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唐土万里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摧枯拉朽

第三百八十六章 摧枯拉朽

        严整无比的黑色盾墙刹那间如同海潮般起伏,这是战场上力量和力量最直接也最原始的碰撞,吐蕃骑兵们近乎疯狂的冲击撕开了碎叶军的军阵缺口。

        “稳住!”

        陈铁牛大喝着,他在汉儿中已经算是老兵,他曾经面对过马贼们的冲锋,只不过比起这些疯子般的吐蕃骑兵,那些马贼就好像婴儿般柔弱。

        不断地有吐蕃骑兵从马上栽倒,又或是被长矛刺穿身体,但是也不断有汉儿被撞翻在地,只不过比起从地上爬起来好似野兽般手持刀矛疯狂砍杀的吐蕃骑兵,摔倒的汉儿们并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等着后方的同伴上前补位,然后才回撤至后方始终维持着己方的阵型。

        “真是稳如山岳。”

        看着碎叶军硬生生扛下了吐蕃骑兵的正面冲击,并且将其最强的先锋尽数拦了下来,只是让后面只能放缓马速的吐蕃骑兵自军阵间各个大队间留出的缝隙进入,连云堡上观战的安西军将领里有人忍不住赞叹道。

        当看到碎叶军的弓弩手们此时才手持陌刀大斧在重步兵身后砍杀那些被放入敌阵的吐蕃骑兵,席元庆等人才明白碎叶军的军阵早已不是他们熟悉的战法。

        领着亲卫队压阵的多赞看着麾下的骑兵连环冲锋下,居然都没有冲破前方唐军的阵型,这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这哪里是泅渡过河后精疲力竭的样子,分明就是养精蓄锐,武装到了牙齿的唐军精锐。

        人人都身披铁札甲,胸前有打磨光滑的护心镜,这唐军上下全是真正的披甲猛士,如何冲杀得动!

        临河而建的木台上,沈光看着吐蕃骑兵的冲击态势被彻底瓦解,冲入阵中的吐蕃骑兵也被不断绞杀,看向了身旁早已按奈不住的白孝德和南霁云。

        “白孝德,南霁云!”

        “末将在!”

        “你们二人领左右两翼骑兵出阵,给某彻底留下这些贼军,不要叫他们跑了一个。”

        “喏!”

        亢奋的吼声里,白孝德和南霁云跃下木台,翻身上马后自朝左右奔驰而去,随后沈光亦是让身旁牙兵摇动令旗。

        “旗门开了,沈郎这是要一鼓作气击溃这些吐蕃贼啊!”

        连云堡上,高仙芝哈哈大笑起来,此时那不足一千五百人的吐蕃骑兵已经开始想要后撤,只不过碎叶军的步阵又在鼓声中向前推进,死死咬住了吐蕃骑兵的前队。

        人马皆披重甲的明光铁骑自军阵两侧打开的旗门杀向吐蕃骑兵两翼,打出了经典的锤砧战术,看着碎叶军的重骑兵杀得慌忙后撤试图整队的吐蕃骑兵人仰马翻,连云堡城墙上一票安西军的将领羡慕得双眼好似要滴血般。

        要知道明光甲乃是形制,札甲外面配上护心镜就能说是明光甲,安西军里几乎九成的士卒所穿戴的明光甲便是这种搭配?    只有将校穿的明光甲才繁复惊人?    部件众多,可是同样防御力也是可怕得吓人。

        早就知道沈郎奢遮豪富?    据说那些胡商都把沈郎唤做财神爷?    原本这些将领以为见识过碎叶军的士卒待遇就算开眼了,可是哪里想得到碎叶军里居然还有这六百骑真正的明光铁骑?    在马匹力竭之前,这些铁猛兽几乎就是无法被击败的。

        本来还想领着亲卫骑兵孤注一掷的多赞?    在左右两翼突然杀出了唐军的明光铁骑后?    彻底放弃了希望,他这时候不由看向身后的连云堡,发现本该战况激烈的城墙上居然没了喊杀声。

        呆愣愣地看着城墙上突然升起的三辰旗,多赞终于明白自己是被骗了?    唐军早就拿下了连云堡?    这里是个圈套。

        “撤,赶紧撤退。”

        看到两翼被唐军的明光铁骑摧枯拉朽般的击垮以后,多赞再没有半分侥幸的心思,大声呼喊间领着身边的氏族亲卫队掉头就跑,他这时候只想回身和后面的步军合兵?    然后撤回大寨。

        当主帅率先逃命,剩下的吐蕃骑兵几乎立刻就崩溃了?    城墙上观战的高仙芝冷笑不已,这便是吐蕃军队?    凶狂时悍不畏死,可是一旦落入下风便原形毕露?    要不是其地处高原?    气候恶劣?    大唐早就将其灭了。

        原本撤退时尚和碎叶军的步阵拼命纠缠的吐蕃骑兵再没了那等斗志,于是撤退变成了四散的溃败,这时候沈光下了木台,领着身边的牙兵精锐开始追击敌军。

        一时间,碎叶军的赤色军旗在连云堡下的谷地间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不断吞没着白色的吐蕃骑兵,飞溅的鲜血让那些赤色军旗更加鲜艳威武。

        “头戴金盔的便是贼酋没庐琼保氏,休要走了此贼!”

        沈光策马高呼,吐蕃军中将领军官以头盔辨别身份,一军主帅更是佩戴金盔,他一眼便能看清楚那慌张逃窜的吐蕃主将。

        “末将愿为主君擒了此贼!”

        正杀得性起的白孝德在马上高呼道,接着便仗着胯下乃是龟兹国中千里挑一的神驹,却是扯了头盔,便朝那吐蕃主将杀去,随后南霁云亦是跃马而出,只领着几个牙兵追杀而去。

        战场上虽然主将不在,但是白孝德和南霁云都是交代了副将,于是六百明光铁骑继续冲杀驱赶着那些溃乱的吐蕃骑兵,将他们赶下了河。

        “不想这白大虫这般骁勇。”

        白孝德在安西军中恶名在外,他投了碎叶军后,众人也没在意,可是此时亲眼瞧见他单骑突阵,一杆双头矛使得鬼神一般,连挑五名挡路的吐蕃骑兵,直杀得前面的吐蕃骑兵纷纷避让,城墙上众人皆是纷纷赞道。

        不过倒也没人嫉妒,白孝德身份贵重,性子又桀骜不逊,除了沈郎外,也没人敢用这厮为大将。

        “吐蕃贼被赶下河了,哈哈哈哈!”

        笑声中,一票安西军的将领们笑得十分快活,盖因此时没了主帅的吐蕃骑兵四散溃逃,归路自有沈郎率领的精锐牙兵好似撵兔子般追杀他们的主帅,这些吐蕃骑兵没胆回去,又被明光铁骑封住了两侧去路,除了往婆勒川逃,便只能朝他们所在的连云堡来。

        最后这些吐蕃骑兵如同被赶下河的鸭子般往婆勒川的河水里跳,大部分人不谙水性,被湍急得水流从马上冲落,运气好些的被挂在了河中两道浮桥上,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河水吞没。

        浮桥上的安西军士兵看着被冲来的吐蕃贼兵,都是喜笑颜开地拿着长矛去捅这些自动送上门来的贼兵,虽说他们知道这功劳是碎叶军的,不过能杀吐蕃狗总是好事,便是心情都愉悦许多。

        看着婆勒川的河水变得通红一片,高仙芝无比满意,碎叶军这一仗打出了安西军头牌的气势,他身边这些将领都是桀骜之辈,可如今哪个不是对沈郎心服口服,这样他日后也能放心将安西军托付给沈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