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爱豆王妃会通灵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七,抵达战场

一百四十七,抵达战场

        本以为是她一个人的马车,哪知宗清夜竟然掀开帘子爬了上来。

        同乘一辆?

        章沫凡又起了坏心思,懒懒地靠在软枕上,用手指对着他勾了勾媚声道:“郡王是要和我共乘吗?”

        哪知他见状僵了一僵,有些无措地回头看了看:“带的东西太多,只有你这辆车宽敞些。”

        东西的确太多,把人坐的地方都占了不少去。

        她轻轻地挪了一下身子,往旁边让出一个位置,伸出手拍了拍:“来,坐还是躺?”

        宗清夜的整张脸肉眼可见地红了,不自然地坐到她身侧:“我坐着就行。”

        “好吧。”

        她浅浅地笑了一下,本想继续逗逗他的,可是耐不住瞌睡如同翻江倒海地袭来,只能是努力睁着眼睛:“好困啊,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立刻。”

        话刚说完,就感觉到马车动了起来,轻微的颠簸让人的睡意更加浓重,身旁人给予的安全感也很多,所以精神小妹章沫凡一个歪头,就跌到他怀里睡着了。

        因为他是坐着的,所以她的头便栽到了他的臂弯里,毛绒绒的脑袋还拱了拱,真实地睡沉了过去。

        宗清夜一开始还有些呆滞,后面见她实在睡得沉,还用手扒拉着自己的膝盖,稍稍换了一个姿势让她躺得舒服些,右手轻轻地揽着她的肩膀。

        他曾见过那些勾栏女子如何直白地勾搭公子,也见过世家小姐的刻意接近,但像她这么不做作也不讨人厌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虽是背对着自己,但可以看到她微微颤动着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肌肤似乎闪着光泽,让人容易引发无限联想。

        明明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偏偏让人生出岁月静好,不枉此生的感觉来。

        他从未排斥过她的接近,却又介意着男女之间的距离,但到了此刻,那些东西都被抛之脑后。

        伸手剥开她脸上的碎发,指腹正要触碰到她的唇角时,马车猛地停顿了一下。

        外面的人似乎在高声嚷着什么,但又听到石岐的声音,鲜红的衣角滑过车帘外,一只手掀开了车窗的帘子。

        “哟,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打扰了你们的春……”红袖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了宗清夜要杀人的眼神,立刻讪讪地放下帘子:“我奉宁王殿下之令,随同郡王一起向南。”

        刚才车停的时候章沫凡就已经醒了,十分不耐烦地揉着眼睛坐起来,直接掀开帘子开骂:“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睡着的时候来,成心的是不是!”

        “我……”

        “你什么你,你就不能自个儿悄悄地找个马车坐,非要来吵我!”

        “我怎么知道你们在这个车上……”

        “你不知道那你掀个屁的帘子!”章沫凡重重地把帘子放下,立即换了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一脸茫然的宗清夜撒娇道:“郡王……我好不容易才睡着……”

        那是好不容易才睡着吗?分明是一上车就睡着了。

        可是她就是吃准了自己只要一撒娇这个人就受不了的本质,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直把人看得心尖都颤了一颤。

        伸手把她拥回怀里,像哄孩子一样地拍着她的后背:“睡吧……”

        车外的红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只眼睛,可以给他们两人好好地翻翻白眼。

        可是他也知道,惹谁都别惹章沫凡和宗清夜,只能自己乖乖地找了一辆还有些空间的马车坐下,和他们一起出了城。

        预计路程会在十天左右,这一路上,章沫凡的心很大,除了睡就是吃,即便她是随军,也丝毫被条件艰苦过。

        倒是她这唯一的女子身份有些麻烦,临近边关时,终于找了房间换下了衣裙,穿上了男装。

        也得亏她个子高身材又好,这一身墨绿色的男装穿在身上颇有些味道。

        只是这头发……

        她现在连女子发髻都还梳不好,更何况男子的?

        红袖大大咧咧来敲了门:“你换好了没有,是不是太丑了不敢出来见人?”

        气鼓鼓地把门打开,章沫凡披头撒发地看着他:“你们男子的头发是咋弄的?”

        “哈哈哈……”红袖捂着肚子笑得很开心:“你这是要去扮鬼吗!”

        “……”

        随手把头发挽成一个丸子,她还是去求助了宗清夜,在他脸上同样看到笑意后撅起了嘴巴:“你们怎么都在笑我?”

        “虽说你穿得是男装,可是一眼就能瞧得出来你是女子。”

        “可不是嘛,那些电视剧里演的根本就不对,哪有换了衣服和发型就能像男人的……”

        “过来。”他拉着她到了自己的房间,细心地将她按在了凳子上:“我帮你梳头。”

        那些惊艳世人的桥段不都是女子为男子梳头吗,怎么现在反着来了?

        主要是他的手艺也不怎么样,头发扎得紧紧的,额头上更是一根碎发也没有,要不是发际线优秀,她只怕得折在这个发型上。

        不过,的确清爽了几分。

        感受他的手在头发上舞动着,章沫凡又开始发挥起了自己跑偏的能力:“下次是不是得我帮你画眉?”

        “?”

        因为这里已经离战场不远,所以大军便暂时驻扎安置,此次宗清夜率军五万人,手下只一个副将,的确有些寒碜。

        可是南疆不是已经节节败退了么,那个老皇帝又在打什么歪主意,竟然派一个从来没有带过兵的郡王来?

        而且宁王为何要派红袖来这里?

        章沫凡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趁着宗清夜商量军机时单独约了红袖见面。

        两人一起蹲在一个大树底下磕着瓜子,瓜子皮吐了一地终于开始了这次会面的交谈。

        “宁王叫你来做什么?”

        “盯着安沐郡王。”

        “盯他做什么?”

        “他的原话是坐拥五万大军的郡王造反。”

        不屑地吐出一颗瓜子皮,章沫凡翻了个白眼:“才五万就敢造反,他还真看得起郡王。”

        “其他的任务还未送达,估计过两日就会有消息。”

        她深觉把红袖拉来自己队伍是多么重要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