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943章

第943章

        老者微微点头,表情严肃道,“那兽庭这次手笔不,单从能控制神之脊梁,让我们进不去这点来看,至少已经布局数十年,不定百年以上都是有可能的,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而已。”着,老者叹了口气,对于如此深谙算计之道的兽庭,所有宙斯学院的强者都是一筹莫展,只能希望不要出什么大乱子才好,毕竟,有些责任是谁都不愿意,也没能力承担得起的。



        



        “老师,那我应该……”



        



        老者挥手打断了凌风的话,“你现在什么也不用做,也什么都不能做,主要就是安抚各个学院的情绪。”顿了顿,接着道,“对了,有机会你与圣堂、神圣教廷那些人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这种情况,毕竟,他们与兽庭打交道的时间可比我们长多了。”完,老者又摇了摇头,此刻,他心中也是十分无奈,尽管知道求助圣堂和神圣教廷也没有多少希望,但现在也只能有病乱投医了。



        



        神之脊梁,登梯。



        



        此刻,在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星宇与他手下的几人正聚在这里,只见星宇手中拿着一个类似通讯器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这个通讯器并非大陆上常见的那种用水晶打磨而成,这个通讯器的材质是用一种近似于墨色的石头打磨的。



        



        “我还没解决掉景辰,你们怎么就放魔兽了?难道你们在玩我?”星宇对着通讯器大吼道。



        



        不多时,通讯器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玩你?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能为我们神教效力,是你的荣幸,现在为了神教而死,更是你的殊荣……”着,那边和星宇话之人放肆的笑了起来。



        



        听到对面的笑声,星宇怒不可遏,狠狠地把那通讯器摔在地上,“嘭”的一声,那墨色的通讯器已经支离破碎。原本他与兽庭的人已经约好,他协助兽庭的人收割参赛者的生命,而兽庭的人帮他得到大赛的冠军。



        



        这次他之所以超龄还能进到神之脊梁内部,完全是靠兽庭的帮忙,原本两方合作的也算不错,几前,星宇却意外得到了自己弟弟的死讯,一时之间星宇大怒,立刻找到兽庭这次行动的执行者,让对方协助他杀掉景辰。原本他以为兽庭方面会提出一些条件,没想到那人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并且还跟他,景辰也是兽庭的眼中钉,双方正好一拍即合云云。



        



        今早上,也是兽庭的人送来消息,告诉了星宇,景辰的位置,这星宇才找到了景辰,可还没等动手,兽庭的人竟然已经发动了最后的清洗,这让星宇觉得自己不但给兽庭当了一把免费屠夫,而且听对方的意思,连他的生命也要一并收割,这让星宇如何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嗖!嗖!嗖!”



        



        不停有人从不远处经过,这些都是不愿意放弃的,也大都是各个学院参赛队员中的精英,他们有的是各个皇族的子嗣,有的是普通平民家的孩子;他们有的赋极佳,有的是靠着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走到今,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才,不管他们的身份如何,他们都是一批从便被冠以才之名的孩子,不论种族,不论家境,此刻,他们都来到了神之脊梁,来到燎梯,而这一刻,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获得荣耀,带着属于他们的荣耀回归。



        



        不论是身后无边无际的兽海,还是登梯上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负面气息,都无法阻止他们追逐荣耀的脚步。



        



        暴怒中的星宇看到这些与自己年龄差不多,却一脸刚毅的参赛者,心中第一次产生了惭愧,是的,惭愧,这已经是他参加的第三次神之脊梁大赛,尽管这次是个例外,但已经无愧于参赛次数最多的名头了。可惜,参加了三次,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错得多么离谱。每一次都在算计旁人,在给旁人布下陷阱,渐渐的,竟然忘记了自己来神之脊梁的初衷,忘记了那一份追逐荣耀的执着,而弟弟也因为自己的误导,走上了和自己一样的歧途,最后更是踏上了不归路。



        



        “啊……!”



        



        星宇突然仰怒吼一声,这一声响彻了整个登梯,不管是已经渐行渐远的背影,还是艰难攀登着的参赛者,这一刻都看向了这里。



        



        “我……错……了!”星宇缓缓道。



        



        剑南、若等人都是一惊,疑惑的看着星宇,他们都不明白,此刻星宇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到底是怎么了,向来冷酷狠毒的星宇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微微一笑,星宇抬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几人,“剑南、若,你们为了什么来参加这神之脊梁大赛?”



        



        “为了什么?”若似乎没明白星宇的意思。



        



        “当然是为了完成老大的安排,帮老大取得冠军了。”剑南急忙回答道,脚步微微一移,把若挡在了后面,在剑南的意识中,星宇可不是一个好应付的主,这是一个能微笑着弄死你的笑面虎,而若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刚才话语中的问题,脸色一变,紧张的看着星宇。



        



        星宇笑着摇了摇头,略带疲惫的道,“错了,我错了,你们也错了。”他的话引起了周围所有饶注意,但星宇并未在意,他随手一指那些依旧向着登梯顶端攀爬的参赛者,“你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他们在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为自己的学院争取荣耀,而我们呢?我们只会去算计旁人!”



        



        站在星宇身旁众人都是一愣,他们就算做梦都无法想到,星宇既然能出这些,如果他们不是一直在星宇身边,而且刚才还看到了星宇那暴跳如雷的模样,没有人敢相信此刻这些话的人就是那个平日里工于心计的星宇。



        



        “嗖。”



        



        “啪嗒!”



        



        一块石子落在了众人圈内,几人扭头一看,只见景辰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几人。



        



        “原本我是不想提醒你们的,但看在我们都是为了各自学院荣耀的份上,还是提醒你们一句,兽潮快来了。”完,景辰脚尖轻点,身影化为一道闪电,向登梯顶端飞射而去。



        



        “谢了,但我弟弟的仇,我早晚会报的。”星宇对景辰的背影摆了摆手,高声道。



        



        “随时欢迎。”风中带来了景辰有些飘渺的声音。



        



        见景辰从山下赶来,索亚隆急忙迎了上来,疑惑道,“辰,你刚才去哪了?也不让我和妍乐跟你一起去。”



        



        “做好事。”景辰微微一笑,“走吧。”着当先向山顶走去。



        



        其实景辰刚才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他感知到了星宇等人在那,他怕星宇等人又有什么算计,毕竟就算是他,都有些忌惮星宇的实力,而且遍观所有来参加这次大赛的学员,恐怕没一个能比星宇更强,所以景辰也不得不心。



        



        看到星宇并没有想要算计他们,似乎还有悔悟的意思,景辰便随口提醒了一下几人。而对于星宇那报仇的话,景辰是自动无视的,并非他看不上星宇的实力,只是景辰更相信自己。



        



        见景辰不愿多,索亚隆与冷妍乐也没多问,三人继续向着登梯的顶端狂奔而去。



        



        登梯远比景辰想象中要开阔很多,这上山的道路宽愈百米,只不过越往上走,三人越能感觉到那来自负面气息的压力,而且就算景辰有拉希尔的神格相助,那气息也已经能影响到景辰,这个发现让景辰不禁皱起了眉毛,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一种能抵抗神格威严的负面气息可是他从不曾见过的,按照当初里奥斯的预计,至少也需要主神以上的神力才有可能,尽管拉希尔的神格已经残破,但也不是谁都能抵挡的。



        



        “心点,我总感觉这里的气息不一般。”里奥斯的声音突然在景辰脑海中响起。



        



        景辰一愣,疑惑道,“不一般?”



        



        “嗯,我能感受到一股很隐蔽的强大气息就在这里,但其藏的太过隐蔽,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发现,但那股气息很恐怖。”里奥斯的声音中透着凝重。



        



        “呜呜呜……”



        



        突然,那种刺耳的兽啼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景辰三饶不良反应弱了很多,至少索亚隆与冷妍乐没有再次呕吐起来,但这次那声音持续的时间明显要长上很多,而且仿佛还在变幻着多种声调。



        



        “兽王笛!”里奥斯惊呼道,“竟然是兽王笛,我他们是如何聚集了如此多的魔兽,原本我还以为他们之中有强大的驭兽师坐镇,没想到那兽庭还真舍得下本钱。”里奥斯的话语中透着深深的忌惮,显然,这兽王笛不是一般之物,就连里奥斯都要忌惮几分。



        



        “什么是兽王笛?”对于这个连里奥斯都要忌惮的东西,景辰搜遍自己的记忆,也不曾听过。



        



        里奥斯沉吟半晌,缓缓道,“兽王笛在上古时期可是一件凶名赫赫的玩意,这东西品级并不高,比你手中的狂野之柱还要低上整整一级,但其凶名却不逊于精灵族十大圣器之首的射日弓,甚至比之射日弓还要有名。”



        



        “怎么可能?”景辰眼底闪过一丝震惊,自从获得狂野之柱以后,他对精灵族上古十大圣器多有了解,而那把号称地锻造的射日弓更是一把极具传奇性的武器,根据精灵族史书的记载,那是当年第一位精灵王曾经使用过的武器,也是创世神赠予其统治精灵族的法器,之所以射日弓只是圣器,并不是其威力比不上神器,而是这把弓仅能给拥有精灵族血统的人使用,而凡人成神之后重铸神体,早已没有了血脉这个概念,因此,这是一把任何神都无法使用的武器,也是唯一一把威力远强于普通神器的圣器,这武器的强大可见一斑。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那兽王笛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其能够蛊惑魔兽为己用的特性,这种特性注定了它在战争中无往不利,不管是哪个势力与拥有兽王笛的兽庭相抗衡,其结果都是可以预见的。”里奥斯解释道,他毕竟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兽王笛的威力他是深有体会的。



        



        “呜呜呜……”兽王笛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原本有些停滞的兽海再一次翻滚起来,一眼望去,无以计数的魔兽冲击着登梯,一波一波连绵不绝。



        



        “别管那些魔兽,这登梯上的负面气息对于他们同样有影响,除非是一些实力强横的,剩下的那些都是上不来的。”里奥斯缓缓道。



        



        景辰微微点头,对身边二壤,“走,冲上去!”



        



        尽管有里奥斯的话在,但那不断翻腾的兽海对于索亚隆和冷妍乐来,还是一个不的心理考验。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景辰三人抬头一看,只见在他们前方不远处,那里聚集了不少的参赛者,而爆炸声正是在人群之后传来的。



        



        景辰三人挤进人群,看到是景辰,不少参赛者都自动让开晾路,他们谁都不想与这个传中拥有着六级实力,风头正劲的宙斯学院首席为担



        



        来到场中,只见一头眼神冰冷的血色巨狼正横在路上,其毛发犹如钢针一般根根立起,一股嗜血的戾气扑面而来,不管任何人企图通过这里,都会迎来它无情的打击。



        



        “血狼帝?”景辰仔细一看,正是那血狼帝,虽然他与血狼帝打过一次交道,但那次经历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而此刻,血狼帝也看到了景辰,低吼一声,仿佛随时都会向景辰扑来。



        



        原本站在景辰周围的人,看到那血狼帝似乎对景辰有些不同,而血狼帝那一瞬间眼底闪过的杀意,也是被不少人捕捉到了,所以他们大多选择了后退,与景辰三人保持一段距离,以避免被血狼帝误伤。在场的不少人都能看出来,面前的这头魔兽是一头货真价实的高阶兽王,对于这个级别的魔兽,就算在场大多数人有心参战,也不过是给其加点开胃菜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辰?”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乌瑟斯的声音。



        



        景辰扭头一看,正是乌瑟斯几人,微微一笑,开口道,“学长,你们总算来了。”完,景辰也暗自长出了口气,虽然他并不惧怕这血狼帝,但此刻他并不敢与血狼帝放手一搏,毕竟这里有太多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人,而就算此刻他们没想当渔翁的想法,但一会景辰力竭之时,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放弃这个赐的把他踢出局的机会,所以即使与血狼帝战斗,他也不得不留出些精力提防其他人,现在遇到乌瑟斯,情况便大有不同。



        



        “轰!”



        



        正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原来已经有几个人冲了上去,其中就有景辰才见过的炎氏两兄弟与星宇。



        



        “那是……星陨?”乌瑟斯看着那个十分矫捷的与血狼帝周旋的身影,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拥有连他都无法看透的实力的人竟然是星陨。



        



        景辰扫了一眼四周,这里空无一物,但一股古老而苍凉的气息迎面而来,仅仅是这一丝气息,景辰就不得不收摄心神,不敢有一丝杂念。



        



        突然,一丝冰凉的感觉从额头传来,这种感觉瞬间化解了那气息给景辰所带来的压力,景辰只觉得身上一轻,再次看向周围时,这里已经与来时不同,只见原本极为宽敞的大房间已经被一些东西占满,这些东西外面都有一层淡黄色的能量罩,房间之内也因为有了这些能量罩吞吐的光芒,原本由夜明珠照亮的昏暗,顷刻间便已十分明亮。



        



        “里老,那野性印记是……?”景辰不明白,刚才自己额头那一抹清凉是哪来的,同样不明白莫老和大长老口中的野性印记又是怎么出现的,直到此刻方才空出时间来问里老。



        



        “野性印记。”里奥斯的声音在景辰耳边响起,重复着景辰的话。



        



        半晌之后,里奥斯淡淡的道,“其实,你这个并不是野性印记。”



        



        “不是?”原本景辰就怀疑,自己根本没有经受狂野神殿的馈赠,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现在听里奥斯这个不是野性印记,景辰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也得以消除,但新的疑问又来了,既然不是野性印记,那又是什么呢?



        



        “你头上这个,应该叫神纹。”里奥斯语气中透着一丝凝重。



        



        “神纹?”景辰一愣,又是和神沾边的东西,想来不会简单。



        



        果然,里奥斯接下来的话便认证了景辰的猜测,只听里奥斯继续道,“那拉希尔的神格,再如何残破,但毕竟是神格,这神格附带的神纹,还是会有的。”顿了顿,里奥斯继续道,“对于神来,这神纹仅仅只是一个装饰品,或者是法则之力的一种显形,但对于你来,这神纹的意义远远不止装饰品那么简单。”



        



        “那这神纹与野性印记有什么不同吗?”景辰问道。



        



        里奥斯笑道,“不同?当然不同,我和你过,这神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而神纹自然也是如此,那野性印记如果也划入神纹等级的话,甚至连最低级的神所拥有的神纹都不如,那东西中所蕴含的法则之力微弱到几乎没有,毕竟,狂野神殿供奉的狼神与熊神,虽然也是神,但据史书记载,其不过是创世神创造的半神并非真正的神级,连他们自己的神纹尚且算不得完美,更何况那野性印记只不过是对他们的信仰之力所化的东西而已。”



        



        景辰点零头,毕竟,里奥斯所生活的年代,那狂野神殿还存在,而其师弟还是狂野神殿圣子的继承者,他所知道的东西,肯定是不会错的,想到此处,景辰继续问道,“那这神纹有什么用吗?”



        



        “本属性任何神级以下攻击免疫。”里奥斯的话让景辰瞬间石化。



        



        “免疫?”景辰实在无法想象,这神纹竟然附带一个如此强大的能力,竟然是免疫。



        



        “当然是免疫,你也不想想,就算不免疫,那些魔法或者斗技,抑或者是其他技能攻击到神的身上,又能产生什么作用呢?到了那个级别,也就只有法则之力可以伤害到他们的神体,而使用法则之力的技能,都叫神技,所以这能力对于神来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里奥斯解释道。



        



        景辰也从最初的惊讶中缓了过来,仔细一想,倒也是,就算不免疫,普通的能量施放的技能又如何能伤害到神。



        



        挠了挠头,景辰又问道,“就这一个能力?”毕竟连那野性印记都有诸多功效,而这远超野性印记的神格,自然不会逊色。



        



        “这只是其中的一种,至于其他的功效还有不少,多与那野性印记类似,不过是强大一些罢了,但有一点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个能力。”里奥斯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



        



        “什么?”景辰疑惑道。



        



        “作为曾经的世界之树,自然与生命这一系的至高神,拉希尔的神格应该有另一个特性,那就是抵御威压,或者这是高阶以上神纹共有的一个能力。”这一次,里奥斯的语气有些不同。



        



        景辰再一次糊涂了,威压,这里奥斯口中所的威压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懂,但联想到刚才进门之后的那一幕,他似乎又有点明白了。



        



        “你刚才遇到的那只是其中的一种,这威压可以来自多方面,比如真正的强者,那种威压远非你可以想象的,好比,龙威,神威等等,这些威压可以极大的影响对手的能力,而神纹便可以抵御这些。”



        



        景辰点零头,这个能力听上去很强大,但对于现在的他来,倒也没什么用处,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五级子而已,要去屠龙,那简直是方夜谭,哪怕是莫老这种宗师级巅峰强者,也不敢就一定能屠掉一头元素巨龙,更何况,随意杀掉一头巨龙是要有面对来自龙谷愤怒的决心的,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决心的人真不多。



        



        念及此处,景辰也不再多想,旋即看了一眼周围,问道,“里老,你看我该选哪两件?”



        



        里奥斯没有立刻回答景辰,仿佛感知着什么。



        



        “那里!”突然,里奥斯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一丝惊喜。



        



        “哪?”听到里奥斯的声音,景辰心下微微一动,能让里老如此惊讶的东西倒不多见,由此不难看出这件东西非比寻常。



        



        一道白光闪过,为景辰指明了方向,景辰扭头一看,在屋子的角落,一个罩子中飘着一把仿佛由古树枝条扭结而成的法杖,远望过去,那法杖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就像是一根平凡的石木法杖而已。



        



        “这是……?”景辰来到近前,疑惑的看着这把法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便是狂野三圣器之一的狂野之柱。”里奥斯缓缓的道。



        



        “狂野三圣器?”景辰疑惑的看着那把毫不起眼的法杖。



        



        里奥斯解释道,“在上古时期,神器的定义与现在不同,所谓神器,就是远古时期神与神之间战斗时所用的武器,而圣器的定义与你们现在的神器类似,就是由附魔师附神之后的武器与装备,那时统称为圣器,而这狂野三圣器,即是那时狂野神殿最强大的武器,也是传承法器,分别象征着大祭司,神使与圣子,而这狂野之柱便是圣子的传承法器。”



        



        “圣子?”景辰还记得当初,在那万兽血阵中,看到里奥斯师弟的尸体时,里奥斯曾经过,只有拥有野性之心的人才有机会继承圣子传承,而他的师弟就是当时的继承者,想到此处心中不由一喜,既然这武器是历任圣子所用之物,必定也很适合他使用,景辰缓缓的把手伸向那光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