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玩炉石可以拯救世界在线阅读 - 第71章 心理战术

第71章 心理战术

        事实证明方启的猜想是正确的,阿努布雷坎抬起前肢意欲施法,瞬间就触发了奥秘。

        叮一声,方启身前的紫色问号化身成一位身姿曼妙的女性法师。她动作轻盈地挥手,嘴唇轻微翻动,就见阿努布雷坎前肢涌动的巨大能量顷刻消散。

        阿努布雷坎当场气炸,愤怒地用前肢攻击随从,引起洞穴震动。

        然而遭受重创的它,再不是全副武装的随从们的对手,被一堆随从群殴致死。

        有惊无险地闯过第二层,方似锦渐渐体会到了当中博弈的元素,触类旁通,在冰霜巨龙镇守的第三层,她的表现意外不错。

        在这一层,方启的冰系法术无法对冰霜巨龙造成伤害或形成限制,倒是火妖表现不错,另外似锦的法术对冰霜巨龙有着相当不错的效果。

        仲秋在第二层完全担当辅助,因为巨龙是在天上飞的,落地时她的随从才有攻击的机会,于是她很明智地将武器装备给似锦召唤出的恶魔。

        方启敢肯定这些首领的信息是互通的,因为冰霜巨龙在红怒状态下并没有立刻施放大招,而是用一个小技能骗出方启的法反后,才施放大招。

        就很狡猾。

        一个巨龙吐息直接把一地随从给整没了,得亏他们还保留着一些法力水晶,得以重新返场,不然就没了。

        不过每次通关大家都很狼狈就是了。

        有了前三层的配合,三人渐渐形成了一些默契。常规的战术就是方启限制首领行动,似锦和仲秋全力输出,当然也有例外,就如冰霜巨龙这种,仲秋那些在陆地战斗的随从注定无法发挥作用,有时候就要随机应变,时刻转变策略。

        第四层由憎恶镇守,这种丑陋的怪物给方启整吐了,他尚且如此,更不必说似锦和仲秋了,在战斗前他们吐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憎恶也是不死族怪物,但它是由许多支离破碎的尸体组合而成,各种器官随心所欲地拼凑。你会发现它胳膊上长着几只眼睛,或者掌心多只嘴巴,抑或肚皮上长着另一张扭曲的脸。

        它们手持巨大的铁钩和镰刀,行动缓慢地靠近他们,身体还在不断流血,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

        面对这样恶心的敌人,方启都提不起战斗的兴趣,刚才与巨龙作战多炫酷?

        可是没办法,这是他必须要击败的敌人。

        “那么来吧,这次我先召唤水元素,再召唤瘟疫使者为其附加剧毒效果。”

        法师和潜行者职业的基础随从很少,一共就这俩,瘟疫使者的效果是使一个友方随从获得剧毒。

        现实中的剧毒是一种debuff,可以持续让敌人掉血,并降低敌人的速度和防御。

        再加上水元素自带的冰冻效果,进一步延缓憎恶的速度,憎恶的速度本就缓慢,现在被毒又被冰冻,就像是被狗头施加了W,顺带嘲讽你一句“软弱无力”。

        第四层大概是最好过的一层,让憎恶这种令人作呕的怪物镇守一层,可能纯粹就是为了恶心人。

        来到第五层,骑着骷髅战马的死亡骑士尽显威风,这一层打得十分艰辛,得亏最后似锦和仲秋为方启创造了一个机会。

        死亡骑士露出一个破绽,将后背暴露给了潜伏在阴影当中的瘟疫使者。

        “没发现身后的威胁吗?哈哈哈……发动法术卡刺杀,在敌人露出破绽时,使用此卡可让被敌人忽视的随从获得刺杀天赋,将有50%几率刺杀成功,你死到临头了!”

        幸运的是,他们是成功的那50%。瘟疫使者手持匕首,瞬间秒杀了死亡骑士。

        历经五场战斗,三人对具现卡的运用愈发熟练,结合实际情况和地形,觉醒者脑子再灵活一点,这些具现卡往往都能发挥出不错的效果,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

        战胜敌人比登顶都刺激。

        唯独让二女想不通的一点就是,明明输出不靠吼,为何方启每次出牌都喊得很大声?不时还要喊一些中二的台词,不感到羞耻吗?

        打牌的时候跟平时完全就是两个样,不打牌的时候看起来儒雅随和、文质彬彬,像个正常人,一旦打牌,体内仿佛就燃起了中二之魂,跟个神经病一样。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面对她俩的疑问,方启故作高深。

        “你很懂啊?”仲秋觉得这种行为就是他的怪癖。

        “那不然呢?说到底就是气势二字!气势懂么?打牌一定要有气势,这样就能无形增强自身气场,在气势上压倒敌人,跟战士们上阵杀敌喊‘杀’是一个道理。”

        听起来还蛮有道理?

        随着他们登上第六层,立刻又紧绷起了心弦。

        镇守这一层的是通灵师,能够召唤一些亡灵为他作战,感觉他就没有法力限制,这逼得方启等人只能再次使用奴隶主战术。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召唤奴隶主时他们小心翼翼,保证此刻首领被其他随从牵制,另外方启还谨慎提防首领的一些技能。

        果不其然,在奴隶主现身的刹那,通灵师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奈何自身被牵制,只得高高挥舞起法杖,吟唱一段咒语。

        见状,方启却是不急,双手抱胸看他表演。

        通灵师咒语落下之后,从地面钻出一只亡灵。

        “就知道你想骗法反,真当我是傻子?”

        方启当场就笑了,早就知道首领间信息互通,所以第一时间他没有挂法反,不然被一个召唤术骗了那得多亏?

        通灵师怒不可遏,眼看奴隶主就要一生二,他瞄了方启一眼,又吟唱起咒语来。

        “跟我玩心理战术?”

        方启笑了,这次他还是没有挂法反,果不其然,那位通灵师又在那演戏。

        这时奴隶主已经有四个了,通灵师不敢再等,急不可耐地吟唱起另一段咒语。

        方启牢牢把握住了他的心理,这时才不紧不慢地挂上法反。

        本该落下的清场法术被叮一声反制,通灵师气得当场吐血,最后落得跟第一层的首领提米一样的下场,被奴隶主群殴致死。

        闯过这一层,方启三人面面相觑,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层了。

        方似锦不敢相信他们真的走到了最后,只要下一层通过,就能拿到决赛的门票,与世界顶尖的觉醒者同台竞技。

        仲秋也有种做梦的感觉,本来她没抱多大希望,就是想来长长见识,结果莫名其妙走到最后了?

        她很清楚这一路走来方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他在几次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决策,可能他们早就没了。

        第一层如果不是方启身体力行率先出战,恐怕她和似锦很难领会到这种战斗的精髓,以后大概率也迈不出觉醒者的第一步。

        所以就算他们倒在了第七层,这次旅途她也不留遗憾,因为她学到了许多。

        不过她更希望他们能登上塔尖,与强者会面,那么第七层,到底会有怎样的凶险等待着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