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修炼死路一条在线阅读 - 第24章 三年又三年

第24章 三年又三年

        李昊天一脸茫然的看着王蒙,资本家是什么鬼?

        王蒙对着好奇宝宝一样的李昊天,给他讲了半天什么是资本家,甚至引经据义都把资本论搬了出来。

        后来他发现,自己根本是在对牛弹琴。

        白扯了!

        “少掌门,不能忘本啊!你要记得咱们是一个武林门派,尽量多的招收弟子那才是咱们的使命。你看看隔壁的风雷剑派,他们现在弟子都有快五百人,咱们只有他们的一半,不然他们哪敢如此嚣张?”

        “呵呵!”

        王蒙就是不想让人学武,自然十分不愿去招收什么弟子。

        “我不管,以前咱们没钱就算了,现在咱们有钱了,你赶紧把门派的人数给我扩充到一千人,不,三千人去!这样以后我出去介绍咱们门派,也倍有面子。”

        “老头,咱们连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都没有,还三千人,三百人差不多。”

        王蒙嗤之以鼻,自然不会同意。

        “三百人,这可是你说的,啥时候招?”李昊天反而有些兴奋道,“要不明天就招,我给你说招人这个我特别的有经验,你看罗凡那么优秀的弟子就是我招过来的。我看根骨,一看一个准。”

        王蒙后悔不迭,自己说什么三百人,自己真是嘴贱。

        这又听到李昊天说什么看根骨很有一套,一看一个准,更是吓坏了。

        到时候咋说也要把李昊天给支走,千万不能让他给自己捣乱。

        看着李昊天不依不饶的样子,王蒙终究还是屈服了:“好吧,不过暂时还是先招收工人,等山下的作坊建造起来,再招收弟子。”

        李昊天听完,这才满意的背着双手离开了。

        ……

        王蒙在山下规划好了地方,开始了建造大业。

        招人这个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一个月一两银子,加班有加班费,而且管饭,山下的村民一下子就跑来了上千人。

        毕竟现在不是农忙季节,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有钱谁不想赚

        三个大的砖窑开始了烧砖烧瓦,这个没啥难度,王蒙只是教会了一个昊天派的弟子,直接就撒手不管了。

        他开始尝试制造水泥,这个难度有点大,差点就花了他一上午的时间,才搞出来。

        烧好的砖瓦出炉了,接下来就是盖房子了。

        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一身修为,盖起房子来简直不是地球那边能比的,只是一天下来他们就给王蒙盖了出来一个肥皂作坊,这让王蒙都是傻了眼,这速度你们是要上天啊。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王蒙除了继续研究新的东西,其余时间就是在门派里面看自己的考研资料了。

        时间比例一百比一,他多出来了这么多的考研时间,这次还能考不上。

        “在异界备战考研,我真的是太机智了。”

        王蒙不忘自夸,而如此过去了几天,第一批的肥皂、香皂以及香水也交给了代理商。

        几乎是不用宣传,直接就是火爆全郡,完全是供不应求。

        许多没有获得代理权的人,此刻都是后悔不迭。

        ……

        这一天,风雷剑派来了一个人。

        “在下薛家薛不平,想见一下余火掌门。”

        “薛家?”

        山下守山的风雷剑派弟子大吃一惊,立即通知了余火,而后余火直接迎了出来,给足了薛家人面子。

        “薛五爷,快里面请!”

        余火有些兴奋,这段时间他也打听到了薛家和昊天派闹了矛盾,而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他早就有联合薛家的意思,没想到今天薛家的人主动找了过来。

        “余掌门,我来的意思想必你也猜到了,这昊天派的少掌门公然羞辱我们薛家,我们薛家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而你们风雷剑派和昊天派争斗数十年,你兄长更是被昊天派害死,我想你与昊天派定然也是势不两立。所以,我们可以合作。”薛五爷冷冷的说道。

        “不错,我们与昊天派不死不休。”余火这时候咬牙切齿,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怎么也不能说我兄长死了,我其实很高兴吧。

        “很好,大家既然有着同一个目的,那我就不废话了,我此次来是想问一下余掌门,这昊天派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杀了余沧掌门的?”薛五爷直接道。

        余火这时候深呼了一口气,有些凝重:“是一种暗器,很厉害的暗器。我兄长死的那一天,我留守门派,可据回来的弟子说,那是一种会炸开的暗器,而暗器爆炸的方圆一丈之内,先天以下境界非死即伤,十分可怕。”

        “暗器?”

        薛五爷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昊天派隐藏有什么先天高手,没想到只是暗器。

        “暗器哪怕是厉害了一点,那也不足为惧。”薛五爷沉吟了一下,缓缓道。

        “这个,那暗器还是很厉害的。”余火想了想,还是强调了一下,毕竟那一天手雷爆照的时候,他隔着这么远都听到了声响,那就像打雷一样的声音,现在还让他有些心悸。

        “没事,我们薛家不是你们这小门派,既然出手,自然会做足准备,这昊天派还可以存在的时间不长了。”薛五爷说着,缓缓地站了起来。

        “这……”余火还想说一下联手的事情,可是看薛家这意思就是来找自己要个情报,根本没打算带自己玩。

        “告辞。”薛五爷走了,走的十分决绝,都不带一丝停留的意思。

        “你们薛家要是到时候吃了亏,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余火恨恨道,看不起谁呢,不是背靠着大名府的薛家,你们这个薛家分家算是什么玩意。

        反正现在他就龟缩在山上,昊天派只要不来攻打,爱谁谁,都和他没有关系。

        “我就苟着,等义父回来,这样最安全。”

        ……

        薛五爷离开之后,走了五里远,这时候在他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昊天派的弟子。

        “五爷!”

        “你在昊天派潜伏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要派上了用场。我需要你帮我从昊天派偷出来他们杀死余沧用的那种可怕暗器,以及肥皂、香皂和香水的配方,能不能做到?”

        “我们不是都打算灭了昊天派么,为什么还去偷?“

        “你是不是笨?我们直接去攻打,万一他们鱼死网破,毁了配方怎么办?”

        “我懂了,保证完全任务。”

        那昊天派弟子说完,深呼了一口气,有些忐忑道:“那之后,我是不是能回归家族了……”

        “这个要看家族的整体安排,先执行任务,其他之后再说。”

        “三年又三年,我想回家。”

        那昊天派弟子说着,闪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