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兵王在线阅读 - 第484章 开战一

第484章 开战一

        在穆家给于枫下战书,为穆德修为被废除一事讨一个交代的消息传遍天城各界时。

        几家欢喜,几家愁!

        欢喜的是敌人。

        愁的是朋友。

        闲人等着看热闹。

        更有阴森者,躲在黑暗里,谋划着另一件事情。

        死后的陈容尸体被陈家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领出医院。

        由于陈容在生前与宁城发生的狼爷事件有着明显的千丝万缕的关系,被领出医院之后,连带着陈家也接受了一番来自京都一组的调查。

        只可惜,这位陈家家主善于隐忍,硬是连半点污点没查出来,无奈之下,在陈容死后,只能给他安上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罪名,作用,或许只是为了平息某位拍桌子的大佬怒火,给那位身在牢狱里,却即将踏上集训一组道路的男人,一个交代。

        而另一边,被宁城相关势力抓起来的狼爷,则是在这几天遭受到了雷霆般的调查,不仅仅是他自王宁之后上位以来抢下的所有地盘被刮分,大大小小,所有关于重度伤人案件,甚至是人口失踪的罪名,全部罗列在他的罪刑书上。

        最后判处——死刑!

        绝不姑息。

        且,同在宁城,被杨老太爷派人抓起来的欧恩,也因为教唆他人事件,陷入了这场由京都某老人卷起的龙卷风里,将在不久后,入狱,前途尽毁,即便国外属于欧恩的背景打废口舌,动用了无数关系,也无济于事。

        杨老太爷根本不想给自己的女儿杨真一个面子。

        于枫,也不会同意,这种人,活着离开这片国都。

        没有一个外族能在我华下大地上肆意妄为,几千年前不行,几百年前不行,几十年前不行,今天——更不行!

        而在所有事情都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落幕,结束后。

        对结果非常不满意的陈家家主,做了一件事。

        挑起往日的仇恨,进一步地,深化矛盾。

        “入葬!”

        郊外,某片竹林里。

        一群和尚连着一群属于陈家的家奴,特意挑在今天,跟随着这位陈家家主陈森,来为自家的少爷陈容下葬。

        不顾老祖宗传下来的礼法。

        只是想要死者尽快入土为安。

        凄凄凉凉的雨滴飘洒在半空中。

        林间特有的竹叶清香,不断弥漫,四散。

        陈家嫡系,除了他一个,其他人都没来。

        这种丢脸,还差点害陈家受到牵连的子弟,为他行下葬之礼,是在羞辱老祖宗的脸面,羞辱陈家的脸面。

        丢脸的事情。

        父亲一个人来,就够了。

        没过多久,伴随着最后一撮土埋在小木盒上,一名老和尚,主动为这位陈家往日的少爷,竖上青碑。

        “多谢!”

        陈森双手合十,向老和尚道谢。

        “客气了,陈老友。”

        老和尚白胡被雨水打湿,垂落在胸前。

        他单掌回应之后,与陈森并排站在青碑前。

        四周的陈家家奴十分识相的,渐渐离开,不敢在此处停留。

        虽说陈家在天城的豪门界岌岌无名,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敢来陈家找麻烦,也并没有多少豪门,愿意与陈家深交。

        且……

        这位年仅四十五出头,却无半点官职身份傍身的陈家家主,总是给人一种神秘的色彩。

        仿佛,永远不会看穿他的内心。

        而在这些家奴在陈家做工的这些年里,他们见过最多的,莫过于这位常年披着白衫的老和尚,每隔一年,都会来陈家,与这位陈家家主,聊聊数月之久。

        这一聊,周边不留人。

        见到没人后,老和尚先是对青碑拜了拜,接着说道:“京都季氏的墓园,很大,雨天,不好找,回来晚了。”

        陈森瞳孔微缩:“为小容的事情,您操心了。”

        老和尚:“二十五年前,陈家为诛杀妖女的事,废了力,这忙,应当帮一帮,再者说,谁也没想到,那妖女生下的婴儿,竟还活到了现在,还与容少爷碰上面,老朽,理应走上这么一遭。”

        陈森眯起眼睛:“多谢。”

        说着,他顿了顿:“您到现在还没告诉我,二十五年前那被佛门追杀的季氏女子,她究竟是谁?”

        老和尚指了指天:“天机不可泄露,这个身份,除了佛门之外,季氏那名南先生,应该也清楚,陈老友可以上京都去问问。”

        “呵。”

        一声不屑。

        “我是去找死?”陈森反问。

        昨晚刚请眼前这位老和尚去京都季氏墓园做了一桩见不得人的事情,今天就去问季南,你死去的老婆到底是谁?

        那不是在人气头上,找死吗?“

        老和尚嘿嘿一笑:“也对,这一遭走下来,这位出过世的季家天才,会失去理智。”

        陈森补充道:“而人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会做一些犯错误的事情。”

        老和尚不在语,沉默片刻,远方飞来一只信鸽落在肩膀上。

        他淡淡道:“寒山寺有事,不多留了。”

        “若是穆家那天才败了,还请派出佛门四圣子到来,为我的儿子的死,讨个交代。”

        “另外……”

        陈森话锋一冷:“妖女的儿子,想必在佛门中人眼中,也当是,容不下眼的存在。”

        此话一出。

        老和尚脚步一顿。

        肩膀上的信鸽感觉到杀气,扑腾着翅膀,逃离。

        空气中,此间气氛意味深长。

        好似山间流水没入大海,被湍急的海啸打散,淹没桑田。

        他没有回头,双手合十,说了一句“哦弥陀佛,我佛慈悲”

        于是,抬步向外走。

        留下一句:

        “会的。”

        “为了苍生。”

        “此子——该死!”

        陈森脸角一颤,眼神深沉地看着属于儿子的墓碑。

        “谢——大师!”

        ……

        ……

        此刻,远在京都的季老太爷,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

        只是得知穆家给于枫下战书后,季老太爷什么话也没说,淡淡一笑,有些轻蔑,又有些不屑。

        但——

        就在这份战书传出来没多久。

        随着另一条以于枫名义所传出来的消息曝光后。

        所有收到穆家邀请函的各界名流豪门,都不约而同地——震惊连连。

        季老太爷坐在窗边,嘴角惨白,却扬起一抹骄傲的笑容,说出第一句话。

        “我孙,智勇!”

        消息:

        战书,我于枫应了!

        三日后,请穆家诸狗,来林家大院比武台——受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