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契约了一只猫在线阅读 - 第465章 见证者

第465章 见证者

        “误会!都是误会!”男人急促喊着。

        “雅克,你是熟悉我的,我怎么会偷袭你们,我本来就是要守卫裂隙的,有东西从里面出来,我自然担心会是秘银会的人啊,先下手为强很正常吧,都是误会!”

        雅克不用胖橘帮忙,手一挥,用精神力把金属碎片都摄了过来,在他面前漂浮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碎片,然后不顾弗朗索瓦的求饶的话语,竟然开始凌空拼接起这些金属碎片。

        原来当胖橘穿过裂隙的时候,迎面便射来一束源能攻击,虽然对胖橘并不能造成伤害,不过也堪比宗师一击,普通的塑能者要是挨上这一下,生死难料!

        胖橘自然是反击了,不过他也手下留情了,反弹回去的攻击全都落到了攻击的来源,弗朗索瓦持有的一件神奇物品之上。

        那玩意在一击之后爆裂了,同时将弗朗索瓦也撞到了漏斗漩涡的底部,那里强大的吸力将他牢牢钉在底部,动弹不得,结果又被神奇物品的破片在身上划出无数口子。

        这便是珊卓拉见到的那一幕了。

        弗朗索瓦求饶了一阵,终于发现了从裂隙中出来的人多了一个,立即脸色大变,说道:“雅克!雅克!你背后,秘银会的人!秘……原来你们认识啊,还勾结到一起了……”

        “别……”雅克一边组装碎片,一边说道:“别这么说,谁和谁勾结还说一定呢!”

        “珊卓拉小姐,这位是弗朗索瓦先生,也许他的称号你更熟悉,西撒帝国的太子殿下。”

        “雅克!你……”弗朗索瓦怒极。

        “哇!”珊卓拉得知对方身份后掩面惊呼。

        雅克还在摆弄碎片,连其他三女也被吸引和他一起拼接碎片。

        “太子殿下,这个人不是你等待的那个人吧?我能猜一下吗?24年前,你父亲有没有等到约定的人?也许50年前你的爷爷遇到了那个人,西撒的后人和岛铁雄的传人在此重新立下约定,继续25年的相安无事,我说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弗朗索瓦愤怒。

        珊卓拉茫然。

        雅克拨弄着一片严重变形的碎片,尝试将它恢复原形,“哦,对了,其实和你们勾结的只是秘银会的某一个支脉吧,所以如果暗号不对的话,你还是会轰杀来人的,因为你搞不清来人是否携带了空间折叠仪,对吧?

        我猜,空间折叠仪的秘密只有和西撒皇室勾结的那一脉才知道,但是你们不敢赌。到如今皇室还能安稳存在的意义便是守卫这里,你不能犯错。

        等等,我猜错了,你父亲当年也许见到了秘银会的来人,让我想想,那次试炼死掉的是谁来了?珊卓拉,你记得吗?”

        珊卓拉只得答道:“我其实对会里的事务并不熟悉的,你知道的,我的很多精力都放在了银龙神国的事务上,要不是他们都太废物……”

        雅克说道:“我想起来了,死掉的是代替科米进入这里的,大长老一脉的弟子,科米被我父亲打伤了。让我猜猜,有三种可能。

        第一那人是在试炼空间中的别处死掉的。

        第二那人可能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交易,所以既然来了这里,无法缔结新的盟约,也只能死掉吧。

        最后一种可能,他带着结盟的任务来了,却没想到对方想要黑吃黑,他死了,但是对方却也没的到想要空间折叠仪。

        不过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这里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肩负任务的人是否走到了这里也没人知道,所以巨大的不确定性,让你们掌握了某种压倒性的力量之后,就开始肆无忌惮地破坏规则了!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胖橘,我记得没错吧?”

        在弗朗索瓦和珊卓拉惊恐眼神中,胖橘说话了。

        “没错,只是用在这里不合适。你应该说权力和欲望来自于暴力,暴力膨胀之后,权力和欲望的也在膨胀,道德和契约都无法限制它们。

        如果本皇猜的没错的话,每一个成为秘银会会长的人,都是在这里和西撒皇室的代表经过一番谈判之后,才能离开的吧。

        只不过近百年来,大概西撒皇室获得了某件能够让塑能者也能爆发宗师攻击力的神奇物品之后,天平就开始倾斜了。皇室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谈判无需继续了,你们只要杀死来到这里的秘银会代表即可,不过也许是你们的想法被秘银会猜到,也许是秘银会中关于空间折叠仪的传承早就断了,所以你们在截杀了数个秘银会的代表,也都没有的到空间折叠仪。”

        雅可补充道:“弗朗索瓦,万一您拿到空间折叠仪的话,是不是会直接毁掉它啊,以免带出去被shaw发现吧。”

        弗朗索瓦无力点点头,说道:“什么都让你猜到了,我倒是没想到。你凭借这些信息能猜到这么多。”

        “因为我险些作为秘银会的代表来到这里啊。你说对不,珊卓拉小姐,如果我参加各脉大比的话,会是谁能获得胜利?”雅克询问。

        珊卓拉答道:“是你,我们肯定无法赢过你。”

        雅克耸耸肩,“你看,连我这个准获胜者,和她这个获胜者都不知道所谓空间折叠仪,我猜这就说明,只有秘银会中的某些人,才清楚和皇室互相制衡的约定。

        不过那些人因为某些原因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携带空间折叠仪,害得最为高贵的皇室成员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亲自前来冒险。

        哦,不对!早就已经不是冒险了,而是镀金。

        每一代未来的皇帝都需要来这里镀一次金,为天下人冒过险的人,才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吧,大概这既是各大公国和西撒皇室之间的默契吧。”

        弗朗索瓦笑道:“其实你把一切说破了,也挺没意思的。皇室能与各大公国对话,又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守住了这里!

        前面你也说了,只有拥有了‘暴力’才是维持权力基础,我们皇室在失去了天下第一的武力威胁手,依然能够生存下来,还要得益于军团的支持,不仅仅依靠这里的小手段。”

        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雅克,弗朗索瓦原本恢复淡定的语气也突然急促起来:“喂,你不会真的想要杀我吧?这对你来说没有好处啊,虽然你看透了我们和秘银会之间的交易,但是那又如何啊?

        新的秘银会会长上任的时候,只会将和我们的约定默默记在心里,守望相助,所以说,每一个秘银会的会长,都是经过我们同意,才能登上那个位子。

        这些已经是不可更改的历史了啊!你杀了我,也不会变更!”

        雅克笑笑,伸出一只手,抓住弗朗索瓦的肩头,用力一甩,便将他从螺旋漏斗的底部拉了出来,甩回了裂隙附近,“没什么,我只想成为新的一次,西撒皇室和秘银会未来会长之间,缔结盟约的见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