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带着系统混兽世在线阅读 - 第345章、又一种美味的食物

第345章、又一种美味的食物

        晚间的时候,为了庆祝今天大战铁钳虫的胜利,部落中所有的族人聚在一起组织了一场热闹非凡的聚餐。

        就连一向被族人们防备着的毒蝎部落兽人都加入了进来。

        因为安排给他们居住的地方在山洞最外围的地方,所以铁钳虫刚刚出现的时候,帮助巡视兽人战斗的便是他们。

        伍月刚刚知道的时候还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些毒蝎部落兽人还是挺讲义气的。

        只有正在享受着周围雌性阿嬷们投喂的暴躁兽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误会有多大。

        结束了繁重的工作,好不容易能够揪住空闲时间打个盹儿,结果他刚刚躺下,便感觉一阵寒意自屁股处,且迅速的流窜至头皮。

        对危险向来敏感的兽人战士自然第一时间便跳了起来,但就是因为这一跳,他完美的屁股上竟然被那该死的长着两只大钳子的虫子给凿出来两个洞。

        对于他这种颜值和实力都在线的兽人来说,损害其中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他本就暴躁的性子更加暴躁。

        哪里还管他可怕不可怕,嗷嗷叫着挥舞利爪便冲了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他丫的再说。

        但是...就怕但是...

        解决完摸进山洞的几个铁钳虫的后,还不等他撩个头发耍个帅,山洞外边传来一阵阵异常熟悉的钳子张合的声音。

        暴躁兽人面色一僵,正欲带着族人们撤退等待救援。

        但是身后的那些奴隶雄性们却径直冲了出去,挥舞着手中的棍棒与那些铁钳虫战斗起来。

        纯人都上了,他堂堂兽人战士若是撤退的话,就太过于怂了,对身后的族人们使了个眼色,便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对于暴躁兽人来说,他的那个眼色是保留实力的意思,但是对于根本不在一个频道的兽人战士们来说,那就是让他们全力战斗好好表现的意思。

        当即也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冲了上去,等他发现想要阻止的时候,后面的雪虎部落族人已经冲了出来。

        只能挥舞着自己同样锋利的蝎尾冲了上去。

        所以,这简直就是异常因为美貌而引发的巨大误会。

        但是暴躁兽人会说出来么?

        当然不会,看着周围那一锅锅喷香的食物还有前方火堆上滋滋冒油的烤肉,暴躁兽人觉得屁股都不是那么痛了。

        巫不是说极地森林的部落都是一群吃生肉没有盐巴用的兽么?

        但是他感觉并不是这样,自从被那个阔怕的小雌性威胁来到雪虎部落,他感觉自己都长肉了。

        正在这时,周围的雪虎部落族人一阵骚动。

        暴躁兽人吸溜着石碗中的食物探头看去,只见那位阔怕小雌性正向中间的四个明显大很多的灶台走去。

        她的身后是四个抱着大一些石锅的兽人战士,石锅中的水似乎是热水,还冒着滚滚白气。

        但是四个兽人战士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烫似的,在小雌性的指挥下将石锅放在了四个灶台上。

        片刻后,石锅中的水便已经煮沸,看着翻滚着水花的石锅,伍月这才抬头看向了周围的族人。

        “想必大家很好奇我为什么让兽人战士们准备了这样四个大石锅。

        因为就要将伤害了我们部落诸多族人的铁钳虫放进这锅中给煮了。”

        说着,笑眯眯的看向了之前在水池便洗刷刷的两个兽人战士,麻烦你们将那些捆绑好的铁钳虫拎过来,每个石锅中放两个。

        两个兽人战士看着伍月脸上那温和的笑意,脚底蓦的就是一冷,突然想到今天他们羡慕被伺候洗澡的铁钳虫时巫月说的话了。

        有空也给他们洗洗?

        果断丑拒,感情洗刷刷是为了更好的下锅,那他们还是宁愿这样脏着。

        当下十分狗腿的笑着,似是长了八只脚似的,眨眼间便拎着八只铁钳虫过来,分别放进了锅中。

        周围有好奇的族人前来围观,就连今日被铁钳虫夹到手的小幼崽都在自家阿姆的怀中挣扎着,想要看看今天夹了自己手的虫子被煮熟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本以为这是一场对铁钳虫惩罚的族人们渐渐的便改变了这一想法。

        不是他们不想报仇,实在是那个石锅中飘散出来的味道太香了。

        兽人和半兽人们的反应最为强烈,一个个组团似的围在了四个石锅前,看着锅中已经由黑色变成红色的铁钳虫,口水都要流成小河了。

        坐在草窝中正吃着烤肉的族长和巫也不由的将眼神凝聚了过来。

        两人暗暗吞了吞口水不由对视一眼,心中蓦地浮现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眸中不由同时浮现起相同的激动来。

        此时的伍月已经让奴隶们抓来了之前养的鸡,有了奴隶崽子们的喂养,这些鸡与之前散养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一个个肥嘟嘟的。

        走起路来,最显眼的便是那一颠一颠的肥屁屁了。

        伍月拎着捆住铁钳虫的树藤,将一只已经煮好的铁钳虫取了出来,放在一边的大叶子上后,便径自掰了一边的钳子下来。

        让族人们意外的是,之前甚至能够将雄性手指夹断的钳子竟然被一个小雌性这样轻轻一掰就下来了。

        甚至随着伍月掰断钳子的关节处,小手一扯,一截雪白的肉便出现在了山洞中所有族人们的面前。

        而随着那雪白铁钳虫肉被扯出,之前闻到的那种香味越发浓郁了。

        就连刚刚还四处啄食的鸡都被这阵香味吸引了过来,围在伍月脚下一个劲的咯咯叫着。

        伍月轻笑着将手中有她手掌长的雪白铁钳虫肉放在了地方,只见那刚刚还保留着一丝淡定的鸡瞬间疯了似的啄食起了地上的肉。

        一边吃还一边咯咯叫,仿佛十分满意这块美食。

        快速解决完后,咯咯叫了几声没有被理会后,鸡那黑豆似的眼睛十分幽怨的看了自家这个小气主人一眼,随后迈着伤心的小步子去别处找草籽吃去了。

        看着吃了铁钳虫肉后仍旧活蹦乱跳的鸡,周围族人们的眼神瞬间亮的仿佛天上星。

        所以说,巫月将这些铁钳虫煮熟并不只是为了惩罚这些虫子,而是为了告诉他们,这些虫子竟然是可以吃的?

        暴躁兽人看了眼周围还在狂喜懵逼中的雪虎部落族人,悄咪咪的起身来到了伍月的身边。

        一脸大义凌然的搓着手道:“这个什么铁钳虫的肉还是让我再来试一试吧,反正我本身也中了您的毒粉,没什么关系。

        雪虎部落的族人给我们吃了这样多好吃的食物,也该是我为你们做些贡献的时候了。”

        看着面前兽人拙劣的演技,伍月差点没喷笑出声。

        但是这样一个送上门来的试验品在眼前,不用白不用。

        当即便十分配合的将手中剩下的铁钳虫递到了暴躁兽人手中,还十分好心的教导他吃铁钳虫的方法。

        直到暴躁兽人手中的铁钳虫变成一块块白嫩嫩的肉进入暴躁兽人的口中,周围的族人们才从再次拥有了新食物的狂喜中清醒过来。

        而此时的暴躁兽人已经将自己那并不怎么安分的爪子伸向了之前那个石锅中仅剩的一只铁钳虫,且还十分顺利的拎着就跑了。

        看着空荡荡的石锅,周围的兽人战士们对视一眼,呲牙露出一个十分和善的笑容后,一窝蜂的便涌了上去。

        只眨眼的功夫,刚刚煮熟的几只铁钳虫便没了踪影,只大山洞中飘散着铁钳虫那独特的香味。

        许是为了安慰今日被夹手指的小幼崽,此刻小家伙的手中竟然还抱着一块白嫩嫩的铁钳虫肉吃的喷香。

        “啊呜,介个肉奴真吼七!”

        小家伙的阿姆看他鼓着腮帮子还要发表意见的小模样,不由笑着点了点他的小鼻子:“这样好吃的食物可是伍月大人告诉我们的,你长大要变成很厉害的雄性好护她才行哦。”

        小家伙撕下一块白嫩嫩的铁钳虫肉塞进自家阿姆的口中:“保护伍月大人。”

        有了兽人们的开头,水池边的铁钳虫再也不是什么可怕的虫子了。

        现在的雪虎部落族人们看到那些被捆绑了钳子的铁钳虫,眼睛都是冒着垂涎的绿光的。

        因为铁钳虫的数量有限,所以还是有很多的族人并没有吃到美味的铁钳虫肉,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对铁钳虫肉的喜爱,因为那味道简直太香了。

        解决完所有的铁钳虫,伍月才带着之前配合抓捕铁钳虫的两位兽人战士再次走到了最中间的火堆旁。

        “铁钳虫肉很好吃吧,今天还是有很多的族人没有吃上美味的铁钳虫肉。

        但是在这里我要说一件事,死去的铁钳虫肉不能吃,因为死掉的铁钳虫肉有毒素,大家要将他们抓起来,或者杀死后就立刻做成食物来吃才可以。”

        说罢,她侧身指了指身后的两个兽人战士:“今天大家吃的铁钳虫都是我们部落的两位兽人战士绑起来的,只要控制住铁钳虫的两个钳子,即使是纯人都能够抓住铁钳虫。

        所以接下来,就由这两位兽人战士来为大家演示怎样抓住好吃的铁钳虫。”

        伍月说罢,便坐回族长和巫身边去了。

        “月以前吃过铁钳虫?”

        巫笑眯眯的看着伍月,嘴角还沾着些白嫩的铁钳虫肉。

        伍月笑着点点头:“应该算是吃过吧,以前在小部落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食物,阿姆和阿父经常抓一些虫子回来吃。

        但是我吃到的铁钳虫只有我手掌这样大小,肉也很少,如果不是今天看到,都不敢相信这种虫子竟然还能够长这样大。”

        族长闻言叹了口气:“是啊,缺少食物的时候,真是什么都要吃的。”

        想他以前也是吃过虫子的兽呢,那黏糊糊的口感,真是不怎么样。

        若是每一种虫子都能够像是铁钳虫这样美味的话,让他一直吃虫子他都愿意的。

        巫轻笑着点了点头,便将话题转移到了伍月的修炼上。

        另一边的雪虎部落族人们则是缠着两位兽人战士演示了一遍又一遍,知道那被留下来当做工具虫的铁钳虫快要死去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转而便是冲向木柴堆中寻找能够做抓捕棍的木头去了。

        夜晚,躺在自家山洞的草窝中,伍月开始呼唤今日不知道死去哪里的统子:“狗系统,今日这样危机的时刻,你难道不应该在本宿主身边保护么?狗到哪里去了?”

        统子看着身边吃到肚子圆滚滚的一种蓝胖子们,心虚的擦了擦小爪子:“宿主,不是统子不靠谱哈,今天这是任务,身为统子是不能够帮忙的。”

        伍月呵呵:“是积分不到位吧。”

        统子:“...”

        瞎说,今天带着小弟们出来觅食,离开了宿主身边这件事情他能直接说出去么?

        那是果断不能的,以小气宿主的尿性,肯定分分钟清空他的零花小账户。

        所以,还是暗戳戳苟着好了。

        伍月冷哼一声,也不与他计较:“族人们都救出来了,任务完成提示为什么还没有?”

        统子看了眼近日发布的任务,无奈的叹了口气:“宿主是不是没有认真看任务啊?”

        伍月闻言一怔,回想起今天下午系统发布任务的时机。

        丫的正忙到起飞,只听了一耳朵,那里有时间再去仔细的看。

        听系统这样一说,她顿时有种不是很好的赶脚。

        点开控制面板,看着那消灭铁钳虫后面的数量,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万只!!!”

        伍月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这个数字:“狗系统,你这是要让我去铁钳虫大军中杀几个来回么?”

        统子抠了抠鼻孔,努力压下对宿主战斗力的鄙视:“宿主,我们还是要认清自己实力的,你现在实力,叉几只铁钳虫还是可以的。

        至于在铁钳虫大军中杀几个来回这样牛批哄哄的事情,咱还是洗洗睡吧,梦里更容易实现些。”

        “提示:由于狗系统存在鄙视伟大宿主的以下犯上行为,特扣除零花积分20作为惩罚。”

        统子嚣张的气焰瞬间熄灭,颤抖着小爪子点开自己的面板,看着零花账户中那可怜巴巴的个位数,只感觉整个统都不好了。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