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就成了嫌疑人在线阅读 - 38、全明白了

38、全明白了

        “摄像头!”

        肖唯源几人看了灯管上留下的胶带痕,异口同声道。

        而在死者田艺的卧室灯管上,也发现了同样的痕迹。

        如此可见,死者生前在这出租屋里的一举一动,基本都被一个藏在暗中的人,默默看在眼里!

        一想到一个人最隐私的生活,比如脱掉袜子闻闻臭不臭,又比如穿过一天的衣服,感觉不脏过了两天又穿上,等等……这羞耻的一切都被别人看在眼里!

        肖唯源几人脊背发凉,不寒而栗。

        这个躲在暗中,一直注视着死者的人,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房东?毕竟是他的房子,好多心思龌龊的房东,都喜欢在房间里装上摄像头,偷窥女租户!”

        那名高级警司说道:“房东有这个能力,他有备用钥匙,而且都周围环境极其熟悉,还能随时进到屋里来!”

        “哪有什么房东?”

        矮个警司提醒道:“这房子是死者从租赁公司哪租的,租赁公司就是个二房东的性质,门锁都是租赁公司的,哪有房东?”

        “这…会不会是租赁公司的内部员工搞的?”那名高级警司道。

        矮个警司反驳道:“就算就租赁公司内部的员工搞的,又能怎么样?死者和他们也不熟啊,这个前提你忘了,死者是和熟人去的案发现场!”

        “你这解释在我这没用,我一直都不认为死者是被熟人所害。”

        那名高级警司强调道:“现在发现了可能藏过摄像头的地方,我的想法就更完善了,有租赁公司里的人一直在觊觎被害人,案发当天发现被害人深夜出门,便偷偷跟踪,毕竟此人是个偷窥狂,心理变态。

        然后凶手跟踪死者到案发现场附近,发现位置偏僻,便心生歹念,将被害人拖至树林里意图不轨,接着受害人挣脱,凶手追上去,发现附近来了人,情急之下就杀死了被害人!”

        “你看没看现场调查?”

        矮个警司深吸一口气道:“死者受到攻击的地方是树林里,而在此之前,并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哪来的拖拽?这说明两人是有意识走进树林里,没有对死者进行任何强迫。

        而且凶手对死者的伤害,并不是一击致命,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死者才断气的,如果周围有人,能不被发现动静?”

        “这个…”

        那名高级警司一时语塞,坚持道:“我还是感觉是陌生人随机作案,…反正不能抛弃这个方向!”

        两名警司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

        江一宁则是一句话也没听到耳朵里去,他还在寻找。

        并且又有的发现。

        在客厅的机顶盒里,有一个伪装的几乎难以发现的针孔摄像头,终于被江一宁找了出来。

        “这…有摄像头没被取走!”

        肖唯源震惊地看着被江一宁拆出来的针孔摄像头,激动万分。

        因为这个针孔摄像头里,是装有储存卡的,拍摄的内容不仅会存在储存卡里,还会同步上传到用户的云盘里。

        并且,江一宁发现的摄像头并不止这一处。

        在被害人田艺的卧室里,床对面收纳柜上的猫熊玩具的眼睛里,也拆出了一个隐形摄像头。

        江一宁看着那两个摄像头,一时间皱起眉头。

        如果这些摄像头的安装者是凶手,那么为什么他只摘走两个,剩余的两个却没有取走?

        如果只有灯上的摄像头是凶手装的,那么这两个摄像头,又是谁放的?

        “肖顾问,我们快把这两个摄像头带回去吧,那储存卡里的信息对案情一定特别关键!”那名高级警司连声催促道。

        肖唯源扭头看了看江一宁,问道:“你还要继续找下去吗?”

        江一宁摇了摇头,除了这两个摄像头,他已经没什么可发现的地方了。

        不过,那个和死者很熟的凶手,到底是谁呢?

        此人是男性,和死者很熟,两人之间信任度很高,对死者的生活极其了解,对周围的环境也极其了解,和死者的来往从来没被暴露过,就连死者的男朋友都没有过察觉…

        或许,那两张储存卡里的内容,能给出答案。

        江一宁跟着肖唯源三人,出了被害人的房门,矮个警司刚把门关上,突然又咔嚓一声,被害人对门的那户人家,门开了。

        走出来的是一个25、6岁,样貌普通,但很干净整洁的青年,他背着鼓囊囊的书包,似乎是要出去。

        不过看到江一宁几人的时候,这青年明显一愣,随即反手关上了门,但是他的动作,在江一宁的眼里,有些僵硬和不自然。

        看着这名青年,还有他关上的房门…

        江一宁猛地睁开眼帘,一个大胆的想法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与此同时,各种信息都一一与这个想法对应上了!

        几人沉默着都走进电梯。

        眼看电梯门关上,站在那青年身边的江一宁,搭话问道:“哥们,你这是去什么地方玩啊?”

        “啊?”那青年浑身一抖,接着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江一宁问道:“你不是出去旅游啊?”

        “不…不是啊,我是去找朋友玩。”那青年耸了耸肩笑道。

        “诶,你对门的邻居出事了你知道吗?”肖唯源盯着那青年眼睛问道。

        青年的眼神有些闪躲,摇头道:“出事?出什么事了,我不知道啊!”

        “被人杀了呀,这小区里人都知道,警方还到处走访调查呢,我们公司的人被挨个问,你是她对门邻居,警方没盘问你?”江一宁故作惊诧道。

        那青年明显的放松了一些,摇头道:“我不知道啊,我这几天没在家,家里就我妈一个人。”

        嘴上说着不知道出什么事,听到对门邻居死了,正常人的表现不应该是先震惊吗?

        江一宁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电梯来到一楼,门打开,几人都往外走。

        可是刚走出来,那青年一拍脑门,“哎呀我去,忘了带地铁卡了,幸好想起来了!”

        说着,那青年走进电梯,重新按了楼层按钮。

        然后电梯门还没关,江一宁便一手按住了电梯门框,另一只手把肖唯源扯了回了。

        指了指电梯里一脸骇然的青年,沉声道:“抓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