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在线阅读 - 第271章 虚无缥缈的线人

第271章 虚无缥缈的线人

        李飞的老师林水伯很快就来了,一副消瘦的样子,唯唯诺诺的,面容也不算整洁,一看就是流落街头很久了。

        马雯领林水伯进来就坐到了一旁。

        “林老师这是我的好友宋杨,你儿子的事都可以跟他说,他会帮你的。”李飞拿起一旁的拐杖就想起身,林水伯急忙摁住他。

        林水伯看向钱文,可能是队里有些严肃,他有些拘谨,一直站在李飞身旁。

        钱文微笑着看向对面的林水伯,“林老师你坐,你儿子的事都可以和我说。”

        林水伯瑟瑟的看了李飞一眼,见李飞点头,他小心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讲述起从伍仔口中得知自己儿子的死因。

        钱文和李飞静静的听着,林水伯说着说着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讲述。

        马雯递给了一张纸。

        林水伯忍着心中的悲伤,把伍仔跟他说的一点点讲述出来。

        林水伯从伍仔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儿子不是吸冰而死的,而是让人强行注射而死的。

        不过林水伯也只是说了个只言片语,就说自己儿子是被害死的,其他什么也不知道。

        等林水伯讲完了,钱文和李飞对视一眼,然后钱文对林水伯说道,“林老师你这个事得去刑侦大队报案啊,我这倒是可以私人给你查,可是我没有接手案子的资格啊。”

        “可,可我不认识刑侦的人啊。”林水伯哭诉道。

        “宋杨你先查,如果林老师的儿子,真是被人害死的,在交给刑侦也不迟。”李飞在一旁说道。

        钱文摸了摸鼻子,他倒是知道林水伯的儿子是被大虾,麻子弄死的,可是没有证据啊,怎么抓。

        逮捕大虾,麻子确实可以让林三宝的死因浮出水面,让林宗辉成为塔寨的漏洞。

        可是他以什么方式逮捕大虾和麻子?

        大虾的本名叫林辉明,是塔寨的村民,他可能前脚刚刚逮捕大虾,麻子,后脚他们就取保候审了。

        至于像林灿那样关起来,严刑逼供问出林水伯儿子和林三宝的死因?

        可是这些证据都不能用啊,就像林灿这一月说出的事,他都是以写信的方式给李维民传递消息,这严刑逼供出的口供都拿不出手啊。

        钱文愁的直挠脑袋,要是李飞没有瘸就好了,可以让他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查漏补缺。

        想到这里钱文眼前一亮,偷偷瞟了瘸腿的李飞一眼,看来这事还是得李飞来办。

        既然这样就得装成无能为力的样子激李飞。

        钱文看向林水伯,和蔼说道,“林老师你儿子的事我会想办法的,你先回去等消息,有什么情况我会让李飞通知你的。”

        林水伯连连感谢,带着期望走了。

        李飞看见钱文皱眉好奇问道,“宋杨你怎么了?”

        “林老师就简单的说了自己儿子是被害死的,其他什么也没说,你让我怎么查?”钱文无奈道。

        “不是还有伍仔知道详情么”李飞提醒道。

        “现在伍仔都跑的不见踪迹怎么找,还有林老师的儿子就有吸冰史,不一定是被害。”钱文在不断激怒李飞。

        “那怎么也得查了之后,才能确定是被害还是吸冰过量吧,宋杨你可是刚刚答应林老师的。”李飞愤愤不平道。

        “所以我打算拿出我的休息日去查这件事,要不然只能去刑侦报案了。”钱文耸耸肩道。

        “你休息日得等到什么时候,就不能先给林老师查么?”李飞皱眉看着钱文。

        “李飞,公私得分明。

        我得先忙手上的事,在帮助林老师”

        李飞语塞,瞪了钱文一眼,然后拄着拐杖走了。

        马雯和钱文打了声招呼追了上去。

        钱文看着李飞的身影,想到刚刚对方怒气冲冲的样子,按对方冲动的性格,现在应该想着自己查这件事了吧。

        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这事他一个人真的完成不了,抓大虾和麻子倒是简单,可接下来呢?

        他怎么审,就那些老油条,想短时间问出点什么,以他的经验只有严刑逼供,可这个方法不行啊。

        没有后台撑着,大虾,麻子也就是来局里一日游。

        只能求助李飞了,没有背景就是这么难,想干个什么都瞻前顾后,有时候就是知道真相你都没办法做点什么。

        钱文没有理拄着拐杖出去的李飞,站起身往蔡永强办公室走去。

        现在李飞腿瘸了,林胜武手里的证据李飞估计是拿不回来了。

        他要帮李维民找回马云波是塔寨保护伞的铁证。

        这件事还是得蔡永强帮忙才行。

        “咚咚咚~”

        “进来。”蔡永强抬头望了眼门外。

        钱文走进来,顺便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蔡永强看到一皱眉,“宋杨你关门干嘛?”

        “蔡队我的线人跟我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觉得应该跟你汇报一下。”钱文站在蔡永强办公桌对面说道。

        蔡永强挥了挥手,让钱文坐下。

        “你的线人?就是上次让你打报告死活不打的那个?”蔡永强问道。

        “嗯,他这次的信息我觉得非常重要。”钱文坐下说道。

        蔡永强放下手中的笔,坐直身子,等钱文汇报。

        “昨天我的线人给我打电话,说塔寨的林胜武手里有直指塔寨保护伞身份的证据。”钱文轻声说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钱文的这句话一下震住了蔡永强。

        蔡永强没有问话钱文,而是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往外望了望,确定没有人,直接锁门。

        钱文看着蔡永强一系列的动作,一点都不意外。

        他刚刚的话要是流露出去,局里得发生地震。

        蔡永强重新坐到钱文对面,“详细说一下你线人说的话,还有我要知道你线人的身份,以确定他的消息真假。”

        “蔡队,线人身份我是不会说的。”钱文看着蔡永强凝重的神色说道。

        他哪来的线人,线人就是他自己。

        “那你的消息我怎么判定真假。”蔡永强问道。

        “我的线人只是说被塔寨追杀的林胜武手里有直指保护伞身份的视频,没有说保护伞是谁。”

        “林胜武?塔寨三房年轻一代领头人。”蔡永强问道

        “嗯!”

        “林胜武手里怎么会有直指保护伞身份的视频?”

        “蔡队你还记得突然自杀的林胜文么?”

        蔡永强点点头。

        “蔡队不觉得林胜文死的有些突然么?当天从局里出去,第二天就自杀了。”

        蔡永强眉头紧锁,“宋杨你到底要说什么。”

        “林胜文死的太突然了,据我的线人消息,他是被塔寨的人逼得上吊的。

        至于原因就是林胜文手不干净,拍摄了塔寨贿赂保护伞的视频。”

        “你的意思是林胜武被塔寨追杀,就是因为他手里有林胜文拍的视频?”蔡永强问道。

        “嗯,我的线人就是这么说的。”钱文点点头。

        “这消息真么?你的线人到底是谁?”蔡永强质问道。

        “蔡队消息肯定准确,要不然三房的林胜武为什么要跑,而塔寨为什么要追杀他,要知道他可是三房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至于我线人是谁蔡队就别问了,安全为重。”

        蔡永强思索着,手指无意识的敲诈桌子。

        钱文就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会,蔡永强回神看向钱文,“你找我是想让我逮捕林胜武?”

        “这就要看蔡队安排了,我只是觉得这个情报很重要应该汇报。”

        “好了你出去吧,这件事谁也不要说。”蔡永强见问不出什么,挥手让钱文该干嘛干嘛去,他现在想法很多。

        钱文起身敬了个礼,转身走了。

        其实他这次跟蔡永强说这个事,就是因为他找不到林胜武,他仔细琢磨了一下。

        塔寨那么大的势力找了林胜武那么久都没找到,声势还越来越大,他孤身一人怎么可能找到,就是去了朱海估计也是两眼一抹黑。

        他想借助李维民的力量,可他不是李飞和李维民说不上话,他要通过蔡永强把这个消息传递到李维民耳朵里。

        从办公室出来的钱文,没有瞎跑,他在等李维民的电话。

        可一直到下午下班都没有等到他预想的电话,倒是蔡永强让他跟着李维民派来的人杜力去追李飞。

        坐上车的钱文看向驾驶座上的杜力,“杜警官李飞怎么了?李局为什么让我们去追他。”

        “宋杨你别那么客气,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李飞跑到外地追查什么案件去了,李局知道后让我们把他带回来。”杜力说道。

        钱文这就明白了,李飞被他激的去找伍仔去了。

        ……

        特别行动组驻地。

        在李维民的房间里,李维民和左兰交谈着。

        “左局找到这段时候给我寄信的人了么?”李维民在房间中不断渡步。

        “李局没有,对方很谨慎。”左兰说道。

        “你说会是谁呢?知道这么多塔寨的秘密,有没有可能就是塔寨的。”李维民琢磨道。

        “根据信件我们已经掌握了塔寨往外运冰的渠道,这对塔寨是灭顶之灾,应该不会是塔寨的人。”

        李维民这段时间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哦对了今天上午蔡永强打来电话,说宋杨的线人汇报,塔寨林胜武手里有直指塔寨保护伞的证据。”李维民说道。

        “宋杨?就是李飞的那个朋友?”左兰问道。

        “嗯。”

        “塔寨的保护伞不是陈光荣么?”

        “我以前也以为是陈光荣,可是根据最近观察,保护伞不止一个。”李维民说道。

        “那派人去找林胜武?”左兰问道。

        “林胜武是得找,不过不急于一时,就是确认谁是塔寨的保护伞也暂时不能动,以免打草惊蛇,等宋杨回来详细问一下再说。”

        “这宋杨的线人知道是谁么?信息准确么?”左兰问道。

        “宋杨那小子谨慎,蔡永强问都没说。”李维民呵呵笑道,可能是想到了自己和赵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