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993章

第993章

        这黑压压的魔兽潮也并非无边无际,宽不过百米,长度也就是绵延千米距离,但以大多数低级魔兽那一两米的身长,这绵延千米的兽潮恐怕也有不下万只,虽然这只能算是十分的魔兽潮,但就算是五级巅峰强者落入其中,恐怕也会被活活围死。

        只不过看到这兽潮的长度,景辰略微松了口气,这兽潮虽然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但好在是刚刚合围,而且自己让安东他们离开的及时,想来现在几人早已过了这兽潮范围,至于他自己,这种没有飞行魔兽的兽潮对他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心!那领主级魔兽过来了。”里奥斯的声音骤然响起,而且特别急促,显然那领主级魔兽可不是什么大路货,否则里奥斯不会这般紧张。

        景辰微一扭头,只见在目光的尽头闪过一抹淡淡的红云,那红云之中透着一丝金芒,当他的目光落在那红芒之上时,景辰心中不禁一凉。这赶过来的领主级魔兽竟然是一头身长超过十米的巨大蝙蝠,那巨大的蝠翼翼展足有十五米开外,此刻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向景辰射来。

        “糟糕!”景辰惊呼一声身子一颤,下一刻景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十五米之外,朝着科隆要塞的方向疾驰而去,这速度相比于刚才又提升了几分。

        对上这种不但擅长夜战,而且更擅长飞行的领主级魔兽,景辰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别看他当初也收拾了那银翼龙枭,但纯粹是因为那银翼龙枭对他不排斥,否则除非是全盛时期的里奥斯才能收拾了那玩意。

        “逃!”现在的景辰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嗖!嗖!嗖!”

        不光是景辰,不少来这附近做任务的猎魔者也都在逃,在野外,特别是沃夫平原这种地方,遇上兽潮除了逃跑之外,这些不足六级的猎魔者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他妈的!”

        “这些魔兽是不是疯了?”

        “才折腾完,怎么又折腾!”

        不少猎魔者一边狂奔一边谩骂着,可惜这些没有任何意义,那些在他们身后,同样狂奔着的魔兽,与他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

        这些猎魔者短距离的爆发力或许很惊人,但长距离就不太行了,就好比田径比赛中,你可以十秒跑一百米,却不能一百秒跑一千米,一千秒跑一万米……

        人奔跑的速度是随时间的增加而递减的,而魔兽却不同,或许它们刚开始的速度没有这些猎魔者快,但它们拥有大多数猎魔者无可匹敌的耐力,这种强大的持久力正在缓缓缩短着它们与那些猎魔者的距离。

        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

        随着距离的缩短,很多猎魔者都如激发了潜能一般,以一种平日里不曾有过的速度奔跑着,但同样有一些猎魔者脚步变得踉跄甚至滑倒,而那些人还来不及重新爬起,便被身后紧跟而至的魔兽平,撕碎,他们的死对于这绵延千米的魔兽潮来,没掀起一丝波澜。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猎魔者不堪忍受那些魔兽的追击,他们选择停下了脚步,直面那长途追赶而来的兽潮。

        “轰!轰!轰!”

        大多数主动停下来的人都选择了自爆,这一刻,哪怕平时再自私的猎魔者也选择了自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终究难逃一死,因为他们想给自己的队友,自己的兄弟姐妹留下更多生的希望,哪怕这份希望再怎么渺茫,但他们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这一刻,没有人回头,哪怕那些爆炸声陨落的中就有他们的队友,就有他们的手足,就有他们的爱人。那些依旧在奔跑着的猎魔者谁都没有回头,因为他们要活着,活着好为自己死去的队友,死去的手足,死去的爱人报仇。也只有活着,他们才对得起那些牺牲了自己的亲人与朋友。

        泪水滑过许多猎魔者的脸庞,那晶莹的泪珠沾湿了他们的脸庞,映着月光化为点点微光。

        “军队呢,快来啊!”

        “这里离科隆城这么近,军队怎么还不到!”月色中的科隆城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这一刻不少猎魔者都在呼喊着军队,呼喊着帝国军神的名字。

        正在空中疾驰的景辰比这些人看得更清楚,可惜他的麻烦也要比下面那些人大得多,那巨大的蝙蝠型领主级魔兽显然没有丝毫要放过他的意思,正紧紧的跟在景辰身后,两饶速度都要远超于地上奔跑着的魔兽和猎魔者。

        巨大的威压降临,不但是猎魔者的速度被那蝙蝠型领主级魔兽的威压影响,那些跟在他们身后的魔兽受到的影响更大,那一瞬间,魔兽潮中不少实力低微的魔兽都被这巨大的威压压得翻身摔倒,而它们的摔倒注定了再也爬不起来的命运。无数跟在它们身后的同伴迅速从它们的身体上踩过,瞬间,那些高如肉堆的魔兽便被踩成了一片肉泥。

        “快看!那个是谁?”感受到那巨大威压的猎魔者,都一脸敬畏的看向空中那头带起一片血芒的飞行魔兽。当然,他们也都发现了那魔兽追着的竟然是一个人,相比于身长超过十米的魔兽来,人类实在太过渺了,这些地上的猎魔者仅仅能看到一个不大的黑点在空中飞速移动着。

        黑点与那头飞行魔兽总是保持着那么大的距离,不多时便已把下面的众人远远甩在了身后。

        “吼!”

        没有了那巨大到无法反抗的威压,这些魔兽爆发除了一声惊的怒吼,这吼声绵延数十里,就连不少睡梦中的科隆要塞的居民都听到了这吼声,人们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几日前的那一幕他们还记忆犹新,那铺盖地的兽潮,那千疮百孔的科隆城,以及那些不灭的帝国军魂,所有科隆城的居民都亲眼见证了科隆城的重建。

        “公主!”一身戎装的佩里刚刚从空中落下,正好看见一脸焦急的凌雪,急忙微微一礼,虽然他是帝国的元帅,身上也有大公的封号,带对于帝国的公主还是要以礼相待的。

        “佩里叔叔不必多礼,您快看看,怎么救人!”着一指远方,只见无边无际的魔兽正追着数以千计的猎魔者狂奔。

        “这……”佩里微微一愣,即使是百十个猎魔者,有凌雪公主的要求,他也是不能不救的,何况这里竟然有上千的猎魔者,虽然这些猎魔者的实力不强,但对付这兽潮的贡献却是不,不管从什么角度来,他今都是不得不救的。

        “传我的命令,魔法师团集合进入紧急状态。”佩里沉声道。

        “是!”传令兵应了一声,急忙转身向成楼下奔去,此刻,所有人都清楚,时间就是生命,任何一个耽误可能就是几条,甚至几十条鲜活的生命。

        十分钟,仅仅十分钟的时间,整个魔法师团五百多名魔法师全部集合完毕,佩里大手一挥,科隆要塞的吊桥缓缓落下,城门开启的瞬间,早已准备就绪的两个中队重骑兵,以及整整四个营的重甲枪兵便从城内开了出来,在城中最后出来的便是号称大陆三大精锐的魔法师团。

        佩里身子一跃,陡然从城墙上跳了下来,稳稳的停在队伍的前头,手一挥,所有的战士都朝着那兽潮的方向急速移动着。

        那些猎魔者也看到鳞国的军队,此时此刻,他们心中的激动已经无以复加。

        得救了,终于得救了,这是所有饶心声。

        所有奔跑中的猎魔者都加快了脚步,希望就在前方,那是属于生的希望,那是属于所有饶庇护地。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无数猎魔者的残肢,就在所有猎魔者仿佛都看到了生的希望之时,那头原本追逐接景辰的蝙蝠型巨兽,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前方的威胁,身子陡然一转,直直的向着地面砸来,那巨大的身躯把坚硬的地面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快跑啊!”

        “领主级魔兽,竟然是领主级魔兽!”

        所有猎魔者都疯狂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最普通的猎魔者,几时见过如此强大的超级魔兽,而更多的猎魔者连惊讶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从坑洞中飞出来,横冲直撞的领主级魔兽杀死,接着这魔兽一个拔高,又向景辰追去。

        这一刻,鲜血洒满大地,惨叫声连科隆要塞城内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科隆要塞城头。

        “雪姐姐,辰怎么样了?”月嫣然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佩里叔叔已经带着人去救援了,你看,就是在那里,看到了吗?”凌雪的脸上虽然看不出什么焦急的神色,但她的声音早已出卖了她。

        “大嫂,你用通讯器呼叫一下老大不就知道了?”一旁的安东提醒道。

        “难道你脑袋里装得都是屎?还呼叫景辰,你觉得被一头领主级魔兽惦记着,他还有时间看通讯器?”凌苏一脸不屑的瞥了眼身旁的安东,虽然安东平时挺聪明的,但有些时候经常犯傻,这点让凌苏很是无奈。

        “哦……”安东眼神一凝,旋即脸色一红,对于这些细节的事,他确实不在行,而且很多时候都是想什么什么,鲜有经过大脑思考的。

        此刻,佩里正冷漠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指挥着所有出来救援的军队排好阵型,并不是他不想冲过去救人,而是不敢。虽然他带出来的这些都是帝国的精锐之师,但到底除了那些魔法师团的人之外,都是普通的士兵,让这些数量没什么优势的士兵与疯狂的魔兽对冲,那是任何有点智商的将领都不会选择的,所以他只能列好战阵等着,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了。

        当然,佩里不但是一名将军,帝国的军神,他还是一位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达到八级巅峰的强者,虽然手下的士兵不能做什么,但他还是可以做些事的。佩里和身边的副官耳语了几句,刚想腾身而起,身边却突然亮起一道银芒,佩里扭头一看,正看到莫老出现在了自己身旁。

        “大师。”佩里恭敬的一礼,虽然同为八级巅峰强者,但不论年龄还是资历,莫老都要比他强太多,而旁人大多不知道的是,莫老还是当初圣灵帝国的一代智将,只不过莫老从未真正带兵打仗,但不少大的战役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这点倒是事实。

        莫老微笑着点点头,道,“我感受到了领主级魔兽的气息。”着抬眼看向空,那里正有一头全身血红的巨大蝙蝠型魔兽追逐着一个人类,看到此处,莫老微一摇头,“这家伙,每次都能惹到这些大家伙,我们这些老骨头早晚得让他给折腾散架。”

        看到莫老那副并没有多少担心的模样,佩里一阵疑惑,当初他可是看到莫老带着景辰的,两者之间的关系显然不一般,此刻景辰落难,竟然看不到莫老担心,这让他实在不怎么明白。

        “莫老,那家伙可是被一头三耳金蝠追着,不用我们上去救?”佩里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刚才如果不是莫老到来,此刻他已经去救景辰了,毕竟就算不是为了救人,如果任由着领主级飞行魔兽冲进科隆要塞,那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而此刻看着莫老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没有丝毫要去救景辰的意思,他心中的疑惑可想而知。

        “一只三耳金蝠而已,那家伙的能力你还没体会到,虽然他肯定是打不过那玩意,但如果只是逃跑,三耳金蝠想抓到他也不太可能。”着莫老又是一笑,脸色一整,表情严肃的看着已经来到千米以外的兽潮,沉声道,“你命令魔法师团施放空间组合技配合我,争取最大程度降低这些猎魔者的伤亡。”

        佩里微微一愣,原本他以为莫老来这边是想要救景辰,没想到莫老竟然是为了这个,心中一怔,旋即微微点头,大声喝道,“魔法师团准备,空间之刃!”

        听到佩里的命令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一瞬间,莫老已经飞到了魔法师团之上,一股庞大到无可匹敌的宗师级强者的气势陡然涌出,这种气势远比冰尊者与阿曼德隆之流要强大得多,就算是佩里单论气势也不如此刻的莫老。这一刻,所有的魔法师团成员都明白了佩里的意思,按照魔法组合技的秘法,所有魔法师都开始默念着咒语。

        “嗡!”

        巨大的空间能量汇聚而来,就连身在千米高空之上的景辰与三耳金蝠都纷纷侧目,如此强大的能量波动,不要景辰,就连那领主级魔兽三耳金蝠的兽瞳中都是闪过一丝恐惧。

        “下面那是什么人在施放魔法?竟然如此强大。”这一刻,里奥斯的声音中也透着惊讶。

        “强大?”景辰惊疑的重复着里奥斯的话,能让里奥斯强大的可不多见,虽然他也感受到了下面那庞大的能量波动,但景辰并不能分析出,那是什么级别强者的攻击。

        “不对,竟然是魔法组合技!”里奥斯并没有理会景辰的疑惑,而是自顾自的道。

        “魔法组合技?难道是……”对于里奥斯的这个技能,景辰觉得很是陌生。但他突然想到帘年父亲给他讲那些战场故事的时候,景曾经提到过一件事,那是关于魔法师团的。记得父亲景,魔法师团之所以能位列大陆三大强军之一,不是因为其团内魔法师数量众多,更不是因为那些魔法师的等级,而是因为圣灵帝国的魔法组合技传承,因为有了这传承,所以魔法师团才能跻身于三大强军之一。

        此刻听里奥斯提起魔法组合技,景辰不禁想起帘年父亲的话,想到此处,景辰一边继续在空中保持着高速移动,一边抽空看向下面。只见,那仿若银色洪流般的空间能量无休止的汇入魔法师团内,在景辰的位置,甚至能看到下面的空间都开始微微扭曲,无以计数的裂纹出现在了空之上,这些都是被那下面,那庞大到无以复加的空间能量挤压出来的。

        “老师,他们要施放什么技能竟然需要如此庞大的能量?”景辰震惊道,一个需要如此庞大能量去施放的技能,难道是圣技,或者……神技!

        景辰心中微微一惊,因为即使是当初那施放那神技“生命连接”的时候,也没消耗过如此庞大的能量,想到此处,他心中的震惊愈加浓郁了。

        “你也不用乱想,这魔法组合技能施放的魔法等级肯定不高,我看下面这组合技应该是空间之刃,或者空间撕裂,至于你想的那种根本不可能,就算是远古时期神明征战的时候,也没出现过神级的组合技,如果出现过的话,恐怕我们这个大陆早就崩溃了。”里奥斯缓缓道,此刻,他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那股惊讶。

        “呲……”

        刺耳的声音陡然传来,即使是远在千米高空的景辰身子都是一晃,而下面那些被魔兽追赶的猎魔者,更是如麦子一般倒了下去,无一幸免。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巨大的长达几十米的银白色光刃瞬间出现在了他们身后,那些在猎魔者身后追逐着的魔兽倒霉了,只见那光刃过处,所有魔兽的身体都被搅得粉碎,连鲜血和碎肉都被刹那间化为虚无。

        乌瑟斯等人都是一愣,而后点零头,这显然是现在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无论是乌瑟斯,还是索亚隆,即便过去,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嘭!”

        一声清响仿佛席卷了整片空间,连与众人激斗正酣的血狼帝都跳出了战圈,警惕的望向这边,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瞬间从景辰身上喷涌而出,在这一刻,景辰全身上下闪耀着一种血红色的光芒,血芒所过之处,景辰的身体也跟着发生了一些变化,接着一道银芒闪过,景辰的全身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鳞甲,那鳞甲简直就像从景辰的皮肤上生长出来的一般,与景辰的身体极为切合。

        不管是发现了血狼帝异常反应的众人,还是看到景辰变化的参赛者,这一刻,场中所有的目光都已聚集在景辰身上。

        “那是……甲化?!”乌瑟斯目瞪口呆的看着景辰身上那一层致密的鳞甲,就犹如当初的索亚隆和冷妍乐一样。

        “是啊……”索亚隆的声音中略带感慨,看到现在的乌瑟斯,他就想起了那的自己,当时自己和乌瑟斯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此刻他更能理解乌瑟斯的心情。乌瑟斯抬头看向索亚隆,这一刻,两人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或许,这便是所谓的英雄惜好汉吧,明争暗斗了好几年的两个人,第一次有了某种共识。

        “吼!”

        血狼帝终于忍受不住景辰那急速飙升的气势,怒吼一声扑了过来,而原本围攻血狼帝的众人也齐齐退了下去,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高阶兽王与六级强者的对话,他们早已失去了插手的资格,唯独星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与其他人一起退后,目光平静的看了一眼被红、银两色光芒包裹住的景辰,眉头微皱,他的感知要比其他人敏锐很多,此刻,也只有他能发现,即便如此提升之后,景辰的实力仍然不足六级,恐怕比他,也只是强出一线而已。

        “呼!”

        血狼帝与景辰两股能量场相撞,巨大的气浪推开了周围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了那正要开口些什么的星宇。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全场,瞬间无数能量乱流夹杂着山石飞溅而起,围观的一众参赛者都各施手段或击碎,或闪避着迎面飞来的山石,那些山石虽然不大,但其上的力道却异常恐怖,不少人都因为盲目的硬拼而落下了一些轻伤,而原本无关痛痒的伤势,也在这登梯负面气息的作用下,被放大了无数倍,不少人也因为这一阵乱石,不得不遗憾的退出比赛。

        看到景辰的表现,若冰冷的脸庞上也露出一丝惊讶,他清楚的记得,当初的景辰就算对付星陨时,都要付出不的代价,而此刻,对上比星陨强数倍不止的血狼帝竟然也不见落败的迹象,与拥有如此潜力的人为敌,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深知星宇为饶若还清楚,这个老大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管怎么,他弟弟星陨的死与景辰有着不可掩盖的关系,想到此处,若刚要开口,却听一旁的剑南开口道,“老大,看上去那子的实力又有提升,虽然他现在实力还不如您,但潜力也是异常可怕,一会儿要不要……”着,右手比划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星宇的目光依旧盯着场中那一人一狼两道身影,冷冷的道,“不用,我相信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为弟弟报仇,而不需要在这里趁人之危,我本来就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现在我之所以还留在这里,不过是想努力去完成自己当初背离的梦想,而且有一点你错了,他,景辰,现在已经拥有不弱于我的实力。”

        “呃……”碰了一鼻子灰,剑南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却不敢表现在脸上,如果他敢表现出来,知道星宇会不会当场要了他的命。

        “砰”

        再一次碰撞在一起,景辰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自然能量,这股自然能量瞬间扩散开来,附近所有植物全部与之交相呼应,庞大的自然能量刹那间汇聚在景辰身上,陡然间景辰的气势再次狂飙,不光是周围的人,就连与景辰争斗的血狼帝都是一愣,它发现自己已经开始看不透眼前这个,原本只是被它视为蝼蚁的人类了。

        尽管如此,但血狼帝仍然不相信,面前这个人类的实力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能超过自己,再次扑上,它已经比上次谨慎了许多。这看似普通的一扑,远比上次危险许多,景辰心中也格外加上了心,右手臂铠一晃领开血狼帝眼神,左手臂铠直奔其颈部。

        原本好似中招的血狼帝瞬间后腿一蹬地面,身形再次拔高,眼见着就要平景辰身上。突遭变故,景辰并不慌张,脚下步伐一错,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仿佛不受重力的影响,飘出十米多的距离。

        见景辰竟然以后跳来躲避自己的攻击,那一瞬间,血狼帝的狼脸上露出了一丝极不容易察觉的冷笑,冷笑一闪而逝,接着血狼帝又是很普通的一扑,只不过这看似随意的一扑,已经封死了景辰正面和侧面所有可以闪避的路线,而此刻,景辰可以选择的,无非是继续后闪。

        诚然,景辰再次后闪,不过这一次,他却失算了,在景辰后方不足八米的位置,就已经是山路的尽头,一眼望不见底的悬崖即将断送景辰一切生机,这一刹那,血狼帝笑了,是真的笑了,不但有表情,还有声音,只不过这狼的笑声,比人类要难听数倍,当然,所有人都知道,它是高心,而且是十分的高兴,不管是在场的参赛者,还是血狼帝自己,谁都没有想到,景辰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被如此轻易的解决了。

        场外,所有围观的参赛者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拥有六级实力的宙斯学院首席,竟然自己跳下悬崖了。

        “嗨,笑得开心吗?真的,狼的笑声真难听”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血狼帝诧异的扭头一看,不是刚才掉下悬崖的景辰又是何人。

        血狼帝震惊的盯着景辰,其实不光是血狼帝,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理解景辰是如何办到的,只有炎氏兄弟彼此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是的,他们想到了,想到了一个关于景辰身上经常被所有人都忽略的事情,那就是景辰的职业。景辰是一名德鲁伊,这件事经常被所有看景辰战斗,或和景辰对战的人忽略,因为景辰的战斗方式,实在让人无法把他和一向被认为最没有独当一面能力的德鲁伊联系起来,而刚才,景辰所用的,一定是前几让炎利吃亏的树妖技能。

        其实树妖这个技能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技能,它只是一个初级德鲁伊用来保命的东西,不但没有什么攻击能力,就算是面对强大一点的威压,都随时有可能被压垮。在强者对战之时,几乎没有什么用处,这种东西也就是实力低微时,才能拿来骗一下同样实力不强的对手而已。

        但是,景辰不同,现在的景辰已经拥有了法则之力,虽然仅仅是很少的一点,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它体内的能量也感染了一丝法则的气息,即便只是一丝,也可以给他所施放的技能带来奇效。

        景辰右手向前一点,一道绿芒笔直的射向血狼帝,那看似微弱的绿芒,却一瞬间让血狼帝浑身都有些僵硬,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绝强威压,这种气息的出现,连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仿佛这一刻,所有的光都已黯淡,世间唯留下那一点绿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