起这位不学无术的大少爷,但此时此刻没有一个诺丁家族的成员会再去计较那些,因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柯尔选择了最璀璨的方式完结。

        一个人就像一枚硬币,既有花纹的一面,也有数字的一面,柯尔也是如此,虽然一直以来,他是那般的骄纵,那般的放纵,那般的不学无术,但在家族最危急的时候,他毅然站了出来,完成了最华丽的转身。

        拱了拱手,景辰抿了抿嘴,道,“多蒙叔叔节哀,小辰今天就此别过,来日再见。”说完景辰身形一转,旋即如一道闪电般从草原上划过,直追阿尔法大师等人而去。

        谁都没有发现,景辰在离开的时候扭头望了一眼西南方,那是月歌林海的方向,在那一刻景辰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此时此刻,他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离家快四年了,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虽然从大长老的口中也知道了一些父母的音讯,但是……

        景辰甩了甩头,伸手摸了摸那封被他藏在怀中的信,长叹一声,不再多想,脚下加紧,朝着三人追去……

        场中,看着那潇洒而飘逸的背影,所有人都不禁有些失神,他们甚至不敢想象,这道年轻的身影将会去创造多少奇迹,他与他们注定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多蒙扭过头,看着身后的弗丁,那目光之中涌动着的东西,让弗丁一阵疑惑。

        “老爹,你这是……?”

        “唉。”多蒙长叹一声,道,“弗丁,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什么决定让我感觉最正确的话,就是送你去宙斯学院读书,如果你不是去了宙斯学院,恐怕我们家这次……”说着多蒙又是叹息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弗丁微微一愣,旋即也是明白了自己老爹的意思,脸色一怔,抬头看向景辰离开的方向,此刻,景辰的身影已经成了天边模糊的一个小黑点。

        猛地一点头,弗丁表情严肃的道,“老爹,你的意思我懂,放心吧。”

        追上阿尔法大师三人,景辰的速度也是降了下来,偷眼瞄了一下不远处那全身裹在黑袍中的女子,景辰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尴尬,此时此刻,他又如何不知道,那黑袍裹着的人就是那晚和自己云雨的女子。一直以来,景辰都想找个机会与这女子道歉,毕竟这种事总是自己不对的,但此刻,自己老师与欧雷大师在场,景辰又如何能够与那女子提起当晚之事。

        一行四人就这么安静的走着,尽管阿尔法与欧雷也发现气氛有些异样,但也都没有多想,依旧继续赶路。

        傍晚之时,四人来到了草原的边缘地带,这里已经接近法兰帝国的中部平原,再以这般速度疾行一天左右,几人应该就能进入法兰城的地界。景辰选择了一处适合露营的地方,搭好了篝火,几人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各自找地方睡下了。

        午夜,整个草原似乎都睡着了一般,“沙沙”几声细微的响动传来,景辰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一个冰凉的小手打了一下,刚想张口问是谁,却看见一双如秋波般流转的美目正盯着自己,而那支把自己拍醒的冰凉小手,此刻正捂着自己的嘴。

        景辰抬眼瞥向那女子,只见她的那双美目之中,此刻涌动着一股淡淡的寒芒,景辰心中一怔,旋即见那女子朝自己打了个手势,景辰眼神一凝,起身跟在女子身后,朝着远处闪去。此刻,景辰的心情异常复杂,对于自己与女子间那一夜情缘,他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放不下,但一想到嫣然,景辰的心情更加复杂。

        两人一前一后飞奔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来到一处小土丘,女子停下了脚步,月光之下,她那一头秀发顺着夜风微微飘荡,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姿被那月光一照,更多了几分妩媚,两人就那么一前一后的站着。

        “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半晌之后,一脸尴尬的景辰硬是挤出了这么一句让人汗颜的见面语。

        那女子似是也没想到,景辰竟然会说如此低智商的话,不由就是一愣,旋即一双美目落在了景辰身上,见到景辰那一脸紧张的模样,女子柳眉微微一皱,沉声问道,“你怕我?”说完女子的嘴角挑起一抹有些讽刺的笑容。

        “呃……也不是……是……不是……”一时之间景辰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让景辰异常难受,此刻他突然有种一躲了之的冲动,但偷眼瞥了下面前的女子,只见这女子的脸上就像是挂了一层冰霜一般,咬了咬牙,还是抑制住了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半晌之后,女子突然开口问道,“你可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话音落下,女子那冷若冰霜的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红晕。

        眼角一跳,景辰的心头一阵苦笑,自己怎么可能忘记那天晚上的事,从那天以后,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纠结于这件事,一方面,他想知道这女子被那大地守望者神殿的几名长老找去干什么,有没有危险;另一方面,他还害怕与这女子碰面之后的尴尬,毕竟心中有愧,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瞧得景辰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女子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但理智告诉她,现在坚决不能笑,一定不能,想到此处,女子沉声追问道,“你到底是记得,还是不记得?”声音中透着一股摄人的寒意。

        下一刻,景辰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竟然瞬间凝固了,而他的身体被周围的空间紧紧锁住,无法动弹分毫。这一刻,景辰勉强抬起头,目光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他实在无法想象,一名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子,竟然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这分明已经达到了六级巅峰,甚至是摸到了七级门槛者才能拥有的实力。

        一抹骇然从景辰的心头闪过,此时此刻,景辰心中闪过无数总可能,他甚至想到了,这女子会不会杀了他,尽管他从女子的气息中感受不到一丝杀意,但景辰依旧不敢确信,毕竟人常说,女人翻脸比翻书更容易。

        冷冷的望着被束缚中的景辰,女子银牙咬了又咬,最后终于还是没狠下心来真的对景辰动手,旋即那芊芊玉手猛的一挥,景辰只感觉周围空间的束缚骤然消失,他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轰飞了出去,那力量来的诡异非常,就仿佛突然出现的一般,让景辰根本没有一点闪躲的机会。

        就在这时,景辰指尖那枚银色的戒指中突然冒出一团白光,那白光在女子惊诧的目光中缓缓凝聚成一个人形,这散发着白光的人形正是里奥斯,只见此刻的里奥斯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淡淡的说道,“不愧是黑暗凤凰一族,六级就能拥有如此实力,远古血脉着实强大。”

        听到里奥斯的话,女子不由得惊诧的看着里奥斯,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诡异的白色影子,竟然能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不由开口问道,“你怎么……?”

        不待那女子说下去,里奥斯微一摆手,道,“你也不必疑惑,我与你祖辈掩天圣者有些交情。”顿了顿,里奥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回忆的神情,而一旁的女子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她如何也想象不到,这白色的身影竟然与自己的祖辈相识,掩天圣者正是她的祖爷爷。

        “唉。”长叹一声,里奥斯的目光扫过面前一对男女的脸庞,微微一笑,问女子道,“我这学生虽然与你有过一夜情缘,但那也是意外所至,正好今天也没有旁人,你们的事,也解决一下吧。”里奥斯的声音异常淡然,语气中听不出任何东西,他就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毫无关系的事一般。

        “呃……”听到里奥斯的话,女子骤然沉默了,原本她是准备了不少说辞的,但此时此刻,当景辰就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当初女子心中的想法,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景辰这个负心汉。后来,待得与老师以及阿尔法走了一趟后,她有开始想,最好永远也不要见到景辰,这样她就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而现在,在看到了景辰在那两族赌斗之时的惊艳表现,此刻的女子心中也是有了些许变化,不经意间瞥向景辰的目光中,也有了些许异样。

        听了里老的话,景辰不由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女子,这一刻,景辰反倒没有那么紧张了,这倒不是因为有里奥斯给他撑腰,而是景辰突然觉得,自己种的因,就应该自己去面对,逃避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只能让问题更加复杂。

        想到此处,景辰朝女子深深一礼,道,“要杀要刮,我景辰听凭你处置便是。”此刻的景辰,一脸淡然,尽管他也不知道女子会怎么对他,但想来肯定会给他留一口气的。

        这一幕幕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女子直接愣在了原地,说实话,虽然她心中也有些恨景辰,但还远不到真正杀了景辰的程度,看了看面前那淡白色的身影,又看了看那弓着身的景辰,女子突然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道,“事情也已经发生了,不管是冲着我老师与你老师的关系,还是这位大师与我家祖辈的情谊……还是算了吧,只希望你不要把我们那晚的事,向旁人提起就好。”说完女子一转身就要离开。

        “慢!”见女子要离开,里奥斯突然开口阻止。

        “大师?”女子转过身,疑惑的看向里奥斯,她实在不明白,这位全身闪耀着白芒的老者为什么还要阻止自己,难道自己如此让步还没达到他的满意?想到这里,女子不由得银牙轻轻的咬住朱唇。

        里奥斯略一沉吟,缓缓问道,“孩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琼儿,我父母和老师都这么叫我。”女子声音平静的答道。

        里奥斯点了点头,道,“琼儿,既然你与我这学生已经有了那层关系,依我看,不如你们就……”里奥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景辰与琼儿也都是明白了里奥斯的意思。

        听到里奥斯的话,景辰大惊道,“老师,我……”里奥斯见景辰的反应,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急忙用眼神阻止景辰继续说下去,虽然不明白里老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景辰还是闭上了嘴巴。

        景辰的反应当然没有逃过女子的眼睛,苦笑了一下,女子目光有些惨淡的看着里老,道,“多谢大师好意,我不愿意!”说着身形一闪,整个人化为一道淡淡的残影,朝着来时的方向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