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13章 我有一个宗师父亲

第13章 我有一个宗师父亲

        艾玛的威胁起了作用,吕西安没有再找麻烦,少数派联盟度过了平静的开学第一周。

        新生带来了不少新鲜事,相比艾玛成为哈迪院长的学徒这条新闻,另一个新闻传播得更广,一个觉醒混沌系的新生小子,成了全校女神莉莉导师的学徒。

        被诸多男生羡慕的雅克,白天奔波于各个教室,晚上在宿舍赶作业。院长室一别后,一连几天都没再见到莉莉导师。某天入睡前,雅克又想起那两条从天而降的大长腿,然而疲惫却把他拉入睡眠,丝毫不给他任何机会。

        法比安第一个源能技学习的是动物亲和,一周时间还没入门。他让家里买了一只金刚鹦鹉,每天装在鸟笼里带在身边,过上了提笼架鸟的生活,美其名曰:增进感情。

        这只金刚鹦鹉,上课的时候听老师讲课,吃饭的时候听少数派联盟三人闲聊,晚上还要听法比安增进感情的絮叨,三天便学会了好几句话。

        艾玛的第一个源能技选择的是“困惑”,一个强大的控制技,黑暗系源能技普遍难掌握,哈迪院长给艾玛的任务是一个月能够顺利释放“困惑”。

        周五下午,雅克独自回家。在街巷口遇到萨米,萨米说他准备退学,先去找个渔船打工,这让雅克为朋友的命运感到唏嘘,从小一起成长的伙伴,走向不同的道路。

        到家门口时,蓬巴杜夫人准时出现,八卦了一番街区的最新新闻,雅克顺便了解到那只猫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又从蓬巴杜夫人眼皮底下偷了一块肉排,黑锅无疑是萨米背了,它简直神了。

        老雷诺准时回家,准备好晚餐,父子两人边吃边聊。

        说完法比安和艾玛的事情,雅克犹豫片刻,还是说道:“有个事情还是和您说一下,我想我可能学会了源能技,还是两个。”

        老雷诺心里一惊,放下叉子给雅克一个禁声的手势,在雅克惊讶的目光下,一指煤油灯,一条火线从灯罩上方升起,围绕着餐桌绕了一团。

        老雷诺手势再变,漂浮在空中的火线忽然剧烈燃烧变成了一堵饶了成一圈的火墙,将父子两人围在其中,火墙很奇怪,在燃烧却感觉不到温度。一直被认为是普通人的父亲玩了这么一手,雅克感觉裂开了,这年头超凡者这么不值钱了?

        然而老雷诺接下来的话,让雅克更加感觉崩溃了,“这招叫隔绝之墙,是火系和黑暗系结合的融合技,融合了火墙和精神屏障,虽然精神屏障只能算是初级技能,但是隔绝之墙可以抵挡元素技能和精神攻击。我们现在说话屏障外没人能感知到。”

        老雷诺补上一刀,“没错,我是源能宗师,你出生前我就是了,顺便说一下,你妈妈伊莲娜也是源能宗师,她是气系副属性混沌系。”

        雅克停转的大脑听到“混沌系”这个词之后,又开始加速运作了,“所以,我觉醒混沌系,是妈妈的功劳?”

        老雷诺回答道:“应该是的。当年因为一些事情我和伊莲娜逃出帝都,逃亡中双双成为宗师,又生下了你。后来我们被敌人发现,伊莲娜受伤去世,我带着你躲到这里。之前我一直觉得你会觉醒火系或者气系,甚至考虑过黑暗系,但是没想到是混沌系。”

        雅克追问道:“为啥你和妈妈要逃跑?敌人是谁?成为宗师了还是打不过吗?”

        老雷诺板起脸来,“目前不能告诉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前,不需要知道。我是宗师的事情也要忘记。你刚才说你学会源能技?混沌系的?”

        雅克很失望,但是他了解父亲的脾气,一直是说一不二的,只能回答道:“是的,第一个源能技‘异兽召唤’其实一年前就会了,你还记得当时那条在港口爆炸的船么?当时我在船上,情急之下招来了一头兽王,毁了船以后,兽王消失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使用这个技能,实在不敢用了,要是再来头兽王……”

        “唔……情急之下使出么?和宗师得到的天赋觉醒技不一样。”老雷诺沉思道。

        雅克继续说:“第二个技能是那天去学院路上,我们遇到军团战士和间谍的战斗,间谍要用爆裂火球攻击我们,我想护住艾玛,结果突然我们就出现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随后我又无意打开了一个门,我们又通过门出来了。我在学院尝试再次进入那个空间却都失败了。艾玛和法比安都知道我有这两个技能。”

        老雷诺问:“他们可信么?这两个源能技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雅克点点头,“他们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好吧,但愿如你所说。”老雷诺心中却有了另一番打算,接着说道:“那么现在你将有第三个源能技了。这个技能是伊莲娜觉醒第二属性得到的天赋技能,叫做‘异兽契约’。”

        老雷诺掏出怀表,怀表盖上夹着一张雅克妈妈的手绘肖像,雅克对这张肖像画也很熟悉,小时候他问妈妈在哪的时候,老雷诺会打开怀表给他看。

        只见老雷诺从表盖上抽出那张他经常看着发呆的画像,从画像后面的取出一张小纸片,小纸片展开到半个手掌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娟秀的字体。

        老雷诺陷入回忆,“当年伊莲娜的契约魔兽是一只铁羽鹰,很强大的气系异兽,现在也不知道它在新大陆过得如何。”

        “你们去过新大陆啊?”雅克见缝插针的询问。

        “你是在新大陆出生的。”老雷诺答道。

        “齐佩瓦?塔瓦雷?还是阿萨巴斯?你和妈妈是拓荒团的吗?”雅克继续追问。

        “梅迪斯,你在梅迪斯出生的,我们在拓荒团隐姓埋名过一段时间。”

        “所以我们不是来自首府兰特喽,雷诺这个姓呢?”雅克问。

        马洛·雷诺尴尬的回答:“雷诺是我祖母的娘家姓,她来自兰特,我借用了雷诺家一个旁支族人的身份。

        总之,目前来说我们还是安全的,我希望你在学院保持低调,要表现得不会任何源能技,等你毕业后我们可以用现在的身份回到北域。

        在北域,我们有足够的资源自持你突破到宗师。如果我们不能维持现在的身份,北域一些支持我们的朋友是不敢贸然出头的。”

        “我们家是北域的贵族么?”雅克问道。

        老雷诺点点头,雅克此时也能理解父母为何能够年纪轻轻就成为宗师了。

        “详细的情况我不能和你说,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很多像我这样兼修黑暗系的宗师,都会修习‘灵魂拷问’。某些关键词如果存在你的记忆中,加入‘组织’的时候会被他们发现。你需要一个和我们当年的事情毫无关系的身份。”老雷诺熄灭隔绝之墙,收拾餐具,忙碌家务去了,留下雅克去钻研新得到的源能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