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158章 风起

第158章 风起

        十来个来自帝国的青年男女,躲在旅店策划推翻苏族富裕且强大的上层社会,取而代之。爱好阅读通俗小说的玛丽安如果知道,大概会说,小说也不敢这么写吧。

        雅克在计划如何将苏族上层一网打尽,而马丁等人则开始在齐迪兰城内到处游荡,用里弗尔开路博得苏族人的好感,了解他们的想法,全方位地搜集信息。

        两天后,胖橘再度趁着夜色潜入湖神庙,顺利见到化形为银发女子的特蕾娜斯。

        “小猫咪,你和你的小伙伴想到办法了吗?”特蕾娜斯半个身体浸泡在水池中,手一招,便将胖橘揽入怀中。

        胖橘蜷起尾巴以免尾稍掉入水中,爪子顺势探入沟中,说道:“办法想到了一个,不过需要你出手。这些年外界的变化,本皇猜你应该是清楚的。

        造成你这里的男人质量越来越差的根源是那些烂透了的苏族上层,自从‘荣耀战狼’废除了平均分配,这几十年有钱的苏族人越来越有钱,有钱之后就想要有权势,所以用金钱去换取勇士和守护者的头衔是他们必然的选择,守护者可以选举大酋长,大酋长上台后自然要保护他们。

        你当年指定的规则都被他们破坏了,所以想要恢复当初勇士挑战的初衷,一定要将现有的上层全部一网打尽。

        没了他们阻挠,我们再发动苏族的普通人重新恢复当年的平均分配,让勇士挑战变成真正公平的选拔,你自然会获得你需要的强壮男子。”

        “所以,你是要我出手清理掉所有苏族的上层?”特蕾娜斯话语中不带感情,让胖橘有些捉摸不定,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们创造一个机会,你出手制住他们,我们动手清理,对外宣称也是我们自己干的。你不用现身,只要做得干净不会传出和兽王有关的风声出去的,这样你就没有违背约定了。”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胖橘的心情随着房间内的安静氛围不断下沉,似乎已经沉入水中了。

        特蕾娜斯终于开口了:“那就试试吧,我可以出手,但是你要保证不会有我相关的消息传出去。

        那个家伙的消息渠道很多,如果让他知道的话,我的资格便会失去,我已经九十七年安稳过来了,最后三年了不能功亏一篑。

        你必须给我一个万全的方案,否则我宁愿再等三年。”

        “你们争的是什么资格啊?”胖橘好奇。

        “伊西丝都没告诉你,你觉得我会说吗?”特蕾娜斯笑了。

        胖橘眼珠一转,说道:“你不是说,本皇并非新大陆的兽王吗?那本皇应该没有竞争的资格吧?所以让本皇知道,不影响你们的竞争吧。”

        “小家伙,你几乎说服我了,如果这件事你办好了,我可以告诉你。”

        “你原本答应本皇的东西也要给本皇!”胖橘急忙补充。

        “没问题!”

        见气氛很好,胖橘赶紧抛出另一个要求:“为了能保证上层全部清除后,勇士挑战不会被其他人控制,我们想要掌握苏族的是世俗权力,这一点你也要支持我们。”

        特蕾娜斯身体滑入水中,胖橘也跟着浸入水里,然而它丝毫不敢挣扎,任凭水漫过身体,仅仅留一个猫头在水面上。

        特蕾娜斯停止下潜:“我的影响力只限于神庙内,可以回应信徒的请求,影响祭司的思想,如果你需要我帮忙,也可以跟我说,还是那个要求,不要让我失去资格。

        至于世俗的权力,给你也没问题,我只要我的需求被满足就行,我要更为健壮的后代。”

        胖橘浑身湿漉漉的离开湖神庙,给雅克带来了湖神的承诺。

        得到了湖神特蕾娜斯的支持,雅克和马丁连夜商量计划,莉莉和嘉尔曼懒得等他们,各自早早睡去了。

        两人一会大笑,一会大吵,案头的纸写了一打,煤油灯的灯油补了又补。

        直到第二天,两人蓬头垢面从房间中出来,找了个静室,挨个给伙伴们安排任务。

        就连邓斯特等几个保安以及杜安和厨子凯文等随从也接到了安排,下午便在白狐狸的带领下,离开齐迪兰城向北而行,旅店中仅留下雅克六人和马丁等人。

        稍晚一些,马丁也带着钱德勒和嘉尔曼悄悄离开了。

        到了傍晚,在城内大肆采购一番的桑德斯、埃文斯等人也陪着新雇佣的车队离开了。

        旅店中只剩下雅克等六人了,店主流浪铁拳非常好奇,为啥这六个青年被留下来了呢?

        之后的两天雅克一下变得无所事事了,每天和流浪铁拳喝茶下棋聊天,流浪铁拳越来越喜欢这个有趣的青年人。

        终于,这日雅克正和流浪铁拳下帝国传来的黑白格战棋,雅克忽然站起,和流浪铁拳告罪一声,便上楼叫上莉莉,急冲冲离去了。

        流浪铁拳站在旅店门口,望着远去的两骑,感受到了一阵冷风,自言自语道:“高原风起了……”

        ……

        住在特斯科湖南岸的“芸手草”,耕种着湖岸边的七顷半水田,勉强养活着家中的一个老人和三个半大孩子。

        芸手草是荒漠中的一种不起眼的小草,却能扛过荒漠长达大半年的缺水季节,熬到降雨再疯狂生长。

        自从丈夫死后,芸手草便扛起家庭的重担,作为唯一的劳力,耕种稻田、捕猎野兔、喂养牛羊,艰难地照顾三个孩子和自己年迈的母亲。

        按照苏族的传统,家中没有男丁,全族摊派的男丁税芸手草一家是不用交的,只有等到她的大儿子长大成人后,正式继承了家中的七顷半水田才开始缴纳。

        然而芸手草家并未能够比其他邻居幸运多少,皇帝的税务官得知她家是免交男丁税的,便大手一挥将她家的农业税提升了五成,每年十五个银币。

        真正的噩运还是到来了,就在上周,税务官新招募的税收队来到芸手草的家中,一番检查之后,给她开了一张25银币的税单。

        理由是,经过检查今年将会个丰年,加上芸手比去年草多养了三只羊,收入增加了,理应缴纳更高的税金。

        而前来收购稻米的商人开出了比去年低两成的收购价,理由也是今年稻米丰收了,不值钱了。

        芸手草一家立即陷入了困境,税务官这几天便会上门收税,而贱卖粮食筹齐25银币的话,扣掉种子,一家人的一年的口粮都会不足。

        牛要耕地要挤奶,不能卖;羊还没到出栏的时候,卖掉会亏本;家中如果有男人,还能去荒原上搏一搏运气,采集到的灵植或者其他珍贵的收获也能扛过这次危机。

        可惜并没有多少路留给芸手草,最终,就在今天税收队牵走了她唯一的水牛。

        上午失去了牛,芸手草和老母亲在屋内哭作一团。

        却听到外面又是一阵嘈杂,难道税收队又回来了?

        小女儿猫眼草匆忙跑进屋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妈妈!姥姥!我们家的牛回来了!他们还在发钱呢,快来领啊!”

        芸手草摸摸猫眼草的额头,这丫头不会是脑子烧傻了吧?

        猫眼草握着母亲的手,便往外拉:“你快来看看啊,大哥二哥都在那边呢!”

        芸手草打开门,刚巧见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牵着自家的水牛走进院来。

        耕牛失而复得,喜事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