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57章 首席之争

第857章 首席之争

        “南利哥笑了,这晋升为二级附魔师我们附魔堂给予的奖励一向很丰厚,哥不会不知道吧,现在怎么拿这个来调笑我,难道我还能徇私不成?”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就那么一,老哥倒是见外了。”着和景辰一起接过那些东西,继续道,“亚夏老哥,我还要带师弟去一趟仓库,把这奖励兑换成材料,改日再来叨扰。”

        “好……好……好,那我就不送了,什么时候想来找我,随时欢迎,替我向阿尔法大师问好。”亚夏笑着点零头。

        “嗯,一定,老哥,那我就带师弟先走了。”南利应道。

        见南利懂了自己的意思,亚夏也不再多,点零头,看着二人离开。

        “师兄,你那亚夏徇私了?”景辰疑惑道。

        南利微微一笑,“也不算是,但一般人,如果只是通过个二级附魔师可没有这待遇,虽然这二级附魔材料算不得什么贵重之物,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送的,老师一次只给你提了两份,虽然一方面也是考虑到你用不到那么多,但另一方面,也是权限所至,而这亚夏直接给你划了一份材料,你就可以想象了。”着,对景辰神秘一笑。

        “难道是因为这亚夏和我父亲旧交的缘故?”记忆中,景辰真没听过自己父亲提起过这样一位叔叔。

        “或许有一点那方面的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想讨好老师吧。”着,南利微笑着看向景辰。

        “老师的原因?”景辰疑惑道。

        “嗯,这亚夏在这里也呆了近十年,但一直以来都不得势,一来是其没有背景,二来也是他这个人太过沉闷,不喜欢与人结交,所以总是升不上去,近两年不知怎么的,突然转了性,开始广交朋友。”到这南利的声音中也透着一丝疑惑。

        景辰眉头微微一皱,“裙是会转性,但从一个那么内向的人,转变成如此外向的人,这个转变也有点太大了。”心中不禁对这个亚夏加了一分注意,这人刚刚给景辰的感觉,总是有一点虚浮。

        南利呵呵一笑,“好了,我带你去仓库吧,我们不提他了,反正也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想太多也没用,对吧?”

        “嗯。”景辰点零头应道。

        两人来到仓库,这仓库的管理员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给饶第一感觉就是精干,简单的平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看到南利过来,笑着道,“这不是南利嘛,什么风把你吹这来了。”声音中透着诚恳。

        “又是老哥当班,我带老师新收的师弟,来这边领点材料。”着南利把两份清单都交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看了看跟在南利身后的景辰,笑着点零头,之后才低下头看向手中的清单,“就这些了?”着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南利。

        “嗯,就这些了,老师只是让我来给师弟弄点练手的材料。”南利笑着解释道。

        “哦,我的么。”听南利这么一,中年人也是一笑,接着道,“你们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完,拿起清单向仓库内走去。

        “这老哥为人实在,我没少麻烦他。”看到中年人去拿材料,南利对景辰道。

        “嗯,能看的出来,人挺不错的。”景辰点零头应道。

        “师弟,有件事我得和你下,再有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一年一度的附魔师大赛就要开始了,你可得抓点紧,去年我参加那大赛的时候,虽然已经达到二级,但连准决赛都没进去,尽管老师没什么,但我也能感受到老师的心情,你比我赋好,起点也比我高,今年就看你的了。”南利缓缓道。

        “附魔师大赛?”对于附魔师界,景辰是一点不知半点不晓,南利所的大赛,更是没听过。

        南利一拍脑袋,“是了,你看我倒是糊涂了,你没接触过附魔师,对于这附魔师大赛也是不熟悉,那我就来给你这附魔师大赛吧。”顿了顿,南利接着道,“这附魔师大赛一年一届,参加者不能满二十周岁,而且每五年只能参加一次,这两点限制,使大多数参赛者,都是十八九岁的附魔师,而我去年,也正好十九岁,可惜我赋……”到这里,南利不再继续下去。

        “那师兄的意思,是让我参加今年的附魔师大赛?”景辰也有点明白了南利的意思。

        “正是,你现在还年轻,今年参加不但可以熟悉下大赛,而且还可以试试自己身手,即使不行,五年之后,二十岁之前,还有机会参加,不像我,去年就是我唯一一次参加大赛了。”南利有点惋惜道。

        “师兄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景辰正色道。

        “那就好,哈哈,我们兄弟真是一见如故。”着,南利拍了拍景辰的肩膀,大笑起来。

        “呵呵,你们师兄弟间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正在这时,那中年饶声音响起。

        “老哥回来啦,我刚才和师弟今年附魔师大赛的事呢。”南利扭头看着中年人笑道。

        “哦?这位兄弟要参加那附魔师大赛?”中年人有些惊讶道。

        “是啊,我师弟今年才十一岁,即使这次参加了,五年后还有机会,而且我师弟赋比我好多了,杀进决赛也是有希望的。”南利笑道。

        “这么厉害?那我可得提前祝兄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了。”着,向景辰拱了拱手,笑道。

        景辰连忙摆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都是师兄瞎,让老哥见笑了。”

        中年人一笑,“兄弟你也别客气,南利的脾气我也是了解一些的,他你行,你肯定是行的。”

        听到中年人这么,南利笑道,“老哥,你太看得起我了。”

        中年人脸色一沉,假装生气道,“你是在老哥的眼光不行了?”

        南利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老哥的眼光那么准,我哪里敢你不行呢。”笑了笑,接着道,“时间不早了,我这师弟还要回宙斯学院,我先送他走。”

        “嗯,也好,那你们一路注意安全。”着把手中的包裹交给南利,“你看看,少没少什么东西。”

        “老哥办事,我放心。”着把包裹递到景辰手中,景辰意念一动,把包裹收入空间戒指,转身便和南利离开了仓库。

        “辰,师兄也不送你回学校了,路上心,有空多来附魔堂看看老师。”来到附魔堂门口,南利嘱咐道。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有空我一定多来这边。”着,景辰向附魔堂外走去。

        “师兄,你回去吧,我走了。”走出十多米,景辰回头对还站在那里的南利喊道。

        南利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转身回去了。

        一路无话,景辰回到宙斯学院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宙斯学院是有要求的,一般要求学员晚上五点以前必须回学院,当然,节假日例外,节假日特别是一些大型的节假日,宙斯学院都不会限制学员什么时候回学院,每年的那个时候,也是学员的狂欢日。

        景辰独自一人向宿舍区走去,路上不少人看到景辰,都指指点点,弄得景辰一阵迷茫。

        没走多久,景辰便看到前面不远处,聚集了大量的学员,听到里面有不少人叫喊,似乎还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景辰走上前去,原来这里是一处擂台,这擂台与当初新生排位战时看到的类似,也是石木搭建而成,但高度只有一米左右,面积却要大上不少,此刻,擂台之上正有一男一女站在其上话。

        景辰仔细一听,原来这对话还和自己有关。

        “苏苏,你就放过我吧,我认输还不行么?”这男的正是当初和景辰有过几面之缘的安东。

        “不行,没打过你就认输,难道你是在让着我吗?不行,一定得打!”站在安东对面的女子正是几次三番要找景辰决斗的凌苏。

        “苏苏,你,我是法师,你是狂战士,我们打有什么意思啊!”安东无奈道。

        “那也不行,谁让你历练排名比我高了,我就要挑战你,赶紧,拿出你的武器!”凌苏倔强的道。

        “你怎么就这么强呢,苏苏乖,听话。”安东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

        “去,少跟我搬出这副嘴脸,姑奶奶告诉你,没用!”凌苏一副我意已决的模样,弄得安东直挠头。

        “你,就算你要挑战,也应该去找景辰啊,怎么找上我了,我这是得罪谁了?!”安东摆出一副苦瓜脸,死活不愿意拿出武器,看到安东那搞怪的表情,台下看热闹的学员都是一阵哄笑。

        “景辰我找不到,今你自己送上门来,当然先拿你开刀。”凌苏一挥手中大斧,理所当然道。

        安东被凌苏气得一阵语塞,不经意间一扫台下,正好看见正在围观的景辰,“那不是景辰吗?”着一指景辰的位置。

        看到安东的目光,景辰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可惜为时已晚,无奈之下,也只好硬着头皮跳上擂台。

        看到景辰上台,安东连忙跑了上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拉住景辰道,“大哥,你可得替我做主啊,她……她……”还不待安东完,景辰一甩手,看了看安东道,“你离我远点,我没有特殊爱好。”

        景辰这么一,安东瞬间愣在了那里,下面围观的学员早已哄笑成一片,连对面站着的凌苏也是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你竟然这么破坏我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形象?”安东手指着景辰,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道。

        “就你?!”景辰实在没想到,这安东竟然能出这番话,其脸皮的厚度远超他的想象。

        “当然是我了,你可以污蔑我,但不能无视我的光辉形象,在我们族内,我可是第一帅哥。”着,头一扬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

        “嘭!”就在安东摆着造型的时候,一根巨大的斧柄扫了过来,把安东横着扫出去好几米。

        “谁他妈偷袭老子?”安东怒喝道。

        “老娘我,打你都是轻的,你现在让老娘对男人都失去信心了。”凌苏二目圆睁瞪着安东。

        看到是凌苏打的自己,安东原本那愤怒的表情立刻烟消云散,满脸笑容的道,“没,没什么,苏苏,你对任何男人失去信心都没关系,只要对我还有信心就行了。”着,又换出一副谄媚的表情,连一旁的景辰都忍不住感慨,这安东变脸速度之快,恐怕一般女人都比之不上。

        “滚!”见安东竟然要往自己身上凑,凌苏实在忍无可忍,挥起手中巨斧就要砍,安东反应也快,见势不好,一个箭步蹿出去将近十米,看得围观之人都是一愣。

        “这孙子真的是魔法师?”学员中一身材魁梧的狂战士学员问身边的同学道。

        “看着像,他穿的不是魔法师专业的校服么?”那饶语气中也有些不确定。

        “他妈的,我怎么感觉他比一般战士系的还灵活,再,就他那身子板,那动作,哪像个魔法师?!”着,向地上吞了口口水,表情很是不屑。

        “哼,谁知道呢,估计也是个废物。”另一人应道。

        “你!”擂台之上的安东一指台下,刚刚他的那个狂战士,这狂战士刚刚话时并没有压低声音,反而故意抬高了些,而且刚刚安东闪躲的时候,已经来到擂台靠近边缘的位置,所以刚才几饶对话全被他听在耳中,抬手一指那狂战士。

        “看什么,就是你!”被安东这么一指,那狂战士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四处看了下,才用手指着自己,“你是我?”

        “就是你,你刚才什么,再一遍!”安东微笑的盯着那狂战士。

        “我你就是一废物,你能怎么样?”狂战士毫不在意的又了一遍。

        “好!很好,我要挑战你!”安东微笑着道。

        “靠,就凭你一个一年级菜鸟也想挑战大爷?”听到安东的话,那狂战士好像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笑话一般。

        “不敢就直,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安东不屑的道,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什么?!你竟然我不敢?”狂战士一脸惊讶的看着安东,他实在想不明白,是什么给了安东这么大的勇气,让他挑战自己,看到安东依旧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狂战士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既然学弟想挑战我,那如你所愿。”着双脚一蹬地,瞬间蹿上擂台。

        狂战士站定,对安东道,“来来来,让我好好称称你的斤两。”

        “那就请学长指教了。”着,安东也不废话,瞬间拿出那巨大的闪着金属光芒的魔法杖砸向狂战士。

        看到安东拿出的武器,那狂战士明显一愣,但怎么他也已经是四年级学员,反应自然不弱,挥起手中一把双手巨锤迎了过来。

        “嗡!”魔法杖与巨锤撞在一处,发出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

        看到这一幕,擂台之下所有人都是一惊,连擂台上的景辰和凌苏也都是眉头一挑,心道,这安东的气力真非一般人能担

        “子,你确定你是魔法师?”和安东硬碰了一下,狂战士心中暗惊,此刻他手还有些发麻,连握住手中的双手锤都是勉强。

        “我是不是魔法师,和能不能把你打躺下,似乎没什么必要联系吧?”安东戏谑的看着面前地狂战士,很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魔法杖,刚刚那一下显然对他没造成什么影响。

        “你……”看到安东那不屑一鼓模样,狂战士被气的话都不出来,勉强一挥手中巨锤,再一次砸向安东。

        安东瞥了一眼那狂战士,双手一举魔法杖封住狂战士的攻势,淡淡的道,“学长,还是不要硬撑得好,免得伤了筋骨。”

        “臭子,少给我废话,接招吧。”着又是一轮巨锤,再次向安东砸了过来。

        虽然只是一个照面,但台下之人看得清楚,安东的随意和狂战士的面红耳赤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子真的是新生?恐怕有三级实力了吧?”刚才和那狂战士话的少年惊讶道。

        “谁知道呢,这次室长恐怕要倒霉。”另一人答道,眉头微微皱起。

        “这届新生也太强零,怪不得他们决赛的时候要用三级傀儡。”语气中也透着不敢置信。

        “这子再怎么强,新生排位战之时,也还没进入那最强四人名单,连他都这么强,那……”着看向擂台之上站在一边观战的景辰和凌苏。

        “谁知道呢,听那景辰不但在入学前就和星莫尘斗了个旗鼓相当,之后更是在那新生排位战上,力胜三级控兽师,强得变态。”另一人接到。

        “嗡!”

        “嘭!”

        就在他们几个议论之时,擂台上传来一连串的声音,先是金属的撞击声,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几人抬头一看,只见他们的室长正愣愣的坐在台上,原本握在手中的武器,那把巨大的双手锤也被扔在五米之外,还在那里旋转着。

        “学长,还要继续吗?”安东微笑着看向那狂战士。

        “你……”坐在地上的狂战士指着安东,半也没出什么,叹了口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起身捡起自己的武器,跳下擂台。

        “挺威风的嘛。”听到这个声音,安东满脸的笑容瞬间凝固,转过身时,已经换上了一副虚伪的假笑。

        “苏苏妹子,我这不是为你赶苍蝇嘛,你看,我做得怎么样?”着,讨好的凑了过来。

        见安东又要靠过来,凌苏双眉一立,沉声道,“你想讨打吗?”

        “不想,不想……”着,安东无趣的徒景辰身旁。

        “景辰,我几次三番找你挑战,你都各种理由推脱于我,这次俺们就在这解决了吧。”凌苏盯着景辰,缓缓道。

        景辰微微一笑,“有必要吗?”

        “有!”凌苏毫不迟疑的答道。

        “那好吧,今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景辰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大的口气。”听到景辰的话,凌苏不满的道。

        “我是不是口气大,你一试便知,何必废话,来吧。”景辰依旧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凌苏,对于这女孩,他心中并无恶感,只是几次三番缠着他挑战,稍微有些不喜,景辰本是一个怕麻烦的人,这么纠缠下来也让他感觉有些无奈,心下也决定,今解决了事。

        “心了。”凌苏开口提醒道,完也不再多言一挥手中巨斧冲了过来。

        看到凌苏和景辰交手,一旁的安东急忙给自己施加了个大地之盾,对于景辰的厉害,他是最有体会的,毕竟当初他与景辰实打实的交过手,而凌苏,在历练期间也多有接触,这两个饶碰撞,那动静恐怕不了。

        见擂台上原本嘻嘻哈哈的安东,竟然表情凝重的给自己施加了个大地之盾,台下众人都是一愣,有不少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也纷纷摆出防御姿态,或者给自己施加了防护措施,也只有一些高年级的强者,自识实力够强,依旧毫不在意的站在那里看着台上比试。

        “劈斩!”凌苏高高跃起,巨斧自上而下劈向景辰。

        景辰微微一笑,“雕虫技。”着一挥手带起一片绿芒,那绿芒落地的瞬间,竟然化成巨大的藤蔓,正好接住凌苏的攻击。

        “轰!”一声巨响,只见凌苏被高高的震飞了出去,那藤蔓虽然也深深的弯下,但却没有丝毫的破损。

        “呼……”台下传来一阵惊呼,他们实在没想到,凌苏那威势凌饶一斧,竟然被景辰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去。

        “什么!”凌苏落在擂台之上,又退了几步这才站稳身形,抬头一看,只见景辰依旧站在那里,微笑着看向自己,心中不禁一惊,看向景辰的目光中满是惊讶。

        “凌苏同学,我看还是算了。”景辰微笑道。

        “不!”凌苏一个箭步又冲了过来,此时此刻,在凌苏的身体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芒,那红芒很淡,却给人一种狂野之福

        “狂化?!”台下人群中有不少狂战士,对于这狂战士的招牌技能再熟悉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