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炎黄神眷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赏罚分明,各自的选择

第八十六章:赏罚分明,各自的选择

        宗门大型灵器彻地飞梭以一种极速破开空气蔽障,承载着千竹山教的门徒弟子行驶向地下世界。

        千竹山教这样的明州境大宗大派,门徒弟子逾万,这还仅仅只是名录在册,这些门徒弟子也有父母、妻妾、儿女兄弟,因此实际上的千竹山教,是一个聚居着几十万人的宗城。

        不过这也是有着严格阶级划分的:

        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记名弟子,真传弟子,传承种子。筑基仙师,金丹宗师,元婴老怪。

        外门弟子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宗门杂役,因此暗地里又被一些人嘲笑为杂役弟子,日常修炼时间十分有限,灵根资质稍差几乎根本就不可能筑基成功,不,是想晋升炼气后期境界都很艰难。

        就像张烈此时眼前的陈康陈师叔,除非节日,外门弟子在宗门内只能穿灰黑道袍,陈康师叔能够穿蓝衣,是因为他已经过六十岁了,又在地下矿脉采矿管事的位置上已经干了一辈子,因此被授予内门弟子身份,但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虽然很可能他自己不是这样认为的。

        外门弟子服役二十年后,允许将父母带入宗门,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允许有一位侍妾,但是子嗣不能超过五人,每超过一个要么送到山下去,要么上交一笔不菲的灵石罚款。

        每个月可以领取下品灵石五块,宗门杂役任务若无特殊情况,不得拖延,即便有特殊情况,也会被暗记一笔,影响未来晋升。

        外门杂役弟子过得最苦,但人数却占宗门修士总人数的至少百分之八十以上。

        内门弟子,张烈的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两人都是这一行列,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允许有五位侍妾,但是子嗣不能超过二十人,每个月可以领取下品灵石十块,培元丹、蕴灵丹、辟谷丹等常用丹药两颗,每月都会有宗门任务派发的,若无特殊情况,不得拖延,不得拒绝。

        外门杂役弟子若是劳苦功高,为宗门做出较大贡献者,可以六十岁后酌情晋升内门弟子,日常穿蓝、白道服。

        内门弟子人数占宗门门徒弟子总数量百分之八到百分之十左右,比例会有所浮动,外门弟子加内门弟子数量占据整个宗门的百分之九十,不仅仅千竹山教如此,明州七派全部如此,甚至天下修仙宗门也全部如此。

        剩下的百分之十,真传弟子占百之六,筑基仙师占百分之四,至于金丹宗师与元婴老怪,就基本不占据比例了。

        真传弟子可以随意穿着改易自己喜欢的道服式样颜色,允许有一位结发妻子,允许有二十名侍妾,子嗣不能超过二十人,每个月还可以领取二十块下品灵石,培元丹、蕴灵丹、辟谷丹等常用丹药十颗,还有十年一换的辅助修炼器具:蚕丝道袍,峨冠、芒鞋、玉佩、清心蒲团等物。

        真传弟子选择执事殿任务就很随意了,并且往往几年时间,才会被执事殿委派一次,若是觉得委派任务太频繁不合理的话,还可以向宗门进行申诉,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至于真传弟子之上的传承种子……元婴老怪收徒弟了,至少也得是某位实力强横、位高权重的金丹宗师书徒弟了,才有这个炼气境弟子阶级,反正目前的千竹山教是没有的,也许暗地里有,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

        因为整个赤峰山脉、千竹山教,是建立在一座培养多年的四阶中品灵脉之上的,即便是凡人久居其中,也会去病延年延长寿命,虽然凡人消耗的灵气远远无法与修仙者尤其是高阶修仙者相比,但是任何宗门还是会有意识得限制宗门内凡人的总数量,以避免不太必要的灵气消耗。

        地下矿脉距离地表八千米,哪怕彻地飞梭再怎么快,抵达地下矿区也是要用上一段时间的。

        张烈坐在彻地飞梭内,观望着飞梭之外景物的变化,地底世界居然也有一些动植物,不知道它们在没有阳光的环境下是怎样生存下来的,当飞梭下降到一定深度之时,飞梭内部本来正常的光亮,突然间变成了暗红之色,同时四周有一阵阵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

        “这是怎么了?”

        “地下鬼潮!?坐十次都遇不到一次,这次怎么就遇上了。”本来在闭目养神中的陈康,在警报响起后迅速直起身躯了,与他一般的还有彻地飞梭内的许多人。

        “地下鬼潮,那是什么?”心中一边感慨着自己的主角待遇,张烈一边这样问道。

        “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小心一点就行了。恶性的地下鬼潮一千次也遇不到一次,这次看来也是正常的,一会抱元守一,清心打坐就可以了,虽然是挺折腾人的,但对于张烈你这样的真传弟子来说应该并没有大碍,就当作是修炼打磨自身神识了。”陈康的话是这样说的,但是下一刻,张烈的座位两侧陡然刺出四条灵铁钢圈,张烈一惊瞬间站起来让那钢圈圈了个空。

        然而目光扫视,张烈发现飞梭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躲避那灵铁钢圈,任由其将自己束缚住了。

        “大家不要担心!这位是宗门新派过来的丹师,还不大了解情况,张烈你直接坐下打坐就行了,一会就过去了。”在陈康师叔这样吼的时候,张烈耳边传来阵阵的诡异嘶吼哭嚎之声,好像有许多许多的人,在经历着极其悲惨极其可怕的事一样。

        同时,彻地飞梭内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大量的黑雾,自那黑雾当中好像有一颗颗红瞳鬼面似真似幻的飞舞,伴随着这黑雾,耳边传来的“地狱之音”也越见清晰。

        张烈渐渐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迅速原地盘坐起来,抱元守一,坚守心神。

        (从1947年至1991年之间,前苏联曾经开启过一个名为“地球望远镜”的疯狂计划,他们的研究方式简单粗暴,直接钻探,并且在苏联强大的国力主导下,成功向下钻探了一万两千两百二十六米,当钻探作业深入到一定程度时,将摄像机和话筒投入放到钻井底部,传回来的声音却好像是无数人身处地狱般的哀嚎,犹如世界末日一般恐怖。这段录音至今还被保持在BCC被称之为地狱之音。)

        随着神识修为,内功修为的日益提升,张烈的记忆力越来越强大,晋升炼气后期境界之后,他甚至连自己上一世某一天看过的某一篇网页都能回想起来,此时此刻遭遇此情此景,张烈的心中自然迅速联想到这件事情,而在这一刻的彻地飞梭内部,伴随着阵阵鬼啸之声,黑色的气息犹如火焰般纠缠在在场每个人的身上,侵入其口鼻五识,试图侵夺修士躯壳。

        而在盘坐于飞梭地面上的张烈面前,甚至有一大团黑色火焰凝聚为一名重甲持刀的鬼将,它红着腥红眼瞳嘶吼着,见张烈不肯睁开眼睛,越发怒不可遏,猛地举起手中的古锭长刀,斜斩而下,直直劈向张烈的面门。

        虽然闭着眼睛,坚守自身五识,但其实张烈还是能够感知得到的,当古锭长刀几乎斜斜劈中张烈的面门额前时,这个男人骤然睁开了双眼,下一刻,鬼将的古锭长刀斜斩而过,犹如斩破镜花水月一般,泛起阵阵的虚空波澜。

        再下一刻,彻地飞梭内的所有黑暗雾气,全部都消失不见了,耳边充斥的鬼啸之声也已消失了,只有张烈左侧额角留下的刀伤,以及缓缓流淌而下的炽热鲜血,提醒着张烈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幻觉,至少,它并不是纯粹的幻觉。

        (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时假亦真?哪怕是幻术,只要受术者自身认为那是真实,那么那就是真实的。这……)触摸了一下,然后拿到眼前看着自己手指间的鲜血腥红,张烈似有所悟、似有所得。

        在这个时候,整个彻地飞梭的光辉也再一次恢复正常了,身旁被座椅锁住的所有人,都逐一恢复了自由,观他们的情态,基本上都已经碰到过一两次这样的情况了。只要抱元守一,确定这鬼潮对自己没有威胁,那么就大概率真的没有什么威胁。

        而张烈之所以会受伤,一方面是他的应对经验不足,另一方面则是他的神识修为,比之四周的人强出太多了,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更为激烈的对抗性反应。

        “噫,张师侄你怎么受伤了?还好伤得不重,你第一次应对这种事,难免吃没经验的亏,不过这事很少见的,你五年禁足又不需要出去,这一进一出,下次再遇到鬼潮的可能性很低了。”见到张烈因为遭遇鬼潮而受伤,陈康微微感到错愕,不大理解为什么真传弟子的神识修为为何会这样弱,不过他为避免张烈难堪,还是这样开解道。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飞梭内突然传来阵阵的惊呼叫喊声:“周显龙被鬼潮夺舍了,周显龙被鬼潮夺舍了!快快,快制住他。”

        这个名为周显龙的修士,陈康明显是认识的,闻声神色一变,赶紧过去了。

        张烈擦拭去自己额边鲜血,他自愈能力惊人,此时此刻额角处的伤口已经被木须般的物质重新合拢住了,若是不近距离仔细看的话,甚至都看不出任何伤痕,并且这伤痕也在迅速愈合当中。

        四周的人很多,当陈康与张烈挤过去的时候,张烈看到的却是四周所有人身上的灵铁钢圈都解开了,唯独有一人未曾解开,甚至此时此刻还缠绕激荡起金色法力光芒。

        “老李,老王,你们放开我,我没有事,我没有事!”

        “我们不是好兄弟吗?你们不救我啊啊!”

        这个激烈的挣扎扭动着,在他猛地回过头来的间隙,张烈注意到这个人的双眼已经大半被黑气覆盖住了,同时整个人都在向四周散发着一股阴森冰冷的法力气息,令四周这些常年从事于生产作业,几乎从不从事战斗的修士,手足无措,想要帮忙却又不敢近前。

        “可恶,这可怎么办?老周被鬼潮夺舍了,现在一身法力已经开始转化,若是他完全被转化为鬼修,老周就完蛋了。”

        “现在离矿区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能怎么办?又不能真的祭出法器打他。”

        就在这个时候,张烈从周显龙后面走过去,并指成剑一指击点在其后颈大椎穴的位置上,大椎穴又名阎王夺命锁,亦或称之为诸阳之会,处于背部位置的最高点,若是击点准确的话,可以一瞬间振奋周身阳气,贯通血络。因此张烈这准而重的一指下去,周显龙整个人身躯向前一撑,然后就迅速消停下来了。

        张烈有体修法门封闭自身窍穴,兼备法力深厚精纯,并不像四周那些修士一样,畏惧鬼气侵染,因此他来到周显龙的正面,接连数指击点而下,封住其周身的法力灵力走向。只要这具身体里,还有着属于周显龙自己的法力,他的魂魄神识就不会完全被鬼气侵蚀,但在这种情况下,张烈也仅仅只有拖延之法,并没有解决之道,大地深处幽冥鬼气纵横,这是修道界的常识,但是张烈并没有料想到,宗门经营多年地下矿脉中同样存在这种情况,他事先毫无准备。

        “好了,他暂时不会闹事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是地下矿脉有专门处理这种情况的灵师吧?我的法子只能暂时保他性命,时间拖得久了,没有对应的解救医治,他还是会没命!”

        “地下矿脉有专门的鬼道修士,能暂时让情况不恶化就行,老周这一次真是走大运了,居然碰到宗门真传弟子。”因为张烈身上道袍,明显异于四周的蓝、黑、灰道袍,因此四周的修士都是有些恭敬敬畏之神色,在地下矿脉长久作业的修士,大多数自己也清楚自己大道无望了,而只有像眼前这样的,宗门真传弟子,才有机会得证大道,为此界人族争夺生存空间。

        力量的悬殊差距,地位的悬殊差距,乃至于未来晋升潜力上的悬殊差距,当然令在场大多数的修士心生恭敬敬畏。

        ………………

        “哈哈哈哈,宗门的真传弟子就是不一样,你刚刚一下来就给我们地字二区长脸了。老周那小子能够保住一条老命,多亏了张师侄你啊。”

        终于抵达地下矿区了,众人当中唯一被夺舍侵蚀的周显龙迅速被大家控制着,送往矿区鬼道修士那里,人家是专门处理此类事件的。

        见老友周显龙的状态已经完全镇压下来了,陈康长长舒出一口气,拍了拍张烈的肩膀,感慨外加赞叹。

        “大家的修为都差不了太多,我刚刚感觉那位周师叔差不多也是炼气七层左右的修为,为何只有他被夺舍了,其它人却没事?”相比陈康师叔的夸赞,张烈对于这种事情更感兴趣一些。

        “这一方面是一个运气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心理问题,当年,周显龙的发妻与他雇佣的一名灵植夫,日久生情,私奔了,这不是什么大事,周显龙拿出自己全部家产报仇,执事殿那边直接派出两位内门弟子负责此事,不超过十天,那对奸夫**就被抓回来了,周显龙把那对奸夫**活活折磨致死,解恨是解恨了,但是从此他的一双儿女,都因此跟他这个当爹的做成仇了。哦,周显龙测过血,那的确是他的亲生儿女。”

        “但亲爹活活折磨死了亲娘,他那双儿女心里的槛怎么过啊?小的时候不多说什么,长大之后都分出去单过了,哪怕离开这宗门灵脉,也不和杀母仇人同处一片天地,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一直没遇上鬼潮,没发生什么事,直到这一次。这里出问题了,一般的方法就治不好了。”一边言说着,陈康师叔一边指了指自己心口。

        “大家在地下矿脉做事,轮休很麻烦吧?那为什么不带妻子下来?”

        “火炎之气尚且侵蚀修仙者的身体,更何况是凡人,女修士的数量本来就比男修士的数量少,更何况我辈中人,谁有心气功夫去伺候女人?”哪怕是底层修仙者,只要是修仙者便是人类当中的贵族阶级,年轻美貌的女子是从来不缺的,别说凡间那些托庇于修仙者力量保护的凡人,即便是凡间的大财主、大官员,也是送金送银送田产的想把家中美貌女儿,送到修仙者的床榻上。

        为什么?

        凡间许多国家的皇室,都是高阶修仙者的血统,官员若是有一个女儿在修仙者的洞府当中充当侍妾,连皇帝都要对你礼让三分,更何况修仙者在这个世界肩负着人族文明保护者、开拓者的地位,女子慕强,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修仙者更强的存在了吗?

        当然,一旦真的嫁过来了,很可能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底层修仙者中的低阶灵植夫,做的事似乎与真的农夫区别不大,不过每一名修仙者智慧都是不俗,体魄都是强健的,尤其是相对这个时代凡人来说,因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倒也能够压得下来。

        地下矿脉,经过多年的开探开采,虽然灵铁储量依然是无穷无尽,但是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炽烈、铁灰的气息。

        在山门中灵气质量极好的环境下,来到这里,大部分修士都要适应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张烈吞吐着那炽烈、浑浊的灵气,也感到肺腑之间相当的不舒服,然而他同时又可以感受到体内的木灵之气被隐隐压制了,同时木灵共生、水灵共生联合反弹,净化着自身体内的炽烈杂质,会让张烈不舒服的,对其身体反而有利,会让张烈身心放松的,反而对其身体是巨大隐患,这种对比,倒也是非常有趣。

        当来到地字矿区总坛驻地的时候,陈康注意到张烈跟随在自己身边,脸不红气不喘神色如常,心中不禁再次暗叹,觉得对方吃得了苦。他哪里知道,张烈每吞吸一口地下浊气,都经过体内的双灵共生,为其净化两遍,他比自己轻松了不知道多少。

        刚刚进入总坛未久,张烈就诧异的发现许多白皮肤的色目人,只是还未等他开口询问陈康,就有一名红色头发,蓝色眼睛的色目人带着几名下属模样的色目人迎上来了。

        “陈仙师,您回来了,您忠诚的仆人霍德向您表达最真挚的问候。”那名红色头发,蓝色眼睛的色目人以手抚胸,执礼甚是恭敬。

        “这位便是张烈仙师吧?您忠诚的仆人霍德愿意为您效劳。”

        “张师侄,这个霍德是此处矿脉的鬼奴管事,其实我日常的工作倒有大半是他在帮我做的,你有什么杂事也都可以交给他来处理,这个家伙做事还是颇为妥当的。”

        “霍德,带路,顺便向张师侄讲解一下我们灵铁矿脉的诸项开采事宜。”陈康前面的话语是对张烈说的,后面话语却是对霍德说的。

        然后,三人一齐踩踏飞剑,飞遁而出,沿着巨大石壁、滚滚金红岩浆,观览着巨大的宗门地下采矿区。

        在这个世界的边荒地带,荒山区域中,许多人类没有修仙者的庇佑,难以生存,于是便将自己的血亲、子嗣血祭给妖神、邪鬼,换取庇护,这也就是所谓的淫祠邪庙。

        天长日久之后,渐渐就孕生出了许多混合着妖魔血脉的异人,其中有色目人,有昆仑奴。

        前者当中有蓝眼、绿瞳、青目等等。有人头发火红、有人头发紫绿、苍白都有,这些色目人异族获得妖鬼之血,个子高大,皮肤白哲,但是仔细一看,大多皮肤毛孔粗大,皮质粗糙,毛发旺盛,手感很差。

        不过也有极少数体质较好,肤质细腻者,千万中出一人,堪称人间极品,皮肤似牛奶,细嫩无比,全身宛若无骨,身材秀美,千娇百媚。这是上好的侍妾人选,号称波斯猫。

        后者是一种皮肤黝黑异族,它们出了牙是白的,浑身全是黑色,头发短而性格懒散。多嘴多舌,喜欢嘻哈,但是只要配备好合格的监工。最好是那些异族监工,皮鞭沾凉水,他们比谁都肯干,比谁都勤劳。

        各大门派都喜欢这种昆仑奴,听话,肯干,割去舌头后,唯一多嘴多舌的毛病也没有了。

        极少数体质较好,禀赋不俗者,千万中出一人,娇小玲珑,充满野性,细腻肌肤如若绸缎,也是上好的侍妾人选,号称黑珍珠。

        不过无论是色目人还是昆仑奴,他们的灵根数量都少得出奇,毕竟是妖神、邪鬼用于窃取人族血脉的,自然会受到气运排斥,只有其中极少数者可以走上仙路,但也前途渺茫,不过也会有人会成为无上的修仙强者,比如现在这地下矿脉中,便有一位金丹宗师境的色目人红发老祖,连千竹山教都承认他作为本门金丹宗师的身份。

        毕竟,修仙者对于道统成就的尊敬,超过对于一切外在身份血脉的蔑视,别说是色目人,即便是有一位昆仑奴中,出现金丹宗师强者,宗门也会认可其身份地位,给予相应的待遇。

        “我们这里的昆仑奴已经驯化超过十代了,只有那些强壮温驯的才有交配权利,才可以拥有后代,它们每天吃的主要是灵光蘑菇,偶尔抓到山蜥或者老鼠算是加菜……如此一代一代,周而复始,永远为我千竹山教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当霍德踩踏飞剑,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张烈毕竟还有些地球人习惯,他下意识得用一种异样眼神看向霍德。霍德也注意到了他眼神,原本神情狂热慷慨激昂的陈词,顿时就截止住了,脸膛很快变成红胀。

        然而这一刻,一旁的师叔陈康却呵斥了张烈。

        “张师侄,霍德已经是融血五代的修士了,他体内的妖神邪鬼之血已经洗涤的差不多了,你不可以再用这样眼神看他,他和那些昆仑奴是不一样的,霍德的孙子,我已经去看过了,是纯血的人族修士,你不能因为他祖先犯下了过错,就这样生生世世的看不起人家,大道五十,还要放那一线生机的。”

        “呃,陈师叔教训的是。这位道友,是在下孟浪无德了。”口中虽然是这样说着,但心中张烈却是对整个宗门从上到下的控制手段,感到无比钦佩。

        因为所有人都已经认可这一体系这一模式了,修仙宗门攻伐文明笼罩以外的荒山大川,伐山破庙,捕捉到色目人、昆仑奴乃至于其它妖神邪鬼混血,再封镇于像这样的环境中。

        可以推衍,宗门是不可能往下面送女人的,凡人都不可能送下来,那么,绝大多数色目人、昆仑奴都只能在这地下世世代代劳作到死为止,只有极少极少数拥有不俗灵根的色目人、昆仑奴,才能挣脱命运,成为奴隶管理者,但即便是这样也要通过几代人的时间,不断融血那些妖神邪鬼混血者,逐渐诞生出黑发黑瞳的真正人族。

        眼前这个霍德,明显就已经坚持努力几代人了,而几代人努力的最后成果,也仅仅只是获得一个重见天日,恢复自由修士的身份,这种奖励,千竹山教给予了又何妨?

        以张烈的身份,既然他已经道歉了,即便他犯下的将霍德全家杀光的罪行,霍德也只能接受,否则他也根本活不到今天。

        巨大的矿区内,到处都是劳作的黑肤人、色目人,还有一些身上有着明显妖化特征黄肤人,不过很明显的,色目人的地位要比黑肤人的地位高一些,妖化黄肤人的特征又要隐隐高于色目人,不过数量较少,色目人想要纯化血脉,恢复为真正人族身份,只能找这些妖化程度较浅的黄肤人结合,而他们本族的女子,要么在矿区里日夜劳作,要么服侍仙师们享乐,不过修仙者都有意识的尽量不留下子嗣,不然身上有明显妖神、邪神特征的子嗣,自己是管还是不管?

        与此相应的,那些色目人女孩都以各种手段窃取仙师们的元阳,希望可以诞生纯血人族子嗣,若是拥有灵根的话,她们的身份就立刻变得不同了,虽然这个几率非常低。

        来到宗门地下矿脉区域的第一天,张烈便见识了地底世界的鬼潮,异族,也是觉得颇为的大开眼界。

        然后陈康便为他安排住所,布置工作。

        “张师侄,你是高明的炼丹师,而这地底世界虽然荒芜,但却也出产一些地面上没有药材,你每年抽出两个月炼丹,交到一定数量,我就不再打扰你的日常修炼如何?完全没有劳役记录的话,宗门那一边师叔我也不好交差。”

        “我在此禁足五年,师叔说的是应尽的义务,就按照二阶炼丹师的成功率来计算吧,不过这五年内我保证把师叔你需要的丹药全部炼出来,至于我什么时候炼,什么时候交割,我说了算,怎么样?”拥有命火提纯,按照正常二阶炼丹师的成功率,张烈血赚各种药材丹药,但他又不习惯被人管着,因此这样道。

        “这个……好,师叔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不过张师侄你最后可千万别交不出丹药啊,那你可就把师叔坑死了。师叔跟你不一样,二十年的辛辛苦苦,才混成个内门弟子,中层管事,你别让师叔被上面一撸到底!”陈康沉吟片刻后,点头答应了张烈的要求。

        而在两人身旁的红发中年样貌的霍德,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微微低头,他的眼神当中,光辉闪烁。

        (二阶炼丹师,二阶炼丹师那不是筑基境界的丹师了?宗门居然会把这样人派到下面来,呼呼……咕哝。)咽下一口唾沫,霍德极力平复压制自身心底的情绪,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张烈不经意的回头扫视一眼,那目光竟似可以将人的心底看透!

        几乎,令红发色目人修士霍德因此而遍体生寒。

        第四十九章:时间管理能力,灵神兵刃(求订阅,求打赏)

        “每年抽出两个月炼丹,交到一定数量。”陈康师叔的这句话看似体贴,但其实多多少少有些占张烈便宜的。五年禁足,每年炼丹两个月,一共十个月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一整年的时间,但其实陈康没有加入学习新丹方的时间。

        若是把学习新丹方的时间都加入进去的话,对于一名初入二阶境界的炼丹师来说,也许每年都需要抽出至少半年的时间来学习丹方、尝试丹药,当然,不断学习各种新的丹方,对于炼丹师来说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好处,陈康不把这时间计算在内,也算是有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