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987章

第987章

        迷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迷路了,这就不能不是一件惊栗的事情了,要知道,自从他获得盘古战体之后,就再也没有迷过路。



        



        而且,在他的感应之中,这地方没有阵法。聂峰紧皱着眉头,抬头看了太阳很久,再次向着玄学院狂奔,大约一个时之后,他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的身边还是树和山。



        



        聂峰的眉头越皱越紧,按照太阳反馈回来的信息,他此时怎么也应该跑到了玄学院。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怕是无意之中闯进了一个不得聊地方。玄界有一些地方,地形异常的奇特,这些奇特的地形恰好符合了某种规则,所以就形成了然的阵法。



        



        聂峰没想到玄学院的后山,竟然就有这么一块奇地。他的心就嘭嘭嘭的跳起来,因为但凡这些奇地,大多会孕育出宝物,一些高级的奇地甚至有可能孕育出先玄宝。



        



        他心中的喜悦,将郁闷冲散了不少,心也慢慢的静了下来,仔细观察这一地区的地形。不管是为了找到那不一定存在的宝物,还是为了走出这一地区,他都要找到一条出路。



        



        他盘古战体全开,时刻观察着周围的变化,然后心翼翼的向着前面踏出一步,他立刻发现了异虽然周围的景物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他却发现了周围空间出现了变化,他和周围山石的距离变远了。聂峰压下心中的震惊,向着后面踏出一步,看似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但是聂峰知道,他并没有回到原来的位置,而是离原来的位置更远了,这个远,不是空间之上的远,是时间之上的远。



        



        他就这样,前前后后的来回走动,大约在原地走了两个时。随着时间的流逝,聂峰皱着的眉头越来越紧,然后脸色开始阴沉,最后甚至脸色都变白了。



        



        聂峰停了下来,声音都有一点颤~抖,道:“果然是这个阵法吗?迷时阵。”迷时阵,九阶阵法,而且还是九阶最顶级的阵法,号称圣人之下无解的阵法,当然,这只是夸张的法。但是敢有这样狂妄的嚼头,已经可以明它的恐怖。



        



        迷时阵之中,时间是混乱的,要找到出路,就要找到一条时间永恒不变的路。他感觉到离山石远了,并不是空间上的远,而是时间上的远,就像一个人,他踏出一步,然后以相同的步伐踏回去,空间之上的相对位置是没有变化,但是时间之上呢?时间之上肯定有了变化吧,就算他踏出去,然后在踏回去,只用了一秒的时间,那相对原来的时间也已经过了一秒。



        



        要走出迷时阵,就要找到一条时间永恒不变的路,所谓永恒不变,就是踏出去,然后踏回来,他的位置,不管是相对于空间,还是时间都要没有任何变化。



        



        听上去很荒谬,因为时间怎么可能不会流逝呢,但是要破阵,就只能这样,所以很多圣人之下的大能就是找不出这样一条路,活活困死在大阵之聂峰还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这迷时阵绝对不可能是然形成的,至少在玄界之中绝对不可能然形成迷时阵。



        



        因为玄界的时空不够稳固,要是有然的迷时阵这样一个时间混乱源,玄界的时间规则早就崩塌了,现在也不会存在生命。聂峰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已经大概知道这个迷时阵是怎么来的了。玄子曾经过,他加入屠队,负责封印,显然这迷时阵应该就是他所布置,是为了避免别人闯进去,将救出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知道了迷时阵来源,聂峰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他盘坐下来,精神力探入识海之中,在识海的空之上有着一个太阳一样明亮的光团,这个光团就是玄子留下的信息。聂峰之前消化的不过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信息和有关《蝉变》的修炼之法,还有一些他能够接受的,阵法之类的东西。



        



        玄子信息之中,正真的精华,关于规则的那一部分,他根本没有消化,也没办法消化,因为他的实力太弱了,按他原本的计划,他打算等实力到了化丹境再开始接触这一团信息。不过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不认为凭借自己的力量能够走出这一个阵法,他不得不冒险一搏。



        



        让聂峰稍微安心的是,他现在不需要去理解这迷时阵,只需要死记硬背,将那一条出路背下来即可。聂峰的精神力接触到那一个光嘣!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鲜血顺着聂峰的嘴角、鼻孔、双眼和双耳流了出来,聂峰瞬间受到重创,浑身剧痛无比。他强忍着疼痛,快速浏览着那些信息,让他庆幸的是,盘古精血改造过他的身体,让他的灵魂和身体相融,有着身体承受压力,不然在信息流冲进灵魂之中的那一瞬间,他恐怕就魂飞魄散了。



        



        这是一种另类的战斗,比起拳拳到肉的贴身肉搏更加危险,稍有不注意,他的灵魂甚至身体都会被信息流撑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聂峰感觉他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信息。聂峰心中狂喜,立刻死记迷时阵的那一条路,虽然组成这一条路的时间点也随时在变化,要是没有领悟的人,就算知道了这一条出路,也根本没有办法走出去。



        



        但是这难不住聂峰,他根本不是用脑袋去记忆,而是用身体去刻录,盘古战体对于变化的掌控,这能力的强大性,此时显露无疑。很快,原本聂峰根本记不住的这一条生路,就被盘古战体刻录了下来。聂峰站了起来,擦干净了眼耳口鼻流下的鲜血,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向着玄学院走去,反而向着阵法的另一边走去。,界,他听到了很多次。



        



        聂峰心中无比的好奇,所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早就想要见识一下,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怎么能够错过。



        



        玄学院院长一直跟着聂峰,看他一头撞进了迷时阵,暗叫一声:“糟糕!”



        



        墨尘立刻拿出玄学院的玄令,这一块玄令与玄学院发放出去的玄令不同,它的一面刻着“玄”二字,另一面却是一个人,一个穿着八卦玄袍的男子。



        



        要是聂峰在这儿,一定会认出这一个男子,因为他就是玄子。墨尘拿出玄令之后,立刻催动它,玄令放出一道光幕,将墨尘包裹住。



        



        墨尘被光膜包裹住之后,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大阵之中,向着聂峰追去,但是他透过光膜看到聂峰一直在大阵之中乱跑乱撞,不由暗急:“这子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算了,等这子跑累了,停下来,我再去救他。”墨尘异常不满。没办法,这迷时阵之中的时间是混乱的,聂峰每走一步,都会踏入不同的时间点之中,他根本追不上。



        



        就好像在同一个地方,他追到了过去,聂峰却跑到了现在,在追到了现在,聂峰却跑到了未来,他追到了未来,聂峰又跑回了过去。



        



        墨尘索性就在原地等着,等聂峰跑累了,停下来了,他再去到聂峰一个时间平面之中,将聂峰救出来。墨尘看到聂峰盘坐下来,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刻赶往聂峰的时间谁想,他刚刚要在聂峰的时间点现身,聂峰却站了起来,一步跨出,消失在那一个时间节点之郑



        



        墨尘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不得已,他只能再次站在原地等起来,等聂峰休息。但是他很快发现不对,聂峰竟然直接向着大阵另外一侧,封印着“”的地方走去。



        



        墨尘一拍脑袋,喃喃自语道:“怎么忘了他接受过玄祖师的传承,不行,得赶快将他追上,不然他就危险了。”他再一次催动着玄令追赶聂峰,可惜时间对谁都是公平的,他一步慢,自然就步步慢,透过光膜,他可以看到聂峰就在他前面几寸远的地方。



        



        但墨尘知道,这看似触手可及的距离,其实是不可逾越的堑,看似他们之间只有几寸距离,实际上他们之间有可能相隔着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上万年。这种明明人就在眼前,一直追,却怎么也追不上的感觉,让墨尘郁闷得要吐血。



        



        聂峰依靠本能前行,回到了他最开始大喊大叫的深渊边上,当然,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是却不是同一个时间点。默默地等待了三秒,聂峰一下毫不犹豫的向着深渊之下跳了下去,没有任何奇迹发生,他径直向着深渊底落下去。聂峰耳边呼啸的风声越来越大,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破开的气流吹乱了他的头发,血色铠甲和气流摩~擦显得更加的鲜红。



        



        不知道下落了多久,深渊最底下出现了红色的光芒,待离近了,聂峰才看清楚,那是一条蜿蜒流淌的岩浆河流,隔着很远,聂峰就已经能感受到岩浆河流那炙热的气息。



        



        以他现在的速度掉进岩浆河流之中,别他,就算是四象境强者来了,也是死路一聂峰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现在处于无思无想,无我无他的状态,将一切交给了本能,盘古战体从来没有让他失望,他相信这一次盘古战体也不会让他失望。



        



        啵!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聂峰掉进了岩浆河流之中,但是他掉进去之后,却没有溅起一点火花。原来在聂峰快要砸进岩浆河流的时候,在岩浆河流表面出现了一面无影无形的镜子,只在这一瞬间,这个地方才会出现的镜子。



        



        聂峰要是在下落过程之中,有任何的迟疑,任何的其他动作,都会错过这面镜子,掉进岩浆河流之郑聂峰砸破无影无形的镜面之后,也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到处飘着白云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没有地的概念,自然也就没有太阳。



        



        这个世界的一切东西都漂浮在半空之中,既不下落,也不上升。聂峰意念一动,趋身向前,他自然而然的就向着前方飞行,他意念一动,想要向后,就会向着后方飞校飞行的感觉很美~妙,那是一张种不出的自由感,他一直想要在空中飞翔,但是实力一直不够,因为在玄界,只有涅盘境才能飞翔。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聂峰玩儿的不亦乐乎,很久之后,他玩儿够了,才向着一个方向飞去。因为这个世界其他地方都是一片虚空,白云飘飘,只有那一个方向有着五彩霞光和漆黑的光芒。他没有发现,在他进来的时候,就有五道意念在这个空间之中交“这家伙是谁?机盘为什么没有发出警报,有人闯进来?”



        



        “好像是无法探测机之人。”



        



        “怪不得。”



        



        “他怎么进来的?”



        



        “难道外面的迷时阵被破了?”



        



        “怎么可能?不玄界,就是圣界也没有多少人能破坏迷时阵。”“那他是怎么进来的?不会是抢了玄令吧。但是没有发现他身上有玄令啊。”



        



        “这么多干什么?直接问他就好了,而且像这种变数,要么一直留在这儿,要么直接杀了。”望山跑死马,聂峰一直向着那有着五彩霞光和漆黑光芒的方向飞了很久,慢慢的,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郑



        



        最后,这个黑影占据了他的视野,无论是向着上下左右哪一个方向看去,只要斜着向前,都会看到这一个黑影。聂峰震撼莫名,他在这一个黑影面前,就像是大海之中的一滴水,沙漠之中的一粒沙,那巨大的体积带来的压迫感,让他身心都在颤栗,这还是他距离这黑影很远。



        



        他继续向着前面飞去,离近了黑影,才看清楚黑影竟然是由黑色的烟雾组成,在黑影身上捆着五色锁链,一道五彩光幕笼罩着这一道黑影。漫的五彩霞光便是这光幕和锁链所发出。



        



        “五行困阵。”聂峰很快就在脑海之中找到了这一个阵法的信息,“那一团黑色烟雾就是“”吗?看上去比较像是怨气,不过它好像还在沉睡之中他们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聂峰。聂峰也因为这五道身影的出现而愕然,不仅仅是因为在这空间会见到活物而惊愕,更是因为这他们五个的种族跨度也太大了一些。



        



        最左边是一只集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于一身的生物,不错,就是一只麒麟。



        



        左边第二个,是一个身高四米,全身金光闪闪的蛮族。中间是一只鱼尾人身的美人鱼,不过她却是聂峰见过的人之中最雍容华贵的一位。



        



        最右边两个,却像是一对兄弟,因为他们都干瘦无比,像一根竹竿,但是两人,一个是人族,一个却是妖族,那妖族是一只长着三对耳朵的猴子。



        



        “你……你们好,我是迷路了才来到这儿,我现在就出去。”聂峰的声音略显紧张。由不得他不紧张,这五个人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强的五个人,玄学院院长比不上,徐老比不上,那抓他的四象境强者也比不上。



        



        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释放着完整的规则气息,也就是他们每一个人都领悟了完整的四象道纹,是四象九星强者,四象九星强者另外一个称呼就是帝级强者。也就是聂峰,要是换一个聚气九星,甚至是化丹九星,在他们的气息压迫下,恐怕也立刻就跪下去了。



        



        五人听到聂峰的话之后,皆是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似乎在,你骗鬼呢?聂峰捞了捞头道:“好吧,我承认,迷路只是一部分原因,还有就是我对这儿很好奇,所以进来看一看,没想到打扰到你们了,对不起我这就出去。”他向着五人行了一礼,然后就向着来路飞去。



        



        五人一闪,拦住了聂峰去路。“哦,对不起,原来你们也要走这一个方向啊,那我换一个方向。”聂峰低着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五人身形再次一闪,再次拦住了聂峰去路,饶有兴趣的看着聂峰,看他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聂峰这一次却是停了下来,干涩道:“五位前辈,我们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有什么事情你们倒是啊。”



        



        他此时真的是快被急哭了,被五个比洪荒巨兽还猛地人盯着,任谁都不能以平常心对待。聂峰就像是等待被处死的死囚,死亡并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等待死亡。



        



        “你是谁?”最终,美人鱼开口了,她的声音特别好听。“我是玄学院学生,聂峰。”聂峰立刻表明了身份,并且拿出了那一张金色的学员卡,这个地方怎么看都和玄学院脱不了干系,所以拿出这东西无疑是最好的。五个帝级强者看到聂峰手上的金色卡片也是一惊。



        



        美人鱼招了招手,将聂峰手上的金色学生卡拿到了手中,仔细看了一下,然后递给其他四位,最后,金色卡片在五位手中走过一圈,回到了聂峰手上。



        



        五位对视一眼,点零头,确定聂峰所拿的卡片就是玄学院的学员卡。“你上了玄学院最顶层?”那位干瘦的人族强者盯着聂峰问道,显然他对玄学院的规矩很熟悉。



        



        聂峰立刻点零头,这时候容不得谦虚,不然真被一掌拍死也怪不得人。果然,聂峰报出来历之后,五个强者看他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一下。



        



        “你是怎么进到这儿来的?”这才是他们五个最关心的问题。“我在玄塔十三层得到过玄祖师的传承,其中就有迷时阵的破解之法,今心情不好,就迷迷糊糊的闯入了迷时阵之中,然后走过阵法,就到这儿来了。”聂峰立刻回道,不敢有丝毫隐瞒。



        



        “心情不好,迷迷糊糊……就把阵法破了?”这让五个站在玄界顶赌强者无语。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了过来,震惊道:“玄祖师的传承?”聂峰点零头。瞬间,五人看着聂峰的眼神变得炙热,就像是饥~渴了很久的色~狼看向绝世的美女。



        



        聂峰被他们看得头皮发麻,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又一道人影飞了过来,正是落后聂峰一步的墨尘,他看到聂峰安然无恙,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他对着五个守护者行了一礼道:“这子不懂事打扰五位了“这子的是真的?他上了玄塔十三层,得了玄祖师的传承?”那一个干瘦老者问道。



        



        墨尘点零头道:“是的,不然他也不可能穿过迷时阵,出现在这儿。”“不过他今和女友闹情绪,受了一点刺激,所以才会吴闯迷时阵,惊扰到各位,还请各位不要见怪。”他顿了顿解释道。



        



        聂峰听到这话,立刻对墨尘怒目而视,显然他是看见了今的事情的整个过程,恐怕不只是他,还有徐老,这两个老家伙一直在旁边看戏。



        



        他们肯定知道赢灵跑哪儿去了,但是在他发疯似的寻找赢灵的时候,两个老家伙竟然都不吱一声。有了墨尘的证明,五个守护者看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炙热。



        



        “咳咳,大丈夫何患无妻,我黄金一族有不少公主,看上哪一个,你带着我的信物,去黄金一族娶走便是。”



        



        “你黄金一族的女人都是一些大块头,真正的胳臂上能跑马,谁会看得上。”那人族强者立刻反驳道,他顿了顿继续道:“你身为人族,当然应该娶人族女子,看上哪一个,给我,我豁出这张老脸给你做媒。”



        



        “我人鱼族公主最是深情,温柔如水,不知你喜不喜欢。”“要美人,怎么少得了我妖族狐族美女,我狐族美女在三千世界都赫赫有名,她们可真是娇媚入骨,只要你喜欢,我做主,狐族公主任你领回家。”



        



        “我玄兽族……”麒麟刚刚开口,就看见其他四个一脸诡异的看着他,立刻改口道:“好吧,我玄兽族族人不能做你妻子,但是她可以做你的坐骑啊,都是骑着……”



        



        五个守护者虽然很久没有出去了,一直在这儿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