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30章 妈妈你最好了

第30章 妈妈你最好了

        雅克刷一下站起,其他三人都以疑惑的目光看着他,胖橘的声音再次在他心中想起:“哎,本皇这次要陪你完蛋了,另一边又有三头异兽赶来,速度也很快,我们被包围了。”

        闻言,雅克反而放松下来,目光悲伤地看向三个小伙伴,说道:“能和你们相识,成为朋友,我很幸运,也很开心。今天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谢谢大家。前后各有三只异兽赶来,我们被包围了。其中还有一只可能是真的头狼。”

        此时的四人都已经很疲惫了,刚才抓住头狼和小狼脱节的机会突袭干掉四只小狼才奠定胜局,这次六只巨爪狼两路包抄,四人感觉只能将生死交个命运了。

        阿丽夏撑着斧柄站起,将大斧空抡了两圈,面向后方站在路中间,两腿岔开,大斧撑地,问向雅克:“头狼是从这边来吧?”

        雅克点点头。

        阿丽夏继续说道:“你掩护法比安和艾玛从那边突围吧,我来挡住头狼!”

        雅克拾起七扭八拐的支撑杆,站到阿丽夏身侧,说道:“法比安带艾玛突围,你一个人挡不住,我开启八风炼体可以和头狼拼一下。法比安、艾玛,快走吧,从侧面跑,别走大路,那三只在大路上。”

        法比安和艾玛一起把头摇得飞快,喊道:“不要!”

        艾玛哭着说道:“我们走了你们更没胜算,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法比安接着说道:“一起拼命,打不过一起死!”

        四人依然背靠破损的蒸汽车,雅克和阿丽夏站在两端,法比安和艾玛在中间。此时后路又一声狼嚎响起,巨爪狼已经靠近到不到五百米了。

        胖橘疑惑地跳上车顶,向前路望去,然后脚步轻快地从车顶的破洞跳下,找到一块还算完整的沙发,背靠沙发坐下,抬起一条后腿,开始舔起自己在碎石地上弄脏的后腿。

        法比安听到前方的道路上一阵哒哒哒的声音传来,心中一喜,开启鹰眼去搜寻来者。

        阿丽夏也同时听到这个声音,说道:“这是?马蹄声!”

        马蹄声越来越响,终于三名银甲骑士冲出黑暗,出现在蒸汽车昏暗的灯光下,正是他们骑乘的有异兽血统的战马,让胖橘和雅克误以为是异兽。

        为首是一名腰身纤细的女骑士,她的长发被丝带向上高高束起,从特意留出的空洞钻出头盔,再和丝带一起垂下,就像一束马尾。

        当她从四人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只见她放开缰绳,踏住马镫,夹紧马身,身体站直,拉开一把银色的大弓,一箭射出。

        伴随着弓弦的震响,刚在黑暗中露出身形的一只巨爪狼便被射中,巨大的冲击力将这只巨爪狼向后弹出,翻滚了几圈后,一动不动了。是击退箭!

        另一位没有长发从头盔中露出的女战士和她穿着相同的银色铠甲,同样是从马上直起身体,却没有张弓搭箭,只见她从背后摸出一根短矛奋力向前掷出。短矛带着绑带飞行,绑带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最后短矛命中了另一只巨爪狼,将它钉在碎石路面上。

        此时真正的头狼已经冲到距离雅克他们不到一百米了,从它和战马差不多大小的体型可以看出,它的实力远超雅克他们干掉的那只,它才是最开始变异的头狼,给少数派联盟造成很大麻烦的是她的子女,四头被秒杀的小狼是三代杂鱼。

        这也能够解释为何莉莉等教师会受伤,接近塑能者实力的二代异兽肯定不止一头,甚至有可能有十多头,加上几十头觉醒者实力的三代,在塑能者级别的头狼带领下,可以给毫无准备的历练团队予以重创。

        第三名同样银甲的女骑士挺起骑枪,俯身向头狼发起冲锋,头狼也是冲势不减,向战马对撞过来。

        狼和马即将相撞之前,女骑士右脚一踢马腹,战马机警地向左避让,而女骑士的骑枪则趁机向前刺出,正中头狼结实的右肩,头狼踉跄地摔倒,摔倒前失去平衡的头狼依然伸爪想去抓战马的后腿,女骑士用断裂的半截骑枪向后打去挡住了狼爪子。

        头狼重重摔在地上,三位女骑士三面散开,堵住它的各个去路。

        短矛女骑士再度掷出一只短矛,扎入头狼的后腿,入肉半尺,矛杆上却突然长出许多藤蔓,藤蔓迅速生长缠绕住狼腿,并且开始扎入地面。头狼奋力蹬踏后腿,想要从藤蔓缠绕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却又接连受到弓箭女骑士几只箭的攻击。

        头狼已经是塑能者实力,更高的生命层次使得它身体比同类更为坚硬,轻易洞穿普通巨爪狼的弓箭和短矛都不能对它造成严重的伤害。羽箭虽然命中头狼,却入肉不深,它依然继续挣扎想要脱离藤蔓的束缚。几秒钟后,头狼却感觉到身体开始僵硬不听使唤了,以他不高的智慧也明白过来,之前中得是带有麻痹术的羽箭,想要解除需要运转大量源能去抵挡体内的麻痹术。

        女骑士们并没有给它更多的机会,第三名女骑士,丢下手中断裂的骑枪,抽出马鞍上的两把细长弯刀,调转马头再度向头狼冲去。

        头狼听到背后的马蹄声,奋力踢开藤蔓的缠绕,调转身体面向冲来的奔马,两前爪按地,释放出“裂地”,然而战马却灵活地向侧面跑开,空留地上三道深深的沟壑。

        让头狼困惑的是,闪躲开的战马背上并没有骑士。

        这时它头上一个阴影掠过,耳后响起呲呲两声,接着头狼便感觉到天旋地转,一阵翻转和震荡后,它眼中最后的情景是失去头颅尤然站立的巨大狼身,以及在狼尾上擦拭两把弯刀的银甲女骑士。

        而在雅克他们看来,女骑士的最后一击宛若杂技。冲锋时她双脚离蹬,蹲在马背上,躲避裂地攻击时高高跃起,在空中翻滚,挺身,双刀如剪刀般从斜上方同时切入狼颈,最后优雅地落地,狼头滚落。

        法比安丢下弓箭,飞奔向持弓的马尾辫女骑士,一下跃入刚刚下马的女骑士怀中。雅克心中腹诽,法比安会被盔甲膈得很痛。

        只听法比安撒娇地说道:“我就知道妈妈你会来救我的,妈妈你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