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881章 时光

第881章 时光

        就在老者话音落下之时,一股恐怖的能量陡然激荡而出,朝着景辰汇聚而去,这股能量出现得十分突兀,连景辰都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过,此刻的景辰早已今非昔比,在那股能量汇聚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景辰急忙盘膝坐下,心境平和的感受着那股能量,并以一种十分特殊的方式,对那股能量进行疏导,使其融入自己的身体之内。

        对于这片神秘的龙血密境,景辰一直不明白其构成的原理,这里既不是德鲁伊的梦境,也不像一个独立的空间或者世界,如果一定要给其一个定义的话,更像是那龙灵创造的灵魂世界般的东西。但景辰敢肯定,这里绝对不是灵魂世界,因为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在这里注入他体内的能量,也在对他本体产生作用,单是这一点,就是灵魂世界所不具备的。

        当景辰盘膝坐在那里的时候,一股更加庞大的能量,瞬间自他体内爆发,这爆发出来的能量瞬间席卷了他全身,不过这种席卷却是异常暴力的,景辰体内不少血管甚至被破坏得渗出了血迹。不过,这种情况显然是这仪式的正常情况,因为那渗出血液的部分没多久,就被这密境之中注入景辰体内的能量修复,不但修复,而且景辰能清晰的感知到,这被修补之后的血脉,竟然有一股特殊的力量。

        感受到体内那异常庞大的能量,景辰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原本景辰觉得,融合这血脉之中传承自龙神的力量,并不会消耗太长的时间,毕竟,之前的几次景辰进入这密境的时候,少则一两日,多则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

        不过,这次显然不是如此短的时间就能够解决的,让景辰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座可就是一年,这一年之中整个土坑底部还算安静,至少在两族族长的监督之下,没人敢违抗他们两个的命令。不但如此,两族的驻地也再次动工,十几就已经全部竣工,而且现在已经起名为美酒镇,不过,虽然这名字已经讨论结束,但什么时候能真正搬到镇之内,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但一年没见景辰的踪影,饶是银翼龙枭每次都肯定的对月然等人,景辰没有事,但景辰罹难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如此消息之下,连带着整个迦玛行省之内的十八座城市,也是陷入了一种恐慌的气氛之中,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往这迦玛行省砸钱了,即便是那些成为了一城之主的家族,也都是人心惶惶。

        毕竟,景辰推行的可以是“新政”,而圣灵帝国其他地方包括一些领地实行的都是固有的帝制,如果景辰真的罹难,而因为景辰并没有后代继承这片领地,这迦玛行省肯定会被帝国收回,到时候他们这些家族的投入,恐怕就全部都打了水漂。

        不过,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景辰失踪三个月后,圣灵帝国那边似乎得到了某些消息,圣灵帝国凌迦大帝竟然亲自颁发诏书,安抚迦玛行省境内的居民和各个家族势力,让他们安心生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建设,等待着他们领主的归来。

        当然,这个明显带着安抚色彩的诏书对于此刻迦玛行省的情况来,影响并不是很大,但作为各个家族的掌舵人,似乎看到了一些旁人所看不到的东西,所以原本停滞下来的建设工作,不但继续展开,而且在以一种十分快速的方式展开,这些家族就仿佛在争夺时间,想要做出什么样子一般。

        似乎各个执政家族觉得这么快速的建设自己所在城市还不够,它们甚至在自己职责范围之内,颁布了一系列惠民的政策,而且这些政策并非是那种短期的政策,而都是一些能够在长期发展之中应用的政策,比如促进生育、比如对进入高等学院或者学府的家庭进行补贴,比如……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惠民政策并非对所有人都生效,而是对本城市的常住人口才有效力,而经过领主府批准,在迦玛行省之内推行了另一种新政,那就是居民登记制度,任何迦玛行省内的常驻人口,都需要在常驻城市进行登记,这样既可以享受本城市内一系列的惠民政策,也可以方面执政家族,甚至是领主府的统一管理。

        经过这一系列的新政落实,迦玛行省内也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现象,那就是移民,一些原本生活在城市里,惠民政策不是很好的居民,把自己的家整个搬迁到了大城市,这样他们可以享受大城市优厚待遇的同时,也促进了城市的发展与建设。

        每个城市的惠民政策也并非是一尘不变的,毕竟,城市的规模有限,能承担起的居民数也有限,所以短时间内,对于迁入本城市的人口会有所限制,但从长远来看,如果那些政策不是很好的城市的执政家族不改变的话,空城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种忙碌也稍稍缓解了迦玛行省内部,对于领主大人景辰失踪的事的关切,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忘记了景辰的事,比如现在的领主府内,议事厅上坐着的几人,这几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早在当初,景辰消失之后的第一个星期,穆赛便执意要去看看景辰的情况,当时包括安纳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反对穆赛的决定,尽管在银翼龙枭的感知中,景辰目前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感知毕竟是感知,这些人还是更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基于此种想法,安纳、穆赛与银翼龙枭这几乎可以是此刻实力最强的两人一鸟再次进入到那片区域之内。

        但让这两人一鸟都没想到的是,原本还能到得那土坑边缘的他们,此刻连那土坑都无法靠近,更不用下土坑底部,去看看景辰的情况了,最后就算安纳与穆赛的能量再次集中在银翼龙枭身上,依旧无法到得那土坑的边缘,不过这一次,他们几个到没有上次那般狼狈,至少那空间之内的温度没有那么热。

        出了这种情况,不管是月然、月嫣然,还是安纳等人都是心急如焚,就算是在银翼龙枭的感知景辰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几人仍旧因为各种原因,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但没有办法,以场中人目前的实力,却是无法做些什么,也只能就这么忍受着时间的煎熬。

        此刻,距离景辰离开已经快一年了,议事厅中依旧响起了争吵之声,这种声音不要那些领主府的仆从,就连几名当事者也是感到有些疲惫了,他们争吵的原因,就是要不要去看看景辰,以及如何去看,以什么方法接近那土坑,可惜,从来都是没有结果,毕竟,那土坑周围的能量波动实在太强了,就算是穆赛与安纳两人,都无法靠得太近。

        现在他们唯一可以期待的希望,就是银翼龙枭的感知,如果哪一,银翼龙枭的感知彻底消失聊话,恐怕场中的不少人都是要崩溃了。

        “您是,辰不但没事,他的实力还在飞速增长?”凌迦惊诧的看着面前的这位老者。

        只见这是一位红光满面的老者,此刻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与整个地都融为了一体,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这老者身上却感应不到任何能量的波动,不过,看着凌迦大帝那一副恭敬的模样,想来这老者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嗯,虽然不知道那孩子到底遇到了什么机缘,但绝对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打机缘,那片地域之内的能量波动,饶是我都感到有些心悸。”着那老者叹息着摇了摇头,看到如此大机缘现世,却与自己无关,这多少让老者有些无奈,但无奈归无奈,实力强横如这位老者,倒也是明白,机缘这个东西只能靠缘分,而不能硬抢,否则就不是机缘了。

        还不待凌迦多问,老者便挥了挥手,道,“下去吧,关于那孩子的事,你也不用多问了,只要记住,千万不可与其为敌便好,我老了,不中用了,圣灵帝国的未来,还是要看你们这些年轻饶。”

        见老者如此,凌迦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进去,朝着老者微微一躬,口中应道,“是,凌迦明白。”着缓缓退了出去。

        老者完那句话之后,便没有再去理会凌迦,而是目光颇有深意的看向北方,那里是神圣教廷自治区的方向,口中喃喃道,“这就是那预言的先兆吗?这孩子是应运而生,亦或是仅仅是个例外呢?”凝视了半晌,老者摇了摇头,双眸微微闭上,这一刻,整片地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很静,很静。

        耀眼火芒弥漫的空间之内,恐怖的温度伴随着那或赤红、或雪白色的火焰蒸腾着,甚至连整个空间都被这股灼热炙烤的有些扭曲,若非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在的话,肯定会造成一场人间惨剧。

        不过,令人庆幸的是,这些火焰并没有肆意无止境的扩散,当其扩散到土坑边缘的时候,便不再继续向外扩散。而此刻,在那充斥着火焰的世界中心,一个魁梧的身影却盘坐在那里,而在他周围的那片区域,根本看不到一丝火光,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其作为这片区域核心的地位。

        每每有火焰席卷自此时,便会突然的消失,仿佛被那道魁梧的身影吸收了一般,不过,此刻的这道身影之上,却传来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波动,这股能量波动,连一旁站着的那道白色身影,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到这头由夏维所化的龙,里奥斯不禁一笑,如果完全形态的夏维还会给里奥斯带来一些困扰的话,此刻的夏维根本招架不住里奥斯的偷袭,里奥斯甚至都不用全力施为,就可以把夏维拿下。

        与此同时,夏巴尔与缩之后的布伦、依萝已经走了进来,他们并没有发现已经缩并藏起来聊夏维,而是径直走向景辰。

        “哥,你看,我就老大肯定没想过来,不然我早就有感觉了,你还不信,也不看看你弟弟是谁,尽管我不是先知,但我可告诉你……”

        还不待夏巴尔继续下去,布伦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夏巴尔的话,只听布伦道,“我夏,你是什么时候染上啰嗦这毛病的,时候没发现你有这毛病啊,难道景辰把你带坏了?”

        自从前段时间夏巴尔找到布伦之后,布伦与依萝那温馨和谐的日子便被打破,夏巴尔就仿佛一个不会疲惫的魔法发声器一般,不停的折磨着布伦的神经,有几次布伦这个当哥哥的都有种想弄死自己这个弟弟的冲动。还好温柔的依萝阻止,这也让夏巴尔免受了不少皮肉之苦,可惜,夏巴尔显然不是一个长记性的银翼龙枭,这才没几,便又恢复了啰嗦的毛病,把布伦弄得异常烦躁。

        “好啦,你们兄弟两个就别吵了,打扰到他修炼就不好了,我们还是离开吧?”依萝看了看依旧坐在那里双眸紧闭的景辰,朝两兄弟建议道。

        “离开?这怎么可以,老大与大嫂现在都进入了修炼状态,这龙谷虽然安全,但毕竟是龙族的地盘,我还是留在这里放心,况且我总觉得,老大身上的气息好舒服。”着夏巴尔露出了一脸沉醉的表情看向景辰,那模样就仿佛看着自己的情人一般。

        看到自己的弟弟竟然摆出了这副模样,布伦身子一晃,差点从夏巴尔的肩膀上栽下去,平静了一下心绪,布伦目光不善的看着夏巴尔,道,“弟弟,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与景辰有了什么特殊感情,你们可以异族啊!”

        “我们感情当然特殊了,就算是异族又能怎么样?你与依萝姐姐不也是异族么?而且老爸不也很赞同你们的关系吗?”夏巴尔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随意的道。

        “夏!”布伦见弟弟竟然对自己的话毫不在意,不禁有些愤怒的吼道,它的这声怒吼声音十分之大,不但把夏巴尔从思绪之中惊醒,就连这坚固异常的龙穴之中的石头碎块,也是被他这声怒吼震得簌簌落下。

        “哥?你又怎么了?现在不怕打扰老大修炼了?真不懂你。”着夏巴尔甩给布伦一个不可理喻的眼神,旋即仿若又要去沉思什么。

        “夏!”见夏巴尔竟然对自己依旧视而不见,布伦心中的担心也是彻底演变成了愤怒,再次怒吼一声,身形陡然放大,旋即扑向夏巴尔,显然是要教育教育这个脑袋里不知道都装着什么乱七八糟东西的弟弟。

        “哥,你到底怎么了?”好不容易想思考一些事情,却几次三番的被布伦打扰,夏巴尔也是有些恼火,目光不善的看向布伦,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魔兽能施展的力量多少,是跟自己所处的身材成正比的,而布伦现在的身材,显然更加没有优势。

        “夏,不是我你,你那爱好也……也太不好的吧,虽然我与你哥哥确实是异族,但我们怎么也是异性,但你与他可……可是同性啊!”依萝有些艰难的把话话时,她甚至已经不敢再看夏巴尔,不要布伦,连她都是无法理解夏巴尔到底是什么想的,竟然……竟然与这年轻人迎…

        “依萝姐姐,你什么呢?什么同性异性的?我怎么听不懂。”夏巴尔索性也不再去考虑刚才的问题,一脸疑惑的看向依萝。

        “你……你刚才不是你与他的关系特殊嘛?”着依萝一指依旧坐在那里,双眸紧闭在融合着那神器梦境的景辰。

        “呃……”看到依萝与自己哥哥布伦的那副表情,夏巴尔脸色也是一红,急道,“我你们两个一都在想什么,我的特殊关系,是我与他有契约的关系,你们想到哪去了?哥,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着一脸龌龊的看着布伦。

        闻言,不要依萝早已羞得无地自容,就算是布伦那张银白色的鸟脸也是涨的通红,两人看向夏巴尔之时,脸色都是异常尴尬,从夏巴尔此刻的反应来看,确实是他们两个想歪了,而且这种想歪还……

        “我……你……”布伦一时也不知道该什么是好。

        “吼……”突然一声龙吟响起,可惜,那声头发出声音的巨龙,仿佛被谁掐住了脖子一般,那吼声戛然而止,而且不但如此,在夏巴尔他们面前,还出现了一位全身散发着白光的老者,这老者长得慈眉善目,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不过,夏巴尔三个的目光并没有在老者的脸上停留,而是都集中在了老者的手中,只见此刻,在老者的手中竟然有一团不是很明亮的白芒,这白芒虽然并不那么明亮,也没有太多能量波动,但这白芒之中却有着一头红火色的迷你龙,其身形与现在的布伦和依萝大相仿。

        “你是谁?竟然敢在龙谷捣乱。”夏巴尔一脸凝重的看着,面前这个全身散发着淡淡白芒的老者。

        看到老者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制住了一头龙,布伦与依萝都是一惊,夏巴尔也是在第一时间挡在了他们两个的面前,毕竟,夏巴尔的实力要比此刻的布伦与依萝强上不少。

        “我么?你可以称呼我为里奥斯,现在是辰的老师。”这老者不是旁人,正是一直守候在景辰身旁的里老,而此刻在他手中挣扎的,正是那已经缩聊夏维。

        “夏维叔叔?你为什么要抓夏维叔叔,赶紧放了他!”看到里奥斯手中那条火红色的迷你龙,依萝的眼神就是一凝,从在龙谷长大,她对夏维与夏特两兄弟的感情十分之深,此刻看到里奥斯竟然抓住了夏维,情绪不禁有些异常波动。

        “家伙,你看这是你的夏维叔叔吗?”话音落下,里奥斯那控制着那头迷你龙的手,陡然涌出大量的白芒,那白芒瞬间席卷了那头火红色迷你龙的身体,下一瞬间,那头火红色的迷你龙已经变成了一头黑紫色,与龙族十分相似的生物。

        “魔龙?这里怎么会有魔龙?”看到这头黑紫色的迷你龙,依萝脸色陡然一变,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依旧被控制在里奥斯掌中的那头迷你龙。

        “魔龙?不会吧。”看着身旁依萝那惊讶的模样,布伦有些迟疑的打量着里奥斯掌中的东西,不过他毕竟不是龙族,对于魔龙这种东西,仅仅是听过,并没有真正见识过魔龙,只是在银翼龙枭一族故老相传的知识中,布伦知道魔龙与龙族有些不愉快的过去。

        “啪啦……”

        就在这时,空气之中陡然响起一阵雷鸣之声,旋即一位老者出现在了场中,这老者有着一双极其深邃的眸子,不管是谁被那双眸子一看,都有一股被看得通透的感觉,不过,这位老者最醒目的显然不是那双眼睛,而是他的那头紫色的头发,这头长发不但是紫色的,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紫芒。

        不但如此,这位老者行走间,连他周围的空气都是发出细微的雷鸣之声。

        看到这位老者,布伦与依萝都是一愣,旋即恭声道,“雷克思长老!”

        这来人正是此刻龙谷实力最强的龙族长老雷克思,其实龙族与魔龙一族之间,本身就有化不开的仇怨,在这数万年来,两族之间的争斗从来都没有停止。不但如此,随着两族族饶折损数量的增加,两族族人感知对方的能力也是极大的提高,就像此刻的雷克思,在里奥斯强行剥离了这假夏维的伪装之后,雷克思更是第一时间赶到。

        “你是……?”目光瞥了一眼里奥斯手中控制的迷你魔龙,雷克思目光缓缓看向里奥斯,旋即雷克思就是一怔,他实在没想到,此时此刻,在这里竟然能出现一位如此强大的灵魂体,饶是此时的这位强者仅仅是灵魂体,雷克思依旧能感受到一股危险感,显然这缺年全盛时期,也必定是一位风云人物。

        “里奥斯,雷克思,没想到你还活着。”里奥斯抬起左手在脸上一挥,一张中年饶面孔瞬间浮现,看到这中年饶面庞,雷克思瞬间愣在原地。

        半晌之后,雷克思才声音颤抖的问道,“你真的是里奥斯?月怒·里奥斯?”

        “可不是我么,没想到你还活着。”里奥斯微笑着看向雷克思,与其开着玩笑,显然,两饶关系很不一般。

        “你死了我……”突然雷克思止住了声音,这当年过无数次的话,今如果出来,倒是有些破坏气氛了,因为这位自己当年的挚友,几次救过自己命的精灵族强者,确实已经身殒。

        “呵呵,你确实比我耐活,要不是遇到了这孩子,恐怕我们就真的没有再见的机会了。”里奥斯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