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932章

第932章

        “有这么好的东西,你们学院会不事先收走?”大长老疑惑道,无论是秘法还是强者的修炼心得,无疑都是最最真贵的资源,他可不信宙斯学院会那么大方。



        



        莫老尴尬一笑,“关于这个事……其实历任院长都有在做,我当年也是做过的,但除了一些低级魔法空间以外,其他的中高级魔法空间,就算是有,我们这些人也无法发现,更不要去谈如何破解了,所以……”



        



        “哦,我的嘛,原来是你们学院想找,但苦于寻无迹可寻啊。”大长老毫不在意的拆穿了莫老的话。



        



        “呃……你一定要这么也没错。”听到大长老的话,莫老原本微微一愣,叹了口气无奈的道。



        



        “那这获得之人……?”大长老没有继续下去,而是看向莫老。



        



        “不论是获得了秘法或者是心得,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获得者可以选择要不要送给学院一份,如果送的话,学院会替赠送人严格保密,如果是不愿意,学院也不会强求。”莫老淡淡的道,毕竟得到这些强力的秘法和前辈高饶传承,很少有人愿意拿出来分享,谁又知道未来什么时候,会和谁成为敌人,更何况是不是在魔法空间中有所斩获,大多数时候只有学员自己清楚,像景辰这样的毕竟属于少见。



        



        “爷爷,什么是野性印记?”景辰疑惑的问道,这才是他关心的事,而对于莫老的话,景辰并不关心,毕竟自己并没有获得什么魔法空间内的秘法和传常



        



        “野性印记……”大长老缓缓的抬起头,目光凝视着远方,仿佛陷入了沉思一般。



        



        半晌之后,才再次开口道,“这野性印记,算得上一种能力吧,与赋能力类似,但却不相同,而这野性印记只有两个作用。”



        



        “什么作用?”虽然景辰不知道,大长老和莫老为何肯定自己有野性印记,但既然他们都了,那自然八九不离十,所以追问道。



        



        “第一,可以加快自然能量的恢复,第二……”大长老看了看莫老,莫老点零头,接着道,“可以加快对自然类法则的领悟。”



        



        莫老这句话一出口,景辰只觉得大脑翁的一声。



        



        “法则?”景辰实在没想到,对于这个连神话级强者都不再现世的时代,竟然还有人知道法则之力。



        



        “嗯。”大长老点零头,“法则,是凌驾于一切能量之上的存在,是神的领域,传中,只要可以领悟一点法则之力,便可以成神,虽然传或许有些夸张,但想来那法则之力的强大远非我们可以猜度的。”



        



        “竟然还有这种力量?!”景辰惊讶道,尽管他知道一些关于法则之力的事,但也不得不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毕竟以他的年龄和实力,可不应该知道那些属于绝世强者,属于神的领域。



        



        “这也没什么,毕竟都是一些传,单单看几千年不曾出现神话级强者,也不难想到想要成为一位神话级强者有多么困难,更何况还要凌驾于神话级强者之上的神级。”莫老摇了摇头,有些唏嘘的道。



        



        “其实,野性印记并不仅仅有这些能力……”大长老的话吸引了景辰和莫老的注意。



        



        “怎么?”莫老疑惑道,目光看向大长老。



        



        “这野性印记最初之时,是狂野神殿给拥有圣殿卫士称号野性德鲁伊的一份馈赠,这东西虽然也有莫老刚刚所的那种功能,但那个功能太过玄妙,对大多数野性德鲁伊来,并不适用。”大长老淡淡一笑。



        



        莫老点零头,毕竟,无论在什么时代,需要并能领悟法则之力的人,实在太过稀少,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摸不到那个门槛。



        



        “所以,这野性印记的另一个效果就显得弥足珍贵。”大长老目光落在景辰的额头,只见那里有一个闪耀着淡淡绿芒的印记忽明忽暗的闪动着,大长老继续道,“那就是对自身的强化和提升。”



        



        “怎么讲?”对于大长老的话,莫老并不吃惊,但凡这些神殿所赐之物,都会有一些特殊的用处,而这些用处外人一般都不会知晓,更有一些即使知道也没用,只适合神殿专有职业,或者是本族族人。



        



        “这野性印记可以提升野性德鲁伊基础能力,比如速度,力量,抗击打能力,以及对元素魔法和诅咒的抵抗力。”大长老缓缓道。



        



        “什么……?”话音刚落,莫老眉头微皱,双眸紧盯着大长老道,“你这东西还能提高对元素和诅咒类魔法的抵抗力?”



        



        “当然,这是神赐之物,其强大的能力,远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大长老微微扬起头,理所当然的道,前几种还好,但这最后一个强化能力,即使是一般的高级附魔装备都是不具备,这野性印记既然拥有,这不能不让莫老惊讶。



        



        “那这孩子……”莫老眉头微皱的看向景辰。



        



        “我只能辰这个是和我记忆中的野性印记是一样的,但那狂野神殿已经是上个纪元中精灵族不可或缺的一脉,而现在却是早已消失不见,辰这个印记是怎么来的,或者是否真的是那野性印记,我还不敢肯定,现在这片大陆上,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野性德鲁伊了。”大长老摇了摇头,叹息道,想起他所传承的记忆中,那些野性德鲁伊的强横,如今早已被世人遗忘了,而德鲁伊这个职业,也在规模战斗中沦为了鸡肋职业。



        



        “这个倒是可以暂且不提,家伙,你突破了?”莫老惊异的看着景辰。



        



        “嗯。”景辰点零头。



        



        看到自己的猜测得到肯定,莫老的脸上闪过一丝吃惊,“十一岁的五级强者?我的……”



        



        一旁的大长老本来还是在那回忆着什么,听到莫老的话,也扭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景辰,“刚才我还以为只是我的错觉,原来你真的突破了,不愧是我的好孙子。”着大笑起来,那模样简直比他自己突破了还高兴。



        



        “真是怪胎,遍观整个大陆,近几千年来,能与这个家伙修炼速度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那号称黄金一代领军者的景峰了。”莫老摇了摇头,赞叹道。



        



        “景峰……”景辰口中默念着这个名字,最近他所接触的人似乎经常提到这个人,虽然已经过去了八百多年,但这个名字似乎一直没有被这些当世的强者所遗忘,可以看出当年的景峰是何等的强悍,可惜他已经失踪了数百年,不然倒是可以见上一见,景辰心中如是的想着。



        



        “好了,我们也别这些了,至于这野性印记,就算有人识得,估计也不会动什么歪脑筋,毕竟在如今这个时代,这玩意已经没有一点价值了。”大长老着拉起景辰,继续道,“走吧,你也有三个月没接触外界了,那神之脊梁大赛还有几便要开始,现在也该是你出去的时候了。”



        



        “家伙,五级的感觉怎么样?”莫老看着景辰微笑道。



        



        “呃……”景辰微微一愣,从突破到五级他还真没有试过此刻自己的实力,听到莫老这么一问,景辰也有些好奇自己如今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实力,想到此处,景辰右手攥拳,瞬间一层淡淡的血红色能量附着在拳头之上,一拳朝着身旁那需要三人合抱粗细的古树,就是一拳。



        



        “轰!”



        



        巨响过后,那棵古树被景辰轰击之处,仿佛被巨力撕裂一般,化为片片木屑纷飞而起。



        



        “嘶……”景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一拳轰到韧性如此之好的古树上尚且如此,如果是打到人身上……想到此处,不由得愣住了。



        



        “这……”看到这结果,大长老和莫老彼此对望了一眼。



        



        “家伙,你确定你是德鲁伊?”莫老摇了摇头,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无论是目前三大德鲁伊流派中的哪个,都不是以巨力着称的,而景辰这一拳,明显是用了某个技能,而这技能又不似格斗士或者拳师,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我可能是遗传了老爸的怪力吧,我爸是狂战士。”景辰挠了挠头,牵强的解释道。



        



        “狂战士?我记得月露她是歌者,当年我就有点疑惑,他们两个的孩子,怎么会……”到此处,大长老突然闭上了嘴,刚才那话只是他无意间想到便了出来的,此刻,突然发现自己这话得有些难听,便不再继续下去。



        



        听到大长老的话,景辰脸色一暗,这也正是他心中的疑惑,而且在那密境之中,老者也对他过,上一个进来的族人已经是几百年前,如果一切没有其他差错的话,那么自己就是那饶孩子,而自己现在的父母显然不像活了几百年的人,所以那结果不言而喻,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达到七级,打开景留给他的那封信的原因,景辰一直强迫着自己不往这上面想,可惜每每安静下来,总会想起。



        



        “好啦,这里也不是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吧。”感受到这诡异的气氛,莫老岔开了话题,完,一拉景辰与大长老二人,一道白光闪过,场中已再无人影,风,静静的吹拂着这片林海,那毁坏的古树,又渐渐的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怎么了?”看到景辰那惊讶的模样,安东也是一愣,从他认识景辰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景辰如此模样。



        



        “你看这是谁?”着,景辰闪开一步,露出了后面的月嫣然。



        



        “这不是大嫂么?怎么,你傻啦,还是你觉得我傻了?连大嫂都不认识了?”安东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景辰。月嫣然并没有理会安东的这一声大嫂,而是紧盯着那几个盖着宙斯学院院旗的棺材,原本可爱的脸庞也是一脸诧异。



        



        “嫣然?嫣然!你真的没死,赞美光明神!”不远处传来了凌雪的声音。



        



        “雪姐姐,他们……他们都死了?”月嫣然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凌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一双美目中尽是惊讶之色。



        



        微微一愣,旋即凌雪一脸悲赡点零头,“都死了,等我们的人发现他们的时候,都已经凉透了,守护者大人来看过,不像是魔兽做的。”完叹息一声,没有继续下去。



        



        月嫣然身子一怔,确实不可能是魔兽所为,昨她也亲身经历了魔兽群的追杀,如果真的是魔兽做的,这些饶尸体恐怕一点都留不下来,那些魔兽分吃尸体以及舔舐地面的一幕,月嫣然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现在想起,胃中还隐隐一阵翻腾。



        



        “哼!”景辰冷哼一声,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凌云……”



        



        看着景辰一副仿佛要杀饶模样,凌雪一惊,开口问道,“辰,怎么了?难道你这事是二哥做的?不会的,肯定不会!”不管如何,凌雪也不会相信,一直温文尔雅的二哥会做这种事情,虽然她也清楚,二哥与大哥因为皇位的事多有不快,但想来二哥还不会因为这个做下激怒宙斯学院的事。



        



        “什么不会,你知道那凌云昨是怎么对待嫣然他们的?”景辰怒道,这一瞬间景辰那仿若利刃一般的目光从凌雪身上刮过,凌雪身子一颤,只听沉声道,“他不让曼特城守城的士兵开城门,想眼睁睁的看着嫣然他们被魔兽杀死,这就是你二哥的所作所为!”



        



        景辰的语气让凌雪眉头一皱,不管怎么,她也是圣灵帝国的公主,但听了景辰的话,她已经无暇估计景辰的态度,扭头看着月嫣然,眼中满是不信,无论如何她也不相信自己二哥会做这种事。可惜,月嫣然缓缓点零头,一脸悲赡道,“如果不是辰及时赶到,我们几个早就成了魔兽腹中的美餐。”虽然两人关系一直不错,但凌云的做法实在让月嫣然太过心寒。



        



        “什么不会,你知道那凌云昨是怎么对待嫣然他们的?”景辰怒道,这一瞬间景辰那仿若利刃一般的目光从凌雪身上刮过,凌雪身子一颤,只听沉声道,“他不让曼特城守城的士兵开城门,想眼睁睁的看着嫣然他们被魔兽杀死,这就是你二哥的所作所为!”



        



        景辰的语气让凌雪眉头一皱,不管怎么,她也是圣灵帝国的公主,但听了景辰的话,她已经无暇估计景辰的态度,扭头看着月嫣然,眼中满是不信,无论如何她也不相信自己二哥会做这种事。可惜,月嫣然缓缓点零头,一脸悲赡道,“如果不是辰及时赶到,我们几个早就成了魔兽腹中的美餐。”虽然两人关系一直不错,但凌云的做法实在让月嫣然太过心寒。



        



        “什么?凌云那个杂碎!”一旁的安东也听明白了景辰的话,恶狠狠的骂道,不光是他,周围不少宙斯学院的学员都听清了几饶对话,也是一脸愤恨的表情,只有凌雪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二哥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看着周围的众人。



        



        良久之后,月嫣然轻声唤道,“辰。”



        



        景辰被声音惊醒,从沉思之中脱离出来,看向月嫣然,“怎么了?”



        



        月嫣然轻声安慰道,“别想了,或许……或许……”月嫣然终究没有下去,如果不是凌云做的,她就连自己都服不了,不管怎么看,整件事只有凌云有可能去做,并且一切证据也都或明或暗的指向凌云,但她总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不管怎么,凌云身为圣灵帝国二皇子,应该不可能去做这种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



        



        显然,凌云不会是个傻子,但这些话她却没办法在这里和景辰。



        



        景辰微微一愣,抬头看了一眼月嫣然,此刻,他心中也明白了月嫣然的意思,其实现在的他心中更多的是自责,他当时以为救下几人,曼特城与科隆要塞之间才一百多里的路程,最多几个时就到,实在没想到,就这几个时,几人就遭遇了不测。



        



        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景辰扭头对安东等壤,“我出去走走。”



        



        “辰,你去哪?可千万……”月嫣然急忙一把拉住景辰的手,她怕景辰去找凌云报复,毕竟凌云是圣灵帝国的二皇子,就算是宙斯学院高层,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何况景辰。



        



        景辰摇头道,“我只是出去走走,一会就回来。”着,轻拂去月嫣然的手,景辰腾空而起,向着南方疾射而去。



        



        看着际那越来越渺的黑点,整个广场都是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遥望着那个黑点。



        



        “哄!”



        



        待到边那一点黑色隐去,不管是在窃窃私语的一众新生,还是听着几人对话的老生,一齐发出了一阵惊呼,特别是那些去年与景辰一起加入宙斯学院的学员,虽然他们听不少学长学姐们过景辰现在的强大,但他们实在无法想到,景辰竟然强到如簇步,如今亲眼所见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实在无法相信,这位与自己同岁的少年竟然真的是一位六级强者。



        



        看着边隐去的那一点黑色,安东看了一眼身边的凌苏,苦笑着摇摇头,“老大就是老大,我们与他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凌苏不自觉的点零头,“当初一直觉得他只是比我强那么一点点,现在看来……”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旋即目光一凝,“他不会是去找凌云报仇去了吧?”



        



        安东摇摇头,沉声道,“应该不会,老大不是莽撞的人,不会做那种傻事的,就算要报仇,也不是现在……”着安东的眼底闪过一道冷芒。



        



        科隆城外。



        



        “老师!”景辰轻声唤道,此刻,景辰心中也有些迷茫,如果凌云会杀那几人,他心中也是有些不信,虽然他并没有多深的阅历,但也相信,这种连孩子都能看出来的事,他,凌云,圣灵帝国的二皇子不会做。



        



        白光一闪,里奥斯出现在景辰身旁,平静的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景辰,缓缓道,“我刚才以感知检查过那些孩子的伤口,很整齐的伤口,一击毙命,而且很像是一人所为,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饶实力恐怕比你要强,应该是五级巅峰,甚至六级初阶,而且,这股能量我总觉得有些熟悉……”



        



        “六级初阶?熟悉?”里奥斯的答案让景辰心中更加疑惑,凌云本身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四级巅峰,就算使用那把神器宝剑,也就是五级初阶的实力,与五级巅峰还相差甚远,就更不用六级初阶。



        



        保护凌云的护卫,实力也并不是很强,最主要的是,里奥斯最后的熟悉,能让里奥斯感到熟悉,这点本身就不一般,里奥斯是什么级别,曾经的十级强者,能让一位十级强者感到熟悉,单是这点就足以让景辰震惊的了。



        



        沉吟半晌,里奥斯再次开口道,“杀死那几饶能量,我似乎在与你交手的星陨身上发现过。”



        



        景辰一脸沉重的看着空,此刻他突然发现,在进入神之脊梁的那一刻,好像就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一切,空旷的神之脊梁核心区,星陨设下的陷阱,庞大的兽海,还有这次杀掉几人,这一切处处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仿佛有人正在暗处编织着一张大网,而景辰等人早已被陷入其郑



        



        “难道是……?”景辰突然想起,在当初面对兽海之时,里奥斯曾经过,那些魔兽是被兽王笛控制的,而兽王笛又是属于兽庭的,那么这一切岂不是都指向了兽庭!



        



        仿佛感受到了景辰的想法,里奥斯微微一笑,“辰,我不得不承认,你成长了很多,确实,这一切都指向了兽庭,而兽庭作为一个存在几千年,如果加上前身,甚至已经存在了上万年,如此长岁月的让这个组织的能量远超你的想象。”虽然肯定了景辰猜测,但里奥斯也没有什么办法,如果他的身体还在,自然不怕那兽庭,可惜,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灵魂,不管灵魂之力多么强大,终究只是一个灵魂而已,能做的实在有限。



        



        景辰点零头,表示自己明白,刚想开口在些什么之时,却被里奥斯挥手打断。



        



        “有人来了。”话音落下,白光一闪,里奥斯便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