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母老虎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把自己给恶心住了

第五十六章 把自己给恶心住了

        暗自一阵气闷,好在还没气过头,将闷气压了下去,冷冷道。

        “吼~!”

        “本尊如何,与你何干?更岂是你能管的?”

        王虎暗自一撇嘴,不管、不管你这个傲娇的憨货,恐怕就更生气了。

        这两天,你那越发冷傲的样子,不就差在脸上写着‘快来哄我’四个字嘛。

        跟个小孩似的。

        没办法,摊上他这么个好老公,只能说这憨憨幸福了,谁都羡慕不来。

        胡思乱想了下,温柔又有些担心道。

        “吼~!”

        “白君,你还是生气了,你瞒不了我的,你快说、这是为什么呀?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帝白君终于忍不住,眼瞪了过去,一字一字低吼道。

        “吼~!”

        “本尊说了,本尊没有生气,你没听到吗?”

        王虎瞪大了眼睛,毫不畏惧、只是好像找到了证据般快速道。

        “吼~!”

        “你看你看,你这不就是生气了吗,白君、你瞒不了我的。”

        帝白君忽然怒极想笑,就欲一巴掌拍到那该死的脸上去。

        “吼~!”

        “滚。”

        再也不端着了,怒吼出声。

        “吼~!”

        “你看、你还说你没生气,白君,生气了你就告诉我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怎么向你道歉啊?怎么改过?怎么让你不生气啊?

        所以白君,你生气了你就不能不承认,你要告诉我。”

        王虎如若未觉,认真的一句一句说道。

        帝白君彻底忍不住,一巴掌呼了过去。

        “吼~!”

        “闭嘴。”

        王虎头一避,看了眼已经好奇望过来的大宝小宝,轻声道。

        “吼~!”

        “白君,大宝小宝在呢,我们去那里说好吗?”

        帝白君咬牙,这混蛋,今天、一定好好教训他。

        一个跳跃向远处跑去。

        王虎眼睛一弯,心里发狠,不狠狠舔一波,你就不知道我是谁了。

        “吼~!”

        “大宝小宝,乖乖在这看,等爹爹娘亲回来,要乖、知道吗?”

        两个小家伙瞪着好奇的眼睛,没有犹豫,双双点着小脑袋。

        王虎立马追了过去。

        看不到身影后,小宝好奇的看向大宝。

        “嗷呜~!”

        “爹爹娘亲怎么了?”

        大宝扭过头继续兴趣勃勃的看着手机,不在意地摇下头。

        “嗷呜~!”

        “不知道。”

        “嗷呜~!”

        “娘亲又生气了吗?”

        小宝又不解地问道。

        大宝有些不耐地摇头。

        “嗷呜~!”

        “不知道。”

        ……

        其实地方距离两个小家伙并不远,只是拐了个角。

        帝白君冷冷看着到来的王虎。

        “吼~!”

        “白君,你说、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

        王虎真挚道,一副做好了任何准备、迫不及待的样子。

        帝白君不想再多说一句,虎掌就照头呼了过去。

        “砰~!”

        “吼~!”

        “混蛋,你敢让我?”

        “白君,我没让你。”

        “混蛋、起来。”

        …………

        足足二十多分钟,仿佛一阵阵的地动山摇,终于平静了下来。

        王虎死死压在帝白君身上,不让她翻起身,呼吸都有些急促。

        “吼~!”

        “滚、滚起来。”

        帝白君大口的喘息着,怒喝道。

        王虎这次没有起来,等呼吸平缓了些,神色认真看向帝白君。

        “吼~!”

        “白君,打舒服了吗?”

        帝白君微怔,哼了一声,不想理会这混蛋。

        不过气也没那么浓郁了,毕竟刚刚狠狠发泄了一顿。

        王虎语气无比的温柔和坚定。

        “吼~!”

        “白君,以后你再生气,你就打我发泄吧,我不怕被打的,不疼。

        我不想看到你生气的样子,我发誓,我可以永远让你打。”

        说完,起身。

        帝白君则是愣住了,一股焦躁不安和不知所措涌出。

        又下意识用了最熟悉的应对方法。

        “吼~!”

        “哼,再敢胡言乱语,本尊就把你大卸八块。”

        说完,又狠狠瞪了一眼,立即跑了。

        见憨憨身影消失,王虎温柔的目光一瞬间没了,立马心虚地扭头四处看看,一股恶心感、羞耻感觉异常的凶猛。

        他妈的,他把自己给恶心住了。

        真不知道,前世那些舔狗怎么做到的?

        果然,他做不了舔狗,完全不适合这行。

        不过、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

        看憨憨那样,显然是受到了不小冲击、不知所措。

        也真是奇了怪了,这女的跟男的就是不一样。

        他把自己都给恶心住了,女的、还能安安稳稳的听着、接住,无法想象。

        思绪转动,又回到了正事上,是不是该下一步了?

        又如何下一步?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别看憨憨对他比起以前,好了不知多少。

        连续在他面前显露出傲娇的本性,习惯了他的赞美、想听他的赞美,想让自己哄她,这些就可以看出他舔虎之道的进步。

        但这、并不是说憨憨就真的喜欢、爱上他了。

        真实情况是,这憨货习惯了。

        自己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又有三年的朝夕相处,加上憨憨以前恐怕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样的虎,这样的舔。

        这憨货在某些方面,就是一张白纸。

        受到这许多的原因影响,慢慢的,她习惯了他这个混蛋的存在。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潜意识中把他当成了家人,而不是真正的爱情。

        挡在他们中间最大的那个问题,他其实想了很多个夜晚。

        最终确定了一点,那就是根本观念上的问题。

        就好比是人可能把一只猴子当成家人,却不会爱上猴子。

        为什么?

        这就是根本观念上的问题。

        他和憨憨之间的根本观念问题是什么?

        他从始至终都非常理解憨憨,就像让他忽然一夜之间醒来,发现自己跟一只母猴子有了孩子,他也绝对接受不了爱情。

        憨憨前世,应该就是虎族,彼此双方并没有种族的隔阂,这个要好不少。

        所以不是这点。

        那么排除所有,王虎渐渐把目光投到了一处。

        凡俗。

        这两个一开始憨憨经常说的字,当时那股仿佛仙神立于云端、高高在上的感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凡俗、仙神。

        截然不同的两个字,王虎前世听过很多仙凡之恋的故事。

        小时候还憧憬过,长大后就知道,什么牛郎织女、天仙配等等,那全是一些古代男人yy的,不要脸的很,现实得不到,就想在yy中得到仙子的垂青。

        仙凡之间根本不可能,其它各方面暂且不说,单单只说一点。

        凡人吃五谷杂粮,身体有污秽,不过怎么洗澡、连表面都不可能彻底干净,更何况体内。

        仙人没有,她一眼就能看出凡人身上的污秽,试问、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身体上到处都是污秽的人?

        就算是凡人之间,也不会喜欢上一个脸上都是油腻污秽的人吧。

        更何况在仙人眼里,情况要坏的多。

        他现在毫无疑问就是凡俗,而憨憨,她现在也是凡俗。

        可她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自己是仙神,她下不来了,从那本尊二字就能看出。

        所以,王虎猜测,这就是他与憨憨之间的根本观念问题。

        仙凡之间的问题。

        千万不要被那些故事影响,认为仙凡之间并没有什么根本观念的问题。

        这之间的问题,王虎越想,就觉得越大,比种族之间的问题都大,也越觉得可能。

        可这一点,他现在并没有办法,只能通过修炼,去让他自己退却凡、变为仙。

        这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舔虎之道。

        把家人这个观念,继续不断的深刻,深刻到、最好影响到憨憨的仙凡观念,最终变为爱。

        他认为还是有一点点可能的,毕竟憨憨现在也是凡。

        就算影响不到,也要深刻到当他变为了仙,起码脱离了俗后,让憨憨能更快的打破仙凡观念,生成爱。

        这些,就是他在过去七个月时间里,慢慢总结出来的核心精华。

        现在,舔虎之道的第二步,赞美差不多了,第三步、也许是该开始了。

        王虎在这里思索着该开始第三步。

        另一边在水潭中泡澡的帝白君,目光有些呆滞,时不时露出恼怒之意,还用虎掌生气地拍打一下水面。

        良久,才缓缓回过神来,又是不解气的重重拍打一下水面。

        这混蛋、就知道惹我生气。

        哼、等我到了神体境,一定好好教训这混蛋。

        陡然间,一个念头不受控制的冒出。

        这混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达神体境?

        回过神,连忙皱鼻。

        哼哼。

        就算到了神体境,脱离凡俗,这混蛋也还是该死、该死。

        又过了一会,心里情绪平静了许多,帝白君才出了水潭,昂着头、冷傲霸气的走向家中。

        (多谢支持,谢谢,我不像憨憨,我想我就说出来,我求一切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