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漠爷你的小娇包三岁半了在线阅读 - 第57章 四年前你们俩就……2

第57章 四年前你们俩就……2

        听她说起被人算计的过往,漠谨言的面色与车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周身都是无法抑制的戾气,不敢想象,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漠谨言五指绷紧到青筋暴跳,恨不得将那三个男模,以及算计她的人全都剁成肉酱!

        车子开到星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漠谨言阴沉着脸,说:“你带着两个孩子先上楼,我有事出去一趟。”

        顾暖风点点头,带着两个孩子先上楼。

        漠谨言坐在驾驶座,目送着她牵着两个孩子进入酒店后,掏出手机,给陈浪拨了个电话。

        “半个小时内,我要看见四年前,被爆与顾暖风共度春宵的三个男模,跪在我的面前!”

        正在家里冲澡,准备洗好澡上床睡觉的陈浪,立刻关掉了水龙头,说:“是,漠爷,我马上去办。”

        半个小时后……

        准确来说,是29分30秒后,三辆黑色轿车驶入星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三个心惊胆战的男模被保镖们推下了车。

        漠谨言依旧坐在驾驶座,面色阴鸷,犹如修罗,每一个字,音调都不高:“录一份口供,再,全废了。”

        陈浪站在车外,心里压着无数个疑问,漠爷怎么忽然想要给顾小姐撑腰了?

        陈浪真是一脑门子浆糊,理不清楚思绪。

        不过漠爷的怒火,陈浪是感受到了,立刻走过去办事,要三个男模老实交代,四年前与顾暖风在酒店里春风一夜到底是谁指使的,微信转账记录又是怎么回事?

        三个男模在来的路上,就被保镖们狠狠修理了一顿,早就噤若寒蝉,吓得瑟瑟发抖。

        此刻,十几个黑衣保镖伫立在他们面前,各个面色冷酷,犹如电影里的名场面,三个男模魂都要吓没了。

        其中一个男模,跪在地上吓得直接尿了。

        简直丢人现眼。

        但男模已经顾不得自己要多狼狈,拼命解释:“我说,我说……我没有碰她,我发誓我当时连她一根手指都头没有碰过,饶了我,饶了我吧!”

        陈浪一脚揣在那个男模的脸上:“那是谁碰的?顾小姐的孩子,是你们三个人当中,哪个的种?”

        另外两个男模也拼命摇头。

        “我没有!”

        “我也没有!”

        “呵……”陈浪双手环胸,盯着三个男模一字一句的问:“你们都没有,难道她的孩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最先尿裤子的男模说:“我们真的没有?有人给我们打电话,说给我们钱,让我们饱餐一顿,但是等我们赶到酒店房间,顾小姐已经不在房间里,我们找了半天,看到她被人从对面房间丢出来,我们就把她拉回了房间,伪造我们欺负她的现场,然后记者就冲了进来……”

        陈浪摸着下巴,站在那个男模面前:“你的意思是说,除了你们三个,还有人欺负了她?”

        三个男模用力点头,拼命点头,甚至举手发誓,如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陈浪扭身,就朝着迈巴赫走过去,躬身禀报:“漠爷,新发现……”

        漠谨言周身都是呼啸的寒风,食指在方向盘上,“哒、哒”敲了两下,低沉的嗓音,见血封喉:“查查她对面房间的人是谁。”

        陈浪却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就跟便秘了一样。

        漠谨言眯着深黑色的容忍,冷厉的朝陈浪扫去:“怎么,很难查?”

        时隔四年,确实很难查,酒店未必会保留四年的住房记录,但只要肯花功夫,未必查不出来,陈浪这是什么办事的态度,还没去查,就露出这种表情给他看?

        陈浪却拿手盖住脸,悄咪咪的说:“漠爷,要不还是不要查了?”

        “嗯?”

        陈浪继续拿手盖住脸:“真的,我劝您不要查。”

        漠谨言一道厉眼扫过去,周身的戾气失控地肆虐:“你想我给报个撒哈拉沙漠一月游?”

        陈浪立刻摇头,拼命摇头,硬着头皮老实交代:“漠爷,我知道她对面房间住的人是谁。”

        “谁?”

        陈浪心里不停的打鼓,胆战心惊道:“漠爷,我若是说了,您千万别杀了我,您先发誓,您保证不动怒。”

        陈浪这态度,让漠谨言不禁有个大胆的猜测。

        刹那间,他看陈浪,就跟看死人一样:“那个人是你?”

        “怎么可能?”

        陈浪激动地跳起来,一咬牙豁出去了:“漠爷,您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是我,那个人分明是您。”

        漠谨言:“…………”

        下一秒,他看陈浪的眼神,已经不是在看死人,而是在看一座想要掘墓鞭尸的尸体:“你给我再说一遍试试!”

        “真的是您,这件事我记得清清楚楚。”

        事到如今,陈浪知道瞒不下去了,索性一股脑儿道出来:“漠爷,您杀了我吧,这件事我瞒了您四年,对不起,四年前我没有保住您的贞操,害您在酒店被一个胖妞给强了,但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求您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陈浪说:“当年,您受了伤,躺在酒店里养伤,我不过是出去给你买药忘记关门而已,结果一个小胖妞却趁机闯入了您的房间,还把您给……

        当时您昏迷着,我买了药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趴在你身上,整个床铺凌乱不堪,我就赶紧把她给丢出去了。

        我感觉当时她有些神志不清,不然不会那么浪,竟然对您下手,我打算给酒店前台打电话投诉的,哪里知道忽然冒出来一群记者,闯入了隔壁房间。

        我怕这件事牵扯到您,更怕您怪我没有护住您的贞操,所以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顾小姐这次带着一个三岁半的小闺女回来,一回来就要您喜当爹,我还以为她怀的是您的种,找你负责呢。

        不然我也不会怂恿您嫁给她,更不会给您和孩子做亲子鉴定,真是奇怪,亲子鉴定的结果,怎么不是您的种呢?”

        漠谨言听到陈浪说的话,久久不语,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他身上。

        不……准确的说,是牵扯到这具身体原来的漠谨言身上!

        四年前,酒店昏迷,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他就是在那次穿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