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永恒之门(赵云柳如月)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管我鸟事

第三百八十三章 管我鸟事

        寒雪从天而降,敛去了阴冰翅膀。

        蛮腾败了,妥妥的一个冰雕,栩栩如生的那种。

        “慢点儿慢点儿。”

        剑南和苏宇已上台,小心翼翼的把蛮腾...抬了下去。

        两人不敢太用力,生怕一用力,大块头会碎成冰渣。

        寒雪心善,收走了寒冰。

        蛮腾这才能动,浑身打哆嗦,眉毛还蒙着一层霜,嘴皮冻的发紫,见惯了他彪悍模样,还是头回见他...如此刻这般怂的小绵羊。

        “服了没?”

        苏宇和剑南一左一右,戳了戳蛮腾。

        见大块头这般愣,俩货还生了一堆火,烈焰熊熊的那种。

        “服了。”

        蛮腾蒙着被子,就蹲那烤火。

        烤火时,还不忘看了一眼寒雪,眸中忌惮难以掩饰。

        “见他挨揍,我就放心了。”

        陈玄老捋着胡须,来了这一句语重心长的话。

        赵云斜了一眼这老头儿,人蛮腾招你惹你了。

        害老夫输钱了。

        陈玄老深吸了一口气,老脸已是黑线乱窜。

        赵云看了,一脸意味深长,都有点儿怜悯这老头了,瞄的这般准,押谁都输钱,这已不是运气问题了,这显然是人品有毛病啊!

        “柳如月、曦月,上台。”

        吴玄通看了一眼蛮腾,又一次开口喊话。

        嗖!嗖!

        柳如月与幽兰齐登台,气质有些相像,皆清冷淡漠。

        赵云坐正了,两人战力不分上下,就是不知,幽兰是否会动底蕴,罗生门的杀手,从头到尾都隐藏了实力,该是怕外人看出来。

        幽兰不语,只静静看着柳如月。

        上头有三个命令,其一蛰伏天宗;其二偷盗藏经阁,其三是刺杀,而她所刺杀的目标,便是天灵之体,此事,赵云是不知晓的。

        赵云都不知,更莫说柳如月了。

        柳如月只知,这个叫曦月的小师妹,对她心存敌意。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幽兰的确对她有敌意,一是因刺杀的命令,二是因赵云,柳如月不止是天灵之体,曾经还是赵云未婚妻。

        “看啥呢?打呀!”下方有人起哄。

        缘因俩人都如一根木桩,就那般的对视,久久不动。

        磅!当!

        嘈杂声中,这两道声响,格外脆亮。

        也不知是哪两个人才,往台上扔了点儿东西。

        啥东西呢?两根铁棍子,黑不溜秋的那种,落地磅磅响。

        同一瞬,柳如月与幽兰齐侧眸,看的是苏宇和剑南。

        没错,往台上乱扔东西的,就是那俩货了,扔了铁棍,还装作啥都不知道,正与蛮腾那大块头,蹲在火堆前,头顶头的烤火呢?

        咳....!

        杨枫和子炎他们,都一声干咳,往边上坐了坐。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很好的昭示了一番话:俺们不认识他俩。

        “如这号人才,得多少年才出一个。”

        老家伙们一声怅然,看过了那俩货,连赵云也一并捎上了。

        “不要脸。”

        “渣男。”

        女弟子们的美眸,又都燃起火苗。

        女长老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了,脸颊已是黑线乱窜。

        这是啥个风气?

        有女弟子上台,就扔铁棍?

        这,已不仅仅是武德的问题了,这是干脆不要脸了啊!

        “师兄,真教了个好徒儿。”

        云凤和玉心峰主冷冷道,看的是苏宇和剑南的师傅。

        俩老头齐声干笑。

        这...不是俺们教的,要怪...嗯...要怪就怪姬痕。

        赵云干脆埋了头,拿了一颗小灵珠,哈出了一口仙气,擦了又擦,哪就怪我了,管我鸟事儿,我是不讲武德,但还是要脸的。

        “咋还这么冷嘞!”蛮腾打了个哆嗦。

        全场就属这货最纯洁,也不知哪来的凉风,一阵阵的吹,也可能...是与剑南和苏宇挨的太近,乃至遭了一双双吃人目光的余波。

        铮!铮!

        剑鸣声突起,才将众人目光拉上战台。

        柳如月与幽兰已开战,一个身法诡谲一个形如幽灵,难捕捉真相,就见两道黑影儿...在台上窜来窜去,时而有剑与剑的碰撞声。

        不知为啥:

        在场人都觉得台上那两根铁棍...才是主角。

        闹归闹,大战还是要看的。

        如不讲武德的那位,就看的很正经,颇想看看幽兰是否会动底蕴,不动底蕴的话,可战不过柳如月,一旦动了,很可能会暴露。

        答案...是否定的。

        幽兰可不傻,大庭广众之下,可不敢太扎眼。

        还是那句话,她来天宗是做任务的,名次这些都不重要。

        正因不重要,她才藏着掖着。

        也正因她藏着掖着,才处处落尽下风。

        第二十回合,便见她收了剑,一语说的淡漠,“我...认输。”

        说罢,她便转身下台,走走过场而已,过场走完,下去歇着便好,今日是大比,若只有她与柳如月两个人,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无念、青瑶,上台。”吴玄通喊道。

        说罢,他还拂袖收了两根铁棍,这俩棍子放台上忒扎眼。

        “来了。”无念一步挑起。

        苏宇眼疾手快,又给他拽了回来,“下手轻点。”

        “呃。”

        无念呵呵一笑,麻溜跳上了台。

        苏宇不咋相信,又提醒一声,这个小光头,真不知何为怜香惜玉,一巴掌给人女师姐打飞了,为此,连他也跟着其挨了不少骂。

        青瑶也登台了。

        老实说,瞧见那小光头,浑身都不自然。

        犹记得先前,那个漂亮的师姐,是一路战台飞出去的,撞到山上,伤的还不轻,回来时都一瘸一拐的,她可不想成为第二个。

        峥...!

        琴音很快响起,悠扬而曼妙。

        青瑶的一首青莲曲,听着就赏心悦目,琴音如剑音般铮鸣。

        “你的琴音对俺无效。”

        小无念一步踏碎战台攻来,以身硬抗。

        琴音剑光凌厉,但打在他身上,如劈在了钢板上,有的只是火光,莫说重伤他身躯,连护体真元都破不开,铿锵声响不绝于耳。

        见之,青瑶提剑起身,飞身后遁。

        无念个头虽小,速度却快,三两步被追上,一掌拍出。

        青瑶脚尖点地,一边单手结印,一边又跃身后退,在自己的身前,聚出了一片真元盾甲,不过只一瞬,便被无念一掌拍的粉碎。

        封!

        青瑶一声叱,印诀又变。

        而后,便见无念的脚下,有两根树藤拔地而出,乃一种木遁秘术,一左一右缠了无念脚腕,迟滞了无念的攻势,她则一剑刺来。

        “俺不怕。”

        无念伸了右手,不偏不倚的攥住了剑尖。

        青瑶竭力催动气血,也难刺进半分,被无念锁的死死的。

        “吃我一掌。”

        无念左手真元汹涌,一掌拍了出来。

        青瑶早有预料,弃了她的剑,脚踏战台避身后退。

        “哪走。”

        无念速度更快,亦单手结印,施了一种禁锢秘法。

        倒退的青瑶遭了束缚,还未等站稳,无念便杀至身前,一指点在了她眉心,也只轻轻一指,并未杀伐之意,或者说是他留了手。

        “我...输了。”青瑶轻语一笑,倒也看的开。

        也如穆清寒,她能打到如今这一关,已是荣幸之至了。

        一场对决,来得快去的也快。

        无念下台时,还对苏宇嘿嘿一笑,意思是说:我留手了。

        “孺子可教也。”苏宇抹了一把鼻血。

        旁边的司空剑南,也在抹鼻血,无念上台干仗时,他俩被人揍了,被锤的鼻青脸肿,缘因他俩扔的那两根铁棍,引发这场血案。

        蛮腾是从头看到尾的。

        到了,都不知这俩货为嘛挨揍。

        “抽空,得给他普及一下开车的要领。”苏宇与剑南深吸一口气,不然,带这货出去溜达,着实没面子,这就是一个傻大个啊!

        “墨刀、唐昊,上台。”吴玄通打了个哈欠。

        话落,墨刀便一步登台,落地一声响,还是自带狂霸之气。

        对面的唐昊,底气就略显不足了。

        对手是个狠角色。

        “没悬念。”陈玄老灌了一口酒,一话说的颇肯定。

        “没悬念。”赵云也这般说。

        看客们对战局的评断,出奇的一致。

        唐昊与墨刀,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开战。”吴玄通揣手退走,让开了场地。

        铮!咻!嗖!

        吴玄通刚退开,唐昊便接连拂袖,暗器频出,啥个飞刀啥个毒针,是连成一片的,特别是飞针,每一根都细若牛毛,肉眼难见。

        瞧墨刀,就格外强势了。

        所谓强势,便是一步步走过来的。

        暗器破不开他的防御,只在其体表擦出火花。

        “这么强?”唐昊一阵心惊。

        未多想,他拂手十几颗黑不溜秋的铁蛋。

        妥妥的烟雾弹,只为遮掩墨刀时限,而他也可趁势攻伐。

        “这些,对我无用。”

        墨刀淡淡一声,一手提刀一手掐诀。

        他用的是一种风遁秘术,成一道霸烈飓风,强势吹散了乌黑烟雾,许是飓风太强,连带唐昊也波及,险些被卷进去,蹬蹬后退。

        “给我...封。”

        唐昊豁的定身,双手合十,快速变动印诀。

        顿的,大地下有一条条符文链条,拔地而出,锁了墨刀的手与脚,非一般的符文链条,不止有封禁之力,还有吸噬真元的功效。

        “此法,对我也无用。”

        墨刀步伐不减,强行挣断了符文链条。

        至此,他也懒得浪费时间,一刀凌天劈了下来,刀芒足够五六长,刀威霸烈无匹,没啥虚头巴脑的,出手便是最霸绝的攻伐。

        唐昊见之,骤然色变,忙慌举剑格挡。

        .........。

        后面还有章节,要晚一些。

        求一下银票,拜谢各位道门仙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