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909章

第909章

        敖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找过了无数的地域,甚至走过了无数的下界,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弟弟的踪影。

        然而,连敖冰自己都自暴自弃,一听到有一个新的下界打开的消息之后,便立刻请命来到了连云大陆。虽然魔出现在下界是一件大事,不过探测到的魔实力过于弱,龙族没有丝毫的在意,便任凭敖冰自主决断了。木讷机械的敖冰,原本还潜意识里打算着以后如何继续疯魔一般的寻找弟弟,结果现在,这个连云大陆竟然出现淋弟的气息!

        敖冰喜极而泣,立刻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另外的令人。至于原本任务什么的,作为检查者的敖冰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切任由乌兰行他们处置就是了。龙族的行径,难道还要向这些下族来通报?于是,敖冰立刻行动起来,踏上了在整个连云大陆的旅途。多少年的寻找,让她掌握了诸多的寻踪之法,无限的灵力挥洒下去,几乎洞悉了整个连云大陆的所有秘密。某个门派的秘密宗师,隐藏在地下的秘密据点,甚至一些上古仙人遗留下来的居所遗迹,这些全都在熬冰的手中无所遁形。

        许多秘密的所在,仍然保存完好,毕竟连云大陆一代不如一代,前一代的手段隔上一代基本就失传了,所以这些隐秘的所在,才能够保留下来。

        不难想象,这些秘密之中必然隐含着惊饶财富,这些财富哪怕对于仙界之人而言,也一定是能够看得上眼的,因为这些代表着整个连云大陆的珍藏。乌兰行所渴望的,也就是这些珍藏,可惜他搜刮了整个大楚还有安家,获得的仅仅是一个底朝的仓库而已。然而,这些东西敖冰弃之如敝履,完全不正视一眼。宝物,资源,一切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追求实力,同样没有一般人野心的敖冰,仅仅希望自己唯一看重的亲人,自己的弟弟,还活着。“到底,在哪里了!”

        敖冰咬着牙,再坚强的人经历了万载寻觅,无数次的失望之后,心也会破碎。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丝的迹象,却又没有了任何的消息,石沉大海。如果不是敖冰神识之中不断播放着玉佩光芒闪烁的影响,敖冰甚至都会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好在,这不是幻觉。玉佩同样也不会出错,他会忠实的回馈血脉灵魂的感应,所以哪怕玉佩所感应到的不是自己的弟弟,也绝对跟自己的弟弟有关系!

        正在敖冰心急如焚,却又满脑子彷徨的时候,她千万次的祈祷还有许愿,终于获得了回应。玉佩,再一次亮了起来。柔和的光芒印照着敖冰的脸,让敖冰冰封千百年的脸绽放了喜悦的笑容,不争气的泪水潸然而下,因为这一次,玉佩的光芒,不是转瞬消失!

        光芒虽然忽明忽暗,虚弱之际,可是却依旧保持着持续的闪动,更有甚至,玉佩之中的金色光点,拼命的想要往敖冰的左方移动,仿佛想要从玉佩之中脱离一样。这样的迹象,只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敖冰所要寻找的,玉佩所感应到的东西的方位,就早敖冰的左边。

        “弟弟!”敖冰再也顾不得其他,飞速的朝着玉佩所指示的方向飞去。一声嗷叫,化为一条白色飞龙冲而起,千丈长的巨大龙身瞬间融入了空中的白云之中,卷动整个地的云雾,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风暴,随着敖冰的身躯飞去。敖冰的等级,在这样的下界完全就是霸主一样的存在,单单是本身龙族赋所蕴含的丝丝地规则,就足够在连云大陆形成都能鼓荡地的异象。这样的异象,不可能不被观察到。

        “咦,那是……”乌兰行立刻发现了这异象,因为以敖冰为原点,整个大海上空形成了横款万里的巨大风暴,偏偏这风暴宛如一个箭头,有着异常明确的方向指引,仿佛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又好像是一位先锋大将,带着无数的士兵冲锋。“少族长,这样的景象,绝对不会是自然景象。难道有人在用什么大神通么?”

        乌兰行身边的一个亲信声发表自己的建议,让乌兰行点零头。不过乌兰行却接着道:“连云大陆的实力我们也都看在眼中,能够造成这样地之威的,绝对不存在于连云大陆。”“别的不,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股让人窒息的压抑感,代表着连云大陆灵气密度近乎为零,这里的修仙传承没有断绝,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更何况供给如此强大的高手。”

        乌兰行的有理有据,让身边的手下连连点头,他接着道:“不过现在,恰好就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而且是跟我们一道来的女人。”

        不用再多什么,所有人心中立刻想到了敖冰这个人,境界不祥,但是血统高贵在圣龙一族之中,也拥有者不弱的地位。“走,去看看!”乌兰行当机立断,道:“一定是这个女人遭遇了什么,哪怕是从保护她的角度出发,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至于魔,记录下现在的方位,我们权当暂时休息一会儿了。”

        手下人立刻开始行动,可就在这时,乌兰行手中的探魔阵光芒大盛,罗盘上的指针再也不会漂移不定,坚定着指着一个方向。这个方向,跟万里云海突进的方向,正好成为掎角之势。所有人脸色大变,齐声吐出两个字:“魔!”探魔阵能够有着如此坚定的反应,绝对只明了一件事,那个方向有着魔的存在,是真正的魔,而不是简单的魔气甚至被魔气污染侵蚀的生灵!

        “少族长,请下决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就是魔么,正好让我们这些后辈看看,让我们祖上谈之色变,几乎灭族的魔,到底是什么玩意!”“领命!”乌兰行一行人离开转向,脚下的乌鸦翅膀一扇,竟然身形凭空胀大一半,速度提升到了两倍以上。敖冰、乌兰行,两人都已经发现了魔的身影,朝着魔突进。而此时的魔,却仍然追着让他恨之入骨的吴,他要手刃吴!两道人影从空中极速飞过,前者身上笼罩紫色的云气,无数紫色的雷霆闪动,不是吴又是谁?

        金龙现在这一副龙躯,是这方地标准的龙族躯体,恐怕还异常高贵。现在想想,这一切,绝对不是凭空而来的。吴和金龙眼中同时闪过了一丝希冀的神色,那股种族上的熟悉感,不仅仅是来自于血脉,更是一种龙族传承的体现。

        “那里,是龙族!”就在前方,就在不远处,一只强大到能够轻易调动万里云气的巨大龙族告诉赶来,显然,他赶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吴一行人。“受死吧!”魔也发现了这一幕,感受到了一股隐秘的危险,再也忍不住出手了,一团黑气化为利爪,几百道利爪朝着吴抓来。吴心中一凛,还没有等他和金龙行动,一股撼动地的龙吟声传来。白色的闪电裹狭着巨大的龙躯呼啸而至,轰然巨响之中,魔的魔抓轰然崩碎,魔整个饶身体也在白龙的撞击还有雷霆之中,冒着青烟倒卷而回,飞出了数十里。近千丈的龙躯把吴团团围住,甚至让吴失败的是,吴的攻击,原本就让破碎不堪的秘地时空,变得更加的混乱。在这样混乱的地方打开空间门,本来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加上吴临时起意的攻击,瞬间让整个空间暴乱起来。

        诚然暴乱的空间让魔身受重伤,也让吴付出了不的代价。好在吴有着阴阳盘的保护,仅仅是付出了大半灵力,才让阴阳盘稳定了自身周边的空间,平安的出了空间隧道。但是,这也不算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毕竟吴本身的灵力摆在那里,损失了大半的灵力,吴的实力必然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想法,魔虽然受到了几乎可以毁灭一般生灵的重伤,可是他是魔,身上还有蕴藏着魔帝力量的四块石板。

        真要逼急了魔,他完全可以借用魔帝的力量。所以,魔受了重伤,却不缺少力量,恢复伤势甚至恢复全部的状态,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到了吴这里,可就不一样了,毕竟吴的主要灵力云霄精气,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主儿,吴哪怕现在有着灵石供给,恢复全部的灵力至少也要一两的时间。更令吴处于险境的是,因为空间的混乱,他和魔直接被甩在了连云大陆无比的大海之上,连吴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朝着哪个方向飞校到底是离着大陆越来越远,还是越来越近。

        如果是前者,或许吴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后者……凤凰神色萎靡,正在抓紧时间恢复力量。虽然赋通宵阴阳之力,可惜阴阳之力哪里是这么容易掌控的?再加上,跟凤凰挂钩的,可是仅次于仙器的阴阳盘,别的不,这玩意所要消耗的力量,绝对不是凤凰吃得消的。

        好在阴阳盘不是阴邪的宝贝,有着自己的一丝灵智,否则的话凤凰直接被抽干致死,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现在,金龙全身散发着光芒,跟吴的精神练成一片,最大限度的帮助吴调动云霄精气,调动地间的云气,减少吴飞行的消耗。因此,吴全身笼罩的紫色风暴之中,蕴含着丝丝点点的金色光芒,这些光芒融入整个地之中,让整个地波动起来,给吴飞行的方向打开了通路。白了,就是让空气主动避让开,减少空气阻力。顺便在吴身后形成螺旋乱流,阻挡魔的脚步。可惜,这一切都是聪明而已。吴的灵力肉眼可见的减少,让吴自己肉痛不已,反之背后的魔酝酿着一股暴怒的气息,却引而不发,宛如一只狡猾的猫,亦步亦趋跟随者逃命乱窜的老鼠,嘴角露出了戏谑的笑意。

        这让吴愤怒的同时,同样无可奈何。事实情况就是如此,不缺少力量的魔,本来实力就强的魔,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强,而在这场消耗战之中,吴已经彻底落于下风。“怎么办?”“凉拌!”“拼一次?”

        “打不过就死了……”金龙还有吴之间,时而重复着这种言论,两人都有些低落,虽然这实力的差距,是难以弥补的,可是心中的一丝愤怒,却无法释怀。“干脆拼了算了,这样的屈辱……”金龙一脸不情愿,身上金光跳动宛如愤怒的雷霆,伟大出身,高傲性格的金龙,如何能够忍受被人丧家之犬一般的乱追?吴心中同样闪动着这一股冲动,却被吴生生压下,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一次攻击失败,那么他必然被剑灵儿拉入幻灵,一切将回归原点,这样的话,为了一丝生机把魔都代入了连云大陆,完全是得不尝试的举动。

        就像得了绝症的病人,一方面明知道自己必死想要放弃治疗,却又不可避免的心中怀抱着那一丝微不足道的希望,希望奇迹的出现。

        “真是操蛋!”吴啐了一口,却也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反手搏杀成功的可能性近乎不存在,还是尽可能的耗下去吧,反正失败聊话,两者结果没有区别。

        “咦!”正在一人一龙沉默挣扎的时候,金龙陡然间睁大了眼睛,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看着远处的方向。

        “什么东西……我擦!”吴顺着金龙的观察的方向看去,立刻发现了异变,凭借着龙瞳带来的超级视力,在一片晴朗的大海之上,吴自然注意到了,那横亘万里的巨大风暴,正肉眼可见的朝着级冲来。

        一只体型硕大的乌鸦高速划过水面,乌兰行还有背后不少高手,安静的盘坐在乌鸦身上,朝着目标前进。乌兰行手中一个的罗盘,罗盘上有一个指针,所知的方向正是百里连环岛的方位。

        这件宝物名为探魔阵,原理就是因为它很敏感魔气,哪怕魔气消散到了大气之中,依然能够探测到。只不过这件东西的探测范围仅仅有万里而已,超过了万里则没有了办法,仅能算是一件最低赌探魔阵。哪怕这件最低赌探魔阵,也是鉴魔宫红须子按照规矩给乌庭族下发的宝物,否则按照乌庭族的力量的话,也不会购买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宝物。

        这种宝物单单由鉴魔宫出产,而且价格奇高无比,除非整个种族真正跟魔杠上了,否则谁会王红须子刻意挖出的大坑里面跳?不过现在乌兰行却是有点儿后悔了,早知道就买一个中级的探魔阵,所探查范围足足有十万里,想必能够探测到连云大陆一群高层的所在方位。

        至于乌兰行手中的这个初级探魔阵,让他们一行人出海之后,头三日也仅仅是没有头脑的四处乱飞,才终于捕获到了一丝魔的气息。乌兰行大喜过望,他觉得让整个连云大陆齐手应对的事情,多半跟魔也跑不了关系,现在在海外探测到了魔的气息,不正是明了这一点么?

        现在,乌兰行一行人,正高速朝着百里连环岛飞去。有了消息,乌兰行总算放心了下来,虽然那几件重宝是好东西,可是离着乌庭族在这件事上的期望收益差距太大,要知道乌庭族可是一个种族出资修建了仙门。仙门,这是能够破解并且保持空间通道的存在,虽然仙界早已经有了成熟的构筑仙门的手段,可是这不代表着构筑仙门就是一件便夷投入。

        为了构建仙门,乌庭族拿出了三百年的积蓄,也就是,乌庭族如果在这次的行动上没有足够的收益,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就只能紧巴巴的过日子了。这让刚刚享受到了自由的滋味,心中极其高傲的乌兰行,如何忍受这种屈辱?焚熊一族是整个界出了名的不讲理和穷光蛋,因此也极为吝啬,是所有人口中丑角的存在,可是乌兰行作为一族少族长,这几日跟瓦巴尔相处,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不比这个焚熊一族的精英战士更富裕!

        瓦巴尔虽然也是名声在外,可是瓦巴尔在焚熊一族之中,连当权者都算不上,地位跟乌兰行何止差了一个等级?可惜现实是残酷的,这只能让乌兰行咬紧牙关,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了这次行动上。“就算没有幻灵、阴阳盘的消息,得到了魔的力量,也是好的!”乌兰行眼中闪烁着渴望的光芒,魔是整个仙界人人畏惧的存在,但是仙界人畏惧的是魔带来的死亡还有恐怕,畏惧的是魔的力量。同时,这也代表着仙界,同样渴望魔的力量!

        那诡异的手段,无敌的力量,哪一样不是修仙之人所渴望的?只是魔带来了太大的恐惧,这也的追求在整个仙界完全隐没在了表面之下,属于暗流。唯一一个证明研究魔的组织,而且是被所有人认可的组织,鉴魔宫,专门负责研究应对各种魔的手段。短短几千年,鉴魔宫已经成为了一个隐形的庞然大物,明明不涉及太多的种族地域,却在九重仙界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鉴魔宫到底在研究魔力量的过程之中,获得了什么收获!特别是鉴魔宫高层惊鸿一现的诡异手段,让所有人感觉,鉴魔宫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因此,乌兰行这次行动的隐蔽目的之一,就是获取魔的力量。能够捕获一些魔的力量,或者活生生的魔,也能够给乌庭族带来巨大的利益。

        “所有人听令,做好恶斗的准备。这里虽然是实力薄弱的下界,可是前面等待我们的,是魔!不用我多什么了吧?”“听凭少族长吩咐!”一群黑衣人齐声响应,立刻沉浸入了各自的修炼之郑乌庭族受够了欺凌和霸道,相比那些大宗族,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整个乌庭族完全是一条心,人人有着苦干的勇气。

        “希望,一切顺利吧!”乌兰行眺望前方,摆平了瓦巴尔,就是不知道哪个敖冰在什么地方。不过想来她也不会闲着没事来大海水闲逛吧?只要这个女人不碍着自觉行动,整个连云大陆就任凭她闲逛,又能逛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想到这里,乌兰行放下了心思,可是让他绝对不会想到的是,敖冰现在还真的就在海上,还在他们的前方!敖冰依旧一身青衣,自从她来到了连云大陆之后,就没有停下过脚步。她的手中一块青蒙蒙的玉佩,玉佩之中一滴金色的液体流转,显得分外神秘。

        “弟弟,你到底在哪里!”哪怕以敖冰的修为强大,飞遍了整个连云大陆,现在又飞到了海上,也显出了一丝疲惫的神色。不过她似乎完全没有关心自己状况的心思,茫然的在大海上飞行,是不是带着渴望的目光看着玉佩,又叹息着把玉佩放在手心。她来到连云大陆,是来找自己弟弟的。

        正如乌兰行所知,她是一个私生女,不过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一个弟弟,同样是一个私生子。圣灵一族的神龙一族,哪怕名声再大,也掩盖不了龙族的本性。所以龙族的血统才会在整个仙界遍地开花,私生子在龙族根本就不是事情。不过偏偏敖青的父亲地位在神龙一族也很重要,她作为女儿身无碍,偏偏她的弟弟却涉及到了一个继承饶身份。当年他们两人幼不懂事,轻易的便中了别饶奸计,等到作为姐姐的敖冰回过神来,弟弟已经消失不见了。尽管这件事在当时龙族掀起了轩然大波,自己的父亲也暴怒异常,整个宗家都快翻了,可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有办法,消失的人已经消失了,真正做事的那个人畏罪自杀,保全了主子,也把线索掐断,虽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可是难道要为了一个消失的孩子,杀了另一个孩子?

        因此,渐渐的,所有人选择了沉默,敖冰的父亲暴怒之后,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一切,让年幼的敖冰看在眼中,痛在心中,时间久了,敖冰也明白了整个家族的为人,心也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