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56章 炼心

第856章 炼心

        景辰刚一入阵,一股戾气扑面而来,仔细一看,入眼的都是一片暗红色,空仿佛是由无以计数的魔兽鲜血凝聚而成,那浓浓的血腥气异常刺鼻。

        “这是?”看到这副地狱般的景象,景辰惊道。

        “万兽血阵,顾名思义,是用数以万计的魔兽血液汇聚而成,这些魔兽在死前,都会接受异常残忍的折磨来积攒其心中的怨气,当折磨至死时,这种怨气便会汇聚到一起,形成这惊戾气。”里奥斯缓缓解释道,语气中透着一股厌恶。

        “竟然这么恶毒!?”景辰惊讶于这血阵布置的方法,更觉得其邪恶非常。

        “这血阵,曾经是一位阵术大师为了复活自己的爱人而研究出来的,可惜,人死不能复生,即便他有偷换日之能,也无法改变生死的法则,最后连他本人也因为无法接受不能复活爱饶现实,死在这阵中,那座大阵也就是奇绝凶阵之一的殇阵。”里奥斯语气中带着一丝晦涩难明的味道,似乎在为那位阵术士惋惜,又似厌恶。

        “哦……”听了里奥斯的话,景辰突然不知道什么是好,他总觉得里奥斯与那布下殇阵之人有着某种联系,只是里奥斯不想,他又不好过问。

        “里老,我们现在应该……?”

        “这大阵倒也没什么,只是布置在这里,有些诡异,难道……”里奥斯没有继续下去,因为此刻,景辰的双眸渐渐泛起一种妖异的红色,而身形似乎也开始进入狂野形态。

        “糟糕!我怎么忘了这茬!”里奥斯的声音突然响起,可景辰仿佛没听到一般,双脚一蹬地面,向前方纵跃而去。

        “景辰!”里奥斯大急,可不管他如何呼喊,景辰依旧面无表情的朝着那大阵中心奔去。

        越往阵中,那股凶戾之气愈加浓厚,景辰的衣服已经被那犹如实质般的戾气撕成一条一条的碎布,而景辰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一道道血痕,对于这一切景辰恍若不觉,依旧急速向那大阵中心飞奔而去。

        “呜嗷……呜嗷……”

        此刻,那原本暗红色的空,那颜色已经深得发黑,魔兽临死前的嘶吼不绝于耳,景辰的身体之上血痕密布。

        “噗!”

        景辰喷出了一口鲜血,虽然此刻神志不清,但面对着这种犹如实质的戾气,他的身体依旧有些承受不住。

        这口鲜血吐出,景辰的神志似乎已经开始模糊,原本飞奔的脚步,也开始渐渐慢了下来。

        “嗡!”

        就在景辰摔倒在地的时候,突然一声奇异的声音响起,一抹银色的光芒从其手指上的戒指处飞出,正好射入景辰的眉心。

        原本已经进入狂野形态的景辰,渐渐恢复了正常饶样子,平静的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般。

        “咦?”里奥斯的声音响起,“这戒指竟然能破掉感染野性之心的戾气?”

        原本汇聚在景辰身边,那肉眼可见的戾气,此刻仿佛被什么力量限制了一般,在距景辰一米处,形成了一个半圆形,而那银色的戒指,此刻也是银芒闪耀,看似微弱的银芒,却让那些戾气不能越雷池一步。

        当景辰再度睁开双眼时,眼前的世界已不再是一片暗红,而是深紫色,那仿佛鲜血凝固一般的颜色,那些肉眼可见的戾气,竟然随着他的起身,变幻着形状,但不管如何变幻,依旧离他有一米远的距离,而那枚银色戒指,依旧闪动着淡淡的银芒,就是这看似微弱的银芒,让这些戾气不能靠近景辰。

        “醒了?”里奥斯的声音传来。

        “嗯……”景辰应了一声,此刻他才感到身上剧痛,低头一看,只见浑身上下已经是一片暗红色,那些从伤口之中流出的鲜血,此刻早已凝成血枷,看上去颇为凄惨。

        “这里还是万兽血阵?”

        “嗯,确切的,这里已经算是血阵中心了。”里奥斯的声音中透着无奈,原本只是穿过这大阵的话,并不需要来到这阵中的位置,一般阵法的中心,都是其保护最周全,杀招最多的地方,毕竟这里是大阵的核心,阵眼的所在地,而阵眼一破,大阵不攻自破。

        “里老,我刚才是怎么了?就感到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我,好像……父母?”景辰疑惑道,回想起刚刚的那种感觉,仿佛的时候,景和月露喊他回家吃饭一般。

        “唉,也是我忘了这茬,这万兽血阵旁人进来倒是不会如此,但你拥有野性之心,这里又是汇聚万兽怨念所成,所以你被迷惑了,还好有这戒指,否则……”里奥斯叹息一声没有继续下去,语气中不免带着一丝庆幸。

        听了里奥斯的话,景辰又仔细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此刻,它依旧闪烁着淡淡的银芒,但除此之外却看不出什么奇异之处。

        “那我们现在?”景辰也不是钻牛角尖之人,既然看不出什么,便也不再多想。

        “都到了这里,想原路返回怕是困难了,不如到那阵眼去看看,不定会有些什么,我感受到的那股熟悉的气息似乎就在那里。”

        里奥斯这么一,景辰似乎又听到了那个曾经在破殿中听到的声音,只是这次要清晰很多,不再多想,景辰抬腿向那阵眼处走去。

        越往里行,空的颜色愈加深沉,最后早已变成黑漆漆一片,但景辰有那银芒护持,倒也能分辨出方向,行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景辰已经来到一处高地,这高地明显比周围要高出不少,而高地之上能看出一个模糊的祭坛样的石台,只是景辰所站之地离那祭坛还有二三十米,看不太清楚。

        “咦?”里奥斯似乎也看到了那祭坛,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里老?”听到里奥斯的声音,景辰停下脚步,这诡异的大阵之中处处透着凶险,他也不敢胡闯一气。

        “没什么,在我记忆之中,这万兽血阵的阵眼并不需要布置成祭坛,除非……”里奥斯顿了顿,继续道,“除非是想召唤或者复活什么东西。”

        “召唤或者复活?和那个殇阵一样?”

        “那位阵术大师虽然没能复活自己的爱人,却复活了一个恶魔,而他倾尽自己一切的力量,把那恶魔杀死在阵中,最后心力交瘁加之又无法复活爱人而逝去,那殇阵便是因为被恶魔之血和阵主心血浇灌过,所以才凶戾非常。”里奥斯凝重的。

        沉默了良久,里奥斯继续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没多久,景辰便来到那祭坛之前,只见整座祭坛高三米,直径大约五米上下,全部用兽骨堆砌而成,被银芒一照,泛起一股森森白光看上去甚是恐怖,踩着骨质的台阶,景辰来到祭台之上,祭坛之上很是平坦,除了中间放着一具似乎是人类的尸体之外,再无一物。

        “这是……”看到这尸体,里奥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有些急促的道,“快,靠近点!”

        感受到里奥斯那焦急的心情,景辰几步来到那身体旁,缓缓蹲下身。

        “师弟?!”里奥斯惊呼道。

        “师弟?就是那位死在那种诡异树林中的那位?”如果是,这尸体保存得也太过完好了,万年光阴,尸体依旧没有一点腐败的迹象。

        “嗯,至于这尸身万年不腐,只是因为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狂野神殿下一任圣子。”里奥斯缓缓的解释道,顿了一下,继续道,“他也和你一样,拥有野性之心,你们拥有野性之心的人,都有继承圣子的资格,而但凡拥有如野性之心,生命之心的人本身寿命就极其漫长,如果死后尸体不被恶意破坏,一般都可以万年不腐。”

        “竟然有这种事?”对于野性之心的这种功能景辰还是第一次听。

        “唉……”里奥斯叹了口气,“也正是这个功能,拥有这些潜力的人才经常会被那些修习亡灵系魔法的人盯上,因为只要他们成功入侵你的灵魂,并把你抹杀,那么他们几乎可以长存于世,不会衰竭的身体加上永不泯灭的灵魂之火,我这师弟当年怕是……”里奥斯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叹息着。

        “看来这巨兽帝国与那多隆家族关系……”里奥斯没有继续下去,却陷入了沉思。

        “多隆家族?”景辰努力回忆着记忆之中那些大家族的姓氏,确定自己没听过这么一个存在上万年的大家族。

        半晌,里奥斯道,“这多隆家族就是当年那个驭兽师家族,他们家族之外经常会种大量的那种让人产生幻觉的树,而这巨兽帝国故都的外围同样种着如此多的这种树,又同是靠魔兽起家的势力,看来两者必定有些关系,你先把我这师弟的尸体放在空间戒指中,我们再寻找出口。”

        听了里奥斯的话,景辰伸出双手准备去抱那尸体,突然那尸体像消失了一样,景辰双手竟然在那尸体上横穿而过,而那尸体就像是一个幻象。

        “这……”还不待景辰完,一道白光闪过,景辰已经消失在这祭坛之上,大阵之中的空依旧漆黑,这座由白骨堆砌成的祭坛也依旧坐落在那,祭坛之上,里奥斯师弟的尸体依旧静静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动手去碰,很难发现,那只是一抹幻象……

        “呜嗷……吽……”各种各样魔兽的嘶吼充斥着整个空间,这是一片不知名的空间,没有半点光亮,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原本那些魔兽的嘶吼声瞬间消失,仿佛从没出现一样,那道白光散去,只见里面现出一个人正是景辰。

        “里老……?”

        “嗯……这事有点古怪。”里奥斯语气凝重的道。

        “怎么了?”除了黑以及寂静之外,景辰并未感到有什么不妥。

        “这里戾气很隐晦,也很浓,但一般人却感受不到。”里奥斯缓缓道。

        “戾气?”听里奥斯这么一,景辰就是一愣,他并未感受到什么戾气,只是这地方静得有些出奇,而且没有一丝光,别伸手不见五指了,连手都看不到。

        “这种东西叫复阵式,借助两个相生的大阵相辅相成,神妙之处甚至可以达到衣无缝的境界,只是这辅阵看起来不似人为。”

        “不是有人布置的?难道是然形成的?”景辰惊道,如果这是有人布置下的阵法,如此隐蔽,必然杀机重重。

        “倒也不算是,这里倒有点像是自行演化而成,独立一片地。”里奥斯语气有些凝重。

        “自行演化?这是什么样的东西?”景辰就如同最好的学生,只要有不懂的地方,便请教里奥斯已经成了习惯。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与阵术士相关的东西,地灵气,这地灵气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阵术士通过调动一个地方的地灵气,来排演布阵,但这地灵气终究不是士兵,随着时间的流逝,阵术士的阵基印记逐渐黯淡,这地灵气便会又成为游离状态,但这阵法毕竟已经布下,而地灵气又没有独立的意识,所以便会在阵法内或附近,聚集成一片独立的空间,这就是自行演化,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里奥斯解释道。

        “看来这灵气果然有灵性,那为什么大陆之上没有其他职业能运用这灵气呢?”这点景辰一直很好奇,毕竟灵气这么强大,几万年来不知出了多少纵奇才,怎么会没人掌握其他运用的办法。

        “这个不是没人尝试过,而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这灵气是地产生,而人本身却不行,也不能用类似法师系职业冥想的办法,把那些灵气吸入身体,即使是阵术士也只是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借用自然界中的灵气,而不能储存在体内。”听里奥斯这话,景辰猜测,里奥斯当年可能与自己有一样的想法,果不其然,只听里奥斯继续道,“当年,我也如你这样想过,与你不同的是,我试过很多方法,连一些秘术的方法,我也用来实验过,发现只有阵法才能与这地灵气产生共鸣,其他都不行,所以后来就放弃了。”里奥斯叹息了一声。

        “呼……”一声破空声传来。

        景辰一惊,和景对招时养成的习惯,他微微一闪身,只觉得什么东西划过他的皮肤,“谁?!”

        半晌过后,依旧没有什么回应,景辰眉头微皱,侧耳倾听也听不到任何声响,摸了摸刚才被那东西划过的地方,此刻已经渗出零点鲜血。

        “心了,那东西似乎不是活物。”里奥斯提醒道。

        “不是活物?亡灵?”景辰有些惊讶道,虽然的时候也听一些关于亡灵的事,但毕竟在圣灵帝国,这个神圣教廷圣城所在的国家亡灵系魔法师是很少来的,亡灵和圣光生就相克,虽然两者互不相干,但还是尽量远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兽魂。”顿了顿,里奥斯继续道,“这万兽血阵积累了太多魔兽临死前的怨气,此处又是灵气汇聚之地,那些本没有什么意识的魔兽灵魂,进化成兽魂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兽魂是什么?不是魔兽的灵魂?”景辰实在没想出,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魔兽死后,也就是一丝残魂,大多会随时间的流逝,消逝在大自然中,但这兽魂不同,就像一些强大的魔法师,他们死后,依旧可以靠着执念存在人世间,等待亡灵系魔法师将其复活,虽然复活的代价是失去自由,但在他们看来也好过消亡,这兽魂与其差不多,就是一些强大的魔兽死后,不愿意消亡,而留着自己的执念,等待复活。”里奥斯的话多少有些不屑,毕竟这种方式的生不如死掉来的痛快。

        “嗖……”又是一声破空声袭来。

        “嗡……”就在那兽魂要撞到景辰身体的时候,银戒突然闪出一道光芒,那兽魂竟然被困在那道银芒之郑

        景辰向那银芒中一看,只见一只浑身漆黑的东西正在那光芒之中左冲右突,但不管它如何死命的冲撞,也无法突破那银芒的壁垒,渐渐的那兽魂像失去了力量一般,趴伏在银芒中,不再动弹。

        “呜嗷……”就在景辰想靠近看看那东西之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声响起。

        “什么!”景辰一惊,只是周围一片漆黑,听声音犹如万千魔兽奔腾一般,但到得近处,却又没了声响。

        “这些兽魂都不具备什么攻击力,但又都是实实在在的兽魂,倒是一处修炼你野性之心的好地方。”里奥斯的话弄得景辰不知该些什么。

        “不具备攻击力?”景辰伸手摸了摸刚刚被划破的皮肤,突然微微一愣,那皮肤竟然没有一丝被划开过的痕迹,而刚刚他确实感受到了疼痛和流血。

        “刚才,你不过是中了蜃兽兽魂的幻术,并不是真实的,你的狂野形态需要在魔兽繁多的地方,通过感染魔兽身上的野性之气,才能进化到更高的层次,而这里的兽魂便是最佳的对象,你通过感受它们的兽性,便能体悟“兽”的真正含义,未来才能有更好的发展。”里奥斯停了一下,继续道,“之所以我这里的兽魂不具备攻击力,是因为这里灵气充足,并不会产生什么凶魂,普通的兽魂是没有攻击力的。”

        景辰点零头,“那我该如何融入这兽魂之中呢?”这种修炼方法,景辰简直闻所未闻,如果不是从里奥斯口中了出来,他还真不敢相信。

        “按照这秘法之中的记载,你只需引这兽魂入体淬炼即可,只是兽魂入体你拥有野性之心,应该能够承受,但不免要吃点苦头了。”

        “但这苦头吃得也并非坏事,这兽魂生前被人百般欺凌,虽然现在已经借这里的灵气重生为灵,没有了原本的戾气,但也都是桀骜难驯,入体淬炼,不但可以让你对于兽的本源有更深刻的认识,还能让你意志力有不的提升,更主要的是,如果运气好,不定能获得某种赋技能。”

        里奥斯这话的时候虽然听着似乎很轻松,却给景辰一种很严肃的感觉,仿佛一位严师在让弟子做一个非常重大的选择。

        “我知道了!”里奥斯话音刚落,景辰想也没想便答应道。

        “嗯……”里奥斯应了一声,却又像在想些什么,久久没有话。

        “里老?”半晌后,景辰有点疑惑道。

        “我在,突然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没什么。”里奥斯的语气有些沉重,显然是想起了什么。

        “景辰,你记住,无论一会遇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都要守住本心,不要被任何东西所迷惑,千万记住。”

        “嗯!”景辰语气坚定的应道。

        “准备好,开始了。”里奥斯话音刚落,只见这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渐渐出现了一丝亮光,那亮光不知是从何处而来,又射向哪里,朦胧间,景辰似乎看见了很多魔兽温顺的躺在草地上,不管是巨大的肉食魔兽,还是比较温驯的食草魔兽,都在一起和谐的共处着。

        景辰眉头微皱,对于这种有些诡异,却又异常真实的画面,他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地灵气,凝聚幻境,兽魂炼心,守本归元。”边传来里奥斯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如雷鸣一般,此刻听来震得景辰的双耳嗡嗡作响,但这如雷鸣一般的声音也是提醒了景辰,这本就是兽魂们幻化出来的幻境,并非真实的,所以自己可以融入其中,却不能深陷于此。

        景辰缓步来到那些魔兽中间,那些魔兽并没有因为景辰的到来而有任何的不适应,依旧懒懒的趴在草地上,或舔着自己浑身的皮毛,或互相抓着痒痒,好一派平静祥和的景象,突然,一只虎形魔兽朝着一只魔蝶虎扑而去,那魔蝶反应不可谓不快,但还是慢了一步,但那魔蝶也没有本虎形魔兽抓住,而是从其爪间的缝隙穿了出去。

        看到此处,景辰不禁微微一愣,表面看来,这只是一场嬉闹,但不管是那虎形魔兽的迅捷,还是魔蝶被站先机后的应变策略,无一不给景辰一种流畅之感,仿佛那动作就是最符合自然流线型的动作,虎形魔兽飞扑而起时,没有一点拖泥带水,而魔蝶闪避时又走的是巧妙的趁敌不备。

        两者这一来一往看似简单,却又给景辰一种蕴藏无尽玄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