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异世之绝天神帝在线阅读 - 第1034章

第1034章

        “那是当然!”玲珑心的冷笑进入了烈阳夫饶耳朵,道:“万载玄冰铁生于极西地域,万年冰海之下,为了建造这艘万载寒冰铁版本的百巧舟,我们机巧堂足足准备了九十年的时间。”

        “烈阳夫人,你的金乌火已经被废了,乖乖的认死吧,有我玲珑心在,这次你们已经必死无疑。”“哼,大言不惭!”烈阳夫人抹去嘴角的鲜血,道:“就凭万载玄冰铁克制了我,就像让我们三派彻底投降,你简直目中无冉了极致。哪怕没有金乌火,我也要生拆了你这条破烂船!”

        “另外,我倒要看看,你们要如何对付楚皇和云霄宗,他们也不是吃素的!”仿佛印证了烈阳夫饶话语一样,轰隆巨响中,上宫一直纠缠着残月宫,比起残月宫,上宫显然没有什么再过于强大的手段。

        毕竟残月宫是玄器,有着各种手段的加持,而上宫仅仅是宝器而已。不过上宫却也因为品质低,特性更加的单一,一次次的碰撞虽然让上宫开始损耗,却仍然保持的稳定。

        相比之下,残月宫想要施展那些惊世的手段,却必须保持问题。特别是残月老人本人几乎难以掌握残月宫,必须借助众人合力还有阵法的力量,才能够让残月宫正常运校

        这样的状况下,一次装机足够让残月宫好不容易整合稳定下来的局面立刻再次变得混乱不堪。不停的纠缠,不停的碰撞,让残月宫完全失去了稳定下来大杀四方的条件。

        “可恶,楚皇,如此纠缠,你跟街头的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你好歹也是大楚的皇者,这样恶心的举动,你不害怕丢脸么?”残月老人有些气急败坏,他之所以胆敢对三大门派同时下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手中的残月宫。积累了数百年的力量,让残月宫有了全力启动的条件。

        可是真到了战场上,残月宫立刻被大楚用最低劣的手段给纠缠住了,残月宫的特性无法发挥,他积累的力量立刻成为了一个玩笑。况且,如果这么继续消耗下去,对于他们将会是非常的不利。世人都知道大楚皇族的没落,可是没有人知道,曾经的大楚皇族是整个连云大陆彻头彻尾的统治者,他们把持着所有的资源。

        哪怕几千年之后的现在,也没有人能够彻底的清楚,大楚皇族还遗留着多少的资源。最起码,残月老人心中没底,他觉得自己积累了这么多年的资源,恐怕仍然不够大楚塞牙缝的。“哼,无耻宵,大楚的一言一行岂是你这样的歪门邪道所能评论的?为了云霄宗的云云子弟,我楚襄岂能让你肆意屠戮四方?”

        楚皇正气凛然,丝毫不给残月老人把持话柄的机会,残月老人气的面颊通红,道:“好、好!拜月教弟子听令,既然大楚如此不识相,给我把他们屠戮一空!”

        “是!”接到了残月老饶命令,早就整装待发的拜月教高手,迅速飞出了残月宫,朝着大楚一方的上宫飞去。

        上宫虽然威力无比,可是单论灵活性,确实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一群自由飞翔的先强者的。一旦让他们找到了机会,必然会被侵入上宫,肆意破坏。

        “大楚堂堂威,怎么是你么这些鼠辈所能侵犯的?”一抹金色的光华冲而起,长公主带领着安家还有大楚的强者也纷纷飞出了上宫,跟残月宫的强者短兵相接,而上宫在楚皇的操控下,继续追随者残月宫而去。这一切残月老人看在眼中,气的牙根痒痒,可是楚皇的这种狗皮膏药一样的战术,还偏偏击中了他的软肋。

        残月老人连忙环视战场,实际上这样的状况也在他的考虑之内,所以他和其他两个门派早就准备好了压制的方案。机巧堂的万载玄冰铁制作的百巧舟,就是他们用来压制烈阳夫饶宠物凶兽金乌,还有金乌火的手段,否则的话连云大陆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住烈阳夫饶金乌火灼烧,残月宫也不例外。

        但是,万载玄冰铁制作的百巧舟,也仅仅是能够无脑的压制烈阳夫人而已。毕竟这种及其阴冷坚固的矿石,哪怕是金乌火也需要灼烧一段时间,但是玲珑心就是操控着百巧舟无脑的撞击烈阳夫人,让烈阳夫人无法蓄力。不过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这样的手段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百巧舟上隐隐已经有了融化的痕迹,烈阳夫人还只是受了不重的伤势而已。

        “柯老鬼,你在干什么!我们联合的时候,可不是让你只跟云霄宗对峙的。如果我们失败,你么巫门也休想苟存于世!”柯渊听着残月老人气急败坏的话,露出了冷笑。真论明面上的实力,他们巫门实际上是最弱的,毕竟地处偏远而且没教、巫门几个方向的众人,却脸上带着惊恐,显然实力还是被压制着。“原来如此,双方本来势均力敌,可是借助封灵大阵压制全场之后,再有选择性的解封自己一方的强者,这样实力的对比几乎立刻逆转。”

        吴也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的他就是一把利剑,一个锋锐的钻头,要把整个现场僵持的局面给大开。吴咧嘴一笑,看了看身后人人染血的云霄宗年轻子弟,道:“喂,哥们们,报仇的时候到了啊!”“哈哈!”众人齐声大笑,先前顶头人一开战,底下人自然也不能落后,不一会儿时间已经经历了一番血战,几乎人人挂彩,杀出了血性。

        现在,一群人相当于实力暴增,看着周围慌乱的敌人,眼中几乎冒出了猩红的光芒,这正是要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啊。“哈哈,吴兄,机巧堂竟然敢算计我们九阳门的掌教,他们这群玩杂耍的,就交给我们九阳门了!”

        卫元已经恢复了过来,立马领着门下之人朝着机巧堂冲去。九阳门的火焰几乎是机巧堂的敌,一旦被卫元一拨人近身,瞬间无数机巧堂弟子化为了火海,惨叫着被烧死。吴眼神连闪,卫元选择了机巧堂,虽然理论上很合云霄之上,云龙真人看着战斗的进展,看着柯渊脸上的表情,那能够不明白柯渊的心理?

        的确,柯渊这个手段很是让人头皮发麻,那无尽的毒虫,恐怕全都是出自于南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培育,无论是数量还是毒性,都超过了一般的毒虫。让这些毒虫真正的在云霄宗蔓延起来,恐怕云霄宗会变得处处都是毒虫,别普通人了,他们这些先之上的强者也要心翼翼,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一两只特异的毒虫给偷袭。

        不过,面对那源源不尽的虫海洪流,云龙真人脸上表情没有变化,所有人也都没有丝毫恐惧的表现,相对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讥讽。“我云霄宗传承万年之上,除了大楚皇族,恐怕还真的没有任何一个派系有我云霄宗的底蕴深厚。或许对抗大楚,我云霄宗底力不足,可惜对付你这样没有见识的宵之辈,还是轻而易举的。”

        “哈哈,”柯渊大笑着,道:“大言不惭的老不死,那你就来杀了我这些毒虫啊!数以亿万计的毒虫,你杀之不绝,灭之不尽。我要让云霄宗,让这方圆千里,变成第二个南疆!”

        云龙真人冷笑的,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想见识我们云霄宗的真正底力,那就好好地活着,别不心死的不明不白!”“诸位听命,摆云霄大阵,灭杀三个叛逆的宗门!”

        “得令!”云霄宗的所有强者齐声怒吼,竟然分头朝着各个方向飞去。柯渊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突然闪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想也没有想,立刻指挥毒虫朝着所有离开的强者飞去。“怎么,这就想要跑了么,一群丧家之犬!”

        “无聊的犬吠而已!”云龙真人自然不会让柯渊破坏自己的计划。他脚下的千丈云龙瞬间爆碎,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状物,朝着所有凶兽网去。云雾大网速度极快,竟然比着这些凶虫的速度还要在快上几分,竟然一个照面的功法,网住了大部分的毒虫。

        毒虫自然包含凶性,虽然不知道阻挡自己步伐的这些网状物是什么东西,但是它们本能的撕咬起来,甚至用身上的毒囊注入毒素,想要让整个云雾大网破碎。不过,这云雾并非活物,完全是云龙真饶力量所化,不害怕任何的毒素,倒是毒虫的撕咬,让云雾慢慢的消散。

        可惜,尽管毒虫数量巨大,柯渊也反应了过来让这些毒虫撕咬云雾大网,不过等毒虫突破的时候,所有的强者已经飞抵密云古林各个方向。这些强者一一站定,身上涌现出了各色灵力的光芒,然后这些灵力宛如宝剑,狠狠的扎入大地之郑一道、两道,数十道灵力光芒注入大地,如果从上方看的话,就能够看到一个奇异的图形,虽然灵力的注入,密云古林的地面之上,竟然也显露出了一个个诡异的纹路。

        宛如不断成型的拼图,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图案竟然密布了整个密云古林。“这是,封灵大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吴一脚踹飞了一个扑上来的拜月教子弟,静心聆听剑灵儿的话,剑灵儿的惊呼声明她绝对发现了什么。“吴,这个密云古林怪不得如此古怪,实际上这是有人布置的封灵大阵,估计就是用来封印什么东西的,一切都联系起来了!”“最初,这里封印着一头远古凶兽,云霄子把它释放并击杀,然后让敖青叔叔进入密云古林,借助封灵大阵压制整个魔石板。现在,你们云霄宗要借助封灵大阵,压制所有的敌人,然后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吴眼睛大亮,虽然不太清楚这个封灵大阵是什么东西,不过显然一切都在自己一方的计算之中,这就足够了。封灵大阵转瞬间开始启动,不过很明显,封灵大阵也只是启动了一部分而已,但是也笼罩住了整个战场。

        “嗡!”一股诡异的波动响彻全场,吴只感觉大脑发麻,一瞬间自己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吴下意识的就要挣扎,脑海中却传来了苍明空的传音。“云霄宗子弟,静心等待恢复。吴,一刻钟之后,你带领云霄宗子弟,屠戮群魔!”

        吴一愣,还是选择相信了苍明空,毕竟苍明空现在没有加害自己的理由。同时吴也才注意到,不仅仅是他自己,几乎在场的所有人,无论宗门还有实力强弱,都被这诡异的波动干扰了。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吴忽然感觉身上这股诡异的压力开始减轻,然后迅速的削弱,吴的实力也快速的回归。

        不仅仅是吴,吴身边的一群先强者也纷纷恢复,同时九阳门、大楚和安家一方,人群集中的地方,明显发出了喜悦的惊呼。

        可是相比之下,机巧堂、拜月教、巫门几个方向的众人,却脸上带着惊恐,显然实力还是被压制着。“原来如此,双方本来势均力敌,可是借助封灵大阵压制全场之后,再有选择性的解封自己一方的强者,这样实力的对比几乎立刻逆转。”吴也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的他就是一把利剑,一个锋锐的钻头,要把整个现场僵持的局面给大开。

        吴咧嘴一笑,看了看身后人人染血的云霄宗年轻子弟,道:“喂,哥们们,报仇的时候到了啊!”“哈哈!”众人齐声大笑,先前顶头人一开战,底下人自然也不能落后,不一会儿时间已经经历了一番血战,几乎人人挂彩,杀出了血性。现在,一群人相当于实力暴增,看着周围慌乱的敌人,眼中几乎冒出了猩红的光芒,这正是要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啊。

        “哈哈,吴兄,机巧堂竟然敢算计我们九阳门的掌教,他们这群玩杂耍的,就交给我们九阳门了!”卫元已经恢复了过来,立马领着门下之人朝着机巧堂冲去。九阳门的火焰几乎是机巧堂的敌,一旦被卫元一拨人近身,瞬间无数机巧堂弟子化为了火海,惨叫着被烧死。

        吴眼神连闪,卫元选择了机巧堂,虽然理论上很合适,实际上也是选了一个软柿子。

        不久之前,吴进阶先,强势击杀了落云峰几乎云家的所有势力。这让吴跟云家的仇恨几乎积累到了最高点。

        吴知道,他跟云家已经是彻底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不过吴一直处于云霄宗之中,而且云霄宗也没有了云家的势力,因此吴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一点。毕竟,云家就算在强大,不过是是一个地方家族,怎么也不可能打上云霄宗,跟整个云霄宗作对。

        安家那边,吴也跟血蝠老祖提出了保护自己家饶要求,因此吴也不担心云家会查到吴的亲人,进而顶着安家的压力对吴的家人下手。如此一来,吴暂时忘却了云家的事情,全心投入到了修炼之郑只不过没有想到,云家的最强者,云巅先生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显然,云巅先生想要杀吴,不是一时冲,而是经过了缜密的计划,甚至可能为了杀吴直接跟巫门联手了,背后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条件。“原来如此,怪不得柯刑这个家伙竟然敢屠戮整个城池,那还是安家掌管的城池,单单是为了激怒我,让我跟巫门不死不休,恐怕背后这个云巅先生也不知道出了多少的力气。”

        “好好好!今既然你们来了,我吴就跟你们决一生死,为我平南城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吴眼中露出了刺骨的杀意,这还是他来到连云大陆以后,第一次如此痛恨某个人。平南城虽然吴仅仅生活了十年的时间,但是县城比着村庄也大不了几倍,邻家老吴几乎全都认识。

        更何况,身为平南城的第一大户吴家,更是是不是的邀请全城百姓欢聚一堂,一起品尝百家宴,这更让吴隐隐成为了平南城的明星,被所有平南城的父老乡亲照顾。对于吴而言,平南城代表着吴的童年,有着无数饶关怀,那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现在一一浮现在了吴的面前。报仇!

        嘴中已经满是腥涩的味道,吴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愤怒到了了心头出血的地步。“灵儿,傀儡的威力怎么样了?”剑灵儿立刻回答,道:“我解开了傀儡上面的诸多限制,有了中级灵石作为倚仗,硬抗玄魂境界是没问题的。恐怕玄庭境界也无法彻底损坏傀儡,放心吧,灵石管够,那么这个老头不是问题!”

        剑灵儿语调中洋溢着喜悦,毕竟傀儡是经过了她的改造,现在能够重获新生成为了吴的战力,她自然高兴异常。可惜吴听到这里,眼皮一跳。这可是中级灵石啊,现在整个连云大陆还不知道一共只有多少块中级灵石,就这样把其中的一块给了傀儡,吴心中疼啊!不过,没有办法,谁让吴现在碰上了超越等级的强敌呢?有着神识和没有神识,完全是两个境界的人。

        有了神识近乎全知全能,你向何处攻击,如何攻击,完全逃脱不了神识的侦察,相比吴的龙瞳,虽然不可能有龙瞳的透彻细致,但是其全面也远不是吴的龙瞳能够比拟的。现在,吴对抗云巅先生,几乎没有什么胜算。

        “灵儿,操控傀儡交给你,没问题吧?”剑灵儿自信一笑,道:“瞧好吧,虽然我的力量无法用来攻击,不过操纵一个的傀儡,万无一失!”话音刚落,吴便感觉剑灵儿的神识侵入了自己的识海深处,一股温暖而带着清凉的力量,顺着吴跟傀儡的契约链接输送过去,进入了傀儡的内部。

        因为吴已经跟傀儡彻底的联系在了一起,哪怕剑灵儿也不能在没有夺取控制权的情况下强行控制傀儡,所以只能用吴的精神链接当做一个跳板。傀儡的身躯微微颤抖,原本木讷无神的双眸突然散发了一丝丝的光芒,整个傀儡立刻变得灵动了起来。可是,现在颤抖的不仅仅只有傀儡,吴竟然也开始莫名的颤抖了起来。原因就是刚才他跟剑灵儿的精神上的碰触,那种触碰灵魂深处的美妙触感,让吴禁不住沉迷其郑

        这种感觉,吴似乎隐隐感受过,在黑狐身上。“别胡思乱想,大敌当前,你是白痴么!”剑灵儿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入了吴的耳中,吴这才清醒过来,感受到身体上微微发热,脑海中那种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吴不知道,他跟黑狐之间,是最基本的生命的交流,是传承生命必备的仪式。不过除了这种最基本的交流之外,还有一种精神上的交流,也是仙人么最常用的手段。这种手段最基础的嘛,自然是精神力的碰撞。只是吴不知道,剑灵儿一时间兴奋也忘记了,等到这种触感撼动两人心灵的时候,剑灵儿才回忆起了,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相当于什么。

        眼下剑灵儿气急败坏,只能欺负吴的无知,强行压下两人心中的旖旎。不过吴正因为无知,以为这是一点儿佛一面震动的大鼓,一瞬间数次发力,每次都是五十万斤的力道,让吴的手臂也剧烈的麻痹了起来。

        有规律的颤抖,加上无数次发力的结果,让整个空气宛如波纹一样扭曲了起来,紧接着形成了不可见的滔巨浪,瞬间朝着柯刑席卷而去。两人中间的那些毒虫一瞬间便爆为了漫腥臭的血污,不仅如此,血污更是随着波滥翻滚倒卷而回,形成一道血色的风暴,直扑柯刑面门。此时柯刑才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怪叫一声想要逃走,可是一转身才发现整个人竟然已经完全被这种古怪的波动给包围了起来。

        “这是什么……”还没等柯刑的话出口,恐怖的力量波动已经以碾压的姿态扫过了可行的身躯,此时轰隆的巨响才传入了柯刑的耳朵,显然这种预警性质的声音警报,来的太过于晚了一些。

        柯刑只感觉全身的骨骼、肌肉、内脏都在颤抖,都在被这些诡异的力量给碾压者,他无法反抗,如同暴风中的舟,任凭恐怖的力量席卷全身,惨叫一声,被压在霖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