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再遇莱莉,开始复仇

第一百三十章 再遇莱莉,开始复仇

        接下来的几天里,纽约时代广场、帝国大厦、中央公园、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长滩、洛克威海滩……等知名景点,都留下了陈永仁和吉泽尔一起游玩的踪迹。

        两人玩的很开心,除了欣赏白天的景色外,还要欣赏夜晚不一样的景色。

        为了享受自由自在的旅途生涯,二人放弃了需要寻找停车场的汽车,选择搭乘公交车、地梯、旅游巴士都人群虽然拥挤但是可以随意上下的交通工具。

        可惜,幸(xing)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几天后的深夜,看着汽车窗外的肯尼迪机场,陈永仁紧紧搂着怀中的吉泽尔:“宝贝,你真的决定今天就要离开纽约了吗,不再多呆几天?”

        虽然这些天运动有些过度,陈永仁的腰微微有些酸软,但他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个尤物离开。

        感受到陈永仁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吉泽尔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有些遗憾:“亲爱的,不是我想离开纽约,只是我朋友要过生日,我必须参加。生日之后,我还要处理一些工作。”

        “那好吧,等你再回纽约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轻轻吻了一下吉泽尔的额头,陈永仁松开对方。

        “再见,亲爱的。”

        “再见,宝贝。”

        看着吉泽尔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机场入口的身影,陈永仁有些可惜:“唉,真是一朵惹人怜惜的女人花。”

        这些天,在陈永仁的教诲下,吉泽尔尝试了各种各样的人生梦想。配合着对方柔软的身子,再加上周围各种各样不断变化的环境和场地,实在是让陈永仁满意的不得了。

        只不过,快乐总是短暂的,孤独才是人类永恒不变的存在。

        轻轻摸了摸不那么酸胀的后腰,陈永仁启动被他遗忘了好些天的福特汽车,缓缓离开了深夜中安静的肯尼迪机场。

        “想念你的笑,想念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和爱的味道;

        今天晚上的心事很少,不知道这样算好不好;

        赤果果的寂寞,朝着心头绕……”

        看着前方安静的街道,陈永仁一边欣赏着两边景色,一边唱着这首他略微调整过的歌曲。

        不过,唱着唱着,陈永仁的目光突然落向了右前方的摩天轮游乐场。

        准确的说,是摩天轮下方,被灯光照亮的一个身影以及地下的三具尸体:“咦,竟然是她?”

        看着灯光下那个女人的样子,陈永仁挑了挑眉。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纽约再次遇见对方。

        再看看对方脚下的三具尸体,想到这个女人曾经的过往,以及对方丈夫和孩子遇害的时间,陈永仁知道,这个女人,开始复仇了。

        想了想,陈永仁停下汽车,推开车门,朝对方走了过去。

        陈永仁刚迈开步伐,处于他视线中的女人便注意到了他。

        正当女人想着如何处置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时,通过街道两边的路灯,女人看清了陈永仁的样子。

        看着陈永仁脸上那种熟悉的笑容,想到对方之前告诉自己的事情,以及她在网上看到的关于陈永仁的新闻报道,女人一向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啪嗒、啪嗒、啪嗒……”

        本就安静的游乐场中,只剩下陈永仁轻微而有节奏的脚步声。

        走近之后,看着女人有些凌乱的长发,以及对方米色皮夹克上渗出的道道鲜血,陈永仁朝她点了点头,声音很是温和:“好久不见,莱莉。看来,你准备复仇了。”

        是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为了替死去的丈夫和女儿复仇,选择离开美国,前往欧洲和港岛接受各种残酷训练,最后被陈永仁在伊利沙伯医院发现的那位莱莉。

        “你好,陈sir。”

        陈永仁指了指地上三具尸体:“离开港岛之前,我说或许我们能在纽约相遇。没想到,我们竟然还真的相遇了。”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莱莉也觉得很巧:“对了,我回美国后,看了不少关于你的新闻。”

        “哈哈,帅不帅?”

        莱莉笑了笑,伸手抹掉脸上一抹快要干涸的鲜血。

        “我觉得,在这里遇见你肯定是上天的安排。莱莉,上天认为你需要一个帮手。”对于莱莉这个女人,陈永仁还是挺欣赏的。

        倒不是因为对方的容貌,对方的长相不符合陈永仁的审美。

        莱莉身为一个没有多少力量的女人,面对外界强加在她身上的各种不公,对方没有屈服,而是选择用最残酷的手段来训练自己,之后返回美国进行报复。

        在陈永仁看来,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人。至于那些跪在地上却不自知,反而给压迫他们的人不断喝彩的生物,只不过是群家养狗罢了。

        “谢谢你,陈sir。有你的帮助,我肯定能更加顺利的干掉那些垃圾。”

        “不用谢,身为一名警察,清理这个世界的垃圾,是我应该做的。”

        指了指地上三具尸体,陈永仁继续道:“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三具尸体?”

        听了陈永仁的问话,莱莉脸上露出的一丝笑容很快消失不见,整个人再一次露出初见陈永仁时的狠戾:“我要把他们吊在摩天轮上,祭奠我那死去的丈夫和孩子。”

        感受着莱莉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仇恨与暴虐,陈永仁对这个女人更加的欣赏:“很不错的想法。”

        说罢,陈永仁弯腰,拿起地上的一根绳子绑住其中一具尸体的双脚,然后系到了摩天轮上面。

        当陈永仁和莱莉把三具尸体都吊在了摩天轮上后,莱莉按下摩天轮启动开关。

        “嘎、嘎、嘎……”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声响,摩天轮缓缓转动了起来。

        等到三具尸体被吊在最高点后,莱莉才按下了停止。

        然后,莱莉用随身携带的刀刃割断了电线。

        看着在摩天轮最高端随着夜风摇摆的三具尸体,莱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陈sir,今天是我丈夫和女儿的祭日,也是我女儿的生日。5年了,这5年来,我每时每刻都想着把这三个混蛋吊死在摩天轮上面……”

        说着说着,莱莉的两侧眼角流下了泪水。

        站在莱莉身后的陈永仁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莱莉可怜吗?可怜;值得同情吗?值得。

        那么,陈永仁同情她吗?一点都不。

        无论是前世今生,陈永仁都见识了很多人间惨剧。

        别的不说,单说现在这一刻,陈永仁就可以非常肯定。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都在发生着各种惨剧。

        所以,如果每一个惨剧陈永仁都同情的话,那他的寿命恐怕要比林黛玉还要短。

        陈永仁不是上帝,连上帝它都不在乎发生在人间的各种悲剧,他又何必假惺惺的流下鳄鱼的眼泪。

        “滴答、滴答……”

        看着莱莉不断颤抖的背影,听着一滴滴泪珠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和对方强忍住的呜咽声,闻着空气中逐渐淡去的血腥味,感受着夜晚的凉风,陈永仁脸上笑容不变:“莱莉,听说过复仇者联盟吗?”

        “吸,”听到身后陈永仁的询问,莱莉重重吸了下鼻子,然后转身看了过来:“复仇者联盟,你说的是漫威漫画?”

        迎着莱莉微微发红的双眼,陈永仁摇了摇头:“不,我说的不是漫威漫画,而是我组建的一个联盟团体。前段时间,我……”

        把自己组建复仇者联盟的原因、过程以及理念都详细说了一遍后,陈永仁看着目光微微闪动的女人:“怎么样,莱莉,有没有兴趣加入进来?”

        “我们不仅要替自己复仇,还要替那些遭受不公对待和伤害的人们复仇。

        我们不可能保护地球上的所有人,但是,我们可以替他们复仇。

        痛苦、恐惧以及死亡是我们这类人的信仰,我们要让那些垃圾感到痛苦和恐惧,然后在痛苦和恐惧中接受死亡……”

        莱莉喃喃重复着陈永仁述说的理念,这一刻的她,仿佛感受到了一种神圣的使命。

        看着莱莉这个样子,陈永仁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我们复仇者联盟成立的意义。”

        “好,我加入。”想到自己曾经遭受到的磨难,想到这些年来自己遇到的那些可怜人,莱莉的眼神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很好,改天我再给你介绍其他成员。说起来,你可是我们联盟的第一位女成员。”

        “莱莉,你接下来的目标是谁?那个迭戈吗?”

        “不,迭戈还有他那群手下我要留到最后来解决。在这之前,我要先解决三个混蛋!”

        听着莱莉声音中透出的仇恨,走到福特车边的陈永仁诧异的转头看了过去:“哪三个人?”

        “史蒂文·高曼,一个不但不替我指控罪犯反而帮助罪犯说话的地检法官;还有罗伯特·亨德森,那个以我服用精神类药物的理由指责我出现幻听的律师;最后,”

        说到这里,莱莉的拳头紧紧捏起,手上青筯直冒:“那个知道所有事情的经过,却仍然宣判罪犯无罪,反而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詹姆斯·史蒂文斯法官。这三个家伙,一定要死!”

        陈永仁点了点头:“助纣为虐,确实该死。对了,他们应该有家人吧,平时和他们住在一起吗?”

        “什么意思?”把手放在车门上的莱莉停止了动作。

        “还记得我离开港岛前告诉你的嘛,既然选择了复仇,那就一定要杀干净,想想你那无辜被杀的女儿和丈夫。”

        看着莱莉,陈永仁耸了耸肩:“你要明白,只诛敌人不是复仇。复仇是斩草除根,是赶尽杀绝,是毁掉罪恶的敌人遗留在人世间最后一滴鲜血。这,才是复仇。”

        陈永仁虽然一直在笑,但是莱莉却从对方的态度中,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沉默了片刻,看着周围这个丈夫和女儿死去的游乐场,再看看被吊死在摩天轮上的三个枪手,想到那些人曾经恶毒的指鹿为马,莱莉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复仇,就要赶尽杀绝。”

        ……

        次日上午10:00。

        布朗克斯区,韦斯特切斯特大街旁的一栋独栋别墅中。

        “唔、唔、唔……”

        扫过面前被堵住嘴唇的几个人,莱莉的目光迎向了不断挣扎的史蒂文?高曼。

        “我真的很羡慕你,有着这么漂亮的房子,还有这么一个幸福的家庭。

        只不过,我很好奇,你这个家庭的幸福,是牺牲了多少像我这样的无辜受害者换来的?!!!”

        “唔、唔、唔……”嘴被堵住的史蒂文不断挣扎,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哀求。

        史蒂文怎么都没有想到,5年前那个软弱的女人,竟然会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选择向他复仇。

        “你现在想说话了,5年前,在法庭上,该你替我说话,该你指控那些罪犯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话?

        最让我愤怒的是,你不但不替我指控那些该死的罪犯,竟然还帮着对方的律师证明我出现了幻听……”看着史蒂文,莱莉的声音中充满了冷漠。

        从始至终,站在一边的陈永仁都没有打断莱莉。

        他知道,憋屈了5年的莱莉需要发泄。

        “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莱莉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她抓住了史蒂文身边的人向旁边的泳池走去:“史蒂文,我现在宣判你有罪。不仅如此,你的家人也沾染了你的罪恶,所以,你们都有罪。”

        “唔、唔、唔……”

        看着莱莉的动作,史蒂文眼珠瞪大,躺在地上的身体不住挣扎。

        可惜的是,史蒂文双手双脚都被用绳子捆住,整个人只能像条离开水的鱼一样,在地板上无奈的扭动自己的身体。

        然后,陈永仁和莱莉好心的把离开水的一条条鱼,重新送回了水的怀抱中。

        “噗通、噗通、噗通……”

        看着那些在泳池中扭动身体,最后停止挣扎,漂浮在水中的鱼儿们,莱莉的眼神中射出一道满足。

        站在一旁的陈永仁面带微笑,静静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出精彩的演出。

        下午14:00。

        布朗克斯区,东229街。

        “不、不要这样,莱莉女士,请放过我们吧,我不想死……”被捆在椅子上的罗伯特·亨德森律师不断扭动着身体,拼命的向面前的莱莉不断哀求。

        罗伯特是真的没有想到,5年前被他利用法律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女人,竟然有一天会有能力向他复仇,而且是用这样的方式。

        “氯羟去甲安定、锂盐、利培酮,镇静药丸,”迎着罗伯特惊恐的目光,莱莉不断晃着手中的药瓶:“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服用这些该死的东西,因为你背后的老板,他派人杀了我的丈夫和孩子。在我指认出了三人的身份后。因为内心无法平静的情绪,我才开始服用这些药丸。

        后来,你试图用钱收买我。收买失败后,就在法庭上颠倒黑白、颠倒秩序,说我因为服用这些抗精神类药物,出现幻听,然后否认了我的一切证词。”

        “哗、哗、哗……”说着说着,莱莉手中的各个药瓶摇晃的更加厉害,显然她现在的情绪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镇定。

        随着莱莉的讲述,看着对方的动作,罗伯特的头摇晃的更加厉害:“不、不要这样,莱莉女士,我错了,我请求你的原谅。看在上帝的份上,请放过我们吧!”

        “哦,既然你信上帝,那你当年为什么没有放过我。罗伯特,你对这些抗精神的药物这么了解,那么,就请你带着它们一起去下地狱吧!”

        话音落下,莱莉拧开瓶盖,拧开罗伯特的嘴巴,把手中药瓶中的药丸全部倒了进去。

        站在一旁的陈永仁生怕罗伯特会被噎到,好心的拧开手中瓶盖,把温度适合的消毒水倒进了罗伯特的嘴中:“来,伙计,慢慢喝,别着急。放心,你不会孤独的,你的家人会在地狱里陪着你。”

        半小时后,看着躺在椅子上口吐白沫的几个人,陈永仁把手放到他们脖子处,一一感受完,然后才朝莱莉点了点头:“搞定。”

        “呼,”莱莉擦掉手中白色泡沫,轻轻吐出一口气:“很好,现在就只剩下那位詹姆斯·史蒂文斯法官阁下了。”

        晚上20:00。

        这个时间,正是一家人饭后看电视的时间。

        然而,就在其他家庭享受快乐的夜晚生活时,布朗克斯区东149街的一栋公寓中,却是充满了死寂。

        和对待史蒂文?高曼的方式一样,莱莉把詹姆斯·史蒂文斯一家人的嘴都堵住了。

        不过,不同于其他人被堵住嘴巴捆住手脚扔在地板上。

        穿着一身黑色家居服的詹姆斯被绳子捆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双手则被两个钉子牢牢的钉在餐桌上,两只手掌被鲜血染红。

        和之前一样,陈永仁像个保镖一样站在莱莉的身后,莱莉则是拿着客厅书架上一个彩色小鹿陶瓷来到詹姆斯身边。

        “谢谢你,詹姆斯先生,没想到你也喜好我曾经买给卡莉的这只小鹿。”说到这里,莱莉把小鹿翻过来,把上面写有‘送给我可爱的女儿卡莉’的文字亮给詹姆斯。

        站在身后的陈永仁有些诧异的看着眼露绝望的詹姆斯,陈永仁还真没有想到,这家伙帮助迭戈毁了莱莉和她的家,竟然还把对方家里这种不值钱的小玩意收藏起来。

        “眼睁睁地看着某人夺去你的一切,你所拥有的和你即将拥有的,瞬间烟消云散。这感觉很痛心,不是吗?”

        “唔、唔、唔……”

        看着摆满客厅的炸弹,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的詹姆斯拼命的挣扎,同时看向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家人。

        一直盯着詹姆斯的莱莉摇了摇头:“法官阁下,我刚才说的那些虽然痛心,但是还不够。

        当你意识到这一切已成定局,而你根本无能为力的时候,那种感觉只会更加绝望。

        5年前,不,准备的说是这些年来,你不但没有伸张正义,还帮助那些活跃在黑暗中的罪犯逃避法律的制裁。既然你无法做到惩恶扬善,那就由我来代替你完成这件事情好了。”

        说罢,莱莉转身向屋外走去。

        看着莱莉和陈永仁消失在门口的身影,詹姆斯连连点头,把身前的桌子磕的“哐、哐、哐……”响。

        可惜,这点声音根本就无法惊动周围百米外的邻居们。

        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扭头看着这一切,眼中都露出一抹绝望,以及对詹姆斯的怨毒。

        “唔、唔、唔……”

        屋外,坐进黑色福特汽车中的莱莉拨通了一个号码。

        房间中,很快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

        “叮铃铃!”

        下一刻,一道道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

        “轰隆隆、轰隆隆……”

        看着被熊熊火光覆盖的房子,莱莉被火光倒映出的眼神中浓郁仇恨才稍稍消去了一些。

        然后,莱莉拿起车中一个印有红色薄荷花的面具戴在脸上:“阿仁,接下来,就要轮到那个该死的迭戈了。”

        “哈哈哈哈,没错,”陈永仁启动汽车,快速离开这条即将喧闹的街道:“复仇者联盟,再次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