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60章 值夜

第60章 值夜

        各个小队的历练时间和工作安排很快就确认完毕。

        雅克这时才知道,历练任务之外的日子也并不是在营地里无所事事,修缮营地、值守、搬运物资、做饭、处理异兽材料这些事情都要轮值完成。

        有过巨爪狼突袭营地的故例,雅克和胖橘都对营地的安全非常关心。从吕西安当年的威胁话语中,不难猜出,有人不想让哈迪院长继续负责伊芙学院,缺乏的只是一些借口,那么当初的袭击事件,是否就是那些人安排的,用来赶走哈迪院长呢?

        雅克后来听说,他们调查红树林营地后的当夜,整个红树林营地毁于一场大火,关于通道的证据也烟消云散了,为此莉莉还特意再次警告几人不能再次提起调查营地的发现。

        这两年内,卡朗格红树林再未出现巨爪狼的痕迹,莉莉也没有再次遇袭,当初的事件看上去就像是迁徙的巨爪狼群偶然和人类超凡者遭遇,自不量力地发起袭击。八名遇难的学员家属也接受了学院的补偿,整个学院乃至慕赛港都在遗忘这件事。

        唯有了解部分真相的雅克等人依然隐隐觉得不安,胖橘不仅花了一个多小时仔细检查了营地的每一寸土地,甚至在天黑后,跑到营地外四处巡逻去了。

        历练的第一夜,除了几个被安排到值守的倒霉蛋,其他的少男少女迎来了最盼望的活动。

        这一夜营地中央点起巨大的篝火,学员们围着篝火一队一队的进行介绍,之后是做游戏和表演节目。

        伊芙学院是自选课程的教学方式,在这三百人的历练团队中,又包含了三年级和四年级两个年级,所以很多人都是只熟悉事先组成的六人队伍的队友,对其他人并不熟悉,也许课堂上见过,可能还知道姓名,但是更多的接触却很少。

        第一夜的活动,对学员们来说破冰的开始。

        都是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对于趣味十足的互动游戏非常热情,即使游戏失败者的小队要派人表演节目也乐此不疲。

        雅克小队的战斗实力也许是学员中顶尖的,但是做起游戏可不看战力,结果就是连续败北。

        第一次惩罚,法比安出头唱了一段羽蛇族的歌曲,大家虽然都听不懂,但是旋律还好很动听的,也很特别,博得阵阵掌声。第二次被惩罚的时候,出身商人家庭从小学过舞蹈的娜塔莎,在篝火前跳了一小段舞,少女初具窈窕的体态,在跳动的火焰照耀下,更显摇曳。

        活动结束后,学员们各自回营歇息,第一夜顺利度过。

        第一个历练日,少数派联盟小队被分配到搬运物资的任务。和另外九个同样任务的小队结伴沿着陡峭的山脊回到昨日下车的地点,领取装满各类物资的行囊,送回营地。

        再次穿行在山脊上,山脉两边的风景依旧美丽,在山势较低的地方仔细看向海滩,还能见到历练的队伍在和海豹异兽战斗。

        上午跑了一趟,下午再来一个往返,返回营地的时候十个小队的学员们已经累得只想倒在床上不动弹了。

        少数派联盟的第二日,任务要轻松不少,轮班值守营地。

        雅克和法比安分配到夜晚驻守营地最深处的望楼。这个望楼前是紧贴悬崖修筑的寨墙,后方是宿舍区,位于伸向大海的山崖的最尖端,脚下是波涛阵阵的海面,海浪一声声拍打着岩体溅起的浪花高达几十米,在百米多高的崖顶依然能够感觉到下方飘起的水雾。

        两人白天略作休息,晚上十二点来到望楼换班。

        登上离地十米多高的望楼,回看营地,整个营地内一览无余,房间内的灯火都已经熄灭,只有寨墙上间隔不远便有一盏的长明灯和营地中央的火盆还在发出光亮。

        转头看向大海,月亮已经升到了半天之上,由于薄云,整个天空都是一片暗淡,只有圆月的白光,勉强穿透云层,留下边缘昏暗的月影。海面也是黑暗的,唯有月亮的正下方,月光投射在天海相接之处,在那里的海面上留下一片银白色的光亮。但是倔强的月光依然不满足只占领那么小小一块领地,于是一条抖动着的银色细线向海岸延展过来,细线越抖越宽,在望楼上看去,从一指宽,变成一手宽,再变成一臂宽,到了极近,便渲染了整个崖下的海面,让冲向悬崖的海浪上都带着粼粼的月光。

        雅克和法比安早已忘记一人瞭望一个方向的规定,一起看着月光下的大海。

        法比安突然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吧?也是这样的夜晚,在码头边。”

        雅克伸手揉揉没带帽子的法比安的黑发,说道:“记得,离家出走的小少爷,跑到我们码头区,饿得恨不得直接跳到海里抓鱼。”

        雅克继续笑道:“其实当时我、萨米和阿兰没遇见你的话,大概实在饿狠了你会自己回到内城去,哈哈……”

        法比安摇头想甩开雅克的手,假装生气道:“你当时可是犯了对贵族不敬的罪哦,是要挨鞭子的!哈哈”

        雅克牢牢搂住法比安,说道:“换你,要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子要抢你省吃俭用才在缪缪面包店买的船型干面包,你会不揍他?不叫上萨米和阿兰一起揍?最后我是看你可怜才给你一根船型干面包的,结果你边哭边吃了我一打干面包。就着鼻涕眼泪吃的!”

        法比安挣脱不了,只得继续说道:“说起萨米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啊?我知道平民都结婚早,他难道真要在斯图亚特找个老婆了?还有阿兰,文法学校快毕业了吧?”

        雅克也有些担心,放开法比安,两手撑着望楼围栏,看着黑暗的海面,说道:“也许他的船在驶向新大陆呢,等回去我去问问哈里森,看看萨米的船是怎么回事。等阿兰毕业,能让你大哥介绍个工作不?”

        法比安靠在望楼的柱子上,“听我大哥说铁路公司在修建通往帝都的铁路,正需要大量人手,那里薪资还高。我大哥还说,罗伯特在首府兰特开办了一所夜校,他亲自授课,第一批学员都是铁路公司、钢铁公司的管理人员,我哥哥这些他在财政厅的下属可以参加第二期夜校。”

        胖橘从夜色中闪出,蹲在望楼的围栏上,和雅克一起望向海面。

        “喵呜!”

        夜,静谧。

        守望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