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从九岁开始谋划称帝在线阅读 - 第116集;楚之三户

第116集;楚之三户

        第一百一十六集;楚之三户

        楚国旧地,都城~寿春!

        虽然被秦国统一了天下,但是因为秦人始终把位置定格在以后得统治上,所以六国的都城并没有损坏。

        除了君主血脉被秦国灭杀了一些,六国的大贵族依然掌控着实权,各国的大贵族被秦国封了不少高等爵位,然后分散之前各国君王的权利。

        寿春城西南角,前楚国大司马,兼掌兵国尉,楚人多称呼景大司马,这景大司马祖宗可是出自楚国王室血脉,历代都有大能出仕为官,掌控着楚国的小半壁江山。

        古语有云,楚三户,亡秦必楚,这里的三户说的就是楚国之三大贵族姓,昭、屈、景也。

        景氏家族并没有因为楚国被灭而衰败,反而更加的厉害了,如今的楚国有将近四十城,都被秦国大王始皇帝嬴政委托管理,一跃而成楚三大户第一。

        景氏家族第五进院子的正堂里,六十多岁的景大司马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坐在主位。

        下首主客位坐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健壮结实,小麦色皮肤,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活动的。

        国字脸,一字眉,不怒自威,虽然比不上景大司马的威仪,却也从内到散发着逼人的气势,明显也是久居高位。

        国字脸的小老头底下半身;

        “启禀大司马,我等已经查清楚了当年的来去,我家三师兄已经得知所有事情,前日传下长老令,要为公输师兄报仇雪恨,所以今日前来打扰大司马静养,得罪之处,还请大司马海涵一二,这里是我家二长老的亲笔手书,敬请大司马查阅。”

        对于来人并没有称呼自己在秦国的职位和爵位,景大司马很是高兴,脸色看不出什么异样。

        国字脸的老头话一说完,抬了抬右手,身后站着的一个中青年人立刻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上山三步,弯下腰捧在手里。

        景大司马沉默了一小会儿,这才挥了挥左手,下人过去收了。

        年轻人立刻倒退下去站好目不斜视,底下头一动不动,礼非常到位,景大司马不由的多看了一眼,这才拆开书信仔细查看。

        看完后随手递过去交给下人;

        “此事几年前老夫也有怀疑,世人都知道,春申君在楚国青云直上,那也是我父亲点过头的,也是我一手支持起来的。

        那年出事,老夫也曾派人严查不贷,可是……唉,却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久而久之,也就这样了。”

        “对了,你们可查到春申君的下落?”

        “回大司马的话,只查清楚了,最后有三个贴身护卫救出,四人都是身受重伤,公输家族也没有放弃过,奈何查无音讯,叫大司马失望了。”

        “唉,不如何,也不管什么时候,查到了他的来去,也跟老夫说一声,省的惦记。”

        “唯!”

        对于景大司马总不答应正题的事,国字脸的小老头心中念想不断,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后心一横,直接来个开门见山;

        “末将已经禀报完毕,敢请大司马主持大局。”

        “先不说别的,就说现在,加上寿春城,都在老夫的职责范围,影响太大的话,老夫也不好向大王交代,尤其是丞相那边不好说话,

        你们也知道,吕丞相管着楚国旧地之事,老夫也有难言之隐的。”

        “启禀大司马,末将不敢乱来,只去诛灭那些罪魁祸首便是,还请大司马通融一二,也看在春申君曾经是您的兄弟的份上。”

        国字脸小老头说完欠下了身子,这次却没有直起来,就等着景大司马点头同意了。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夫也不来隐瞒什么,就直说吧,你说的那些人,大部分老夫都能同意,唯独项家你们不能动。”

        听到这话国字脸的小老头立刻抬起头来;

        “不敢请教大司马,这是……”

        “春申君是我的兄弟不假,但是你们不要忘了那项燕也是,项燕掌管兵权的时候,还是老夫点头同意的结果,

        他们项家十三代人,都是楚国重要将领,项家为了楚国战死了无数的家族男丁,如今只剩下两个儿子几个孙子,已经没落了!

        老夫保举项燕领兵出战,结果他觉得无颜面对楚国百姓,也没脸回来见老夫和大王,所以兵败自刎,老夫当初也知道,不论谁去都是死,算是老夫把他送去了黄泉之路!

        “唉,老夫也不好受,且那项燕临死之前也有安排,亲笔血书,托付我照看他项家血脉周全。

        如今你们要屠尽项家满门,老夫岂能同意?若是同意,老夫愧对死去的兄弟也,所以老夫不敢同意,别说是你来了,就是你家二长老到来,老夫都是这些话,半个字都不会变的。”

        场面陷入了安静,国字脸小老头皱着眉头思考问题,景大司马却悠闲的吃着浊酒,身后的侍女跪在旁边,把羊肉撕烂成一条一条……

        心思不停转动的国字脸小老头,沉声开口;

        “启禀大司马,末将也知道您的苦衷,可是……若是不报仇,师门之命实在不敢违抗,不过这些也不是大事,关键问题是……只怕公输家族那里……也说不过去的,还请大司马多加考量!”

        国字脸搬出了师门和机关术士门两大门派,给景大司马也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尽管还在慢条斯理的吃肉,却是眉头紧皱!过了好大一会儿,景大司马才吞咽下嘴里的烂肉。

        “你不用多说,老夫心中一切都明白的,这样吧,老夫这里给你们两大门一个交代,只准一人!

        就拿他的长子恕罪好了,其他人一个都不准动,这是老夫的底线,自古父债子还,拿一个人头抵债足够了,不要咄咄逼人了,况且春申君还生死未卜,就是你家掌门来了,他也不会再逼迫老夫的。”

        “唯!”

        国字脸其实心里有数,想要灭杀项家满门毕竟有些不太现实,这项家可是楚国除了这景大国尉以外,兵权最重的一家,也是景家的头号打手。

        人家不可能让你去屠杀项家满门的,抓他项家长子顶罪也算面子里子都有了,师兄的信里写的清楚明白,项家长子必死!这下回去也能交代差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