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错嫁王妃在线阅读 - 第566章 朝阳想要的自由

第566章 朝阳想要的自由

        “小姐!见红了!”

        婢女惊恐地捂住嘴,搀扶着沈芸柔先坐下。“小姐……怎么办,怎么办……”

        “大夫,还愣着做什么,去找大夫!”沈芸柔蹙眉,她都没怕成这样,这婢女简直不能要了。

        婢女慌张地跑出营帐,哭着让人去叫大夫。

        ……

        边城,关内。

        景黎带领边关军抵御蛮人,但双方兵力悬殊太大。

        冰天雪地,边关军毕竟不如蛮族之人抗寒。

        “景黎!统帅什么时候到。这样全都得死。”

        景黎冷眸踹开身边的蛮人,呼吸急促。“撑住,相信他……一定会赶回来。”

        苍茫的雪地被鲜血染红,斑驳刺目。

        景黎左肩受伤,手指已经开始打颤,握不住剑柄。

        “景黎……这可怎么办。”

        他们已经被哥舒喆煜的人马包围。

        血液顺着指尖滴落,所有人警惕地聚在一起,看着满地的尸骸。

        蛮人杀戮之气太重,根本不给边关军留活路。

        “大雪封山,你们的援军,今夜之前是到不了了。”哥舒喆煜坐在马上,嘴角透着讽刺的笑意。

        抬了抬手指,哥舒喆煜下令诛杀。“一个不留。”

        ……

        奉天,皇宫。

        萧君泽焦急地等在御书房,等着边关传回来的消息。

        “陛下,已经很晚了,边关的消息传回来需要两天的时间,何况大雪封山,您早些休息吧。”

        萧君泽蹙眉摇头,边关之人正在奋力厮杀,他有何颜面去睡。

        “你们下去吧。”朝阳冲阿茶摇了摇头。

        “别太担心。”朝阳只能安抚。

        百晓堂的消息网要比萧君泽的战报快,可何顾同样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边关的消息。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阻挡了太多。

        “景黎在关外……”萧君泽还是在乎景黎的,毕竟……景黎的命,是他费劲心思才从先帝手中留下来的。

        “景黎……是舅舅留给我的人。”

        朝阳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萧君泽在执着的是什么。

        长孙云骁,绝对是萧君泽心口无法磨灭的痛。

        “当初父皇逼我杀了自己的影卫,我跪在御书房门外,跪了很久。”

        萧君泽站在窗口,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

        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过去了……”朝阳从身后抱住萧君泽,再次开口。“景黎是个命大的,有福之人,不会死。”

        “他是命大。”萧君泽想起了什么,笑了笑。“小时候,我和怀臣遇袭,他和戚风善后,我们都以为他俩死定了回不来了,结果……他满身是血的回来了,那一年他不过才十三岁。”

        朝阳也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这也许就是胤承和萧君泽本质上的不同。

        萧君泽的童年,有太多人在温暖他。

        而胤承,却只有悲惨的黑暗。

        寄人篱下……

        所以,这世间的对错是什么?

        对错永远都是相对的。

        “困吗?”萧君泽转身,将朝阳抱进怀里。

        “陪你。”朝阳摇头。

        萧君泽下巴抵在朝阳的脑袋上,突然心都安稳了下来。

        有朝阳在,仿佛一切都是心安的。

        “在避暑山庄的时候,每逢雪天,我们就会支上箩筐,撒上米粟,抓斑鸠。”

        朝阳想转移萧君泽的不安。

        “抓到过吗?”萧君泽笑着问。

        “嗯,抓到了,拔了毛,烤熟可香了。”朝阳挑了挑眉,她的童年可不是大家闺秀。

        上树爬墙,偷果子,这是为了生存。

        “为什么没有早些遇见你……”萧君泽有些失落。

        那时候,陪着朝阳的一定是胤承。

        他有些吃醋了呢。

        “想不想尝尝?”朝阳冲萧君泽笑。

        萧君泽点头。

        朝阳冲萧君泽眨了眨眼,跑出门外,很快就将箩筐和麻绳找了出来,支在院落里。

        “嘘。”朝阳冲萧君泽做了噤声的动作。

        萧君泽也特别兴奋地跟在朝阳身后,俩人像个心性单纯的孩子,躲在门后,等着天亮。

        朝阳想,天一亮,斑鸠入筐,边关的信报就该到了。

        “不要说话,天蒙蒙亮鸟儿都出来觅食。”

        萧君泽没干过这种事儿,一脸的好奇。“等鸟儿入筐就拉这个绳?”

        朝阳点了点头,交代了几句。

        萧君泽笑着抱紧朝阳,俩人有床不睡,盘腿坐在门后,依偎在一起。

        朝阳就那么安静地躺在萧君泽怀里,好像明白了什么叫岁月静好。

        若是没有战争,天下太平,这就是她想要的自由吧?

        ……

        边关,城池。

        景黎和守城的将士还在厮杀,每个人都受了伤,奋力反杀。

        “鞑达,穷途末路,这些人难啃!”

        哥舒喆煜看着只剩不足百人的边关军,眼眸深沉。

        “兵分两路。”

        抬手指挥,一路人马先去掠夺关内资源,女人。

        自古以来,蛮族入关以后便开始对关内人斩尽杀绝。他们对土地城池并没有多大兴趣,消耗式掠夺,烧毁所有建筑。

        但这次,蛮族换了新的首领,他的野心和能力,远远都在以前的鞑达之上。

        “只抢夺资源,不许烧毁建筑!”

        这座城池,鞑达要了!

        景黎的视线已经快要被血液模糊,撑着身体反抗,杀戮到了麻木。

        “为陛下,为奉天而死,是我们……将士的荣耀!”

        景黎握紧长剑,已经打着必死的心。

        只是……有些不甘心。

        离开营帐的时候,他答应沈芸柔要活下来。

        “有埋伏!”

        “鞑达!有援军!”

        突然,有暗箭冲着蛮人袭了过去。

        那箭上有剧毒。

        “鞑达!”

        哥舒喆煜勒紧缰绳,冷笑。“奉天军不会用毒。”

        大国军队作战,自古以来不允许用毒作战。

        这是各国联盟的规定。

        “景黎,有人支援。”景黎身后,将士心口一喜。

        很快,数百个黑衣人冲了出来,与蛮人厮杀。

        “撑住!”

        景黎僵硬的站在原地,这些人……都是沈芸柔的贴身影卫,是沈清洲培养出来的杀手。

        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景黎无奈的笑了一下。

        把身边保护她的人都支开,她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

        “活下去……”景黎声音沙哑。

        身边的人没听清。“你说啥?”

        “活下去。”景黎笑了笑,反手将偷袭的蛮人斩杀。

        一定要活下去,活着回去见沈芸柔。

        ……

        难民营帐。

        “百姓基本都撤离了,小姐……”

        “小姐这是要早产,我是接生婆,让我来看看。”有受过沈芸柔恩惠的婆婆放弃了撤离,跟着婢女走进营帐。

        “小姐这身子是足月了?”接生婆问了一句。

        “不太足月。”婢女害怕的哭着。

        接生婆心口一紧,嘴里念叨。“好,好着呢,七活八不活,小姐是善人,自有天保佑,这孩子,必须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