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214章 猎物

第214章 猎物

        橘猫佣兵团计划确定,六人便悄悄离开工厂,前往雅克怀疑的地点。

        第一个地点是一幢砖房,很多工人家庭租住在其中,人员比较多,也是雅克的首要怀疑目标。

        “嘀嘀嘀!”

        哨声响起,没多久特林格便带人前来了,见到是雅克等人,他并未想起雅克他们的巡逻区域,不知道他们其实已经擅离职守了。

        原本特林格也觉得既然已经死了三个人,这次的大围堵应该是失败了,只不过拖到天黑再宣布结果罢了,没想到哨声又响起了。

        雅克指着身后的多层砖楼说道:“我们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毛皮的人进入了这幢楼!”

        听到“黑色毛皮”这个词,特林格精神不禁一凛,之前的目击者也说案犯是穿着黑色毛皮,机会难得,特林格立即带人冲入了多层砖楼,先封锁了楼梯间和走廊,接着挨家挨户敲门,或者破门而入寻找可疑人员。

        可惜折腾了半小时,连带砖楼附近的工厂和店铺都搜查了一番,一无所获,特林格遗憾地摇着头离开了。

        没办法雅克等人只好前往第二个怀疑地点,一家旅店。

        这次哨声再起,特林格见到雅克的时候已经没有好脸色了,他怀疑雅克就在谎报情况,但是看在保罗的面子上,他也没法发作,加上雅克信誓旦旦地说又见到了黑色毛皮的犯人。

        本着试一试的态度,特林格再次检查起来,这回依然毫无所获,临走前特林格委婉地告诉雅克,让他回到自己的巡防区域,看清楚再吹哨。

        连续两次扑空,雅克也有一些郁闷了,第三个地点还要查看吗?会不会自己的推断错误了?亦或者犯人提前逃跑了?

        雅克觉得如果找到犯人的安全屋,一定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那么排除了错过的可能,第三处地点是犯人的安全屋的可能性极大。

        最后他还是带着有些沮丧的同伴们前往第三处地点,不过这次他决定先自己探查一下,那就需要召回胖橘这个最佳侦查员了。

        就在他们到达第三个地点,一排临街的老式双层住宅,打算把胖橘召唤过来的时候,胖橘在第一个案发地点发现了一些痕迹。

        那是在案发地点窗外,胖橘在距离窗户几米远的土地上看到了三个连续的脚印。

        其实出现脚印并不稀奇,但是这三个脚印是光脚踩出来的脚印,并且指向厕所的窗户。

        脚印很新鲜,踏倒的草茎都还没有恢复,胖橘在旁边的地上踩了踩,发现这块地并不是很柔软,那么留下清晰的脚印很有可能是在凌晨湿度较大的情况下踩出来的。

        虽然拥有不冻港的约克城的冬天并不是很冷,甚至几年都不会下一次雪,但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光脚走在室外也是很少见的,而且还是在凌晨时分。

        这就恰好印证了雅克的推断,那间厕所是犯人预先选好的埋伏地点,他早在凌晨时分便已经前去隐藏了。

        胖橘再度进入厕所内,很快又在案发的隔间旁边的那个隔间找到一个不太明显的脚印,同样是光脚踩出来的。

        难道是犯人藏在隔间内,翻过隔间从上而下用钉头锤袭击了被害人?

        那他为什么要光脚,却披着黑色的毛皮大衣?

        现场已经找不出新的线索了,而这边却需要胖橘来侦查,雅克只得将胖橘召唤过来了。

        胖橘到了之后,直接就攀上了联排房屋的二层,凭借可以悄悄打开窗户的“小技巧”,胖橘弄开了最左边的房屋的二层楼窗户,钻了进去。

        不久,毫无收获的胖橘又钻了出来,转向下一家。

        就这样胖橘连续侦查了七家都没有收获,便转入了第八家。

        弄开第八家的窗户,胖橘熟门熟路地进入了房间,只是一进入房间,胖橘便闻到了一股让它讨厌的味道,动物的体臭味,像是狗的,还是那种大型狗。

        房间有些乱,床上七零八落地堆着衣服和被子,床边有个小书桌,桌上凌乱摆放的书籍和插在墨水瓶里的笔显示房间的主人经常使用书桌。

        当胖橘想要到楼下的房间检查一番的时候,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若不是胖橘耳朵灵敏,根本很难察觉。

        转身从窗户跑出去?胖橘犹豫了一刹那,还是决定继续看看,便轻盈跳下凸肚窗,钻到了床底下。

        细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接进入了房间。来人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便走到打开的窗户前,将窗户关上,并且插上了插销,拉上了窗帘。

        房间一下变得昏暗起来,但是床底下的胖橘却早就趁着光线良好的时候,从床沿的缝隙中,看到了前去关窗的人的脚和小腿。

        胖橘勉强判断那个走进屋内的东西是人,那是因为他用两脚走路,但是从缝隙中露出的长满黑毛的长着锋利尖爪的脚来看,真的很难说那是人的脚,也许更像一只巨大的黑狗的爪子。

        “呼呼。”

        两声鼻翼翕动的声音响起,接着一片黑影压了下来,遮蔽了床沿的缝隙。

        长满黑毛的脸,尖鼻子,长着长牙的长嘴,以及泛着绿光的眼睛出现在地板和床沿之间,不仅胖橘被吓得不轻,连楼下的雅克都惊得将手中的铜哨掉落在地。

        这大概不能算狗,应该是一只狼正盯着躲在床底下下胖橘。

        胖橘心中叫苦,本皇最近流年不利啊,总是被抓住!

        雅克毫不犹豫捡起地上的铜哨便使劲吹了起来,莉莉等人见状也跟着掏出铜哨一起吹,尖利的哨音此起彼伏。

        哨音影响了怪物,它放弃了床下的胖橘,直起身来,从窗帘的缝隙向下看去,雅克恰好也抬头看向楼上的窗户,和幽幽的绿眼对视。

        接着绿眼一闪而过,雅克判断他要逃!

        于是急忙喊道:“莉莉!攻击窗户!”

        话音刚落,雅克自己拔出长刀,向着那幢房子的一楼房门撞了过去。

        莉莉的闪电很快命中了临街的凸肚窗,玻璃碎裂向下落去,雅克就在“玻璃雨”中撞开了木质的房门。

        这是一栋老式的狭窄联排房屋,通常的格局是楼下为客厅和厨房,楼上是一到两间卧室,楼梯正对着房门。

        撞开房门的雅克终于见到了那个怪物的全貌。

        全身和黑毛的怪物身高两米,长了一颗巨大的狼头,正站在楼梯上呲着牙盯着雅克。

        它的身体好保持着人体的特征,站立行走,只是四肢格外粗壮,手脚特别巨大,并且露出白森森的爪子,略微佝偻着背,拖着一条粗大的尾巴。

        这个狼和人混合体用它的绿眼睛盯着堵住门口的雅克,刚才它试图破窗而出,从屋顶逃跑,却被莉莉的闪电箭逼着退回了,他刚想从一楼的后门撤退,却遇到了破门而入的雅克,在楼梯上被堵了个正着。

        雅克注意到它的目光向楼上瞥了一下,猜到它想再次从窗户逃走,便大喊道:“莉莉、法比安,封锁楼上的窗户!阿丽夏、艾玛、娜塔莎!绕道后面堵住后门!”

        怪物听得懂雅克的话,立即用愤怒地瞪向雅克,张开大嘴,发出一声咆哮!

        “呜啊!”

        门外的小伙伴们都已经见到了怪物的样子,似乎被它吓到了,动作有些迟缓。

        雅克将长刀平举,喊道:“别怕!它实力不强,连塑能者都不是,小心它的爪子就行!”

        这是胖橘给出的判断,雅克相信胖橘的经验。

        阿丽夏等人闻言急忙绕向房后,而莉莉已经跃上了二楼进入胖橘所在的卧室。

        其实此时的雅克心里还是没底的,即便是这个怪物没有达到塑能者,但是从之前的细节判断,它的力量很大,一指就能贯穿觉醒者的头骨,速度也很快,能够瞬杀两人,并且只给偶然看见它的超凡者留下一个模糊的黑色背影。

        哎,大概是把特林格他们几个宗师给玩坏了,他们听到哨声也不是那么积极赶来了,难道要靠自己拖住这个怪物?

        正在雅克胡思乱想的一刹那,怪物原地跃起,两爪前伸从楼梯上扑了下来,利爪直指雅克。

        它是打算击倒眼前堵门的人,然后冲出房子,从街道上逃走,因为它知道哨声之后,宗师们很快就会赶来,而这一群人中给它压力最大的那个女人正好不在街上。

        雅克不敢和它硬拼,后退两步退开门口,右横刀切向两爪。

        怪物一直对自己的利爪很有信心,并不避让,反而想用右爪抓住刀刃,左爪变向,从下而上掏向雅克胸膛。

        只是这一挡一爪它完全失算了,雅克的长刀锋利无比,在它的右爪上留下一道切口并且斩下它两根爪子。

        右爪的剧痛让它的左爪进攻没有抓实,尖爪被雅克身上的缀环皮甲阻挡了了一下,并未能穿透目标的胸膛,只是在雅克胸前留下了个小口子。

        抢了先机的雅克立即抢攻,翻腕直刀便跨步向前刺去,长刀的刀尖瞄准了怪物的咽喉。这一招变招很快,右手发力,左手扶住刀背,身体前扑,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刀尖,雅克打算是趁他病要他命。

        可惜怪物的速度更快,上身略微后仰,借势一脚蹬向雅克。

        雅克全身压上已经来不及变招了,刀尖只是浅浅扎入了怪物的胸膛,自己却硬生生挨了一腿,被踢飞了出去。

        此时莉莉才跑到楼梯上,雅克和怪物电光石火见交手了两招,也仅是一秒多而已,在楼梯上只看见雅克合身扑上,却被踢飞的场景,于是急忙施法攻击怪物。

        怪物踢开了雅克,也不管身后的莉莉正在施法,立即从门口闪开,向街道上跑去。

        怪物的每一步都迈得特别远,只一步便从门口消失了,让莉莉蓄势的光柱打了个空,第二步便已经跨上了街道。

        它回头望向身后擦身而过的光柱,幽绿的眼中露出笑意,它跑起来的速度可不是普通塑能者可以追上的。

        只是这笑意仅仅持续一瞬间,它便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几米外,法比安垂下手上的弓,食指摩挲大拇指上的护指,看着被羽箭透眼贯入脑中的怪物,对倒在身旁挣扎站起的雅克说道:“嘿嘿,这匹狼要算我的猎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