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漠爷你的小娇包三岁半了在线阅读 - 第59章 谨言,你是从来另一个世界穿过的?!2

第59章 谨言,你是从来另一个世界穿过的?!2

        “啊?”顾暖风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朝着漠谨言望过去。

        漠谨言继续刷牙,没有理会她,他想确定一下,关于四年前的那件事,她是记得,还是不得己?

        这关系到接下来,他与她的相处方式。

        “耶!太好啦。”小萌萌激动得不得了:“妈妈,妈妈,爸爸答应了哟,妈妈留下来一起睡觉觉啦~~”

        “……”顾暖风脑袋眩晕,等漠谨言刷好牙,从浴室里走出来后,她惊悚的盯着他:“你认真的?”

        漠谨言迈步过来,神色泰然:“你想让我做恶人?不上当。”

        顾暖风:“……”

        所以,他并不是觉得可以,只是不想在孩子们面前做恶人?

        可是小萌萌软绵绵的身子窝在她的怀里,她也不想做虎妈呀,顾暖风窘迫的想,只能等孩子睡着再开溜了。

        于是,她继续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

        这时候,漠谨言躺了下来,哪怕两人中间隔着两个孩子,实际距离相差甚远,远到中间仿佛隔着一条银河系,可顾

        暖风还是瞬间觉得呼吸不畅,极度缺氧,脑子完全不能冷静。

        脸颊,热得不行,仿佛要烧着了一样。

        幸好,男人随手关了灯,她脸上的红晕才没有被人看到。

        顾暖风不知道自己讲了几个故事,两个孩子终于没动静了,她声音极轻道:“睡着了吗?”

        “嗯哼。”因为床空间有限,漠谨言是侧躺的姿势,单臂弯曲枕在脑后,昏黄的夜灯下,他好看的面部轮廓和性感

        无比的喉结就像剪影一样落入顾暖风的眼底,让人心脏扑通扑通停不下来。

        她觉得再不走,自己真的把持不住,毕竟那些年多少个夜晚,她最喜欢晚上窝在“他”怀里睡觉。

        所以,顾暖风蹑手蹑脚,从床上爬了下来,一只脚还没落地,身后忽然传来男人意味深长的声音:“我们以前又不

        是没睡过,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顾暖风脑袋一怔,猛地回过头去,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以前睡过?”

        漠谨言顿时眸色一眯,所以四年前的事情,她果然记得?

        漠谨言压低着声音,道:“你以为我不记得?”

        顾暖风:“……”

        这男人,什么意思?

        漠谨言目光意味深长:“这才是你想娶我的原因?”

        顾暖风脑袋烫了又烫,完全没办法思考了,他是什么意思,难道……

        他是她的谨言?

        “谨言?”她低声,不确定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那声音,与记忆深处的声音重合,让漠谨言的心,猛地一颤,嗓音不自觉有些暗哑:“孩子是怎么回事?”

        顾暖风纤细的身子狠狠一颤,垂眸看着躺在床上询问她的男人,眼泪直接夺眶而出,他真的是她的谨言?

        但是这个世界的漠谨言,怎么就变成了她的谨言?

        难道谨言死后穿到了这个世界,就跟她当初死后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刹那间,顾暖风满心的委屈涌上鼻尖,她揉了一下鼻子,说:“你还好意思问,后来,我怀孕了!”

        漠谨言:“……”

        漠谨言想到那份亲子鉴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顾暖风,你别想糊弄我,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顾暖风很生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她背着他,和其他男人怀了孩子吗?

        知不知道他抛下她一个人后,她独自一个人十月怀胎有多辛苦?

        她还难产了!

        她拼尽全力,生下了与他爱的结晶,他竟然说,萌萌根本不是他的种?

        顾暖风又委屈又憋火,忽然越过两个孩子,扑过去,压在漠谨言的身上,对着他爆而性感的唇,用力咬了一下。

        忽然被女人用力咬了一下嘴巴,而且还被咬出了血,漠谨言猛地推开她,低声警告:“顾暖风,你干什么?”

        “谁让你怀疑我?”

        顾暖风心里委屈,被他推开后,又压了下去,双手捧着他的俊脸,不管不顾就去吻他。

        她没想到他竟然也从另一个世界穿了过来!

        这份巨大的惊喜让她感觉像是中了彩票一样不真实,所以她需要寻找更多真实的感觉。

        漠谨言被她这份浓烈惊呆,想要推开她,但这女人果然和陈浪描述的一样,浪起来就像是火山撞地球,势不可挡!

        他几乎可以从她此刻炙热的动作看出来,四年前的她对原主都干了些什么,才导致原主被他夺舍!

        偏偏,他只反抗了十秒,就像是败军之将,丢盔弃甲。

        唇齿间的感觉,太熟悉。

        不愧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就连触感都一模一样,让他难以抗拒,强大的意志力就像是被瞬间抽走的空气。

        尤其是在这样的黑夜……

        这女人,对他就是致命的毒药!

        他只能在女人缺氧需要换气的时候,才能压低着声音后:“顾暖风,你再敢乱来一下试试!”

        她不但敢试,还敢一试再试。

        疯了,真是疯了!

        漠谨言怕自己再不找回理智,今晚就要起火了,他猛地推开了她,起身离去,几乎是落荒而逃,离开了卧室。

        漠谨言打开客厅的灯,在桌子上找到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等女人跟出来后,将亲子鉴定报告好不客气的压在桌子上,窝火道:“你自己看!”

        顾暖风情绪还没收敛住,她走过来问:“什么?”

        漠谨言气场强大坐在客厅沙发上,夹着长腿,保持着时刻警惕她扑过来的动作,眯着黑眸,两根手指在桌面上重重敲击了两下,说:“是不是我的种,你自己看!”

        顾暖风拿起桌子上的亲子鉴定报告,这不是今天陈浪藏在身后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书吗?

        亲子鉴定报告书上,并没有鉴定人的名字。

        只有标本1:待定父亲;标本2,待定女儿。

        然后就是亲子鉴定的结果显示:“不支持生理学上的父女关系。”

        顾暖风问:“别告诉我,这是你和萌萌的亲子鉴定报告,你已经背着我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

        “不是我要做,是陈浪我做的!”

        漠谨言解释,尔后又道:“这就是你说的,是我的种?”

        顾暖风把这份亲子鉴定书的鉴定过程重新看了一遍,说:“错了,这样的鉴定方式,当然鉴定不出来,你和萌萌都是吸血鬼,你们的亲子鉴定,不能按照普通人的亲子鉴定方法来鉴定,我遇到过这种案例的。”