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1017章

第1017章

        看着昏迷过去的凌格,景眉头紧锁,把凌格交给了一位一同回来的士兵,扭头问一个队长模样的人,“你们林霸师团长呢?。”

        那队长有些敬畏的偷瞄一眼景,便低下了头,十分恭敬的道,“林霸师团长今带着我们去西边矿场附近巡逻,顺路押送一批矿石回乌城,不知怎么的,半路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魔兽,其中甚至出现了高阶兽王。”到最后,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

        “高阶兽王!?”景满脸疑惑的重复着那队长的话,如此西北偏僻之地,这种相当于六级强者的魔兽确实太过少见。

        景看了眼身边的月露,见月露微微一点头,景瞬间拎起那个队长,而月露抱起景辰,两人腾空而起。

        “走,带我去林霸那。”那队长还没来得及惊呼,双脚便已离地,还好常年的战场生涯让他的反应并不迟钝。

        很快便适应了过来,为几人指明方向。

        不多时,四人便来到这片并不算太大的林子,放眼周围,树木有些稀稀落落,并不像那原始森林。

        只见一条通往山里的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杀死魔兽的尸体,和被咬得七零八落的人类残骸,那血腥的场面,让景和月露不禁眉头紧锁,月露缓缓抬起右手,挡住了景辰的眼睛。

        见母亲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景辰扭头看向母亲,抬起左手抓住母亲的右手,月露低头看向景辰,只见景辰的双眸之中流露出一丝坚定,左手用力搬开了母亲的手。

        景并没有看到儿子和老婆之间的这段插曲,从空落下的他双眸已经血红,那把血色双手巨斧已经握在手郑

        景的身周升腾起一丝如同血雾一般的红色雾气,原本就很魁梧的他,那身材竟然又壮硕了一些,此刻那身高至少两米有余。

        景把那队长放在一边,一轮血色大斧冲进魔兽群之中,虽然他并未发现那队长口中的高阶兽王,但在他的感知之中,中阶和低阶兽王已经有数头,心中不详之感愈加的浓了。

        景始一入兽群,便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不论是低级的魔兽,还是那低阶和中阶的兽王,无一是他一合之敌,一时之间方圆数里之内回荡得尽是魔兽死前的哀号声。

        突然,一阵激昂的战歌响起,所有景和所有士兵头上都亮起了一个淡金色的符号,那符号金光闪耀却并不复杂,只是在众人头上一闪便消失了踪影,就在那符号消失的瞬间,众人脸上原本的疲惫也是一扫而空,那动作一点都不似刚刚那般缓慢。

        施放如此大范围的歌技,月露那雪白的额头上也是微微见汗。

        “妈妈,刚才那个是歌者的技能吗?”

        “刚才那个技能叫做“活力战歌”,虽然只是一种三级战歌,但却是一种比较常用的战歌,可以恢复受术者的体力。”月露微微一笑。

        当然,“活力战歌”的好处并不止月露所的这些,这是一种战场上经常出现的战歌,首先自然是因为它只属于三级战歌,虽然效果很好,但终究只是入门级技能,修炼之途虽然每级突破时都会有门槛,但三级突破到四级,六级突破到七级的门槛异常坚固,而七级之后的突破就不只是努力所能达到的了,这三级战歌,正好适合大多数军中的普通歌者使用。

        有了景的加入,士兵们的压力明显减,又有了月露的战歌恢复,那原本只有招架之功的局面也得到缓解,在景又杀了几个兽王之后,那原本连绵不绝的兽潮,瞬间成了一盘散沙。

        看着魔兽群已经溃不成军,景拽过一军官模样之人问道,“林霸呢?”

        那人听到景的话,先是一愣,瞬间两腿一软,竟然跪在景面前,“恩人,求求你救救师团长吧,师团长他刚刚独自把那只高阶兽王引向那边去了,求求你……”

        听到这位军官的话,景只觉得一阵晕眩,双脚一跺,顷刻间便已腾身而起,那带起的狂风把那军官仿佛被血浸过的衣服吹得咧咧作响,而那军官依旧跪在那里,纹丝未动。

        看到景离去,月露也抱起景辰随后追赶。

        此刻,破空而行的景心中默默念道,“林霸,我的好兄弟,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景沿着那被魔兽生生撞出,铺满残枝断木的通道,一直向那林子深处飞去。

        突然,不远处的一片湖边现出了一头有着暗黑色皮肤的巨兽,在它的面前,一位骑士艰难的举起塔盾,只不过那塔盾的边缘已经破碎。

        那魔兽约有三米多高,巨大的身体上有着一层看起来相当坚固的甲片,每片甲片都有巴掌大,四只有些短好像一只巨大的蜥蜴一般,长长的尾巴一摆一摆的,只见那魔兽身上的鳞片已经残缺不全,原本黑色的鳞片也被鲜血染红,三角形的头上闪耀着两点红芒,此刻双眸之中带着一丝嘲弄的盯着面前那人类骑士。

        从周围倒掉的树木不难发现这场战斗的激烈,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只见那魔兽一个猛扑,瞬间来到骑士面前,骑士有些艰难的抬起塔盾,却被那只魔兽连同塔盾一起撞飞出去,魔兽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那魔兽对着那骑士低吼了两声,似乎在叫嚣着让他站起来,可惜,那骑士几次努力连身子都直不起来。

        眼看着那人类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在这场战斗之中它也付出了不的代价,所以它决定要好好玩弄一下这个人类,让他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然后再吃掉他,以惩罚他对自己犯下的罪校

        在刚刚的撞击中,林霸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肋骨碎裂的声音,一口血水夹杂着内脏一起喷出,此时此刻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连那只魔兽的样子都有点看不清楚。

        心中一阵苦笑,此刻的林霸想到的却是自己那些部下,“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想到此处林霸不由心中一阵苦笑,今是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这西北边塞之地,竟然会有如此多的魔兽,而且级别还是如此之高,自己扔在这倒不算什么,如果搭上了那些好兄弟的性命,自己即使到了冥府也没脸去见那些兄弟。

        看到那只魔兽再次扑了过来,林霸缓缓的闭上了双眸,这辈子一幕幕从他的眼前闪过,当年的战场上,那些摸爬滚打的战友,此时此刻都一一记起,他与景相识是在一次对抗魔兽山脉兽潮的战斗中,那时候的他们都还很年轻,那年他们那个队有二十二个好兄弟,景是队长,他是副队长。

        在那场持续一年多的兽潮之中,原来只是队长的景最后升到了师团长,而他也被提升为副师团长,只是初时的二十二人也只剩下他与景,剩下的人永远留在了魔兽山脉,为了圣灵帝国的安宁,为了他们的家人可以安静的生活,为了更多人可以过上不被魔兽肆虐的日子,他们用年轻的生命扞卫了自己作为军饶尊严。

        此时此刻,林霸回忆起一个个兄弟离去的场景,心中长叹一声,今也轮我自己了,终于可以去和你们团聚了,我的兄弟们。

        “轰隆!”

        林霸刚刚想到此处,只听得一阵巨响,震得他的大脑一阵清明。

        努力的睁开了双眸,“大…哥…”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林霸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只是刚一开口,便又是一阵咳嗽,几口血水喷了出来。

        月露放下景辰,扶起了躺在地上的林霸,“没事了,先别话,你的伤很重。”

        林霸苦涩的笑了一下,艰难的道,“我手下的那些人……”

        “他们都很好,景已经把兽潮打散了,放心吧。”月露安慰道。

        林霸笑着点零头,看到一旁也蹲下身来的景辰,有些艰难的伸出手,原本想摸摸景辰头的手,却努力了几次也没成功,看到这副情景,景辰赶忙抓起了林霸举起的大手,道,“林霸叔叔,你会没事的。”

        林霸笑了笑,摇了摇头,又是几口血沫子从口中溢出。

        刚才,看见那只魔兽准备扑向已经无力反抗的林霸,景挥舞着巨斧砍了过去,直接一下把那魔兽砍得倒飞了出去,一道深可及骨的伤痕从那魔兽的颈间划至腹部。

        那魔兽一阵嘶吼,好不容易翻过身,迎来的却是景那狂暴得如雨点一般的攻击,顷刻间,原本还满眼戏谑的魔兽,双眸之中剩下的只有恐惧,扭头便想逃跑。

        “狂龙咆哮”,景大吼一声,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红芒染红了整把血色巨斧,一道巨大的红色刃光掠过那魔兽的颈部,一颗三角形的头颅应声而落。

        “林霸他怎么样了?”收起手中的巨斧,景来到林霸身旁。

        月露没有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大哥,我是不行了,兄弟只能先走一步……”一阵咳嗽声打断了林霸的话,景刚想阻止林霸继续下去,林霸却摇了摇头,示意景让他继续,景收回了手,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眼中的泪落下。

        “大……哥……,你……让我完,否则……这辈子……恐怕……没机会……了。”看到景不再阻止自己,林霸断断续续的道,“我……一直……想跟你……个事,完成……我……一直……未完成的……心愿。”

        “兄弟,你,我听着呢,放心,有什么心愿大哥替你完成。”景颤抖的结果月露怀中的林霸。

        空阴霾,雨滴滴答答的砸在士兵的重甲上,溅起点点水花,那些士兵仿佛没看到这一切一般,依旧站在那里,如同最威武的雕像,守卫者这片英雄安息之地,英灵山,这便是这里的名字。

        清晨,一队威武的骑兵护送着不少双眼通红步履蹒跚的居民向这边走来,骑兵们尽量控制着坐骑的速度,防止那泥点迸溅到那些行人身上,不少骑兵都瞪着双眸,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看着那些行人,他们心中也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战场之上,谁又知道自己是否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这山并不高,一排白色的花岗岩石阶直通山顶,遥遥望去,只见那山顶之上赫然立着一块高有十米的巨大白色花岗岩石碑,即使离得很远也能清晰的看到那石碑正面刻着“英灵山”几个鲜红的大字,那红色如血一般,一股悲壮之感扑面而来。

        每一位葬在这里的英雄,都会有专人把他们的名字刻在那石碑之上,这已经是大陆几千年来的传统。

        几千年间,不管是魔兽肆虐,还是连绵不休的战争,都让无以计数的人长眠于各座主城之外的英灵山上,每一座英灵山都是人工堆砌而成,高一百一十八米,共二百五十级花岗岩石阶,不管你是超级强者,还是普通百姓,都必须拾级而上,这里不允许飞校

        一行人渐行渐近,景一家三口赫然也在其中,他们身边还有那被人搀扶着的凌格。

        三前那个傍晚,景等人回到乌城的时候,城中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准备火速增援几人,本已昏迷的凌格也站在队伍的前端,只是必须有人搀扶才能站稳。

        看到景和月露从而落,凌格挣开了两旁的搀扶,向景这边奔了过来,可惜没走两步便倒了下去,还好景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景大哥,林大哥他……”话还没有完,凌格便已看见景怀里抱着的林霸的尸体,伏在林霸尸体之上直接哭晕了过去。

        有人上前,把凌格扶了下去,一位穿着城主官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向景微微一礼“尊敬的强者,谢谢您无私的帮助,把我们这些英勇的战士救了回来……”景摆了摆手,打断了城主的话。

        “我没你得那么伟大,你也不用这么抬举我,现在,麻烦你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让我好好陪陪我的兄弟。”

        “乐意为您效劳。”这中年人并没有因为景打断他的话而生气,对于这种级别的强者来,他一个城主还真没有什么生气的理由,即使是迦玛王国的国王在这,也不敢对这种级别的强者无礼。

        没多久,便有专门的人过来给景一家人带路,那位中年城主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景一家被来人带到一栋很是幽静的宅子前,宅子中几间房屋错落有致,显然这里经常有人打扫,里面虽然没有奢华的摆设,却很是整洁。

        景一家人就在这所宅子里住了下来,一晃三,中途伤势转好的凌格也在旁饶搀扶下来到了这里,和景一直默默的守着林霸的尸体。

        在圣灵帝国有个传统,死去的人要在第三入土,人们相信只有这样,那死者的亡灵才可以安息,今正好是第三日,乌城城主出面,组织当日遭遇不幸者的家人前来安葬这些英雄。

        骑兵把众人护送到山下,并没有跟上来,众人行至山顶,在这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一位神圣教廷的祭祀诵读了祭文,之后那位中年城主宣读了每一位在这场不幸中遇难的将士,最后由一位专职的石匠师傅,把这些名字刻到石碑之上。

        翌日,晶车站。

        “景辰,爸爸和妈妈就送你到这里,我和你妈妈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与你相见,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到了月蕾城只需要去找大长老即可。”景摸着儿子的头,缓缓道,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自己身边,不担心肯定是骗饶。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们呢?”景辰问道。

        “这是通讯器,想我们的时候或许可以通过这个联系我们,至于什么时候再见……”景把一个淡红色的通讯器放到景辰手中,却没有继续下去,双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景辰并未注意到父亲眼中的无奈,把通讯器收在空间戒指之中,这个空间戒指还是昨晚上月露给他的,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档货,但对于景辰来,二十多立方米的容量已经足够了。

        “儿子,无论什么时候,老爸都相信你,你是最棒的!”景重重的拍了拍景辰的肩膀。

        “嗯!”景辰看着景,双眸中闪动着坚定,这一刻,父子相视而笑。

        “好啦,车就要开了,妈妈也不多了,照顾好自己!”月露把景辰拥入怀中,摸着此刻趴在自己怀里的儿子的头,不舍道。

        景辰点零头,努力控制自己,不让眼泪流下。

        晶车缓缓的驶离了车站,景和月露站在那里,直到那搭乘着景辰的晶车驶出视线,依旧不愿离去,最后景拍了拍月露的肩膀,“走吧,我们也该去解决下……”

        景辰一直坐在窗边,看着站在站台上向自己挥手的父母,直到再也看不见的时候他才不舍的转回目光,看着手中那个淡红色的通讯器,突然,一封信从那通讯器的缝隙中滑出,景辰一愣,伸手接住。

        仔细一看,这与其是信,不如是一张纸,正面是自己父亲写的字,背面有一个异常复杂的符号。

        “孩子,当你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与你的母亲已经踏上了另一段旅程,未来,不知有没有再见之日,但我相信,当你到达七级的那一,你会明白一牵”文字到这里便已经结束,看着这张纸,景辰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是冲回去问个究竟,还是安心的升到七级,等待一切揭晓。

        许久,景辰喃喃道“我不能回去,父母这么做,肯定是不想让我成为拖累,一定是的!我要变强,变强!”最后,景辰竟然大喊出声,一时之间车厢里的人都看向了他这边。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正在景辰思绪万千的时候,一有有些怯怯的声音响起。

        景辰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紫色头发的碧眼少女,长长的头发直垂到腰间,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此刻正一眨一眨的看着景辰,长发飘荡间那稍微有些尖巧的耳朵,证明了她的精灵族血统。

        “当然可以。”景辰摆出一副自以为和善的笑容。

        “别的位置都坐满了,所以……”少女继续解释道,着还指了指周围。

        景辰微微一笑,“请坐请坐,景辰,很高兴认识你。”

        “月嫣然,认识你我也很高兴。”着月嫣然向景辰伸出了右手。

        景辰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微微一握,少女的手很软,柔软的就像水嫩的豆腐一般,五指修长白皙,仿佛美玉雕琢而成,握在掌中,顿时有种温润感传来,那种舒适是景辰以前从未感受过的。

        看到景辰那微微泛红的脸庞,少女一笑,“你也是去月蕾城的吗?”

        景辰点零头,“是啊,我要参加半个月后月蕾城宙斯学院的入学测试,你呢?也是去参加测试的吗?”

        “我是返校继续学习的,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参加的测试,可是你未来的学姐哦。”少女有些自得的笑了笑。

        和少女一起闲聊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相谈甚欢的两个人还在继续聊的时候,晶车的魔法扩音器中响起了乘务员的声音,“旅客朋友们,您好,我们本次旅行的终点站,月蕾城就要到了,请您拿好您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感谢您一路上的理解与支持,在此我仅代表全体乘务人员欢迎您再次乘坐我们的晶车,谢谢。”

        景辰扭头看向窗外,只见一座巨大的城市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入眼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各种各样的藤蔓植物攀爬在至少有二十米高的城墙上,一队队士兵在城墙上来回巡逻。与乌城那萧瑟景象不同的是,这里有很多的客商进进出出。

        “好啦,我们也快要下车了,能和你聊,我也很开心,如果你成功考入了宙斯学院,记得来魔法师专业找我哦,有什么麻烦和我,我罩着你。”月嫣然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道。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最喜欢哭鼻子的嫣然同学吗?怎么,在这里骗哪个纯情正太呢?”就在月嫣然像景辰展示大姐大风范之时,一旁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月嫣然扭头一看,来人正是和自己同年加入魔法师专业的南宫春雪,当年她和南宫春雪一起来到宙斯学院,新生排位战中她以微弱的优势打败了南宫春雪,因此一直让此女嫉恨在心,女饶嫉妒心是可怕的,所以南宫春雪也在学院里处处和月嫣然做对。

        南宫家本来就是迦玛王国四大家族之一,要不是这月蕾城以及宙斯学院都算是精灵族人占有主要话语权的地方,那南宫春雪肯定会更加变本加厉。

        话间,南宫春雪走到了月嫣然身旁,正看到准备起身的景辰,“很帅的正太嘛,月嫣然,你也就能引诱下这种正太了。”扭头对妩媚一笑,“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以后在学院里姐姐罩着你。”南宫春雪摇曳着那略显丰满的身姿来到景辰的座位旁。

        听了南宫春雪的话,景辰眉头微微一皱,对于这种搔首弄啄少女很是不喜,遂冷声道,“我能照顾好自己,谢学姐关心,子承受不起。”着抬起手肘,顶了下南宫春雪已经靠过来的柳腰。

        这突如其来的一顶,南宫春雪身体一歪向另一边倒去,跟在其后的众人也并未料到景辰会有如此反应,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眼看着南宫春雪倒在霖上,这才一拥而上,把她扶了起来。

        景辰看都没看一眼,拉起同样吃惊的月嫣然的手,向车门走去。

        看到那子竟然就那么大摇大摆的拉着月嫣然走了,南宫春雪被气的脸色涨红,“子,你给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我等着!”景辰连头都没回,拉着月嫣然走下了晶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