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见到孙悟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带光环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带光环

        张柬之在一个随从的陪同下,来到了楚王府。

        正门大开,中门亦大开,这是欢迎贵客的节奏。

        但是,只有三个人在门前迎候。

        “小王恭迎先生驾临!”

        “你早知我今天会来?”

        “今日一早,有喜鹊叫个不停,便知有贵人上门!”

        张柬之捋须笑道:“你家的喜鹊了不起,快把大门关上吧,老夫不喜被人窥探!”

        看着老头迈着方步,旁若无人的走在前边,李三郎小跑几步,“先生可曾用饭?”

        “不曾~”

        “那就等中午吧,现在已近巳时!”

        张柬之蓦然转身,“你就是这么尊师重道的?”

        李三郎嘿嘿一笑,“先生里边请!”

        张柬之狐疑的迈腿进屋,看到桌子上摆满了吃食,喝的有八宝粥、甜豆汁、胡辣汤、羊肉汤;

        吃的有包子、油条、桂花糕、蜜汁面包、炸春卷;

        连汤带水的有:襄阳人爱吃的牛杂汤饼。

        老头不客气的坐在了主位上,“准备的还挺丰盛,坐下一起吃吧!”

        “都吃过了,专门给您预备的!”

        “这还有点当弟子的模样!”说完便开始大块朵颐,一点没有大儒的风范。

        又是一个吃货啊!

        李三郎弄了一碗豆浆,一边啜饮,一边欣赏老头的吃相。

        良久之后,老头打了个饱嗝,窦喜端上茶水,给他漱口。

        “以后每天这样的早餐来一份,老夫若是休沐便送到家里!”

        “得嘞,您老爱吃就行!”

        “恩,你现在可有识字?”

        “识得!”

        “哦,既然已经识字,还要再开蒙?”

        “字都认得,但是文章连在一起,就看不明白了!”

        老头点点头,五岁能识字已经了不起,若再能释义,那还要请老师干嘛?

        “你写几个字我看看!”

        窦喜儿拿来纸笔,李三郎写了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壮士一去不复还!

        “恩?”老头的眼眉不由立了起来。

        这字写的还算工整,如同刷印的一般,可惜欠缺美感,问题最大的是这两句诗,要说不对吧,偏偏能说的过去,要说对吧,那就不是一首诗!

        他想训斥两句,但是人家这才要开蒙,还真没法开口。

        “你都读过什么书?”

        “论语,四书五经,春秋,左传……”

        “这些你都读过?”张柬之的老眼瞪的溜圆,他小时候也被称为神童,但是五岁才开始初习论语。

        “都读过!”

        “会背几篇?”

        “都会!”

        老头脸一沉,“莫要欺瞒老夫,否则戒尺伺候!”

        那名叫张小六的长随,很有眼色的取出了戒尺。

        “不敢欺瞒先生!”

        “那你先把论语背一遍!”

        “都背?”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都会背!”

        李三郎也不啰嗦,如同背书机器一般,毫无起伏韵律的,将一万五千多字的论语背了一遍。

        老头嘴都快合不上了,里边虽然有几个字背错,但是的确是通篇背诵。

        随后他又让背诵了一段春秋,结果亦是如此,中间没有中断过一次。

        窦喜端上新茶,给李三郎润润嗓子,一边说道:“先生,殿下从小过目不忘,您这样考教没有效果!”

        原来如此!

        张柬之恍然大悟,历史上过目不忘者并不罕见,没想到现实中,居然能见到活的,他不由暗自欣喜,自己一不小心,居然碰到个“神童”徒弟。

        张三郎是神童吗?

        当然不是,他不过是被用了神念灌顶之法,将那些学问直接移植到了记忆里,而且修为也到了开灵阶段,可以用神念扫视。

        陈季平愿意倾注如此心血,就是希望这具化身能带领大唐走出历史的怪圈,不再重蹈盛极而衰的覆辙。

        接下来一段时间,师徒二人开始了正常的课业。

        张柬之对这个弟子非常满意,聪慧过人,举一反三,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最主要一点就是肯学,世上从来不缺天才,缺少的是肯下苦功的天才。

        除了教授学业,还给他制定了韬光养晦的策略,让他能低调就低调,能被人忘记最好。

        这个策略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学生身上自带“光环”,就算呆在家里不出门,也能光耀九州!

        楚王府人口少,李三郎又受到李旦的连累,用度被一扣再扣,而且已经拖欠三个月了。

        要用钱其实不难,驿路物流和陈家的各处产业,他都能拿出钱来,但是那样逃不过有心人的耳目。

        所以,楚王府的“三郎早点铺”开张了,为了方便张柬之“白吃”,还特意将店铺开在了他家门口。

        早点做的精致可口,迅速成为了东都早点界的一面招牌,许多达官贵人宁愿跑半个城,也要来吃一顿三郎早点。

        生意好,少不了是非,忽一日,三名游侠打扮的青年进入了铺中。

        三郎早点铺的掌柜贺清,乃是贺如龙的妾生子,地位不高,不过为人精明能干,所以被樊梨花安排在这里。

        “三位想吃点什么?”

        “给我们来三笼包子,三碗烩面!”为首麻脸汉子叫道。

        “您稍等,马上就好!”

        一会的工夫,包子和面上齐,三人快要吃完了,忽然那麻脸汉子一拍桌子,“你们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包子里居然有指甲,恶心死老子了!”

        贺清对铺子里的食材如何非常清楚,这里的早点不仅对外出售,自家也吃这个,每天又有许多官员贵客来吃饭,哪敢有一点疏露。

        他试探着说道:“如果三位手头不方便,这顿就算小店请客如何?”

        如果是一般的地痞无赖,肯定会见好就收,而且这种事情不是发生一两回了,不过眼前这三位,并不打算罢休,开始大声嚷嚷,明显有砸铺面招牌的意思。

        “几位有意找事,也不打听一下,这可是楚王府的生意!”

        “呵呵,什么楚王,不过是一乳臭未安的毛孩子,今天若不给老子个说法,这官司咱们打到京兆尹!”

        明白了,人家是有备而来!

        贺清正要让其知难而退,张柬之进来了,“陈麻子,你这才放出来,又惹事?”

        “原来是张司马,这可不是我惹事,你看包里子居然有指甲,这不是成恶心人吗!”

        “上次前门刘老六的羊汤烩面,你也用这一招,下次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

        有人过来,在贺清耳边低语了几句,随即一闪没入了后堂。

        而那位麻脸汉子被张柬之揭了老底,又不敢在官老爷面前耍横,正要溜走,忽然一队人马挤进人群,却是金吾卫到了。

        这三人如同看到了救星,“武大人,您可要为小民做主啊!”

        “陈放之,原来是你小子,出了什么事?”说话之人,三十来岁的年纪,满脸横肉,三角眼狮子鼻,一颗獠牙呲出嘴外,若是晚上见了他,胆小的能吓出心脏病。

        麻脸汉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开始倾诉,“武大人,这三郎早点铺店大欺客,包子里居然有指甲,那店主仰仗有楚王做后台,竟然强迫小民忍气吞声,还有那张司马,谁人不知他是楚王的蒙师?”

        “你可有证据?”

        “这是包子,您看……”

        被称为武大人的丑男只扫了一眼,便朗声道:“来人,将人全部带到衙门,严加审讯!”

        那些金吾卫一涌而上,不仅要锁拿贺清,竟然连身为洛阳司马的张柬之,也要一起带走!

        “且慢!”一个童音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