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漠爷你的小娇包三岁半了在线阅读 - 第45章 这个大妖孽,竟使美男计!1

第45章 这个大妖孽,竟使美男计!1

        漠谨言的呼吸,瞬间绷紧,深黑色的凤眸,讳莫如深的盯着她漂亮的美眸,低沉的嗓音,仿佛在问一件天大的事情:“你的意思是,你的眼睛……可以看到?”

        不可能!

        那一瞬间,漠谨言在心里否定,他知道她没有透视的能力,因为另一个世界的她,便没有,除非她那双眼睛……

        漠谨言抬起双手,蓦地扣住她的双肩,盯着她漂亮的桃花眼,心脏,猛地跳动起来:“你的眼睛看得见?”

        漠谨言的动作,一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顾暖风的睫毛很长,像是饰品店里那些洋娃娃的眼睛,弯弯的,长长的,像个睫毛精,一瞬间晃入漠谨言深邃的眼里,他的心都似乎被她一眨一眨的睫毛给吸进去了,那里面仿佛有着无穷的诱惑,诱惑着他去探索。

        听到他的问话,顾暖风的心揪着疼一下。

        以前是看不见,可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为了让她看见……

        顾暖风的鼻子一酸,想到那些两人在一起的浪漫日子,他鼓励她,培养她,从不肯说:“以后你负责美貌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我会疼爱你一辈子。”

        他从没给过她这种承诺,反而经常读书给她听,读各种书,教她超级记忆法,要她背下他读过的每一本书。

        到现在顾暖风才明白,他为什么要培养一个小瞎子?

        因为……

        他早就想好了,有朝一日,要让她看见的!

        可是代价是,他不能再照顾她。

        所以,在此之前,他要教会她生存的能力,要她掌握可以谋生的本事,即便他不在了,她也能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好好活下去。

        顾暖风知道他的良苦用心,可惜知道得太晚。

        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再也不会回到她的身边了。

        即便她找到了他,也只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并不爱她,甚至觉得她不是他的菜的漠谨言。

        顾暖风忽然抬手,打落漠谨言扣在她双肩上的手,说:“漠先生,你这话问得也太奇怪了,我又不是瞎子,怎么看不见,瞎子才看不见呢!”

        她牵着小女孩的手,说:“小朋友,你是不是很想进去看你妈妈?”

        小女孩点头,用力点头。

        “阿姨带你去。”

        她牵着小女孩进入医院大楼。

        想到另一个世界的漠谨言,她鼻子酸得厉害,眼眶也酸得厉害,再不走,就忍不住要落眼泪了。

        进入医院大楼后,顾暖风不争气的眼泪,终于滚落了下来。

        心,太疼了。

        恨那个从一开始严厉栽培她,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放心离开她的漠谨言。

        如果早知道他的计划,她宁愿一辈子做草包,也不愿意学那么多东西,那样他就不放心,也舍不得离开她了。

        漠谨言盯着她笔挺的背影,眸色,渐深。

        他对她刚才的回答很不满意,这女人,她到底看得看不见?

        难道又是他想多了?

        不可能!

        他确定没有透视眼的人,不可能单靠肉眼就能判断出那个女患者的心肺压力极高,并且在所有人都觉得她无理取闹的时候,坚持要等一等,并且,真的让她等到了!

        漠谨言长腿阔步,跟了进去。

        那个女患者已经被推进手术室,顾暖风拉着小女孩坐在手术室的门口,等了两分钟,小女孩的父亲就赶了过来。

        “颖颖。”

        女孩的父亲,穿着打扮都很普通,应该是普通的工薪阶层,看到女儿,大步走过来。

        “爸爸!”

        小女孩猛地站起来,朝男人奔过去,扑到父亲的怀里,努力维持的坚强,再也绷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哭了许久,情绪才稳定下来,拉着男人朝着顾暖风走过来,指着顾暖风:“爸爸,是这个阿姨救了妈妈。”

        小女孩的父亲,已经听警察说过了,当时所有人都说他妻子已经死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要把他妻子拉走,是一个女人坚持不肯,一直要等,说是什么拉撒路综合征,最后等到他妻子恢复心跳。

        男人走到顾暖风面前,蓦地屈下自己的双膝,吓得顾暖风赶紧去扶。

        “这位大哥,别这样。”

        “谢谢你救了我老婆。”

        男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之情:“我知道没有你,我老婆今天活不了,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如果我老婆真的走了,我和女儿这一辈子,对这一天都无法释怀的。”

        顾暖风将男人扶起来,安慰对方:“幸好结局是好的。”

        她指着手术室:“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你老婆,会没事的。关于急诊科医生判断你老婆死亡,这件事不怪他们,他们已经尽力给你老婆做心脏复苏了,是你老婆运气好,遇到了医学生的小概率事件,还希望事后,你不要追究急诊科医生的误判……”

        这件事情,如果家属坚持追究,两个急诊科医生的工作就完了,顾暖风想做家属的工作,希望息事宁人。

        男人本来是要追究的,可是顾暖风这么请求,男人便答应了,只要她老婆能活过来。

        顾暖风松了一口气。

        既然家属到了,就没她什么事了。

        她把孩子交到父亲手里,告辞离开。

        走了几步,一抬眸,发现漠谨言邪魅的姿态,靠着走廊的墙壁,站在几米开外,意味深长的盯着她,讳莫如深。

        顾暖风呼吸一紧,止不住的心悸。

        这个大妖孽,只是闲适的靠着墙,都这么帅!帅得她挪不开眼。

        何止是她挪不开眼来?

        好几个路过的小护士走远后,都忍不住回头,盯着他的侧影犯花痴。

        顾暖风深呼吸一口气,朝着漠谨言走过去,俏皮眨眼:“你这么盯着我偷窥干什么?忽然发现我也是有魅力的女人,愿意嫁给我了?”

        漠谨言盯着她脸上自恋的神色,眸色一凛:“哪里有魅力?”

        顾暖风从自己的头,指到自己的腿。

        “当然是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散发着魅力,不然你干嘛偷窥我?”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

        漠谨言问:“你什么时候学过医?”

        “被我妈丢到国外这几年呗。”

        “在国外哪所医学院上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