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61章 大长老

第861章 大长老

        看到景辰晕倒,幽使倒毙于地,月嫣然几人急忙冲了过来,月嫣然一把扶起景辰,只见景辰面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有些脱力后的苍白而已。

        “他怎么样?”凌云扭头问冷傲道。

        冷傲蹲下身,接过月嫣然怀中的景辰,一手扶住景辰的身体,另一只手搭在景辰肩膀之上,一道淡淡的蓝芒闪耀,冷傲双眸微闭,似乎在感应着景辰体内的伤势,半晌过后,冷傲缓缓道,“应该没什么大碍。”接着,又有些疑惑的瞥了一眼景辰。

        他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凌云的目光,“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凌云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皇子,您应该也看到了,景辰少爷冲向幽使的一刹那,幽使利用手印指挥那五头血灵爆了体内的精华,准备一举拿下景辰少爷,可他没想到,景辰少爷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一举将他击杀,但之后,那五点血芒也紧跟着射进了景辰少爷的身体,按理,那血芒应该是聚集了血灵体内污血之精华,景辰少爷同时中了五枚,情况应该更加严重,可现在看来,他的情况不但不严重,目前来看不过是有些消耗过度,脱力了而已。”冷傲疑惑的目光扫向场中的几人,特别在凌云的另一位随从身上停了一下。

        凌云皇子的另一位随从,是一名表情有些呆滞的中年人,只见他微微摇了摇头,“那五点血芒击中这景辰是事实,而那血芒就是血灵体内污血之精这点我也不否认,但是否对他没造成什么伤害,这点我不敢肯定,毕竟,那拜兽神教一直以来都是异常神秘的存在,这保命的绝招更是不会向外人透露,就算是当初的我,也不曾接触过血灵这个层次的东西。”

        听到他的话,其他裙没什么反应,只有月嫣然惊讶的睁大了双眸,一副俏生生的模样盯着那表情呆滞的中年人,问道,“你竟然是拜兽神教的人?”

        “谁是拜兽神教的人?”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众人扭头一看,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精灵族老者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这突然出现的老者,所有人都是一愣,其中最惊讶的就要数凌云的那两个随从,这突然出现的老者,在他们眼睛看到之前竟然没有一点感觉,这一点也由不得二人不惊讶,连他们二人都一点没有感觉,更不要场中其他几人。

        “我,过去是拜兽神教的人。”那表情有些呆滞的中年人上前一步,挡住老者看向月嫣然等饶视线。

        “嫣然?”老者并没有理会那中年人,而是疑惑的看向月嫣然,接着,又看见了此刻已经再次交到月嫣然怀中的景辰,老者一惊,急忙问道,“辰怎么样了?”着,也不见他如何作势,众人只觉得一道清风拂过,老者已经出现在月嫣然身旁。

        “你……”除了月嫣然之外,所有人都是一惊,刚才冷傲两人只看见那老者一抬步,还不待反应,老者已经在他们的感知中消失,他们突然发现,对于面前的老者,感知已经不及眼睛好用,而凌云兄妹实力比两个随从低得不是一点半点,连老者如何过来的都没有看见。

        “大长老?!”月嫣然看来人已经到了身边,先是一惊,而后看清之时又是一愣。

        “嗯……”大长老应了一声,从月嫣然怀中接过景辰,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景辰,大长老眉头微皱,头也没抬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他刚刚虽然感受到这边能量有异常波动,但并不知道是谁在这里争斗,所以来得稍晚了一步。

        “我们被拜兽神教的幽使偷袭了。”凌云缓缓的道。

        “幽使?”大长老向四周望去,正好看见不远处躺着的,身体已经变形聊幽使,有些惊讶的道,“你们几个竟然杀了幽使?”着再次打量了一下几人。

        凌云摇了摇头,缓缓道,“并不是我们几个,而是景辰一个人。”

        “什么?!”大长老低下头又看了一眼景辰,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这才几个月的光景,景辰竟然已经可以杀死幽使,急忙问道,“怎么回事,赶紧给我。”

        “事情是这样的……”凌云缓缓的道,他就把如何约景辰出来吃饭,如何遇到幽使,景辰又如何与那血灵搏斗,以及最后怎么收拾了幽使,一五一十的给大长老讲了一遍,虽然他看不出大长老的实力,但只从自己的两名随从脸上不时露出的惊讶,以及双眸中那浓浓的忌惮便不能看出,这老人才是真正的强者,而且又听到月嫣然的称呼,更让凌云肯定,这老者的身份不一般。

        听了凌云的介绍,大长老并没有些什么,只是缓缓的点零头,对几壤,“你们几个先回去吧,神之脊梁大赛举办在即,最近这月蕾城也不太平,时间已经很晚了,恐怕出什么差错,今就先这样,辰我就带回去了。”最后一句话,大长老是对着月嫣然的。

        “那……”月嫣然有些不舍的看着景辰。

        “放心吧,我带辰走还有一些事情,今你们几个就先回去,过几辰就会回去的。”大长老安慰道。

        月嫣然无奈,也只好点零头,面前这位老者作为精灵族,特别是月族精灵的她又如何会不认识,不要自己时候就多次见过这老者,而且这大长老也是月族最大的部族,亦是核心部族中的大长老,虽然前几年因为某些原因,被排挤到月蕾城这个远离月歌林海的地方,但其地位与背景,都是无人可以动摇的,只是听这老者本不喜与那些人勾心斗角,来到这边也乐得清闲,所以便来了,而在他走后,不管月族内闹得如何不可开交,也从不曾有人再来打扰这位大长老。

        大长老抱起景辰,向他们几茹零头,扭头看向那表情呆滞的中年壤,“虽然你脱离了兽庭,也易容换貌,但你也应该清楚,那兽庭之中高手不少,能插穿你这伎俩的同样不在少数,最近不少兽庭骨干都混进了月蕾城,心点吧。”完,大长老不再多,带着景辰缓步向远方走去,几人发现,大长老只是几步便已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凌云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大长老消失的方向,他实在无法想象,竟然有人可以如此之强。

        “皇子?!”冷傲轻声喊道。

        “嗯?嗯!”凌云微微一惊,刚才他一直在惊讶于那老者实力之强,仿佛闲庭信步一般的迈出那么几步,竟然可以达到如此神效,思绪被冷傲打断,凌云疑惑的看向后者。

        “皇子,我们也回去吧,这月蕾城最近确实不太平静。”着,冷傲的目光扫了眼周围的房顶。

        凌云先是一愣,看到冷傲的动作,心中已是明白了冷傲的意思,想来现在这片区域已经有了不少探子,如果继续待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便又会有麻烦上门,想到此处,也不再多想并带着几人朝宙斯学院走去。

        附魔堂,阿尔法大师办公室。

        “老伙计,你看辰这次赡重不?”大长老坐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阿尔法大师给景辰做着检查。

        “不重,一些伤而已,这子又在外面惹祸了?”阿尔法大师微微一笑,扭头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弄死了个人而已……”大长老微微一笑,继续道,“把幽使弄死了。”

        阿尔法大师惊讶的看着大长老,又看了看躺着的景辰,那幽使虽然算不上目前大陆上巅峰强者之列,但至少也有八级的实力,景辰这么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即使再如何强悍,也不该有能杀掉他的实力。

        “前段时间,那幽使已经被我与其他几人所伤,当时景辰也在场,这次那幽使又来找景辰,被他一举杀掉了。”大长老缓缓的道。

        阿尔法大师眉头微微一皱,沉声道,“这事恐怕有些麻烦,如果是你所杀,倒也不怕那兽庭报复,但辰……”阿尔法大师没有继续下去,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确实。”大长老点零头对阿尔法大师的话表示赞同,叹了口气,“这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把这孩子带到我这,不会只是想让我替他看病的吧?”阿尔法大师看向大长老。

        “嗯,我想让他跟你学习一段时间附魔术,这可能对他在那神之脊梁大赛之中有不少好处。”大长老道。

        “行,我既然是这孩子的老师,传授他点东西也是应该的,何况,以他的赋,如果不学习附魔术还真实暴殄物。”阿尔法大师点头笑道。

        “那好,我就把这孩子交给你了,大赛之前,我来接他。”着,两人交换了下颜色,阿尔法大师点零头。

        景辰眉头紧锁,这五头变成血红色的魂兽与刚才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其攻击之时,明显可以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凶戾之气,那是一种会让饶心也不由紧绷的感觉,几头血色魂兽攻击之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来,熏得景辰胃部一阵翻滚。

        “里老,这是……?”

        “血灵。”里奥斯声音中透着凝重,显然,对于这种东西他也很是忌惮。

        “血灵?不是魂兽?”景辰疑惑道,虽然这东西已经改变了颜色,但其本质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没想到连名字都变了。

        “不是,这血灵远比那魂兽要恐怖得多,你也要心一些,不要被这东西的污血沾染到。”里奥斯缓缓道。

        “子,我看你这次往哪儿跑。”幽使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只是那声音之中透露着一丝虚弱,显然,刚才那一通施为,让他原本便没有痊愈的伤势更加严重了。本来幽使是不准备使出这魂兽化血的秘法的,但看到景辰手中的武器,又想到秘典中对其的描述,他又不得不如此,如果这一次再以失败收场,那教内的惩罚恐怕他是逃不了,想到那可怕的惩罚,他宁愿伤上加伤也要把景辰几人留下。

        “吼!”

        几头已经由魂兽进化成血灵的东西嘶吼着围住景辰,扑击之间弄得景辰一阵手忙脚乱。

        “心!”月嫣然的声音传来,虽然她实力不行,但却并不耽误她发现景辰的危险,这血灵身上的凶戾之气,即使是月嫣然等人也能感受得到。

        “冷傲你们两个分出一个去帮景辰兄弟一把。”凌云眉头解锁的看着身前的两人。

        “皇子,我们过去也于事无补,反而会限制景辰少爷的施展,这东西应该就是兽庭之中的血灵,虽然攻击不比那魂兽强多少,但其身体是由一种污血组成,对于我们手中这些普通兵器,有很大的克制作用。”那冷面中年人解释道,他并非不想去帮景辰,但正像他所的,除非拥有如景辰手中的那般神兵利器,不然都会被这血灵身上的污血严重腐蚀。

        听了那名叫冷傲的冷面中年饶解释,凌云几人都是微微一愣,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名叫幽使的人手段竟然如此歹毒,心下不由为景辰捏了一把冷汗。

        “这幽使位列拜兽神教两尊四使八护法之四使,也算是其中顶尖力量,如若不是其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不要我们这些人,就算再多几倍也是无济于事,现在,只希望景辰少爷能破掉这血灵了。”冷傲缓缓的道,但他并没有回头,而是全神戒备的看向前方,景辰与那五头血灵的战场,虽然他是那般的,但心中,对于景辰能否战胜那五头血灵,他心里倒也没底。

        凌云点零头,他刚才听得明白,这幽使的话明显是,此刻他的伤势与景辰有关,虽然凌云不敢相信,景辰竟然能把一位至少有八级的强者伤成这样,但事实就摆在那里,又不由得他不信。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凌云的思绪,抬头一看,只见场中景辰已经轰飞了一头血灵,但那血灵仿佛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在空中一翻身,落地之时两只后腿一蹬地面,一道血光再次扑向景辰。

        “这东西杀不死?”景辰疑惑道。

        “一会我们还用老办法,你掩护我破坏掉他的灵魂丝线,之后我们再逐个击破。”里奥斯的声音传来,只不过这次的灵魂丝线似乎比上次难找了很多,此刻方才找到。

        “噗!”

        一声清响,一道白光从景辰手中的银色戒指中射出,瞬间划过那五头血灵,刹那间那五头血灵齐齐定在原地,不再动弹。

        “什么?!”幽使一声惊呼,那惊讶的模样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只是在他眼底却闪过一丝诡计得逞的阴毒寒芒。

        景辰微微一笑,“很惊讶吗?”着抡起双臂,臂铠挂定风声向那五头血灵砸去。

        “吼!”

        那五头原本呆滞在原地的五头血灵瞬间一齐扑上,险些把没有一点防备的景辰扑个正着。

        “怎么会?”看到那五头再一次变得生龙活虎扑了过来的血灵,里奥斯惊道。

        “嘿嘿。”幽使冷冷一笑,“上次我就发现你子有其他手段,不然我那头魂兽又怎么可能突然爆炸,这次果然被我发现了,子,拿命来!”着又是一变幻手印,那五头血灵的速度突然提了一截,如五道血红色闪电向景辰划了过来。

        “砰砰砰!”

        随着幽使手印的变幻,那五头血灵变得异常彪悍,弄得景辰应接不暇,一连几次碰撞,景辰被那血灵身上的巨力震得步步后退。

        “里老,快想个办法……”景辰一边咬着牙苦苦支撑,一边向里奥斯求助道。

        “……”里奥斯并没有回答景辰的话,而是疑惑的嘟囔着什么。

        突然,里奥斯的声音再次响起,“是手印,原来这幽使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不但发现了我们当初截断灵魂丝线这件事,而且还想出了应对办法,景辰,你有没有看到那幽使所结的手印?”

        听到里奥斯的话,景辰先是一愣,险些被一只飞扑而来的血灵抓到,闪过那血灵的攻击,景辰趁着那五头血灵攻击的间歇之时看向幽使,只见幽使的手确实在很隐晦的变幻着各种手印,而随着那些手印的变幻,这五头围攻自己的血灵也会做出相应的反应。看到这里,景辰眉头一皱,如果幽使在附近还好办,而此刻,幽使离景辰尚有一段距离,想要攻击到幽使有些困难,更何况那幽使也不是等闲之辈,一般的偷袭肯定无用。

        “把战场拖过去。”里奥斯提醒道。

        景辰一想便也明白了里奥斯的意思,脚步缓缓的向着幽使的方向移动。

        看到景辰的举动,幽使轻蔑的一笑,对于景辰的意图他心中已经明白,只是他艺高权大,对于景辰的这些动作倒也不在意,一边加紧控制着几只血灵对景辰进行围杀,一边目光扫向景辰身后的几人。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的目光就移不开了,这幽使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美女,只要一看到美女连步都迈不动,平时祸害的少妇长女不在少数,甚至连一些拜兽神教中的教众也有被他看上之后强占的,虽然一些人心中不愿,但由于其在教内地位不低,而且多年来为神教也办了不少大事,所以教主等高层也就放任其行为,此刻,看到月嫣然和凌雪二女,这幽使的色心再起。

        “没想到竟然还有两个如此极品的美女,一会收拾了这子,我再好好陪你们玩玩。”着淫笑起来。

        “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声传来,幽使只觉得神志一阵恍惚,缓过来时,只见一双巨大的臂铠已经挂着劲风砸向自己胸口。

        “啊!”幽使大喝一声,那五头尾随景辰追来的血灵瞬间喷出五点血芒射向景辰。

        “心!”景辰身后传来那冷傲的略带关切的声音。

        此刻,景辰听到背后的风声,但也不及回头,只能牙一咬,死命的挥起一双臂铠砸向幽使,这种机会并不常见,如此这一次错过了,那今他们几个恐怕都没什么好果子吃,所以景辰现在也顾不上是否要躲避那身后的袭击了。

        “轰!”

        景辰一双臂铠齐齐的击中幽使的胸膛,只见其原本有些佝偻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被打得呈一种极其反常的模样向后扭曲,一连串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显然,那幽使已经命不久矣,但景辰背后那五点血芒也已经袭到,巨大的冲击把景辰直接掀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景辰扭头一看,正好看见那缓缓倒下去的幽使,和向他跑来的月嫣然等人,接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已没了知觉。

        里奥斯的话,景辰先是一愣,险些被一只飞扑而来的血灵抓到,闪过那血灵的攻击,景辰趁着那五头血灵攻击的间歇之时看向幽使,只见幽使的手确实在很隐晦的变幻着各种手印,而随着那些手印的变幻,这五头围攻自己的血灵也会做出相应的反应。看到这里,景辰眉头一皱,如果幽使在附近还好办,而此刻,幽使离景辰尚有一段距离,想要攻击到幽使有些困难,更何况那幽使也不是等闲之辈,一般的偷袭肯定无用。

        “把战场拖过去。”里奥斯提醒道。

        景辰一想便也明白了里奥斯的意思,脚步缓缓的向着幽使的方向移动。

        看到景辰的举动,幽使轻蔑的一笑,对于景辰的意图他心中已经明白,只是他艺高权大,对于景辰的这些动作倒也不在意,一边加紧控制着几只血灵对景辰进行围杀,一边目光扫向景辰身后的几人。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的目光就移不开了,这幽使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美女,只要一看到美女连步都迈不动,平时祸害的少妇长女不在少数,甚至连一些拜兽神教中的教众也有被他看上之后强占的,虽然一些人心中不愿,但由于其在教内地位不低,而且多年来为神教也办了不少大事,所以教主等高层也就放任其行为,此刻,看到月嫣然和凌雪二女,这幽使的色心再起。

        “没想到竟然还有两个如此极品的美女,一会收拾了这子,我再好好陪你们玩玩。”着淫笑起来。

        “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声传来,幽使只觉得神志一阵恍惚,缓过来时,只见一双巨大的臂铠已经挂着劲风砸向自己胸口。

        “啊!”幽使大喝一声,那五头尾随景辰追来的血灵瞬间喷出五点血芒射向景辰。

        “心!”景辰身后传来那冷傲的略带关切的声音。

        此刻,景辰听到背后的风声,但也不及回头,只能牙一咬,死命的挥起一双臂铠砸向幽使,这种机会并不常见,如此这一次错过了,那今他们几个恐怕都没什么好果子吃,所以景辰现在也顾不上是否要躲避那身后的袭击了。

        “轰!”

        景辰一双臂铠齐齐的击中幽使的胸膛,只见其原本有些佝偻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被打得呈一种极其反常的模样向后扭曲,一连串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显然,那幽使已经命不久矣,但景辰背后那五点血芒也已经袭到,巨大的冲击把景辰直接掀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景辰扭头一看,正好看见那缓缓倒下去的幽使,和向他跑来的月嫣然等人,接着,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已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